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孝行天下

庞氏家训

作者:庞尚鹏         发布时间:2017-10-2 9:24:10         人气:134次

                                  庞氏家训

   庞尚鹏  (1524~1581) 明代大臣。以善理财知名。字少南,号惺庵。广东南海人。嘉靖三十二年(1553)进士,任江西乐平知县。后升监察御吏,奉命到南京、浙江稽核军饷,赢得正直声誉。朝廷又派他巡按河南,贪官污吏也多闻风逃避。巡抚蔡汝楠为了讨好皇帝,要同他一道上疏进献白鹿,他坚决反对说,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人民,难道还忍心歌颂升平!嘉靖四十年调任浙江巡按,在任七年中,继续打击地方上压迫平民的缙绅豪强,检举他们纵容子弟和僮奴倚势横行、鱼肉人民的罪行,奏准朝廷剥夺他们的官职。同时,他针对明朝中叶赋役名目繁多、负担不公、实物和劳役的征发酷虐之弊,在浙江初行里甲均平法,继行十段锦法,最后行一条鞭法。其方式上虽有差别,基本内容是一致的:

   ①逐步将力差改为银差,特别是将州县官吏从库子、斗级等役勒索的各种供应,改成以行政费用形式(公堂、纸张、油烛等银)、按丁粮征收的银两;

   ②绅衿以及军、匠、灶等户的丁粮除例应优免部分外,其余也同样摊派差徭,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分散和平均了负担。上述经由朝廷批准的改革不仅在浙江一省实施,而且在其他地区也有很大影响。

   隆庆时,庞尚鹏调回北京,任大理寺右丞。后来又任命为右佥都御史,主持办理九边屯盐事务。他整顿盐法,提出疏通盐引、禁制私贩、合理拟定行盐地方等建议,经奏准实施后,取得相当成效。他又亲自巡行九边调查,按照各边具体情况,规定整顿屯政计划,分别提出立号纸以清隐蔽、严督责以塞弊源、宽粮额以劝开垦、别功罪以专责成、广召种以辟荒芜、免包赔以便征解、辨等则以清粮客、开沟池以备旱潦等措施,并奏请施行,也颇有成效。但是,其他督理盐政御史却不满于事权被剥夺,向穆宗弹劾庞尚鹏,他因此被免职。隆庆四年(1570),朝贵及当权宦官又借口庞尚鹏在浙江时验收进呈的宫币不合格,贬他为平民。万历四年(1576)尚鹏又官复原职,派往福建巡抚。在任时改革赋役,奏蠲逋饷,继续推行一条鞭法,属吏咸奉法。后因援救那些反对张居正父丧不守制而受严厉处分的廷臣,得罪张居正而被免职。在广东家乡闲住四年之后卒。浙江、福建和广东等地人民怀念他在减轻徭役方面所作的贡献,立祠祀之。著有《百可亭摘稿》十六卷、《奏议》十卷、《殷鉴录》、《行边漫记》等。


                  庞氏家训十条

 家训者所以一族人之尽归良善也。古圣贤垂教立言,班班典籍、凡所以准人情而后风俗者至明且切矣。人苟能以心体力行,范围不过,则在宗族为循良子子弟,即在乡党为端品正人。无如世风不古,习俗移人,名节稍乖,及身后犹贻口实可不慎与。与云:子弟之率不谨由父兄之教未先,倘不训而罚与不教而杀者等,耶兹于族谱即成,特编家训数则,另携谱首。词不必精深,为切于日用身家以及关乎伦常风化者,俾人人易知而易行。凡我族人,各宜致意安常,立业操勤,谨于当躬,正己修身,树宜型于后裔。树子弟之景行,维贤于焉,光辉族党矣。

一、敦孝悌

孝悌者百姓之原也。孩提之爱本诸良能稍长之敬原于善何以狃于习俗,顿失初心,为子弟这不知孝当体父母生我之恩,勤不知弟当思长上待我之友爱诚能服劳竭力奉养。无违隅坐,徐行恭让而不懈,则一门之内,和顺雍容,孝悌敦,而人伦斯重矣。

二、睦宗族

自古乡田并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异姓尚敦亲睦,矧同族人而漠不知耶。

务使视如一体,疴痒相关,庆吊必互相往来,缓急必互为通义,鳏寡孤独,必为之哀矜;困苦颠连,心为之照顾。能与祖宗济一日子孙,即能与祖宗免一日忧虑。若乃个顾身家,视祖宗如秦越,甚则每因小事,辄起纷争,则怨积日深,其不视如仇敌者几稀矣。书曰:“以亲九族,尚其念之。”

