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冀中抗日功臣---徐庄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6-3-23 9:34:21         人气:1077次

                     冀中抗日功臣---徐庄

                             徐托柱

  徐庄,字秋荣[1922--1999],男,河北省饶阳县影林村人。七岁父亲病逝,母亲带着五岁的妹妹流落他乡。从此,被守寡的二婶娘苑氏收养。二婶娘别名大脚端,饶阳城北关人,也是穷人家出身,从小未裹脚,人高健壮,做一手好农活,而且生性耿直善良 ,习武行侠,参加过义和团,打过洋鬼子,在饶阳的北关、大齐、吕汉等滹沱河沿边村镇留下了很多除恶安良的故事。徐秋荣深受养母的影响,从小也形成了性情豪爽、热心助人、敢作敢为的诚实品格。徐秋荣和苑氏相依为命,由于家境的衰落,不得不变卖了仅有的几亩地。靠给富裕的人家打工为生。

  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抗战的烽火燃烧到家园。徐秋荣和婶娘一起积极参加了抗日活动。日军占领饶阳县城后,徐秋荣和婶娘也成为了本村抗日的骨干分子,由于娘俩为人正义善良,人品可靠,他们的家就成为了八路军的秘密交通站。苑氏一早去安平县城传递情报 ,人行如飞,中午就能赶回影林村;徐秋荣白天负责联络附近的乡村抗日武装,晚上和乡亲们一起去扒公路,拆桥梁,防止日军南下。影林村在饶阳县城南十五华里,东邻屯里西邻横头,三村的抗日武装形成了阻止日军南下的一道壁垒,很好的保护了在南善 、张保 、北官庄等一带八路军机关的驻地。

    一九三九年,经过几次严峻的抗日考验,徐秋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和养母的家也就成为了最坚强的抗日堡垒户。徐秋荣由于表现出色,饶阳县大队敌工部部长余明,亲自发展徐秋荣为县委敌工部交通员。

  影林村的抗日烈火越烧越旺。徐秋荣的家成为了日军汉奸扫荡的重点。徐秋荣和婶娘从未被屠杀吓到。一次日军南下,追逐一位县大队干部王江 。这位领导是横头村人,徐秋荣曾做过他的通讯员。王江当时拿着‘‘独决’’【土造的枪】,子弹打光了,被追到了影林。王江找到徐秋荣的家后,徐秋荣迅速把王江藏在了地窖,把枪掩埋好。独自一个人在院子劈劈柴。日军冲进了院子,问他把八路藏在了哪里。徐秋荣一声不吭。日军上来就是一顿暴打。日军见他装哑巴一声不吭,就把他捆起来押街中心里。赶着全村人来看。日军把他绑在长条板凳上,灌辣椒水,用棍棒打,后来用持刀刺,徐秋荣没有向日军吐一个字来。徐秋荣的胳膊被打断了,肋骨被刺穿了,大腿被刺穿了,浑身变成了个血人。徐秋荣咬紧牙关,怒视敌人。周围的群众禁不住放声大哭。这时刘丹他娘再也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大声呵斥日军“住手,他是个孤儿,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会有报应的。”日军过来打了刘丹他娘一巴掌,刘丹他娘没有屈服,继续喝道“我担保,他什么事也没有。有事你们找我老婆子算账”。

    徐秋荣奄奄一息,日军绝望的看到再也得不到任何信息。天色晚了,也就匆匆撤了。众乡亲用门板把他抬回了家。街坊邻居自发的照料徐秋荣 ,经过二十一天左右,徐秋荣才慢慢苏醒过来。徐秋荣昏迷期间,日军和汉奸也不断地来扫荡,徐秋荣和他的养母被乡亲们不断的掩护转移,老街坊斧头他奶奶双目失明,听说徐秋荣受伤了,把全家糊口仅有的一碗高粱面,也端给了徐秋荣补身体。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天蒙蒙亮,饶阳、安平、武强三县日军一百五十人,伪军四百多人,突然对影林村包围起来,对准村口架起了机枪和大炮。当村干部尹庆发现后,急忙敲响了钟声。同时组织村民兵掩护群众突围。可是,日军有备而来,早已把影林村的抗日活动视为眼中钉。这一次集中了大队人马,要对影林村民报复。村民一出村就遭到日军机枪的扫射,干部和群众被逼回了村。天大亮后,日军开始炮击村庄,随后端着刺刀冲进了村里。日军见人就杀,见房就烧,猪狗牲畜都不放过。到处是日军的枪声,到处是村民的哭声。这是日军侵占饶阳县城后制造的第一大惨案。这一天,影林村二十八位村民被杀,八十多人被打伤,徐秋荣等七十多人被日军毒打捆绑抓进了饶阳县城。

  徐秋荣被日军抓进大牢,日军对他动刑,逼问八路军的下落,村里谁是党员,谁是干部,谁是堡垒户。徐秋荣镇定回答“不知道”。由于曾被日军刺伤的伤口有的还没有愈合,这一次动大刑徐秋荣的伤口完全崩裂开了,多处的伤口露出了骨头,徐秋荣昏迷了过去。

日军就把他拖回了大牢。和他一起抓进大牢的村民,有几位村干部被砍头,有的被投入水井残忍的杀害。徐秋荣苏醒过来后,日军放来狼狗狂咬,徐秋荣一声不吭,始终严守着党的机密,没有暴露身份。但是,由于汉奸告密,日军已知道他的身份,日军于是利诱给徐秋荣官做,给他养母房住。劝他投降。徐秋荣果断回答“我什么也不知道,死,不过碗大的疤瘌,叫我出卖良心,再活一万年也办不到。”日军见他视死如归,又开始给他动刑,用皮鞭抽,用棍棒打,用盐水浇伤口,用火箸烙,使尽了各种酷刑,都没有动摇徐秋荣的意志。施刑的汉奸都手软了,有的哭着劝他说“招了吧,招了吧,不然我们也活不了了”。徐秋荣浑身没有一处好皮肉了,有的地方开始化脓,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后来,经过县委地下组织的营救,徐秋荣尚存一口气却当死人从日军大牢里抬了出来。从那时起徐秋荣的胳膊彻底断了,也留下了终身的腰伤 、腿疼的残疾。全身几十处刀口有的碗口粗。

抗日战争结束后,徐秋荣在解放战争中,继续在农村坚持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