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溪撷芳

别开生面的茶话会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 9:58:27         人气:1664次

                                别开生面的茶话会

                                         高国彬

        今年七月一日,厂工会举办一次茶话会,以纪念建党83周年。在会上除了例行的发言外,还增加了一项内容,就是与会者当场可以做诗,表达心意。这样一来,确实活跃了会场气氛,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同时,也给人们留下了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这一动议是由原来的老厂长、德高望重的革命老干部、魏传统同志提出的。要求做诗者都要以个人的亲身经历为主题,描写一件使你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情, 到会的同志固然都积极响应。既然是老厂长提出的动议,首先就由老厂长朗读他的新作,《钗头凤· 浴血奋战》。

        战日兵,转西东,与敌周旋八年整。浴血战,正犹酣,酷暑严寒,露宿风餐。难!难!难!

        步不停,急速行,冲锋陷阵立头功。歼敌顽,凯歌旋,中华大地,红旗插遍。战!战!战!

        老厂长话音刚落,就博得了到会者的热烈掌声。因为在过去这样的场合,老厂长都是给大家讲革命故事或进行忆苦思甜教育。今天却一反常态,改为做诗填词,而且与到会者可以共同唱和,这本身就是在思想上的一大进步。

        接着是本厂退休老工人,先进生产者 沙 茂师傅,在老厂长的影响下,也按捺不住个人的激动心情,高声朗读他的作品《钗头凤 · 无私奉献》。

        东风吹,战鼓槌,奋战号角震心扉。跃进年,那得闲,废寝忘食,昼夜鏖战。干!干!干!

        战轮回,难入睡,鼓足精神奋起追。忘我干,不贪钱,忠心为国,无私奉献。献!献!献!

        沙师傅朗读完了,除博得了热烈掌声以外,还得到大家的同情与理解。沙师傅是在解放初期参加工作的,把一生的精力都贡献给国家。 他为人忠厚老实,工作认真负责,技术水平很高,多年来为厂方带出了许多徒弟。他的高尚品德,深受厂内广大群众的敬佩。

        两位老者发言后,大家就自然地把目光,集中到甄士辉总经理身上,请他发言。甄总是身为现职,又是企业改制后的第一任总经理。在这种场合下,甄总是当仁不让的。随后便朗读他的新作《钗头凤 · 立足赚钱》。

        大奔车,派场多,进进出出如穿梭。酒吧间,生意谈,灯红酒绿,喜笑开颜。赚!赚!赚!

       旧制多,大动作,快刀砍下数十个。大权揽,政策宽,莫失良机,先减冗员。减!减!减!

        甄总发言后,到会者就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阵混乱。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场面,已经下岗的贾卫东同志挺身而出,把他写的《钗头凤 * 两手皆空》,朗读给大家。

        破四旧,搞揪斗,文革运动显身手。红卫兵,服命令,上山下乡,老少边穷。红!红!红!

        雨过后,人消瘦,大好时光已磨够。转回城,又学工,下岗待业,首当其冲。空!空!空!

        当贾卫东同志读完后,会场内人员情绪低沉,大家都报以同情心。对这一代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实际上什么知识也没有学到手,是时代的牺牲品。目前这些人都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仍然是两手空空。贾卫东同志就是已经下岗,为了照顾其家庭生活困难, 又回到厂内当杂工的。

        这时老厂长提议,以上发言都是中老年人,应该请一位年轻人发言。在这种场合中,一般都是领导者或年长者先发言。既然老厂长提出,新入厂的技术员小姜,便朗读了他写的《钗头凤 · 尽享快乐》。

        先置窝,后添车,娶了窈窕靓老婆。琼浆喝,珍肴搓,音响背头,尽享快乐。火!火!火!

        谈工作,福利多,钱少怎能留住爷。程序活,咱来做,轻点鼠标,机床运作。我!我!我!

       小姜读完后,并加以解释说:这首词是即席而填,是一韵到底,也没有考虑平仄、对仗,还希望大家给予批评指正。话音刚落,在场的小青年都拍手叫好,有的人说酷、酷,有的人说爽、爽,还把小姜视为自己的楷模。其次是在场的中年人,发出叹息之声,感到自愧不如当今的年轻人。老工人听后,却勾起了他们的心思。在厂工作了几十年,也没有能够分得上一间房屋,至今居住仍然不宽裕。至于说退休金每月只有五、六百元,还不如当今小青年月收入的几分之一。一生的无私贡献,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心里感到很不平衡。

        对小姜的发言,最不理解的是当属老厂长了。他心目中的年轻人,应当是谦虚谨慎,积极向上、老实听话、一心为公,有着极强的革命事业心的人。而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讲的是吃喝玩乐,工作上挑挑拣拣,到处显示自我。 使老厂长更不理解的是,在场的年轻人竟然拍手叫好,还把小姜视为自己的学习榜样。由此可以看出,当前青年人问题的严重性。

        老厂长暗暗在想,假如我目前还在现职,非抓他一个反面典型,好好地批判一番了。又一想我早已离休在家,既无职、又没权,也无法过问了。现在还是不管为好,老厂长总算还有自知之明,便没有当场反驳。

        这次会开的很好,赋予新意,开的生动活泼,打破了以往的会议模式。但是,也暴露出来一些问题,那就是几代人,分别讲的是他们的不同经历,发生了新旧思想的碰撞。尤其是当今一代年轻人,他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以及处是哲学,都与传统的观念截然不同。

       主持会议的人员,还算聪明,对大家的发言,并没有做结论。而是引导大家,如何评价以上几位同志的发言,都要认真的思考,发表个人的意见和看法。

       散会后,老厂长对主持人没有能够对小姜的发言,当场进行批判,认为是是非不分,心中感到不快。最后,便怏怏离去。

                                                      2004年7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