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70年前,我在太和殿目睹日寇投降”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         发布时间:2015-10-12 20:15:04         人气:904次

                     “70年前,我在太和殿目睹日寇投降”

                 2015-10-12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特别报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太高兴太自豪了。”

虽然已经整整70年,1945年10月10日故宫“太和殿受降仪式”亲历者,今年已是93岁高龄的叶于良老人,谈起70年前这一天的经历,依然激动不已。他告诉记者:“当时的场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日本宣布投降后,中国在多个战区举行了受降仪式。1945年10月10日,华北战区受降仪式在北平故宫太和殿广场举行。当时北平人口约200万,有20多万人在这一天涌到故宫,见证日本侵略者向中国投降。这是中国战区所有受降仪式中规模最大最隆重的。


        史载

1945年10月10日,北平受降大典在太和殿举行,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代表中国政府受降,主持受降仪式。日本投降代表、平津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长(即前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率领参谋长高桥坦及该部高级军官20余人站立主席台一侧。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等盟国派代表出席。

上午10点整,煤山(即景山)山顶上的汽笛长鸣,太和殿前受降仪式开始。会场上礼炮响起,军乐队奏乐,全体肃立,为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默哀,日本代表团成员个个低头躬身,向中国人民谢罪。

按大会程序,首先由孙连仲在日本华北派遣军投降书上签字,接着由根本博在投降书上签字。在众目睽睽之下,日军以根本博为首的5名代表双手捧着自己身上佩带过的战刀来到签降桌前,先是向主官鞠躬示礼,然后恭恭敬敬地交出战刀,放置桌面上。

虽然仪式仅有短短的25分钟,但是目睹这一幕的在场中国人皆群情振奋。叶于良就在其中。

从卢沟桥到太和殿,这座城市的人民,整整盼了八年。


       斗争

亲历在故宫太和殿的受降仪式,距离叶于良走出日本人的监狱仅仅一个多月,“我的头发都还没有长起来。”老人告诉记者,当时第11战区的人刚到北平,人数不太多,忙着准备接收、受降事项。美国参观团当时来到北平后,叶于良被选出作为陪同人员,陪同参观团参观日本军营等地方,并一起受邀出席受降仪式。

叶于良,正是日伪统治北平时期,令日伪高层闻风丧胆的“抗日杀奸团”行动组核心成员之一。生于1922年的叶于良,在1939年加入抗日杀奸团时,还是志成中学的一名学生。

1937年夏天,叶于良和家人去南京过暑假,期间“七七事变”爆发,他辗转福州等地才回到北平。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他更坚定了抗日报国的决心,“当时大家都有一个目标:中国必须要抗日,不能当亡国奴。”

回到北平后,叶于良抗日的决心愈发坚定。“经一个亲戚介绍,我在1939年暑假期间,加入了北平抗日杀奸团,由负责人李振英和我单线联系。”叶于良说,当时抗日杀奸团的成员互相都不熟悉,自己只知道李振英是大一学生,后来才知道是北大学生。

北平抗日杀奸团针对日伪高层发动了多起刺杀行动,伪教育总署、伪商会、伪工务局、伪建设总署、伪报社等众多日伪机构高层成为刺杀对象,在北平掀起轩然大波。让叶于良感到遗憾的,是刺杀川岛芳子没有成功。就在他们酝酿刺杀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时,不幸在1940年8月7日凌晨相继被捕,直到1945年9月3日才被释放。

“被抓是个遗憾,但是即使在监狱里面,我们也一直坚信最后的胜利属于中国。”叶于良说。

让他欣慰的是,虽然没能成功刺杀日军司令官,但亲眼看到了他的投降。


       亲历

70年前的场景,叶于良仍历历在目:

“我们9点多就到了,仪式在太和殿大殿前面的平台上举行,当时已经摆好了桌子和椅子,我和美国参观团以及一些11战区军官在大殿的东边站着,距离受降仪式中央的桌子只有3到5米的距离,看得很清楚。”

“当时观礼的观众非常多,主持人让日本人进场后,日本军官排着队一步步往上走。走上来先站成一排,然后把军刀一把一把的摆到桌子上,最后是签字。签字结束后,日本人就退下去了。”叶于良介绍,这个过程中,台下观礼的群众非常激动,大家一起高呼“中国万岁!”“胜利万岁!”等口号。

在观礼人群中,叶于良发现了很多抗日杀奸团成员也被邀请参加观礼。仪式结束后,他把团员们召集在一起,让美国军官帮忙在太和殿前拍张合影,“当时我们找不到相机,刚好参观团他们带着相机,就让他们帮忙拍照了”。

在叶于良展示给记者的老照片中,美国参观团成员蹲在合影人群最前方,带有标识的抗日杀奸团成员站在中央,“这是为了突出我们的团员。”

虽然在合影后的第二天就拿到了这张珍贵的照片,但这张照片后来随叶于良的妹妹辗转到台湾和巴西等地,直到2000年前后,才重新回到老人手中。“照片里有七八十人,其中大半是我们的团员。”他告诉记者。虽然时间已经漫长,但是看着拿在手中的照片,往昔一起抗日杀奸团员的姓名,老人还能说出很多。

一个细节让老人记忆至今,他告诉记者,仪式结束后,他在大殿前面的条案上发现有一杯一杯的葡萄酒,“我喝了一杯。”

                        (记者闫祥岭)新华社北京10月10日新媒体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