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知识

《围炉夜话》原文、译文、赏析-2

作者:王永彬         发布时间:2016/1/30 14:39:22         人气:1647次

                  《围炉夜话》原文、译文、赏析-2

上接第一页

57、敬人即是敬己靠己胜于靠人

[原文]

敬他人,即是敬自己;

靠自己,胜于靠他人。

[注释]

敬:尊重。

[译文]

敬重他人,便是敬重自己;依靠胜自己,胜于依靠他人。

[赏析]

所谓“敬人者人恒敬之”,你若对他人不尊重,他人自不会尊重你,“礼尚往来”嘛!尊重他人,并不是要阿谀奉承,而是以礼相待。没瞧见过你待他客客气气,他却反咬你一口的,除非你事先得罪了他,或是你们彼此有误会,那自然是例外。反之,如果你老爱论人是非,攻讦他人隐私,对方一定也会还以颜色。因为你不尊重人,同时也失去了自重,谁还会尊重你呢?

靠他人不如靠自己,因为靠他人做事,就要仰人鼻息;另一方面,既是你的事情,他人也不会好好帮你做事,就算他不做,你也没有办法;如果做了,你还欠他一份人情。由此看业,靠他人做事,无论是不是至亲好友,总不太好;弄得不好,还要伤感情。许多事,除非是万不得已,能自己做的,还是尽量靠自己,一方面是克服困难,增长能力;一方面也免于亏欠人情。有句俗语说得很好:“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靠自己最好。”可不是吗?

58、学长者待人之道识君子修己之功

[原文]

见人善行,多方赞成;见人过举,多方提醒,此长者待人之道也。

闻人誉言,加意奋勉;闻人谤语,加意警惕,此君子修己之功也。

[注释]

过举:错误的行为。谤语:毁谤的言语。

[译文]

见到他人有良善的行为,多多地去赞扬;见到他人有错误的行为,应多多地提醒,这是年长者待人处世的道理。听到他人赞美的话,应该更加勤奋勉励;听到他人毁谤自己的话,应该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这是有德之人修养自己的功夫。

[赏析]

为人长者,应该有足以令人仰望的风范。后辈在长者面前,方能屈意承教,因此,在看到他人有善行的时候,应该多方面去赞美他,帮助他。一方面乐于见人为善;一方面借此教导后辈,也能力行善事。另外,见到他人有不好的行为,则多方面去提醒他,规劝他。一方面是助人改过;一方面也可以警戒后辈,不要重蹈覆辙。因此,为人长者并不容易,不但要智慧与年龄俱进,更要负起教育后辈的责任。否则,马齿徒增,岂不愧煞自己?而为老不尊,恐怕也会被人讥为“老而不死,是为贼”,又有什么资格为人长者呢?

君子听到他人称赞自己时,不但不敢沾沾自喜,反而加紧奋勉。因为,惟恐他人过于赞美自己,而有名不副实的嫌疑,更怕听到那些赞美的人不以为然,反而认为别人在欺骗他,岂不是辜负赞美自己的人?所以只有更谨慎小心,不敢因此而得意忘形。至于听到他人毁谤自己的言语,便赶快自我反省一番,看自己是否真有什么地方做错,或是得罪了人,若是没有,才敢放心。一方面是怕自己有过失而不知道;另一方面怕对方是喜欢诬陷的小人,自己若一时疏忽,真有过失,那么,以后小人再诬陷自己时,别人就更相信了。所以君子在遭受毁谤的时候,一定更加戒惧,避免犯错,一来是为自己,二来也是为别人。至于一般人,早就暴跳如雷地找对方理论了,不管谁是谁非,总要对方道歉才能了事。

59、奢侈悭吝俱可败家庸愚精明都能覆事

[原文]

奢侈足以败家;悭吝亦足以败家。奢侈之败家,犹出常情;而悭吝之败家,必遭奇祸。

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庸愚之覆事,犹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见大凶。

[注释]

悭吝:吝啬。覆事:败坏事情。

[译文]

奢侈足以使家道颓败,吝啬也会使家道颓败。奢侈而败家,有常理可循,往往可以预料;而吝啬的败家,则常是遭受意想不到的祸患。愚笨足以败坏事情,而过于精明也会败坏事情。愚笨之人坏事,常常是小的过失;而精明之人坏事,则往往酿成大祸。

[赏析]

