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地名 建筑]天津:丰姿绰约五大道

作者:谭汝为         发布时间:2013/3/14 11:55:50         人气:1873次

                      天津:丰姿绰约五大道

                                        ----应《百科知识》之邀撰写

  “五大道”的来由

2010年6月,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评选揭晓,在全国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参选的200多条街道中,天津“五大道”脱颖而出,高票当选。

“五大道”在天津市和平区体育馆街管界内,在历史上并非正式地名,只是流传甚广的一种俗称。其实,“五大道”并不仅指单摆浮搁的五条街道,而指天津市区南部原英租界内的一个风格独具的街区,包括总长17公里的22条街道,面积1.28平方公里。其四界范围是:马场道以北,成都道以南,西康路以东,马场道和南京路交口以西的一片地界。其主干道路是以中国西南地区五座名城命名的、平行并列的东西向道路:成都道、重庆道、常德道、大理道、睦南道,再加上马场道。“五大道”具体指哪五条“大道”?说法不一。一种说法,指马场道、睦南道、大理道、常德道和重庆道;另一种说法,指马场道、睦南道、大理道、重庆道和成都道。

作为历史文化名街,五大道拥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建成的英、法、意、德、西班牙等国不同建筑风格的花园式房屋2000多所;其中风貌建筑和名人名居有300余处。中西合璧的五大道建筑,将历史价值、研究价值、欣赏价值、旅游价值集于一身。这里迄今仍保持着幽静别致的街区风貌,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充分展现了近代中国百年风云,不仅愧为津城胜景之一。五大道地区的历史文化价值体现在:一,姿态万千的西式建筑群体景观;二,建筑的私密性构成深幽寂静的街区风格;第三,近代名人荟萃之地,蕴含许多珍贵的史实轶事。


小洋楼文化

俗话说“北京四合院,天津小洋楼”。谈天津五大道,就得从小洋楼文化说起。

天津小洋楼,诞生在1860年英法联军攻战大沽口的硝烟中。是年,天津被开为商埠,英、法、美租界相继在天津海河西岸划定。1894年甲午战争后,日、德租界分设于英法美三国租界的左右侧。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攻占天津,俄、意、奥三国即以海河东岸所占领地区辟为租界。不久,比利时将俄租界以西大片土地辟为租界。九国租界位于海河两岸,分别按各自国家的建筑风格,建起一片一片的国中之国。租界洋楼,既是旧中国饱受凌辱的实证,但也给我们留下大批建筑艺术的精华。

天津数千幢小洋楼,几乎囊括了西方近代建筑的所有样式——英国中古式、德国哥特式、法国罗曼式、意大利文艺复兴式、俄罗斯古典式、希腊雅典式、近代摩登式等等,风格迥异,千姿万态,争奇斗妍。因此,天津被誉为世界建筑博览馆,天津独特的城市景观,被称为小洋楼文化,成为天津城市文化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天津花园住宅类小洋楼,主要集中在原英租界的五大道一带。五大道小洋楼建筑群,从诞生那天起,租界地所享有特权和静谧幽深的街区环境,对清廷遗老遗少、失意军阀、下野政客、豪商显贵、名流雅士等,具有绝大的吸引力。他们纷纷来此筑宅建邸,安家落户。这些欧洲建筑风格的住宅,其格局内又包容进许多中国元素,形成中西合璧的风格,林林总总,异彩纷呈,令人耳目一新。

小洋楼文化所展示的近代城市风貌与物质文明程度,外国租界在市政管理、建筑风貌、公用设施、人文意识、生活方式等方面,显现层出不穷的新气象、新事物、新秩序和新理念,为原先封闭滞后的天津老城在向近代城市转化攀升的艰难行程中,打开了眼界,提供了样板,激活了思想,注入了活力。

在西学东渐风潮渐盛的同时,伴随着小洋楼文化的形成,晚清李鸿章担纲的洋务运动和袁世凯主持的北洋新政,先后在天津次第展开,势如潮涌。在这种复杂的背景中,天津的近代工业体系、商贸格局、金融市场、市政管理和文化结构等五大体系相继形成,为天津走向城市近代化,并跃升为中国北方商贸中心奠定了基础。


