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请您欣赏

俞伯牙与钟子期

作者:转载         发布时间:2016-8-3 9:03:16         人气:1730次

                         伯牙与子期

那时,俞伯牙坐在晋国国公府内,面无表情。透风的大厅中,凉风习习,让人感到舒服极了!一众士大夫沉醉无声,只留下袅袅的琴音,回溯飘荡!漫天飘动的纱般帷帐微妙起舞与伯牙的琴声相辅相依,浑若天成!秋风中肃杀的秋叶也在这天际漫天飞舞,一曲《白雪》隐隐间竟然透露出了寒冬的凌烈让这天色也冷淡了三分!

俞伯牙兀自收了琴音,将举过胸口的酒一饮而尽!烈酒入喉,温热间崎岖缠绵,在心底却是一声哀叹!

该离去了!俞伯牙将几案上的瑶琴抱住,凛凛地走出了国公府,丝毫没有给在座的士大夫一丝颜面!

晋公坐在上首仍然沉静在悠扬的琴声中,自从晋国的琴师师旷作古,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弹奏出这么婉转雅致的《白雪》曲了!

风舞动的沉醉,唤醒了微醺的晋公!晋公拍案叫绝叫嚷着:“好!好啊!来人,与伯牙先生千两赏金!”

“国公!伯牙先生已经走了!” 旁边伺候的宫人轻声提醒道!

晋公一阵错愕:“走了?呵呵!走就走了吧!”

大堂内顿时变得有些压抑,恍惚度过一季春秋的士大夫们这才缓缓醒了过来,伯牙的琴声洞彻心扉,即便是烈酒美食也难以匹敌!纱般的帷帐被吹来的秋风携带着漫天飘荡,空气中怨气横生!晋公一摆衣袖冷冷地离开了琴堂,晋国离了你伯牙难不了还听不成琴音?

那一夜,伯牙随着师傅成连离开了晋国,前往东海上的蓬莱小岛去寻找成连的师傅方春子!风涛骇浪,飘摇的小舟缓缓地驶进了岛屿,在这人迹罕至的岛屿上,成连独自一人去寻找他的师傅!俞伯牙便在这岸边停留!

鸟语花香,惊涛骇浪,往来穿息的猴群熙熙攘攘,在这柔软的沙地上,耳闻着涛声茫茫,鸟声袅袅,嗅着花香草嫩!俞伯牙将身上的瑶琴抱出,洋洋洒洒的音符在琴上抖露,那不同于往昔:拨动的琴弦似是神来之笔,奏响着属于伯牙自己的春色,属于伯牙自我的幻境!那是人世间万事万物最高的表现:琴人合一,此刻伯牙感觉他就像是这琴音一般,在这浩淼的宇宙中高歌在这宇宙中放恣的舞蹈!

这悠扬的琴声,就连没有灵智的猴子们都陶醉,就连熙熙往往的潮声也平静了下来!此刻,伯牙已然领悟到了琴音的真谛,不同于在国公府内那时演奏的悲怆,而是此刻了然于心境!

一年后的一天,一个削瘦的脸出现在晋国都城的旷野,他盘膝而坐,面前漠然摆着的是当年伏羲亲手打制的瑶琴!当他弹响第一个音符,天地间就如同是寂寥一般,秋草随着音律摆动,奔驰的骏马似乎是感到灵音一般丝毫不顾及马背上的主人,向着琴声而来!六匹神采奕奕的骏马竟然陡然倒地!琴音还在肆无忌惮地飘扬!

欣闻伯牙归来的晋公拜伯牙为上大夫!伯牙再一次被请到了国公府的琴台,仍是秋天,秋风卷着秋叶肃杀而至!伯牙弹奏着《白雪》!只是没有人沉醉,大家都说俞伯牙的琴技消退了!

伯牙仍是抱着琴丝毫无顾虑地出了国公府!琴堂内传出了一片的哀叹声!伯牙的心中再一次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知道晋国内再也没有人能听懂他的琴音了!眼角,兀自有了泪痕!

转眼又是一年!

伯牙奉命前往楚国,顺着长江水飘荡直入楚境,向着楚国的郢都而去!这一夜,船停在了古渡口,渡口边是辽无边际的森林!月色照耀着一江秋水,俞伯牙心中百感交集最终全部化作了一声绵延的叹息!

伯牙在船头又取出了瑶琴,琴声激昂,似乎在倾诉着,天地间的不公!人生难得一知音!

“有什么不快何必要窝在心中呢?”岸边上一位樵夫席地而坐倾听琴音!

俞伯牙一声苦笑:“那么多的天下翘楚都领略不了我的琴音,难不成一个樵夫可以吗?”他没有回答樵夫的话,只是兀自拨动着琴弦!

一座山峰高耸入云!万丈的群山拔地而起,山峰如同是斧削刀劈一般令人心生胆怯!烈日苍阳,似乎划破了黑暗,金色的阳光陡然泼洒在这一抹群山之中,天际是显露出来的金光!青山削翠,碧岫堆云!龙旋风舞,双呈吉祥!

“真是壮硕的山景,群峰巅绕,犹如瑶池美景一般!”这樵夫沉醉在这琴音之中,悠然评论!

俞伯牙眼睛陡然一亮,他拨动琴弦的手,霎那间柔下了三分,激昂的琴音变得婉转起来,似乎是一湖清水漫天而去!

月色洒落下一片苍茫,月轮散发着柔和的光滋润着一江弯曲的水,水中的月轮斑斑驳驳碎碎片片,随着一江秋水缓缓流淌!柔声肆意,波浪微痕,似是从遥远的西昆仑山上瑶池中流淌下来,有凤凰群鸟相随,有麒麟群兽相伴,水中有水龙群鱼相嬉!异花仙草,奇珍宝兽络绎不绝!

“真是流水细腻,沁入人心!一路祥瑞,一水吉祥!妙哉!妙哉!”樵夫沉醉其中难以自拔良久樵夫问道,“此曲何名?”

“吾谓之高山流水!”伯牙说道,此刻他感到异常欣慰不由得问道,“吾乃晋国琴师伯牙,不知兄台之名?”

“我是这山中樵夫,唤作钟子期!”

两人促膝长谈,相约伯牙归晋时再来畅饮!

第二日,晋国的使船离开了古渡口,向着郢都而去!星移斗转,日新月异,晋国的使船离开了郢都还返晋国,途经古渡口!

渡口已盖上了一层白霜,秋草枯萎,落叶归根,遥遥的古渡口已没有了钟子期这个人!只在这渡口之上多了一座坟茔!伯牙痛苦流涕,不能自已!在这坟茔之畔,盘膝而坐,又弹上了一曲幽幽的《高山流水》!

将这一把瑶琴留在了坟前!

摔破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见知音难上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