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场上的熊孩子

作者:张立霞         发布时间:2018/9/8 8:36:44         人气:74次

                让往昔告诉未来(五)童年那点事(9)

                           运动场上的熊孩子

                                  张立霞

我说的熊孩子,和现金网络语言“熊孩子”概念不同。如今网上的熊孩子,属顽皮淘气得让人无奈。而我说的熊孩子按我们东北老家的方言来讲,“熊”就有点贬义,有“草包”没能耐的色彩。

母亲说我小时候活泼好动,我想它是指我的性格而言。由于先天后天的原因,我体能太差,运动笨拙。我认为这都归于我学步出奇的晚,两岁半才会走路的软弱体质造成,由于体能差,体育活动一门不门儿,不爱运动便成为我人生的特点。只要涉及运动的游戏,都让我跟不上趟,皆属于“熊”,不硬气。因此小孩们玩耍,都不愿意带我。我始终跑不快、跳不高,又胆小怕摔跤。只要跑步,总感觉有气无力。我便讨厌运动。自然也讨厌体育课。特别是跑步、跨栏、跳高、跳山羊等样样都几乎令我难堪。而我的同学中,有的从小就敢拼体力,也有气力,运动一场下来,依然余勇可贾,继续跑跳追逐玩耍。

常常,人人都能达标过关的项目,唯我总是马失前蹄般难以通过。别的同学听说上体育课都很兴奋,我却一点高兴不起来,还盼望体育老师突然有事不能来了,或因为下雨等天气不好,体育课取消,改自由活动。因材施教,我是不可造就。也许不可因噎废食,像我这样的学生,体育课从来没被开除过。

父亲是喜爱运动的人,在晨练还不被大众所认识的时代,他就时常清晨出去跑步。冬天的早晨,有时他还带着冰鞋,去附近中学的滑冰场滑冰。每天上下班,路过独身宿舍大院中的双杠,他也顺便练一练。平时,还常在家里地板上做几个俯卧撑,动作规范。他坐姿笔直,站立挺拔。我却一点也不像他。他提倡我下楼去玩,我却一直没有兴趣。

如果从兴趣爱好出发,在体育活动中,也有我喜欢的项目。刚入学时,我喜欢走浪桥,可惜许多小孩总是你争我抢那一根浪木,我是那种什么也抢不上槽的孩子,所以也没机会很好的玩。起初,我也很喜欢踢球。有时候想,为什么没有女子足球队?是由于生理原因,女子不适合踢球?但是一群孩子玩球时,我根本抢不到球,还是由于我的体力差。我希望自己有一个真正的足球就好了,可那个年代学校才有几只足球,别提小孩子拥有了。除非是运动员,可去老师那里借球。那时有些小孩很野蛮,即使拥有自己的球,迟早也得被抢走。

赛跑

很羡慕那些眼明腿快的运动员。无论小学还是中学,什么时候跑赛基本都是“第丢儿”(东北方言:倒第一)。跑过两次倒数第二,已是我最辉煌的成绩了。

一次是子弟小学一年级,老师带我们10名同学,去参加全厂职工运动会。我们坐在跑道边只为看热闹,为运动员喊加油。大会特邀我们比赛短跑,是为了活跃会场气氛吧!我们10个孩子,不分男孩女孩,老师说,谁跑了第一名就奖励10颗糖果。我爱吃糖,平时怕牙被吃坏,母亲严格不给买。自己明白,我要是能得到糖果纯粹是妄想。那次因为后边的张忠林摔倒了,所以我跑了第九。

还有一次读初中时体育课,女生四人一组接力赛,共分四组。我们这组,除了我,那几个同学都是跑得快的。老师让我们绕教学楼跑,中间三次接力。我想,一定不能拿到接力棒让其他组的人撵上我。因为我跑的那一段路不长,还没等后面的人追上,我就把接力棒传给下一个跑得快的同学了,我们组没有因为我跑得慢而被落下,开始我们就第二名,到最后虽然没有拿到第一名,那次,最终我们跑了第二名。这是我跑赛最好的成绩了。

只有一次,我还算有些毅力,全校同学集体参加的15000米长跑,一声哨子响,全体同学像潮水一样涌出校园,穿过大街小巷,终点至工人文化宫。途中没有人监督,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停下来步行休息。我给自己打气,哪怕小跑也要坚持跑到终点,那次,全校一千多名学生,我跑了80多名。不是我跑得快,是我一直没有停下来,那次很有成就感。可是停下来时,两腮又疼又胀,难受了很久。好像别人跑步过后并非是这样。