四个市级文保单位

进入20世纪后,京畿门户、经贸都市、九国租界等重要的因素,使天津在中国的位置变得极为特殊与重要。第一,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府衙设在天津,使天津俨然成为首都之外的第二政治中心;第二,社会发展与朝政变幻,使天津租界成为理想的政治避风港;第三,河海相通,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交通、海关的便利;第四,北方最大的商业都会呈现出无限商机;第五,华洋杂处,东西交融的租界文化提供了舒适的生活环境。因此,天津成为清廷遗老遗少、下野政客蛰伏隐居;商界学界人士定居以开拓事业的首选都市。另有爱国人士、社会名流寓居津门,从事社会活动。故依河枕海的津门为近代海内外风云人物荟萃之地。在地域狭小的五大道地区,有四个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即庆王府、林鸿赉旧宅、孙氏旧宅和顾维钧旧宅。

位于重庆道55号的庆王府,始建于1922年,由清末最后一个总管太监小德张督建。1923年,庆亲王爱新觉罗·载振来津后入住这套宅院。庆王府是一座别开生面的花园住宅,典型的中西合璧式建筑。西式门楼,高大的石台阶,主楼为典型的中式建筑,由二层楼的四合院构成,西式外檐,中式天井和装修。庭院东部为中式花园,有假山、石洞、水池、小桥和六角凉亭。解放后至今,这里一直是天津外事办公室的办公处。

金融家林鸿赉的旧宅,坐落在常德道2号,始建于1935年,是一所典型的欧洲庭院式建筑风格的别墅。该别墅占地6457平方米,为二层楼房,有大小房间39间,环境幽雅。现为天津市第一招待所。

孙氏旧宅就是坐落在大理道66号的和平宾馆。这是带有浓郁的英国乡村庭院风格的大型别墅,始建于1931年,由安徽寿州著名实业家、通惠实业公司总裁孙震芳斥巨资修建。和平宾馆又名润园,1951年,毛泽东主席来天津视察工作,就曾住在这里。毛泽东字润之,取名“润园”,就是为了纪念他。

民国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的旧宅,坐落在河北路与重庆道交口,三层楼房,属英国别墅式建筑风格,布局别致,造型精美,现为民革天津市委所在地。由于顾维钧旧宅保存了当年的风貌,近年来成为拍摄影视剧的理想之地。例如《大转折》《周璇》《弘一法师》《张自忠》《梅兰芳》《少年周恩来》等影视剧,都先后在这里拍摄。


名人故居林立

五大道地区作为近现代天津历史的一个典型的体现,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其浓厚的历史感是特有的;因为许多近现代名人在五大道留下足迹,几乎每幢建筑里都蕴含着故事,充分展现着近代中国百年风云。

天津租界设立后,最初是不准许华人入住的,但随着天津城市建设的发展以及租界当局增加税收的考虑,这些限制不久就废止了,于是大批富有的华人纷纷入住租界。到20世纪20年代以后,天津各租界都形成了实力日益强大的华人社会。据1929年天津市公安局的调查统计,居住在租界的华人达13万人。其中,五大道地区所在地——在英租界定居的华人4.9万,占居民总数百分之九十以上。居住在英租界的华人拥有巨大的财富,成为租界最主要的纳税人。五大道地区洋人的住宅屈指可数,而2000多幢洋房别墅的主人,绝大多数是华人。

曾在五大道地区居住过的历史名人,有民国大总统曹锟(南海路2号)、北洋政府国务总理潘复(马场道2号)、前清遗老金梁(重庆道52号)、北洋政府海军总长刘冠群(马场道123号)、交通总长张志潭(大理道东头)、东北军保安副司令张作相(重庆道4号)、东北军将领马占山(原大理道30号)、西北军副总统司令鹿钟麟(大理道22号)、江西督军蔡成勋(大理道3号、5号)、北洋军阀陈光远(睦南道52号)、爱国人士张学铭(睦南道50号)、抗日名将张自忠(成都道60号)、邯郸起义将领高树勋(睦南道141号)、民族实业家周叔弢(睦南道129号)、新中国第一大案特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马场道54号)等。另外这里还有文化医学界名人严修、方先之、朱宪彝、范权等的宅邸。名人旧居是天津建筑与文化的象征,具有历史文化和旅游观光的双重资源,呈现出巨大价值。


