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史迹遗踪】三岔河口的三处“准行宫”

作者:天津运河故事         发布时间:2017-6-27 8:59:09         人气:225次

                     【史迹遗踪】三岔河口的三处“准行宫”

乾隆年间的三岔河口,是一个风景绝美的地方。南运河自东来,北运河自西来,二者汇流南下,入海河直通大海,形成一个横平竖直的“丁”字形。如果我们坐船从海河向北望,会看到岸边正对海河有一溜坐北朝南、雕梁画栋的楼阁建筑,那里就是备受乾隆皇帝喜爱的望海寺、崇禧观、海河楼。除柳墅行宫外,这是乾隆皇帝在天津驻足最多的三处建筑,差不多成为他的“准行宫”了。

          1858年5月2日英法侵略者绘制的三岔河口北岸景象

在这三处建筑中,出现最早的是望海寺。这座寺庙建于明代,乾隆元年(1736年)进行过一次大修。因为面前就是海河,与大海遥遥相望,因此名为望海寺。望海寺建成后,为三岔河口一带增添了新的风景。乾隆间天津人查礼有诗赞曰:“河分九派门前合,潮送三山槛外迎。烟霭有时浮刹影,霜天无际彻钟声。回瞻宸翰光华著,长使波涛昼夜平。” 波光映照三岔河口的蓝天,清晨或傍晚的时候,悠悠的钟声就会从望海寺传出,在天际云边久远地回荡。水面上升起的雾霭,将望海寺的的殿阁楼台衬托得飘渺虚幻,好像海外仙山蓬莱那般令人神往。

  1918年移建八里台的望海寺,可见乾隆御碑亭、大钟牌坊及山门

乾隆元年,乾隆帝亲自批准了对望海寺的大修工程,并且为望海寺写了匾额“瀛壖慈荫”。后来又陆续为望海寺写了一个“海藏持轮”匾额和两幅对联。此后,乾隆帝每次巡幸天津,都会来望海寺拈香,并留下题咏望海寺的诗篇。这些诗都被刻在了一块碑上,树立于望海寺内。这块御诗碑现在仍然存在,上面一共镌刻了乾隆皇帝在望海寺拈香后所作的七首诗。

                      

                               乾隆帝老年朝服像

位于望海寺东侧的崇禧观,则是三座建筑中最富有文化气息的,由清代康熙初年天妃宫道人李怡神和弟子王聪创建,占据了三岔河口北岸正中间的位置。这座道观一开始名为“香林苑”,实际上是一座园林建筑。苑内建有精美的亭台楼阁,如若居楼、玉笈山房、望雪亭、草花亭。苑中又有抱瓮园,草花渠穿插其间,老树缠绕着古藤,竹圃内竹影婆娑,又开辟有十余亩菜园,豢养着仙鹤等禽鸟,颇具野趣。香林苑能够这么雅致,自然是和它的主人有关。李怡神的弟子王聪,以风雅著称,他能诗善画,才气过人,并且喜爱交游,天津著名的诗人、书画家龙震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在他的主持下,香林苑成了当时天津一处雅集胜地,屋外窗下常常放满了诗人们脱下的鞋子。周遭长廊的墙壁上,粘满了他们写的诗,长笺短幅,墙上几乎没有空隙。有人甚至戏称香林苑为“诗厂”。

到了乾隆年间,香林苑与乾隆皇帝结下了不解的缘分。乾隆皇帝喜爱这里的文雅风致,多次到这里拈香、驻跸。乾隆五十三年(17888年),乾隆帝驾临天津,御舟行至三岔河口,乾隆皇帝上岸到香林苑和望海寺拈香,他为香林苑赐名“崇禧观”,为之亲自书写匾额。他在这里写了好几首诗,其中一首记载了他的感受。乾隆皇帝在三岔河口河北岸登陆的时候,天津人民早已扶老携幼在此迎驾了。乾隆帝见他们对自己的崇敬、眷恋似乎比以前更加深切真挚了,心里感到十分舒畅。登岸咫尺之近就是香林苑,乾隆帝看到自己12年前曾经到过的书室仍在,熟悉的路径依然如故,便径直走进了书室。这时他才发现,书室原来已经被精心地修饰过了,增加了许多金银珠宝、古玩字画进行点缀。乾隆帝知道这是天津的富商们为了讨他欢心而准备的,但他随即想到,富商的资财,不也来自于民力吗?再看看富商们为了迎接他而制造出的歌舞升平,他的心里有了些许的不痛快。他在诗里写道:“弗喜观听纷笙歌,热闹可厌填津河。观民本义讵在此,按辔自问斯为何?”他感到这已经违背了自己巡幸天津体察民风的本旨。

                  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英使节绘海河楼

崇禧观东侧紧挨着另一座精美的建筑,那就是海河楼,其实是崇禧观和望海寺的“副产品”。因为乾隆皇帝非常喜爱崇禧观和望海寺,每次一到天津,必定要到这里拈香、瞻礼。为了方便他起居休息,天津的盐商们在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集资建造了这么一座建筑,作为“恭进茶膳”之所。海河楼名为“楼”,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园林。其主体建筑是临河一座两层楼房,居于高台之上,面阔三间,俯瞰着河中的波涛,凭栏可以遥望大海,乾隆帝就有诗句写道:“香林院畔海河楼,驻舫凭栏一畅眸。”所以海河楼也叫望海楼。楼内收藏着乾隆皇帝御题的“海河楼”匾额。楼后是一个方形院落,有亭台池水,绿柳周垂,周围绕以抄手游廊,乾隆帝在用茶膳之余,还可以散步休息。与海河楼并列有一座面阔三间的大门,称为“宫门”,透露出了这座建筑的皇家性质。

                   三岔河口欢迎马嘎尔尼使团的戏台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英国使节吗噶尔尼率领使团船队来中国,庆贺乾隆皇帝八十三岁寿辰。这是英国第一个正式的访华使团,乾隆皇帝十分重视。八月,船队驶入天津大沽白河口,溯海河向天津驶来。乾隆皇帝想起了自己曾多次眷顾过的三岔河口,那正对海河的北岸一带,恰好就是迎接英国使团的绝佳门户。于是乾隆帝令他的官员们在这里举办隆重的欢迎仪式。马嘎尔尼在他的使华日记中描述道:“我们的船停泊的地方,恰好在全埠中央。岸上和我们的船相对的地方,贴近水边,有中国式戏台一座,是临时建造的,专门用来欢迎我们。这个戏台虽然不坚实耐用,但装饰颇佳,四周用五色锦绣扎彩,微风吹动,红紫缤纷,目为之炫。”这座戏台的位置,大致就在海河楼与崇禧观的前面。

崇禧观、望海寺和海河楼在三岔河口交相辉映的场景,代表了天津传统文化曾经的辉煌。这里的精美建筑和古典韵味曾经吸引着天津的文人墨客,他们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诗文佳作。但这一场景存在的时间并不很长。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三岔河口成为外国列强的驻地。尤其是咸丰八年三月,英法联军将这三座建筑当做了自己的司令部,同治元年(1862年),法国强行永租,并在同治八年(1869年)拆毁了海河楼和崇禧观,建起了望海楼教堂。望海寺的香火维持到了民国时期,在1918年第五次海河裁弯取直时被拆除,并以原有材料在八里台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