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抗日名将】纵死犹闻侠骨香

作者:韩宪元         发布时间:2016-1-14 10:59:53         人气:772次

               “英雄团长”韩宪元32岁为国捐躯

                         纵死犹闻侠骨香

               海南日报记者蔡倩 通讯员黄兹志

 史料链接

1906年生于海南省文昌市迈号镇水北村。黄埔军校三期、中央军校高教一期毕业生。原任88师524团上校团长,抗日战争时期奉命参加淞沪抗战、南京保卫战。1937年12月12日,韩宪元同全团官兵在保卫南京的战役中壮烈殉国,时年32岁。国民政府为表彰他英勇报国的功绩,追授陆军少将军衔。(蔡倩辑)


作为一名军中儿郎,韩宪元有这样的出身:生于书香世家,胞叔韩定远任国民革命军中将副军长,其本人于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并于9年后晋升为上校团长。

作为一位青年将领,韩宪元有过这样辉煌的成绩单:淞沪会战中,他受命防守闸北奋起抗击,历时两个多月,所守阵地,寸土不失。

作为一名爱国志士,韩宪元在南京保卫战中与全团官兵一同捐躯赴国难,视死如归,用鲜血和生命写下一曲慷慨悲歌。

琼籍抗日骁将、国民党将领韩宪元出生在文昌市文城镇水北村,海南日报记者在其两名侄子的引领下,追寻了这位英雄将领的成长足迹,聆听了他参加抗日战争的坚定跫音。


 家族渊源深

一门两代七人当兵

在文昌市委统战部的厚厚一沓信息登记表上,翻到属于韩宪元的那一页,记者发现整张表赫然是一片空白,只有一个籍贯:迈号办事处水北村。

在水北村村口走入一间瓦房打听韩宪元家族时,在此居住的村民指着自家墙上一幅遗像便答:“是这位宪元公吗?”惊喜之余记者细问得知,这位头发花白的村民便是韩宪元的侄子韩哲光。

翻开韩哲光递上的韩氏族谱,记者才得以对韩宪元的家族略窥一二:“昆仲五人,宪元居长,次弟巨元;又名国栋;三弟学元,皆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官叙陆军上校;四弟信元,毕业于国民党军需学校,任职少校军需官;五弟字元,毕业于国立中山大学……”韩哲光便是韩信元之子,如今与韩学元之子韩国光一同居住在水北村。

水北村韩氏一族中,入伍参军似乎是一种风气,韩宪元及韩定远两辈,有记载的共7人当兵,级别最高者官至中将。

“韩家是书香之家,以前娶媳妇,都要娶能认字的。”韩国光之母、91岁的李良玲戴着眼镜盘腿坐在床边,把韩氏家族的渊源一一道来:韩宪元的祖父韩锦璋,晚清秀才,是文昌县的名儒。父亲韩晓中,早年参加革命,中年致力教育事业,为培养家乡人才出力,受到家乡父老的称颂;母亲文氏,是文昌名儒文焕章的长女,颇有贤名。

据李良玲回忆,当年她嫁入韩家时,韩宪元已离乡参军,但公婆在家中偶有提起:韩宪元自幼聪明,性格坚毅。在县立尉文旧制中学(现文昌中学)毕业时,18岁的他,受到家族渊源影响、民主革命思想熏陶和当时流行的尚武思潮鼓动,决心从戎报国。1924年他离乡赴穗,考入广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入伍生总队,7月,正式升入第三期学生步兵队。


 保卫大上海

抗战图存名震全国

“大伯以前战斗的事情,我们都了解不多,只有这几张复印材料。”韩国光从箱底找出三张用胶带粘连在一起的泛黄纸质材料,这份对韩宪元生平介绍的材料,是十多年前从省委党史研究室的资料室里复印而来。

1937年12月12日,伯父韩宪元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时,韩哲光与韩国光都未出生,韩宪元之子韩为光年仅1岁,父辈曾经短暂而绚丽的一生,他们仅能从长辈口中、寥寥数言的材料中得知,印象并不深刻。

骁勇善战、入伍9年即升任上校团长,韩宪元的晋升速度迅速:1926年1月自黄埔军校毕业后,他参加了北伐,继而参加国民党新军阀混战等战斗;1934年,韩宪元调任陆军88师524团任中校营长,并奉派进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一期受训,结业后升任88师524团中校副团长兼代团长职。由于其治军严明、廉洁自守,深得88师师长孙元良的赏识,翌年升任上校团长,驻防于淞沪一带。

“韩宪光作战顽强,当时被人称为‘英雄团长’,名扬上海乃至全国。”文昌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符传昌提起韩宪元时由衷敬佩。