做操

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以学习小组为单位,将距离近的同学组织起来,每天早上一起做早操。父母很高兴,却很令我讨厌。记得冬天的早晨,天还没亮,住在小房里的郭绍勇和李凤玉就来敲门,找我去做早操。我还在被窝里,眼睛还没睁开,母亲就催我快起床,还“引狼入室”,郭少勇是男生,他也和李凤玉一起站在屋子里看我穿衣服,我撅着嘴巴不高兴。郭绍勇也有时候不来,也许是没起来吧!李凤玉是每天都来找我的。母亲对她已经很熟悉。她总是双手抄着袖,戴一顶狗皮帽子,粉白的笑脸,对着我们笑吟吟的。母亲便说:“小霞,快起来,那个小白胖子又来找你啦!”我每次都不很情愿,又不得不穿衣服,我怕同学笑我懒。

同学们都是按家住远近,从东往西,一个找一个去做操。住草房的郭绍勇和李凤玉来找我,只要和李凤玉他们下了楼,晨风扑面而来,我便完全从睡意中清醒过来,便引吭高歌,还情不自禁的唱姐姐教我的早操歌:

       天上的朝霞

       像百花开放

       树上的小鸟

       快乐的歌唱

     ……

   我们每天起得早

   起来就做早操


我住的楼房人称为“前三楼”的四号门,唱着歌,我们就到了三号门,黄习容家也住在三楼。每次去找黄习容,她都还睡得正香,连她两个妹妹都起床了。她母亲喊她起床,都要费很大的劲儿。好不容易叫醒她,她坐起来便大哭。别人说什么她好像都不懂。我们只好站在窗边看着她哭,只管哭够了,她才抽抽搭搭的穿衣服,然后不声不响和我们一起下楼去。我总是疑团莫释,她为什么每天起床都要哭一场?父亲说她是缺钙的表现!

从黄习容家出来,就到了最终集合地点一号门。郑小明、刘天庆、周红旗早已在院子里等我们了。后三楼的的卢月梅、李丽娟,三楼后平房的宁淑清、技工校院里住的崔丽岩等同学也都陆续到齐了。班长郑小明吹着哨子,我们排好队形,便一起做第一套广播体操。

我那时不懂做操的作用,每次做操只是比比划划的不耐烦。我真是一点也不喜欢早上出来做早操,不能睡懒觉,早上天又冷,做完操,还要快些回家吃饭,赶着去上学,弄得很紧张。每天做完操,都像完成沉重的任务一样,往家跑的路上,我却快活的唱起来:

       喇叭树上叫

       大家做早操

       排在大门口

       来做广播操

 

       踢踢腿 弯弯腰

       拍拍手 跳几跳

       天天做早操

       人人身体好

小孩子极少有毅力,后来,做早操的人渐渐少了,大家都意志薄弱,喜欢贪睡。自从李凤玉不再找我以后,我便不去了。一号门郑小明他们还在坚持,不过,坚持不了多久,做早操的活动便自消自灭了。

滑冰

喜欢滑冰,还有些接触的机会。我小时候,家里就有两幅冰鞋,都是牛皮的。一副是速滑跑刀,另一副是花样牙刀。祖母还为冰刀用天蓝色的布做了布套。冬天的早上,父亲带上滑冰帽,去滑冰场上转几圈儿。读中学的叔叔平时也常背起冰刀去学校滑冰,不过都是穿那双速滑刀,没见过他们穿牙刀鞋滑花样儿,好像他们根本不会花样儿。有时候闲着没事,我也将大冰鞋拿出来套在脚上,是39号、40号的鞋码,穿在脚上大的很。不过我穿着它在地板上站的很稳,可以叮叮当当里外走一遭。喜欢滑冰,也许是经过这样的熏陶吧,不过从小喜欢打出溜滑,这也是东北小孩们最喜欢的游戏,是喜欢滑冰的基础。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还自动报名参加了学校的速滑队,为的是当了队员可以随便借冰刀。那些天,我放学后就去二中冰场滑冰。

因为学生的脚大小号码不一,除非运动员专用,而在体育组借的冰刀都不带鞋,只能用寸带绑在脚上。被借了无数次的冰刀,寸带已经破旧,滑了没一会儿,不是绳断了,就是绑不住,冰刀偏离了脚的重心,只好坐下来,重新绑好。

