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动态

在门卫岗位擦亮“责任奉献道德”六字

作者:邓正营 吴昌虎         发布时间:2018/1/14 9:45:59         人气:461次

  时下,厂企商场,学校、机关等设有门卫保安,他们工作节点太简单,看好门、甚至扫地察窗冲厕所。社会一些高傲的人视作“小不点” 甚至“没前途”位卑岗位。可江苏阜宁县阜宁经济开发区一群农民年青男女们,月薪只有一千四五百元,一干就是10多年,执着岗位职责,肩负着保安机关大院亿元财产和机要公文等无恙;机关大院时常人流如织,时有捡到忘却或丢失,装有大额现金或有价证券,或合同资料类皮包,手机、照相机等,都设法完壁归赵,他们还主动包揽院内卫生擦门窗桌椅、冲厕所等“份外事”。现寄上几件,请编辑老师辟出金版一角,予以交流或点赞。


                   在门卫岗位擦亮“责任奉献道德”六字

   “……穿上这身衣裳我是英俊小伙,梦中的姑娘每天崇拜我,管的房子很多没有属于我,身边汽车很多一个没开过,美女眼前飘过我也不动声色,因为我有我自己的性格……”每当余暇,江苏阜宁县经济开发区门卫门,身着没有头衔的标志服,欢快地唱起“我是小保安”时,他们感到岗位的担当和荣誉。为策应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开发区大有希望”题词,1998年江苏阜宁县成立了经济开发区。1999年5月,聘进6名二三十岁保安队员,负责该区门卫保安,就是这群男女队员,多年如一日在平凡岗位上……


  责任:13年没回家过春节

2018年1月14日下午3时许,远在异国加拿大定居的江苏阜宁县阜宁经济开发区保安队队长钟加龙,22岁儿子钟文书打来越洋电话,“爸,您说今年元旦赶回家和妈妈一家3口过新年的,怎说话不兑现?……”“儿,爸因开年以来,区内招商引资,三农工作起步早,紧急着市和县人大、政协会议召开,县里又在我区召开工业项目观摩会,保安任务繁重,爸已办好出国手续,等忙过这阵子就回去团圆……”“爸,说话一定要算数噢!”今年48岁钟加龙,2003年4月聘进开发区保安后受任保安队队长。“组织上信任我,肩上担子就是‘责任’,让机关大院拥有亿元资产,机要公文、印章等无恙,……”他的妻子陈永芳和儿子因他国亲戚关系,2004年迁徒定居到加拿大国家。丈夫、妻儿天各一方,传统年节更是乡愁。他现上大学的儿子时常翻看照相册里“全家福”,一数已13年爸没回家过年了。“是呀,我不是不想家,也不是怕路远,妻子思念心切,有时哽咽着长途电话……”队员中年轻人先后结婚成家,传统过大年有陪爹娘瞧丈母娘传统,每每大年总按排他们休假,他连轴13年春节没回家和亲人团聚。笔者们问及过年想回家吗?钟加龙脸上闪过丝丝酸楚,动情记忆7年前妻子40岁生日,3年前儿子考上大学又是20岁生日,我都没能赶回家欢度。异国他乡的亲朋好友在大酒店聚会很感扫兴,期间妻子明里暗里挂泪珠呢。钟加龙作为队长身先力行带好团队,15年中有12年受到县保安公司、5年受到开发区表彰为保安先进集体,钟加龙先后有8次表彰为保安先进个人。


  奉献:义务担当“美容师”

门卫职责是看好门财产不遭损失。可这群农民年青门卫2005年3月起主动向开发区请缨,包揽机关大院环卫保洁,修剪树木花卉的“份外事”。原来,2004年11月,该区为节支削减原机关2名保洁工,由各办室划分区域承担保洁。该区所辖25个居委会(村),有中外客商投资的320多家企业的“中国村”甚至“地球村”,机关大院几乎人流如织。尤其有人闹肚子,如厕时不小心稀便溅上坑台清洗时而恶臭;葱郁苗木花卉枝叶和花瓣落片乱飞。“是呀,机关大院人手少事务多,项目招商、接地气服务企业和三农,机关划分保洁区打扫有时不应急。”钟加龙在组织召开的队员会议提出,义务承担整个机关大院保洁,腾出更多精力,让机关人员多招商多服务基层,得到了响应。2005年9月起,开发区为他们备了扫把、拖把、水桶,修剪树木苗卉的剪刀。29岁的队员顾四方他父亲在苗圃干过苗木花卉技工。顾四方结合有关书本学习,还让家住30多里外的父亲常来机关大院,悉心教儿子各类树木花卉施肥,如何技术修剪等,很快让顾四方成了行家里手。队员们打扫卫生最数朱广娥、唐秀丽两年青大嫂耐细,她们骑电瓶车八九里农村土路每早6点半钟赶到,把大厅门窗擦个几净,把3个会议室桌椅、用干湿布擦遍。中午和晚上机关下班后,她们再仔细保洁一遍。她们真有心计,下班拖洗地面水份凉干后,待上班就不沾脚印。20多只痰盂,垃圾篓每天清理一遍,厕所高温季节无蝇无蛆无臭味。有人不解地问保安队员们,这般辛苦又不多拿钱图什么?“如只做本职工作真清闲,开发区环境好人缘好,为招商纳税,服务平头百姓口碑好,我们也该多奉献呀……”因此,扫把秃了一把又一把,拖把换一个又一个,剪刀更新一次又一次,手上老茧厚了一层又一层……


  道德:面对金钱寻失主

人们快节奏或会议或办事后急急走开。时常有人把值钱的衣物、手机,装有现金、公文合同资料等手提包忘带,每年总有十件八次。2017年5月18日下午6时许,保安顾四方、陈尚枝在四楼会议室打扫卫生,发现前第二排座位的桌下敞口抽屉里有只皮包,经双方检看,有现金2.6万元,4张银行卡12万元都标字上取款密码数字。直至次日上午9时许,他们终于寻找到失主并经派出所核对无讹,是某企业副总裁顾某的,原来该失主一天下来奔波单位多,还不知在哪丢失?2015年4月7日中午12时许,保安王志好在二楼会议室窗台上捡只皮包,里有现金5000多元,苹果手机1只。经查找是区内一企业老板,开座谈会时忘掉了。2018年1月4日下午5时许,吴开硕在第三小会议会议室打扫卫生,座椅上一叠合式大笔记本内,有现金8000元,未到期个人原始借款条据一张50万元,是区内一家企业负责人张某来区办事丢失的。吴开硕会同保安们根据笔记本上的有关姓名,顺序打上企业电话,查寻核实到张某。当张某傍晚9时许,赶到开发区门卫,经有关仔细核实确认后,随即从包里拿出3000元大钞予以酬谢,终被谢绝。据不完全统计,该区保安人员捡到现金、借款合同等重要资料后,谢绝失主酬谢现金2万多元,谢绝有关吃请20次之多,收受感谢信21封次。

                           (邓正营 吴昌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