奢侈足以败家,这个道理很容易明白。但为什么连吝啬也会败家呢?这倒需要加以说明一番。我们翻开报纸社会版,时常可看到一些杀人凶案,只要是因钱财杀人的,若非谋财害命,就是在钱财上分配不均,使得别人萌生杀念。推究这些原因,无非是一个悭吝的心在作崇罢了。他人费了心血,而你却不给予相对的报偿,他人自然要忌恨在心,一天两天还可忍受,日久天长的,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到时就不可收拾了。何况,人心不古,见财起贪念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富而不仁的人,更容易惹人眼红,至于会发生什么“意外”,就很难说了。

愚笨的人坏不了什么大事,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愚笨,不会交给他什么重要的事。而精明的人便不同了,由于他平素精明干练,人人都肯托付重责,若是他一时失察,所坏的事,必为大事。譬如小兵,负的责任少,即使坏事,影响的层面也很小;而大将率领三军,一念之差,就可能导致全军覆没,这岂不是“大凶”?因此,精明的人处事,尤其要小心翼翼,不可丝毫疏忽。太过聪明的人往往锋芒毕露,容易遭人陷害,像杨修被曹操所杀,就是因过于精明而招致杀身之祸的例子。这又何尝不是“大凶”呢?

60、安分守成不入下流

[原文]

种田人,改习尘市生涯,定为败路;

读书人,干与衙门词讼,便入下流。

[注释]

尘市:尘市本意为城镇,此处泛指市场上的商业行为。干与:参与。衙门词讼:替人打官司。下流:品格低下。

[译文]

种田的人,改做生意,定会遭到失败;读书的人,包打官司,品格便日趋低下。

[赏析]

在过去的农业社会,只要家里有一亩田,总还可以衣食无缺,不同于商场的钻营,得失差别甚大。一个种田的,一不明商场利害;二不解人情世故;三没有社会关系,若不专心务农,而与人在商场上争名逐利,常是失败的居多,搞不好还要变卖祖产。何况商场的事情,起伏不定,也许今天身无长物,明朝却摇身一变而为暴发户,也有人投资做生意,以致于血本无归,这不是质朴的种田人所能明了的,不能“知己知彼”,怎么可能在商场上立足呢?不如守着一亩方田,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淡泊名利,如此反而能守成。何必以“世代不竭之食”,换取“商家一日之富”呢?

读书人讲的是“明是非”、“辨义理”,而衙门讼师则是以犀利的言词,巧辩的口舌,为人争取胜诉。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所以并不分辨是非黑白,只是卖弄口舌,图取利益。这些均有违圣贤之教,所以作者认为这不是读书人该做的事,读书人应当知道如何持守自己的节操,去感化众人,进而使民无争才对。怎么可以把他人的争执,当作是“生财之道”呢?不过,这句话也是有其时代背景的,现今的“律师”,哪一个不是高级知识分子?只要能本着公平公正的态度,去论断是非,排难解纷,何尝对社会大众没有裨益?

61、物质享受要知足德业追求无止境

[原文]

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运不及我,则可以知足矣;

常思某人德业胜于我,某人学问胜于我,则可以自惭矣。

[注释]

境界:环境,状况。

[译文]

常想到有些人的环境不如自己,有些人的命运也不如自己,就应该知足。常想到某人的品德比自己高尚,某人的学问也比自己渊博,就应该惭愧。

[赏析]

人生有许多事情应当知足,又有许多事情不该知足。追求物质的环境,十分累人,欲望的深渊,也永远无法填满,如果一定要满足欲望才能快乐,那么可能要劳苦一生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想想那些环境比自己差的人,一样在努力地生活着,而且比自己还认真、愉快。自己拥有的比他还多,应当更知足才是,何苦置身于物欲的洪流中呢?命运更不是人力所能控制,在感慨自己命运多舛之时,不妨看看那些生而失怙、长而失学或肢体残废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实在很幸运了。我们经常劝人“知足常乐”,而自己就不能这么想吗?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才是快乐的泉源。

倒是道德学问,应该要抱着“不知足”的态度。品德学问,完全操之在我,不同于命运;也不像财富只能满足一时的欲望。它能满足我们的心灵喜悦,能拓展我们生命的境界,同时也代表着我们的人格、知识。对学问道德“不知足”,才能鞭策自己追求更高的领域,如此一来,我们的生活会更丰富,更有意义。

62、富贵效法公子荆忠臣义士舍财命

[原文]

