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贼(二十五)搬家送贼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8/11/5 8:32:06         人气:43次

                 天下有贼(二十五)搬家送贼

                           搬家送贼

                           张立霞

在T市买了房子,有了自己的家。我还继续住在女儿家看外孙。不过可以把我自己的东西搬去自己的家了。当时刚刚听说有了搬家公司,但新生事物必然价格昂贵。好在那时街上到处都有黄色的“大发”。如小号的面包车,里边拉乘客有三排三人座长沙发椅。沙发椅可以折叠,打开后门便可拉货。那年我搬家,东西不多,还多亏了大发,可分不同时间拉几次,家就搬完了。大发十分便民,可让老百姓少花钱多办事。可是说取缔就取缔了。

最后一次搬点零碎东西,不用大发,打的就可以了。有我的全部老照片及精选的我和孩子的新照片,还有我的许多文学创作手稿和打印稿。外孙的儿童画册,准备在姥姥家也放一些,他来姥姥家玩也能有书看。还有女儿淘汰的以光盘取代的一纸箱录音磁带,都是我喜欢的通俗歌手唱的流行歌曲。还有一些东西已记不清是什么了。

我在女儿家门口打了一辆候客的夏利,司机很陌生,不是经常等在门口的那些熟悉的司机。无意中还看见这辆出租车尾部有个像是被撞得很深的坑,像是旧伤,颜色已经很陈旧了。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拉趟东西,当然也无所谓了。我便往汽车后排座上摞东西,倒腾半天,直到顶棚,东西也装完了。

司机四十岁左右,看样子不很壮,个头不很高。黝黑的皮肤,留着两撇黑胡。再注意他表情,发现他是三角眼,还有些贼眉鼠眼。文革时候的宣传画,往往把阶级敌人都画成身材矮小,贼眉鼠眼,让人一看就是坏人。虽然不能以貌取人,如果说,真是坏人被画成这种形象也不无道理。这个人就不像好人样。

那年是我最忘性大的一年,随时可向不同的地方一掷千金。特别是坐出租车,经常把东西落在出租车里。有钥匙、手机、从市场买的菜和饭,朋友送的吃的、用的东西,什么都忘。有一次弟媳妇来天津工作,在华苑租了房子,她需要几把菜刀和剪刀,我便买来。那天等女儿下班回来,我便到小区门口打车给她送去。那个熟悉的满头卷发,白胖的司机小伙子,很英俊。只有20岁,非常文明有礼貌。我把东西放在后座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到了弟妹家,下车关上车门就走了。等司机想起来我还有东西落在车上时,我已经走没影了,他不知道我进了哪栋楼哪个门。我上了楼,坐下和弟妹聊天。20多分钟过去,忽然想起我是给她送东西来的,可是东西没拿,落车里了。便急忙下楼,一看,那位司机还在原地等我。真是太感谢了。

无贼之城就算后来有了新疆贼、移民山区来的贼,但表现还是比较好的。还有一次我的手机落在出租车后座上。被又上来的乘客拾到了。司机认为,按规矩乘客在出租车里拾到的东西应交由出租车司机处理。这个乘客不相信出租车司机,她把手机交给了河东派出所。派出所在我手机通讯录中设法联系到我,告知去派出所领取。我对民警表示感谢,那位年轻的警官说,要谢就谢拾金不昧的那位乘客,并将她的电话号告诉我。我联系到这位朋友,她说她在河东医院,她姥姥住院了。我便买了香蕉、西瓜去医院探望。拾到手机的乘客是一位已婚的胖胖的年轻女士。像这样的好人,我只在T市亲眼见到。可是接二连三所丢的其它东西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再说这次打车,车到站,我付了费,竟然把一后座东西忘的一干二净。下车关上车门就走。走了五六步,忽然想起还一后座东西。一转身,看见那辆红色的夏利还在马路边。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拉开车门一看,不是那辆车,是在我们家门口排队等候的出租车。司机我也认识,我说我刚下来的那辆出租车你看见了吗?他说看见了,已经开走了。我急得直跺脚,说有一车东西落在里边。我问能否追上?司机十分帮忙,也说追。我说他的车尾部有个大坑。司机说他还看了那辆车的车牌号,并记住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一路追去,远远地看见了那辆车尾部有大坑的车。那开车的人肯定不是好人,拉走别人的东西,车也开得飞快。过了几个红绿灯,不知那车是不是拐弯了,反正怎么也看不见了。可恨的红绿灯,真是一灯裆道,万车拦截啊!我门口这位司机师傅又提供信息,说他看见那辆车的顶灯两个字是“银建”,说是银建公司的出租车。于是我便给银建公司打电话,请他们帮忙查这个车号。回复说已查到,是夫妻开出租,男的出夜车,现在这辆车还在街上跑,是位女司机。并非是我说的男司机。我十分惶惑,对方电话里说,这个出租车很可能是“克隆车”。并说他们公司的车牌照,车顶灯经常丢失,已丢失五十多个了。

就算我忘了东西下车,作为司机也该记得我倒腾半天东西装车。他驾驶台前的反光镜抬头也可看见车后座的东西都已经顶棚,连后玻璃视野都已挡住,他难道不知道?即便是他也忘了,在发现东西我没拿时,也可看到我的名片给我打电话啊!毫无疑问,这是个克隆车的贼司机,本就是偷贼,恰巧碰上我自己主动送上门,还指望他把东西还我?什么以理服人对这样的人渣没一点用。

彻底绝望!但也要谢谢我门口这个司机,他说,我这么东西装到车上,不光是他,遇上所有的司机都不会忘车上有这么多东西没拿。他纯粹是帮我追“小偷”,根本没有打表。我加倍付他车费,给了他30元,他还和我推让,最后还谢谢我。

该死的!贻害无穷啊!其实那些东西,那个损贼拿去一点用也没有,都是我的文化娱乐用品。但是对于我,真是损失惨重。让我一本万利的失去。那些新老照片,那些手稿,失去再也不会有了。还有外孙两岁时我教他认字的那本《小小车迷》《世界名胜》台历都是我和小外孙十分喜欢的书啊!还遗憾那些歌星磁带,让我一下子就没有了收藏的兴致。好在我想得开,能摆平自己的心情。尽管那个孙贼以这种方式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是徒劳的。唉!这都哪跟哪啊!自我解锁罢了。

那年我才53岁,女儿见我忘性大的出奇,便声言以后我不要一个人出去了,太让她担心。我感觉这样忘下去,也许是老年痴呆的前奏。想起母亲最后患有老年痴呆的样子,我十分不甘。不能这就完了。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现在就把我当成不能出入的老人,等于我没有了自由。我认为,既是生病,主观上抵制,也一定会阻止或遏制病情的。于是以后,我做每一件事,记每一件事都十分认真。后来竟然连许多别人的手机号我都记住了不少。渐渐的,我基本不忘东西了,即使忘,也是大众化的忘。我便总结了一条,包括身体的疾病,发现病情都不能任其发展,要积极抵制,完全可以趁轻不治即愈。

我常说,无需大喜大忧。好事的同事也有弊端。换过来,坏事也往往带来好事。这个克隆贼司机,帮我治愈了健忘症。但谁还会感谢贼呢?虽然没有机会对他贻人口实,他也是遗臭万年!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