北洋寓公群体

从辛亥革命后到“七七事变”前这一历史阶段,仅在天津租界做寓公的政客军阀及清朝遗老遗少等就多达数百人。为什么天津租界成为他们趋之若鹜的购房安家的首选之地呢?20世纪20年代初的《大公报》曾发表过两段评论:“天津租界,为我国安乐窝之一。举凡富翁阔老及种种娱乐场合,胥萃于是。且以距京咫尺,故其形胜,尤较上海、汉口为宜。”“津埠密迩京师,交通便利,十里洋场一般。政客官僚,多以此为安乐地。无心问世者,视之为世外桃源;热衷政局者,视之为终南捷径。”

所谓“寓公”,古时指寄居他国的诸侯、贵族,后泛指失势卸任或解职后,寄居他乡赋闲的官僚、绅士。从民国初年到20世纪30年代,天津租界的“寓公”另有特殊含义,指为数众多的陆续下台的北洋政要和各派军阀的头面人物,天津人称之为“北洋寓公”。天津租界住着北洋时期的5位大总统(袁世凯、黎元洪、徐世昌、冯国璋、曹锟),6位总理,19位总长,7位省长(或省主席),17位督军,2位议长,2位巡阅使等,形成一个特殊的群体。据《天津近代人物录·寓津旧军政人员》估算,入住天津租界的北洋寓公有500人左右。假设每位寓公及同住的妻妾、子女、亲眷、随从、仆人等平均以20人计,那么这个群体的总数将近万人。如此人数众多、实力雄厚且余威尚存的北洋寓公群体,成为租界乃至在整个天津颇有影响力的社会阶层。


别致的地名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五大道地区还是天津城南的一片坑洼塘淀。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散落着一些窝棚式的简陋民居,当时有“二十间房”、“六十间房”、“八十间房”等似是而非的地名。后来,这里被划为英租界。从1919年至1926年,在这七年间,英租界工部局利用疏浚海河的淤泥填垫洼地修建道路。重庆道于1922年建成,当时命名为爱丁堡道、剑桥道。随后,大理道、睦南道、常德道、重庆道、成都道等相继建成。当时,英租界当局以英国本土或殖民地的城市来命名新建成的道路。例如:新加坡路(今大理道)、香港道(今睦南道),科伦坡道(今常德道),爱丁堡道(今重庆道),伦敦路(今成都道)等。

五大道地区地名有三个特点:一,独立宅邸居多,里巷数量较少,而名人名楼概以门牌为标识,不另命名,也不设匾牌。二,街巷通名以“里”为主,“胡同”之名在此销声匿迹。三,出现了“大楼”、“别墅”、“村”、“坊”一类公寓庄园的通名,如:香港大楼、马场别墅、剑桥大楼、安乐村、育文坊等。这些别致的地名与天津历史老地名,如户部街、如意庵前街、袜子胡同、耳朵眼胡同等大异其趣。


争奇斗妍的特色建筑

五大道地区修筑最早,也是最长最宽的一条街道就是马场道。洋人在天津设立租界后,最时尚且盛行的文体活动就是赛马。每次赛马会举行比赛,天津各洋行关门歇业,海关也停办公事。在19世纪末,英国商人在佟楼“养牲园”一带,修建了一座大型赛马场。为方便往来,就在赛马场和英租界之间修建一条宽敞的道路,遂以“马场”命名,路长3410米。在天津几乎找不到一条坐标方正的老街道,斜街歪巷比比皆是,马场道也不例外。