冰刀滑一次就要用砂轮打一次,磨冰刀需将一副冰刀刀刃朝上固定在冰刀架上,然后用大约一寸厚的、面盆底儿大小的环形砂轮,放在冰刀架上的冰刀上画圆打磨冰刀刃儿。我又不很会磨。再者体育组的冰刀架只有两副,总是轮不上我借。校队的同学又不认识,所以,只玩了几天,还没有参加训练,我就自动退队了。

直到上中学,我仍然喜欢滑冰课,只是因为胆小,滑冰姿势不规范,加上跑得慢,速滑水平仍毫无进展,几乎也谈不上速滑,只是滑着玩。最有进展的是我总算学会了自己磨冰刀,再不用求男生帮忙打砂轮磨冰刀了。借来冰刀架和砂轮,自己打冰刀,直到用手试试,冰刀的棱角有些刮手,冰刀就磨好了。

奇怪的是,这辈子,常常人人都会的事我不会,别人不会的我竟然还会两招。一次冰上课,老师教大家如何在滑行当中立即停下来,这一手我倒学的挺灵,没费什么事儿一下子就学会了。男同学也基本掌握了要领,而女同学除了有名的滑冰健将宋桂云和我以外,其他人无论怎么练,一个也没学会。连上过少体校的田径运动员张志明也楞是不会。我意外露脸,大家都来请教我,一时成了她们的“教练”。我一高兴,频频在华冰场上当众示范。我从远处滑向冰场的边缘,两只冰刀突然向一侧偏为锐角,只听“唰——”的一个长音,脚下泛起白花花的冰屑,我立即便停在了大家的面前。学会这个动作也是很潇洒的。

一次听说,课余时间若想滑冰,可随时去体育组借冰刀。我也兴冲冲的去借了几次。正确的滑冰姿势按体育老师要求俯身弯腰90°,甩开两臂滑行,可我胆子小,怕站不稳,不敢弯腰。总是身体微伏,几乎直立,慢速滑行。不敢用力蹬、快速滑,转弯更不敢压刃。从不敢哪怕是瞬间的单腿支撑,担心摔跤。殊不知,直立身体却更容易摔跤,让我吃了大亏。一次摔了个仰八叉,后脑勺重重的摔在坚硬的冰面上,疼得我勉强坐起来,两眼直冒金星,头也难受了很久。那以后便畏惧滑冰。不知有否精神作用,感觉自己变傻了。

游泳

我也喜欢游泳,14岁学游泳,呛了一次水,难受的很,那以后便望水生畏。那是1966年,响应毛主席号召,学校组织我们去松花江游泳区游泳,我十分兴奋。这也是我喜爱的运动。只是局限在小孩子戏水的水平。我非常羡慕会游泳的人。

很热的天气,初次下水,浑身冷的发抖,不过一会儿便适应了。上岸时也冷得很,不过可躺在沙滩上,尽情享受太阳的温暖,真是很令人快活的运动。

耳朵进水感觉十分难受,主要仍然由于胆子小,怀疑憋气后身体在水中的浮力,因此从不敢将头埋进水里练习憋气。好不容易下决心就范,竟呛了水,炸肺似的痛苦,知难而退,以后便没胆去了。

打羽毛球

见我不喜欢出去运动,父亲便买来羽毛球拍,在房间里打羽毛球。当年我们住的房子,天棚举架三米二,还算高。我对这项运动还较有兴趣,时常父亲看我兴趣正浓,便鼓励我和姐姐去楼下室外打球。我能接住几十个球不掉就算是我最好的成绩了。与比赛绝缘,至少,我这辈子,闲暇时还可打打羽毛球。

小时候羽毛未丰,人渐渐大了,惰性更加与日俱增,又总怕当众出丑。以后运动越来越少。我的不善运动,主要有几个因素,一是体力软弱,易疲劳;二是胆子太小,也由于体质差导致,而对一些室外活动没兴趣。三是不相信我这样的人通过锻炼能够改变,我在运动方面十分缺乏毅力。四是母亲对安全的过于担心,家人主流上也都擅长动脑不善运动,对于体育锻炼方面,我是绝对的与世无争。不想运动,父亲便对我放弃,他娇惯女儿,在锻炼身体的毅力上,对我从没有过激流勇进的激励。                              (待续)


  • 文史知识
  • 请您欣赏

中国文化渊源留长,浩如烟海,近几年,我将整理过的一些文史资料性的文章,汇总归类,以方便大家共赏......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