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史迹遗踪】南运河畔一怪----城隍庙在城外

作者:天津运河故事         发布时间:2017-6-28 8:36:28         人气:442次

               【史迹遗踪】南运河畔一怪----城隍庙在城外

中国供奉城隍的习俗由来已久。城隍即是城郭之神,其庙宇自然要建在城内。可偏偏有例外,南运河畔静海县城的城隍庙就坐落城外。日本国大阪大学研究生院教授、东京大学中国明史学会顾问滨岛敦俊先生是位专门研究中国庙宇的专家。1999年,他听说静海的城隍庙坐落在城外的消息后,便专程来到这里,他看到静海城隍庙的遗址后说:“十几年来,中国所有县城的资料我基本都看过了,除了位于山区的余姚县、台州县、崑山县、林海县这4处的城隍庙坐落在县城外,在平原地区,还第一次看到静海县的城隍庙坐落在县城外。”

           

                       《元氏祖谱》中的玄默画像

那么静海的城隍庙为什么会如此与众不同呢?说起其中的奥妙,就要和明朝末年的河南巡抚玄默联系在一起了。据静海人民传说,玄默出生在静海县大邀铺村的一个贫寒农家。少年时,寄居在县城的叔父家, 在南运河畔的城隍庙里读私塾。说来也怪,每天晚上放学回家,总有两盏灯笼在前面引路。他天性顽皮,并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非常奇怪,想要一探究竟。这天晚上,玄默壮胆去摸灯笼,竟触到一个头上长角的小鬼。他拍着小鬼的大脑袋说:“小鬼,小鬼,你好大的头!”小鬼听后慌忙跪倒:“督堂,督堂,您好太的胆!”年幼的玄默不知“督堂”是巡抚的俗称,便敷衍过去。原来,小鬼这是在伺候未来的巡抚大人呢。

秋去冬来。一天静海县城降了瑞雪,玄默和学友在课间团起了雪球。正玩得高兴,该上课了。玄默舍不得手里的雪球,可又不能拿到教室里去,便随手塞到城隍塑像的屁股里,并开玩笑似的命令说:“命你看好两个雪球,如化了,拿你问罪!”

玄默本是笑谈,过后就将雪球的事忘了。可城隍却当了真,愁得无计可想,便在当夜给玄默的老师托梦,述说了事情缘由。老师醒后,唤来玄默狠很训斥了一顿。玄默一肚子气无处发泄,便跑到庙里,指着城隍塑像的鼻子破口大骂。他余恨未消,又写了一张纸条,用唾沫粘到城隍的额头上。纸条上写道:“城隍城隍太猖狂,命你发配到辽阳。”

                             清末的天津城隍庙

城隍见到玄默的手书不敢怠慢,星夜赶往辽阳“赴任”。但辽阳没有空位子,城隍只好返回静海。可进了静海城隍庙,阎王已派来了新的城隍,老的城隍无处可去,只好蹲到县城西门外暂且栖身。严冬的夜晚,城隍冻得实在难捱,便给静海知县托梦。知县招来玄默问明经过,玄默自知说话放肆酿成大错,便答应给城隍在西门外重建庙宇。知县见玄默只是孩童,又知他家境贫寒,便以自己名义筹足银两,在西门外建了座简陋的城隍庙。明崇祯年间,玄默真的做了河南巡抚。为实践诺言,他对简陋的城隍庙进行了扩建,还给城隍重塑金身。从此,这个坐落在城外的城隍庙便成了南运河畔的一大奇观。

以上这些总归是传说,那么,玄默和静海城隍庙的真实情况是怎样呢?据新编《静海县志》记载:“玄默字中象,明朝万历十年(1582)出生在大邀铺村的一户贫寒的农家。万历四十六年(1618)中举人,翌年中进士。崇祯元年(1628)任怀庆府吏料给事中;六年(1633)任河南巡抚。”

在传说中,静海人民之所以把玄默描绘成从小就不惧鬼神的英雄,可能是按照他担任明朝官职后,对贪官污吏疾恶如仇,不畏强暴的性格和行为而虚构的情节。崇祯元年(1628年),玄默在任怀庆府吏科给事中时,当地巨奸陈云汉假名屯田,增赋害民,地方官吏慑于他的淫威,不敢问津。为了拯救这一方的黎民百姓,玄默冒着杀身之险,接连向朝廷动本,最后,终于参倒陈云汉。嗣后,玄默升任河南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后来,又升任河南巡抚。

玄默的后半生曾镇压过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崇祯七年(1634年)四月,邀副都督左良玉、总兵曹文诏分兵夹击彰德、磁州等地义军,并迫义军退守武安老营。五月一日深夜,率军偷袭老营,义军大溃,退兵50里。嗣后,在林武山、桑山、天桥山以及林县、涉县、禹庄等大小上百次战役中连连获胜。八月十五日的“东瑶”之役,其部将士箭伤李自成。十二月,率军在黄河岸边与十万义军激战十余天,生擒义军勇将“一条龙”、“上山虎”、“展翅飞”、“小李广”。崇祯八年,被义军俘获。后被释,归原籍。崇祯十六年,闻“庄烈之变”服毒自杀。葬于大邀铺村西。

             单玉璞绘画的1940年时静海县城街道、建筑草图

关于静海修建城隍庙事,史志也多有记载。清同治《静海县志》说:“城隍之有庙始于吴。明朝洪武初年,诏天下府县建城隍庙,封京城为帝,后遂相沿不改。”按照这个说法,静海县城最晚在明洪武年间就修建了城隍庙。另据明朝嘉靖年间编修的《河间府志》记载:“静海县城隍庙,在县治西南。”也就是说,在玄默还没出生时,县城内的西南方已建城隍庙。

到清朝同治年间编修的《静海县志》,对城隍庙的位置记载已有变化:“城隍庙,在西门外,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知县曹(署篆)重修。”这个记载可说明两个问题:其一,明万历二十四年知县曹署篆重修静海城隍庙,正是玄默十四岁在县城上学时,与传说恰好吻合;其二,原来城隍庙在县城内西南方,而到万历二十四年重修时移到了西门外,这也与传说合拍。

在2005年编撰出版的《静海图志》卷四第八章的《县城建设》中,刊载了一幅由静海镇村民单玉璞绘画的《1940年静海县城街道、建筑草图》。草图上明显标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在老县城内位于县衙西南方向的老城隍庙遗址;另一个是在老县城西门外,当时还存在的城隍庙。从这张草图上不难看出,在明朝万历二十四年时,也就是传说中玄默十四岁的时候,在静海县城外确实又重建了一个城隍庙。此后,可能城内和城外的两个城隍庙同时存在了一段时间,也可能是城内的城隍庙逐渐消失后,仅留下城外的一个城隍庙。当然,这个话题就不是本文论述的重点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作为南运河畔一怪的城隍庙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那么,过去的城隍庙是个什么样子呢?据有关资料记载,静海城隍庙位于县城西门外的西南方向。庙宇座北朝南,占地大约5亩。内分山门殿、城隍大殿和城隍内宅。大殿外明柱上镌刻着一幅金字对联,殿前两侧为东西配殿,殿内鬼判形态各异、阴森可怕。鬼卒为木制,并设有机关销器,触动机关,便可以活动。城隍内宅有城隍夫妇及子女的塑像,并放有城隍出巡用的八抬大轿。

旧时,城隍庙香火极盛,每年旧历五月二十四至二十九日为庙会时间。从天津到静海,南运河沿岸各村的民间花会,云集到静海县城沿街演出,行商坐贾,游人香客,人流如潮,热闹非凡。1949年后,该庙被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