关于鬼的故事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9/2/2 8:26:01         人气:217次

让我洗告诉未来(五)童年那点事(10)我的故事王国5


                           关于鬼的故事

                              张立霞

1、张小胆说鬼

星移斗转,渐渐大了点,发现姐姐的语文书里都是精彩故事。一次翻开姐姐的课本,看到一篇课文题目《山中魔鬼变石头》,很让我感到神秘而恐怖,还产生一些可怕的联想。我想起一位同学讲的“张大胆、李大胆”的故事,听得我毛发直立。这故事说张大胆和李大胆都说自己胆大,谁也不服谁。张大胆问李大胆:“你敢喂死人吃饭吗?”

“那有什么不敢!”

夜晚,李大胆来到坟地给死人喂饭。他喂了一勺,那死人竟然张口把饭吃了。李大胆开始没了胆,等那死人把一勺饭吃完,竟然上身从棺材里挺起,张开的嘴巴追着李大胆手里的勺,还要。李大胆扔下饭碗撒腿就跑,那死人就在后边追。原来“死人”是张大胆。最终承认还是张大胆胆大。我也姓张,可我怕鬼,属张小胆。

姐姐说世界上根本没有鬼,还让我看了她语文书中另一篇课文《打鬼的故事》,说的是方志敏小时候,半夜去闹鬼的地方看个究竟,然后把装鬼的财主的儿子打了一顿。不过我小时候,知道有些大人,特别是许多胆小的小孩,都相信世上有鬼,并说,夜里路过坟地,总能看到鬼火。姐姐说,根本没有鬼火,那是人死后,头发变成磷,风一刮就发光。但我总是想,人死了埋在地里,变磷的头发怎么出来的?

我们班有个女生,家住很远的东郊,冬天里,放学就已经黑天了。她说她一路回家,不敢回头。因为听老人说,夜行的人,左右肩膀各有一盏灯,鬼不敢靠前。如果回头回脑,不小心把灯吹灭了,鬼该来了。这些离奇的令人头皮发麻的传言,让我每到天黑,唯恐见到鬼。如果活见鬼,胆大也不行,想迎头痛击?人打鬼纯属以卵击石。

我希望世间没有鬼。年少时就是以耳代目、以虚带实的季节。每次听到鬼故事,都半信半疑的问:“是真的吗?”似乎又想听到世上真的有鬼。听到肯定的回答,便能满足我的好奇心理。

很奇怪,我越怕鬼,还越想听鬼故事,甚至迷上鬼故事。也有寂寥童年时刻,让人无精打采。如果这时候有人要讲鬼的故事,立刻精神就来了。我听过的故事,都要找机会讲给别人听,也不免寻章摘句,添枝加叶。也许,世间的传说,就是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而成神话。

电影《白毛女》中,黄世仁和穆仁智在破庙里见到“鬼”的片段,也让我感到害怕。每当天空打着闪电,风雨交加的夜晚,想起平时唱的童瑶:“刮大风,下大雨,东边来了个白毛女……”。又想起白毛女在破庙里吓人的样子,便缩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还常听别的小孩说,东花园有吊死鬼。要是惹了那些顽皮的孩子,他们还会说一套:


那小孩  不用你美

明天领你上江北

江北有个吊死鬼

勾你鼻子勾你嘴。


总之,“鬼”能让我瞪大眼睛,胆战心惊。有时候晚上停电,祖母在房间里点上一支蜡烛,我坐在蜡烛旁,微弱的烛光,带给我许多奇想。我曾在书上看到南美洲的蜡烛树,又细又长的果子,用火柴一点,就发出明亮的光。如果在黑夜里点燃蜡烛树,远远看上去,也许像许多“鬼火”。夜晚的烛光,将祖母的身影映在墙上,又高又大,也有扑朔迷离的恐惧感。

同学李凤玉家就住在马路边。冬天,一次我在街上走,路过她家窗前。她家的土房,也许是老房子了,地基下沉,房子的窗台,差不多和窗外的人行道地面一个水平线。我好奇地向窗内张望,正好看见李凤玉在家,她招手让我进去。我绕过房山头儿,穿过小院,第一次走进她家。那屋子很大,很冷。一铺很大的顺山炕,炕头上卷缩着一个穿黑衣服盘着腿、操着袖的老人,一看就是因循守旧的老太婆。她面色惨白,布满深深的皱纹十分苍老,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两只浑浊而深陷的小眼睛像钩子一样死死的盯着我。让我感到阴森发瘆,简直是活见鬼。李凤玉说这是她奶奶,已经80多岁了。