读《论语》公子荆一章,富者可以为法;读《论语》齐景公一章,贫者可以自兴。舍不得钱,不能为义士;舍不得命,不能为忠臣。

[注释]

公子荆:《论语·子路篇》:“子谓卫公子荆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敬美矣!’。”孔赞美卫公子荆,不但知足,而且善于治理家产。齐景公:《论语·季氏篇》:“齐景公有马千匹,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自兴:自我奋勉。

[译文]

读《论语·子路篇》公子荆那章,可以让富有的人效法;读《论语·季氏篇》有关齐景公那一章,贫穷的人可以为之而奋起。如果舍不得金钱,不可能成为义士;舍不得性命,就不可能成为忠臣。

[赏析]

公子荆善于治理家产,最初并没有什么财富,但他却说:“尚称够用!”稍有财富时就说:“可称完备了!”到了富有时,他说:“可称完美无缺了!”在这段由贫至富的过程中,他不断地致力生产,并抱着知足的态度,所以贫能安贫,富能安富,始终保持心境上的裕如。齐景公养马千匹,死了以后并没有值得百姓称赞的美德;伯夷叔齐不肯食用周粟,最后饿死在首阳山,而人民却争相称道。可见得一个人“富有”或“贫穷”,不在财富,而在道德。其实,读公子荆一章,富者可以取法,贫者也可以取法。阅齐景公一章,贫者可以奋勉,富者也可以自惕。假使伯夷叔齐爱财,接受周赐予的厚禄,终究不能成为义士。如果伯夷叔齐惜命,也一定不肯饿死在首阳山上了。古时的忠臣义士,正是孟子口中“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63、富贵必要谦恭衣禄务需俭致

[原文]

富贵易生祸端,必忠厚谦恭,才无大患;

衣禄原有定数,必节俭简省,乃可久延。

[注释]

大患:大祸害。衣禄:指一个人的福禄。久延:长久之意。

[译文]

富贵容易招来祸患,一定要诚恳宽厚地待人,谦虚恭敬地自处,才不会发生灾难。人一生福禄都有定数,一定要节用俭省,才能长久延续。

[赏析]

所谓“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即是指富易遭人嫉妒,财富易使人起贪心,若为富不仁,或是仗势欺人,便是将他人的嫉妒和贪心,助长为忌恨心及谋夺心。地位显贵又喜欢到处示威的人,对上司无形中也造成了威胁,而使上司想除去他。只有能富而仁厚,贵而谦虚,才能获得大家的敬重,长保富贵而无大患。

一个人一生的衣禄,往往有一定的定数,就算没有定数,再富有的人也经不起长久的奢华浪费。正因为家财万贯,更该想到世上有许多一贫如洗的人,等待别人的救援,而能解衣衣人;同时,提醒自己富贵一长久,尤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训示后代子孙以俭约持家,才能永享福禄。

64、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原文]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见尘世之间,已分天堂地狱;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辈,不隔圣域贤关。

[注释]

降祥:降下吉祥。降殃:降下灾祸。

[译文]

做好事得到好报,做恶事得到恶报,由此可见,人间已有天堂与地狱之分了。人心是相同的,心理也是相通的,由此可知,愚笨平庸的人并未被拒之于圣贤境界之外。

[赏析]

善恶的报应,往往不待来世。善有善报,本乎人情,恶有恶报,因其不能见容于社会国法。我们称天堂为美境,地狱为苦境;为善的人心神怡悦,受人爱戴,内心一片祥和,何异于天堂境界?作恶的人心神不宁,身在人间,心在饿鬼修罗,众人避之惟恐不及,不必等法理人情诛伐他,早已自入地狱了。因此,天堂和地狱,实际上完全系于人心的善恶之念,正如佛家所说“一念善即天堂,一念恶即地狱。”

人都有向善的心,圣愚原无分别,只要有心为圣贤,便可以成圣人贤者。而平庸的人若自认愚笨,不求突破,终其一生也是庸愚之辈。例如近代的武训,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以行乞为生,却能努力兴学,成为人人尊崇的圣贤之人。如果能明白这一点,我们就更不能自暴自弃了,因为,只要奋发有为,一样能做到像尧、舜那样的圣贤人物。因此,孟子说:“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正是勉励我们抛除自弃的心理,向圣人看齐。

65、和平处世正直居心

[原文]

和平处事,勿矫俗以为高;

正直居心,勿设机以为智。

[注释]

矫俗:故意违背习俗。

[译文]