五大道上最早的建筑,就是马场道121号,一座始建于1905年的西班牙建筑风格的花园别墅。由于英国学者达文士在此居住,人称“达文士楼”。马场道上还有两座著名的大型建筑——北疆博物院和工商学院,都坐落在天津外国语大学校园内。北疆博物院创建于1922年,是中国近代开设最早的自然博物馆。创办者是法国学者离桑,他的中文名字叫桑志华。其建筑为平面的“工”字形,具有罗马建筑风格。

马场道上最引人注目的建筑,就是外国语大学校门一侧高大气派的法国罗曼风格建筑,就是法国人在1925年创办的天津工商学院主楼。三层高楼带地下室,外檐大块蘑菇石墙面,曼赛尔式瓦顶,圆形大钟,堪称民国时代典型建筑风貌。二十多年来,多部影视剧都慕名而来,选为外景拍摄地。天津五大道居民经多识广,成为最淡定的群体。他们在家门口遇到摄制组拍片的次数很多,可以说是隔三岔五,已成家常便饭。

睦南道全长1968米,幽静的道路两旁,在绿树掩映下,风格各异的小洋楼次第排列。漫步其间,使人感到道路、别墅与街树三者相距空间的尺度恰到好处,而且每一幢洋楼别墅,风格各异,毫无雷同。这里有著名爱国将领高树勋的旧居(睦南道141号),楼房为典型英式建筑,大坡度,尖屋顶,开天窗。因东陵掘墓而声名大噪的军阀孙殿英,其旧居(睦南道20号),始建于1930年,三层带地下室的西洋古典公馆颇具豪华气派,迎面的几根绞绳式立柱显示出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风格,现为长芦盐务局所在地。中国近代外交家颜惠庆的旧居(睦南道24号),主体为四层砖木结构,具有欧洲古典建筑风格。三层楼的平台布局结构各不相同,外墙用烧焦的砖垒砌,俗称“疙瘩楼”。该建筑曾为伪满洲国领事馆。张学良的二弟张学铭旧居(睦南道50号),红砖清水墙,坡瓦斜顶,具有英国庭院别墅风格。

大理道全长1745米,两侧房屋多为英式单体小洋楼,私密性和隐蔽性非常强。蔡成勋旧居(大理道3号、5号),主楼外观为法国罗曼式公馆建筑,中西合璧建筑风格。楼正门两侧为对称式,楼房外檐为青砖墙体,以白色窗楣为饰,楼房的第三层配有凸出檐的平台。 院落宽敞,围墙高阔,朱褐色大门颇显豪华森严气派。内装修使用中式木雕;另有中式四合院家庙,垂花门及门窗隔扇,砖雕、木雕、石雕皆精细入微。陈光远旧居(大理道48号)是一所大门楼高台阶欧式现代风格建筑。黄色硫缸砖墙体,二层凸出于三层,二层有大露台,三层楼顶有八角凉亭。建筑设计独出心裁,端庄而壮观。鹿钟麟旧居(大理道18号)为砖木结构,红瓦坡顶,英式二层楼房。高台阶,拱形门。院中树木茂盛,整体布局美观,朴实而幽雅大方。

坐落在成都道60号的天津市民政局大院,有两座建筑面积近2000平米的二层西式楼房,主楼前部由方柱支撑形成上下两层内廊,两侧外凸,呈多边形,主楼后部有过桥与后楼连接。建筑风格庄重而朴素。这座大院就是著名的抗日英雄张自忠上将于20 世纪30年代任天津市长期间的居住地。


独特的建筑风格

豪权政要、富商绅士、文人雅士纷纷携带家眷拥入津门。五大道地处英租界的黄金地段,举家住进设施齐全的小洋楼,电灯电话、壁炉冰箱、花园楼房,自然比传统四合院更为舒适方便。于是,人们便相争在此置地建房,毗邻而居。因此,这一带就成为名符其实的名流、贵族的居住区。

在此置地筑舍的中国房主,并不乐于完全遵循西方建筑的风格准则,他们往往随心所欲地删减或添加——认为欧式廊柱好看,就在建筑迎面加上几根;喜欢哥特式拱顶,便在门厅顶上设置。这种似乎违逆常规的设想,反而给予中外建筑师们更多得以自由发挥的设计空间。五大道的别墅洋楼皆为私家住宅,个性色彩浓重,不拘一格,毫无雷同。行人驻足留意,会发现别墅西式山墙上的通气孔竟是老钱图案。最为典型的是载振的“庆王府”,占地七亩多,120多间住房围绕着中央大厅。这座中西合璧式的建筑,外檐用中式青砖砌筑,楼房四周设有西洋列柱式回廊,极富欧洲风味。但大楼东面的小花园,却有一座中国传统式的六角凉亭,与正经八经的纯种西式建筑大异其趣!