三、力本业

士农工商,均有长业,所贵恒心,自励而各勤乃业耳。盖人有一定之胜境,不拘所肆何业,即随可以自致,立受其效。君乃既居于此,又慕乎彼,则此心一纵,遂不免怠忽其业矣。无何身入他岐,依然故我,业精于勤,荒于嬉。事虽勤于始,犹贵励乎终。皇天不负苦心人,尚需自勉之。

四、慎交友

交接之际,不可不慎。正人入室,所讲者好话,所行者正事。则子弟之所见所闻,则不得引入邪僻。不然,习俗移人贤者不免,况子弟之庸者众乎。语云:学好千日不足,学歹一时有余,丽泽求益,尚慎旃哉。

五、和兄弟

兄弟之间,原称手足。言人之有兄弟,即一身之有手与足,断不得隔膜相视者也。何今之人见识浅狭,或因兄弟弱于我,或因食口多于我,加于妇言唆拔,遂日思析著而各烟。甚至每因小事,入室操戈,同气参商。外人因而构害,折篱放犬之弊可胜道哉张公艺九代同居,江州陈氏七百口共食,均是人也,何弗思之。

六、训子弟

易曰:蒙以养正圣功也。凡子弟无论智愚贤否,均当以读书为上。即或赋质不齐,亦须为之谋成,立慎择术,以为久远计,断不可溺于姑息,听其放浪形形骸。盖人惟年幼每令人怜偶有过失,恒以无知恕之。不知中人之性,成败无常,若不预加防微,则骄奢淫逸,现有不为俗所染者。甚至寡廉没耻,无所不为,不大贻祖父羞哉。须知水随器为方圆,教子读书,需趁光阴,有可太迟。世人常谓,太幼则无知,俟其稍长读一年算一年。不知即长,则外旷多端,虽读而难刻苦,无怪乎三四年庸师之教,念一转而尽归乌有矣。惟其幼者嗜欲未萌,心无旁骛,即此一片之灵机,加以严师之提命,启其颖悟,收其放心,则成童之年,自可断其优劣之性。曾思十二岁之痒,人岂一、二年功课哉?顽子切勿诿以家道,艰难遂件往荒误,子弟而不教也。凡我族人,共体此意。

七、尚勤俭

勤俭乃居家之本。勤者才之来,俭者财之蓄。常见好闲之辈,似乎情气天成,稍有盈余,即喜丰而好胜。不思一时侈欲,转向囊空悔何及哉。故不勤不得以成家,即不俭不可以守家也。冠婚丧祭,称家有无衣食,人情随分自适。与其奢情而终搓不足何。若勤俭常欣有余,为祖宗惜往日之勤劳,为子孙计将来之生业。语云:一勤天下无难事。又曰:有钱不可使尽。愿后人其敬听之。

八、戒争讼

居家戒争讼。凡是非之来,退一步,让三分,自然少事。盖以汝既有包容之度,必彼生愧悔之心。若乃因微逞忿,忘身及亲不顾,倾家尽产与人人抖讼,则是鹬蚌之争,渔翁获利。纵令侥幸得胜,而家资受累矣。于是,所用不足,势必称贷,宿债莫尝,势必鬻产。此讼之所以终也。圣语云:小不忍,则乱大谋。其试思之。

九、朝廷定律例,以惩愚顽。凡酗酒赌钱,奸淫强盗,即一切不法之事,示谕煌煌,极度为严重。倘自蹈非僻,不是三尺之条,一经发觉,身陷囫圄,爰书不宥,乡论不耻,上辱父母,下累妻孥,终何益哉。纵不明法律之严,亦当知身命为重,与其追悔于事后,何若远虑于事前。

十、禁非为

人生斯事须趋正道,始谓正人。乃有一等丑类,外逞豪强,心怀狡诈 ,每每持能挟制,籍径刁唆,坏名分而不辞,犯王章而不顾。此等败行,大辱宗亲。凡我族人,均宜惕戒,毋游手好闲,而失本业,毋博弈饮酒,以废居渚,毋身陷不法,以自罹于刑章,毋肆态胡为,而见憎于乡党。修其身,安其分,勤其业,不居然秩秩之佳子弟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