为人处世要心平气和,不要违背习俗,自命清高;平日存心要公正刚直,要不设置机巧,自作聪明。

[赏析]

我们要懂得随顺人情,所谓“入境随俗”,就是告诉我们要随和处世。做任何事总要合乎常理,才不会令人侧目。违背风俗以求取名声的人,无非是一些肤浅之徒,不但不清高,反而愚蠢得很,他们只是想引人注目而已,更不可能移风易俗了。因为,风俗虽因时因地而有不同,但是,可以为多数人遵从的风俗,必定是当地人所认可的,不会因一二人的怪异行为而改变。因此,本章才告诫我们,不要矫俗于名。

真正的聪明人不以机巧为上,因为,他明白诚实及正直才是最可贵的品格,脚踏实地才是最稳当的处事方法。机巧只是显示一个人的小聪明罢了,并非大智。何况,无论怎么算计,怎么富于心机,又能算计别人多少?毕竟,“人算不如天算”。不如正直居心,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条平坦大道!

66、君子以名教为乐圣人以悲悯为心

[原文]

君子以名教为乐,岂如嵇阮之逾闲;

圣人以悲悯为心,不取沮溺之忘世。

[注释]

名教:指人伦之教、圣人之教;亦为儒教之别名。《世说新语》德行篇:“王平子、胡母彦国诸人,皆以任放为达,或有***者,乐广笑曰:‘名教中自有乐地,何为乃尔也!’”乐广认为,圣人之教中即是一片乐园,不假外求,不必如此放浪形骸。嵇阮:嵇指嵇康,阮指阮籍,皆为竹林七贤之一。逾闲:指逾越轨范,失于检点。沮溺:沮指长沮,溺指桀溺,为春秋时避世的隐士。

[译文]

读书人应该以研习圣人之教为乐事,怎能像嵇康、阮籍那样,逾越规范,放浪形骸?圣人应有悲天悯人之胸怀,关心民生的疾苦,怎能像长沮、桀溺那样,消极避世,不问世事?

[赏析]

嵇康、阮籍皆为竹林七贤之一。嵇康放浪形骸,常有抨议儒家的言论;而阮籍不拘礼俗,饮酒纵车,途穷而哭。两人皆不循世俗轨范,除了关乎性情,与时代背景也极有关系。但是后代读书人,多仿东晋名士,故作风流,一则没有当时的时代背景;二则没有他们的性情才气,在太平盛世仿效竹林七贤的放任行为,无非是自乱礼法,东施效颦而已。

孔子叫子路问路,遇到长沮、桀溺两个隐士。他们在乱世里独善其身,而且认为孔子之道不可行,不如避世自求多福。事实上,圣人与隐士不同之处便在于此,圣人有悯世之心,不忍生灵涂炭,人心陷溺。并非他不能隐世,而是他不忍隐世,所以劳心疾忧,奔走于世。

67、勤俭安家久孝悌家和谐

[原文]

纵容子孙偷安,其后必至耽酒色而败门庭;

专教子孙谋利,其后必至争赀财而伤骨肉。

[注释]

偷安:不管将来,只求目前的安逸。败门庭:败坏家风。赀财:财产。骨肉:比喻至亲。

[译文]

放纵子孙只图眼前逸乐,其子孙日后一定会沉迷于酒色,败坏门风。专门教子孙急功近利,其子孙日后定会因争夺财产而彼此伤害。

[赏析]

做长辈的,应培养子孙勤奋的习性,而不应纵容他们好逸恶劳,否则,子孙必定流连于声色犬马的场所。而酒能乱性,色能伤身,一旦陷溺,如何能不因酒色而做出败坏门风的事情?要子孙好,就要教导他们吃苦耐劳,可见得长辈的教育态度,十分重要。

如果专教子孙谋利,而不教他们孝悌忠信之道,子孙势必沦为“喻于利”的小人。在他们眼里,个人的利益比人伦亲情还重要,因此,逢到分财产、争利害的场面,必定骨肉相伤,败坏人伦。倘若能教子孙孝悌之道,家中必是充满着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和谐气氛,兄弟更能相互合作扶持,拓展家业。这与“兄弟阋墙”的情形相比,真有天渊之别。

68、忠厚足以兴业勤俭足以兴家

[原文]

谨守父兄教条,沉实谦恭,便是醇潜子弟;

不改祖宗成法,忠厚勤俭,定为悠久人家。

[注释]

沉实:稳重笃实。醇潜:性情敦厚不浅薄。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