以上所举的建筑物,都曾是影视导演理想的外景或内景拍摄地。天津五大道,已成为中国影像世界选景拍录的宠儿,它可艺术地呈现导演心中那一个个难以复制的街景,不用费心搭建,随手皆以拈来。 深谙五大道精髓的近代建筑专家金彭育说,“影视剧的拍摄,对于一个城市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宣传。”天津保留了如此风格多样,充满历史沧桑的建筑群,所留存的风貌建筑在全国各大城市中是绝无仅有的。知名导演李安也曾感叹:“早知道天津有五大道这样欧洲各国的建筑街景,我何苦还跑到欧洲去取景,耗费那么多的资金呢?”


幽秘的氛围

五大道另一突出的特色,就是建筑风格的私密性烘托出一种静谧幽邃的氛围。在当时动荡飘摇、吉凶难卜的社会背景下,迁居于此的贵族住户,无论军政要人,还是实业大家,都希图安稳,不事张扬,体现出蛰伏韬晦的心态。这与旧时天津盐商比富摆阔的奢靡作风迥然不同。这种心理外化,就是五大道的环境氛围——房屋尺度宜人,倾向低矮,色彩较暗,没有高楼,院中花木茂密参差,以遮掩里面的楼窗。隔院临街,院墙皆为实墙,极少用栏杆。例如民园大楼的方孔式围墙,采用百页窗原理,看似透孔透光,但因视角缘故,徜徉路过的行人,对院内景物只能一瞥而过,焉可一览无余。这种韬光心态和设计格调,构成五大道独有的幽雅静谧的环境氛围。

五大道的小洋楼,当为上层社会所拥有。但地处租界的特殊权利,使他独立于皇权或政府管辖之外,成为当时得天独厚的安全岛和安乐窝。当年,许多政治外交重大事件的斡旋与谋划,各类特殊人物的幕后交易与隐私,都曾在这些似乎寻常的楼舍中隐秘地进行。


百年历史看天津

俗语云:“五千年历史看西安,千年历史看北京,百年历史看天津。”1860年之后,在不断遭受外强入侵的背景上,九国租界,华洋杂处,中西碰撞,彼此相异的中西文化,却在天津这座都市奇迹般地交融相生。租界内的楼房、教堂、洋行、商家,现代城市管理、西方生活方式等等,对于近代天津的文化走向产生了直接而久远的影响。

天津的小洋楼,尤其是五大道的每一座小洋楼,都充满了故事。当年的名流富豪、达官显贵都选择在这里隐居避世,看重的便是这里的两个字“清幽”。在这些形态各异的小楼里,曾上演着无数绚丽多彩的剧情。铁与血的豪情迸射,诗与梦的柔媚纠结,化为诡秘的传说或清幽的故事,在小楼风雨中缠绕,在街谈巷议中流传。近现代史的雾风烟雨在这里浓缩成一个又一个关于天津的记忆。

每当夜幕降临,漫步五大道,那充满异国情调的幢幢别墅,在昏灯朗月映照下,隐约闪现着岁月风霜和时代沧桑,引发徜徉游客的无穷遐想。位于河北路314号的“近代天津与世界博物馆”,又称“五大道展览馆”,由天津著名作家航鹰女士在市领导支持和有关部门资助下创办的。这里陈列着五大道及天津其他地区的珍贵历史老照片。观赏这些历史图片,犹如踏进时光隧道,使人重返过去,在历史情境中感受中国近代史的风雨烟云。

                                                 原载:谭汝为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