淞沪会战开始于1937年8月13日,中日双方共有约80万军队投入战斗,持续达3个月之久。

日本侵略者大举进犯,韩宪元奉命率88师524团参加淞沪保卫战,防守闸北。8月13日下午,日军对上海中国守军突然发起猛烈进攻。韩宪元率领全团将士奋起抗击,虽然敌人多次发起猛烈攻击,均遭到顽强抵抗。8月13日晚间,面对日军疯狂的侵略行动,87师、88师受命对日军发起反攻。542团在韩宪元统率下,与敌激战,夜以继日,历经2个多月,所守阵地巍然屹立。《申报》记者曾冒着炮火前往该团阵地,在战壕中采访了韩宪元。翌日,《申报》以《英雄团长访问记》为题,报道韩宪元率领524团英勇杀敌事绩,并刊登韩宪元戎装照片及其钢笔亲笔题词“抗战图存”四字,一时国内各地书报画刊竞相转登。

“整个淞沪抗战中,韩宪元所在的闸北地区,始终是战线旋回的轴心,88师也因此被日军称为‘闸北可恨之敌’。”符传昌介绍,由于日军火力攻击处于优势,11月8日晚,蒋介石下令进行全面撤退,88师524团受命驻守闸北四行仓库,断后掩护。由于四行仓库容量有限,韩宪元建议以524团的一个营为骨干组成1个加强营、约400人,由团副谢晋元统一指挥行动,由自己率领其他兵力沿苏州、无锡向南京撤退。


 驻防雨花台

斗志坚定以身殉国

南京保卫战,是中华儿女抗击日寇的一曲慷慨悲歌,韩宪元或许只是其中一个激昂的音符。

“每年的12月12日,在美国的堂兄韩为光都会提醒嘱托我们祭拜伯父。”提到南京保卫战雨花台一役,韩哲光与韩国光都沉默了。

据位于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一份材料——《陆军八十八师南京之役战斗详报》记载:“(1937年12月)12日晨,沿京芜铁路进攻之敌已逼近赛虹桥。雨花台方面因系敌主攻所在,虽经全部我官兵奋勇苦斗,奈内无粮弹,外无援兵,且敌挟战车、飞机、大炮及精锐陆军不断施行猛攻,我二六二旅旅长朱赤、二六四旅旅长高致嵩、团长韩宪元、李杰、华品章……各部反复肉搏,奋勇冲杀,屡进屡退,血肉横飞。上午,团长韩宪元,营长黄琪、周鸿、符仪延先后殉难;下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华品章,营长苏天俊、王宏烈、李强华亦以弹尽粮绝。或把枪自杀或阵亡,悲壮惨烈。全师官兵六千余员皆英勇壮烈殉国。”

1937年12月1日,日军攻占江阴要塞;其后,日军突破南京外围及复廓防御阵地,直逼南京城垣。中国守军与日军展开了空前的拼死决战。10日,日军发起总攻,向雨花台、通济门、光华门、紫金山第三峰等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战况激烈。韩宪元率领88师524团受命驻防雨花台。

12月11日,日军进攻光华门、通济门失利后,以精锐部队猛攻由88师防守的雨花台阵地。清晨,六七十架日本战机掩护着地面部队向阵地发起猛攻,炮弹铺天盖地在中国守军阵地和南京城内外炸响。这一天,南京城外的主阵地,只剩下乌龙山炮台、紫金山和雨花台。

防线不到2000米宽的雨花台阵地,不断受到日军飞机大炮坦克轮番轰炸。日军重炮将雨花台作为重点轰击的目标,反复冲击,但守军阵地岿然不动。韩宪元率领的524团和兄弟部队依靠战壕和有限的装备,顶住日军一次次冲击,将来犯日军一次次地打下去。

战至12月12日中午,雨花台阵地苦战似乎遥无尽头。部属劝韩宪元撤退渡江,但被韩宪元严厉斥责:“你们愿为亡国奴吗?我誓与阵地共存亡。”这一战,我军寡不敌众,战至12时,雨花台524团阵地弹尽援绝被日军攻破,全团官兵几乎同时殉难。韩宪元在雨花台阵地壮烈牺牲,32岁的生命旋律就此戛然而止。韩宪元为国捐躯、壮烈牺牲后,国民政府明令褒奖,追授陆军少将。

“纵死犹闻侠骨香”。如今,已鲜有海南人知晓韩宪元这个名字,他的辉煌、壮烈与血色的军旅生涯铭刻在历史深处,那一战中无数的将士为了祖国,以壮烈的方式将生命化为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