李凤玉在家是老五。她大姐已经结婚了。那天李凤玉的弟弟妹妹们也在家。她妹妹叫她四姐。她的两个弟弟还没有上学。那个小弟弟只有四五岁,一直哭个不停。李凤玉去厨房,端来一个小碟儿,里面有一小撮白糖,放在抗沿儿上。小男孩便止住眼泪,用小手指蘸着白糖放在嘴里吮吸。炕上还有两个小女孩,都是李凤玉大姐的孩子。那个一岁多的小女孩睡醒了,哭了起来,李凤玉还会把她撒尿。

没过多久,李凤玉的奶奶就死了。后来听李凤玉说,有件事可准了。她说人死之前最喜欢谁,他死后的灵魂在100天内就会把谁勾走。说她奶奶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她大姐的小女孩,结果,奶奶死后正好100天,那小女孩也死了。那几天,我的头脑中都是那个吓人的老太婆,和那个撒尿的小女孩。我想,那老太太已经是真正的鬼了。能“勾人鼻子勾人嘴”。还听说鬼也有好人,即好鬼坏鬼之分,不能一概而论。我心疼那小女孩,认为她死去,一定是好鬼。

李凤玉虽然学习不好,但很懂事。她比我们年长一岁,在班里属大同学,胆子也大,遇到事情还很沉着冷静。爱打抱不平。谁要是惹了她,她也很粗野。她有一对朝天的鼻孔,平时她呼吸时,一张一弛煽动着鼻翼,顽皮的男孩子们就嘲笑她。那时大人孩子打起架来,常互相谩骂对方是“儿子”。自称“我是你爹”,似乎谁辈儿小,谁就是挨骂的对像。但这应该只限于男的之间。一天,李凤玉和我同桌葛连众打架,李凤玉气呼呼的骂葛连众“我是你妈”,她以为自己当大辈才占便宜。其实,女孩这样骂人,等于骂自己。

爷爷的弟弟,我叫老爷。每次去老爷家,都听他讲许多鬼故事。有一段最吓人,老爷讲故事十分悬疑,不是一语道破。说鬼不会放掉一个它能够抓到的人,在吃人之前,会拿人头数数,想起来就让我不寒而栗。听说鬼要是想来,墙也挡不住,锁门也挡不住,无孔不入。回到家里,我晚上更加怕黑。夜里小便,壮着胆子起来,模黑去门口找墙上的电灯开关,可那开关接触不好,手一松,灯就灭了。就这样按几次都无法开灯。我只穿个小背心,这样反复半天,我又冷又困又怕。最后,只好战战兢兢的穿过又长又黑的走廊跑去厕所,偏偏脑子里又出现那个鬼故事,心几乎都提到嗓子眼。撒完尿,关上厕所灯,周围即刻一片漆黑。我趿拉着父亲的大皮鞋,不顾夜深人静,在走廊里踢踢踏踏往回跑。这时候,突然想起父亲很响的鼾声,吓破胆的我,魂飞魄散。

望着窗外淡黄色的月亮,感觉周围一切都那么神秘。我发现,刚熄灯的时候,屋子里漆黑一片,过了一会儿,黑暗中,屋子里的一切又隐约可见。月光透过玻璃窗,在墙上留下金黄色的窗的影子,发亮、刺眼,衬托着黑暗,好像一切影像都活动起来,就像那些想象中的“鬼”又出现在眼前,让我害怕。有的越看越像吊死鬼,其实吊死鬼什么样,我根本也不知道。有的也很像半夜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鬼。我把鬼的模样想象成《西游记》插图中的黄袍怪或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等,便吓得不敢动。明明想把从被子里伸出去的手臂收回来,却一点不敢动,仿佛一动鬼就会抓住我一样。

渐渐睡着后,我还会做可怕的梦。梦中明明魔鬼要来,想把门关紧,屋子却没有房门,门框上只有不顶用的布帘在飘动。最终,那可怕的鬼便破帘而入。我不知怎么出去了,跑下楼梯逃命,鬼在后面紧紧追赶,可我的双腿突然软软的,一动也不能动……。一着急,梦也会救我,于是双脚像抹了油,楼梯像变成滑梯,我便快速的滑下去逃走了。

                                   (待续)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