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孝行天下

用坚强诠释人间母爱

作者:秦皇岛文明办         发布时间:2015-10-6 11:05:30         人气:723次

                              好婆婆赵桂华

                          用坚强诠释人间母爱

“婆婆再好,不如亲妈”,许多嫁作人妇的女人都爱作此比较。然而嫁到秦皇岛市卢龙县蛤泊乡西铺村的媳妇陈志茹却逢人便讲,自己的婆婆比亲妈还亲。丈夫去世后,她已瘫在炕上4年,婆婆一直无微不至地悉心照料;她病危6次,婆婆从未放弃过救治,一次次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儿子丧生儿媳瘫痪

   几天前,当记者在西铺村书记赵洪年的引领下来到一户农家时,一位黑黑瘦瘦的老妇人正在院里晾衣服。一根铁丝从院东头扯到院西头,床单、被单、大人和孩子的衣服挂满了整条铁丝,一双被冻得通红的手不停抻展着湿衣服上的褶皱,她就是陈志茹的婆婆,今年刚过花甲之年的赵桂华。

  “快进屋吧,大冷天的。我们家这点事不算啥,谁遇上都会这么做的。”干脆的话音里透着朴实与刚强。屋内虽然简陋,但很干净,炕上倚坐着瘫痪4年多的儿媳陈志茹。 “我婆婆不容易呀!天天给我烧炕做饭、倒屎倒尿,真比亲妈还亲,今生不知怎么报答她!”没等婆婆赵桂华说话,闻听记者来意的陈志茹抢先开了口,可没说几句,竟放声大哭起来。

事情得从2001年说起。这年,才过门两年的陈志茹被确诊患上红斑狼疮,这是一种被称为“不治顽症”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累及身体多系统多器官,极易出现并发症而危及生命。为了给儿媳治病,婆婆赵桂华将地里的活儿全部扔给老伴一人,自己陪儿媳家里、医院两头跑。为了能多赚点钱,每当葡萄收获,赵桂华都会带上几筐葡萄坐班车到唐山去卖,儿子则远赴山西煤矿拼命打工。

2007年,厄运再次降临赵桂华家,她的儿子在煤矿的一次事故中丧生。悲痛使得老伴赵连友一病不起,更让儿媳陈志茹的病情再次加重,出现了全身浮肿症状,并渐渐失去了走路的能力,诊断为下肢静脉曲张。一年后,陈志茹又先后患上了癫痫和脑血栓,从此瘫在了炕上。

 再苦再累有妈挺着

整个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赵桂华一人身上。“日子总得过呀!怎么说我也不能垮!”看着瘫痪的儿媳和刚刚8岁的小孙女,还有才经医院抢救“捡回”性命的老伴,赵桂华无数次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儿子离世后,她对心有不安的儿媳说:“不用怕,有妈呢。”从此更加辛苦地照顾瘫在炕上不能自理的儿媳。

自从患上红斑狼疮后,陈志茹非常怕冷,稍一着凉手脚就会变色,所以她的屋里一年四季都得烧炕。每天早上5点多,赵桂华就要到儿媳妇这屋捅开炉子,做饭。待孙女吃完早饭上学后,她再开始为儿媳妇穿衣、洗漱、收拾被褥、喂饭。收拾妥当,就去外面捡拾烧火用的柴草。晌午,她要赶在孙女放学前把午饭做好,然后再侍候儿媳吃饭、休息,下午再去拾一些柴草,晚上依旧要等照顾儿媳吃完晚饭睡觉后她才离开。

夏天,为避免儿媳生褥疮,赵桂华每隔一两天就要给她洗一次澡。陈志茹体重130斤,可赵桂华还不足100斤,每次洗澡对赵桂华来说都是一次繁重的体力活,每次洗完都累出一身大汗。

洗澡可以隔天洗,但搀扶儿媳下床大便则是天天要做的事。为了让儿媳解手时坐得舒服些,赵桂华找人给她做了一个专用椅子。可是,将儿媳从炕上一点点挪下来,再扶上去,仍要靠赵桂华使出全身力气,中间得歇上好几歇。去年夏天,陈志茹闹肚子,赵桂华一天整整7次将她从炕上扶下扶上,几乎累到虚脱。

“这些活她爸不方便帮忙,我一个人真挺费劲,可也没别的办法。”赵桂华说,为了不让屋里有异味,不管白天黑夜,只要儿媳解完手,她都马上清理得干干净净,还不忘用熏香祛除异味儿。

2008年后,陈志茹的癫痫病经常在晚上发作。赵桂华就给儿媳屋里留下一个手机,告诉孙女“只要妈妈一犯病或者要解手,就给奶奶打电话”。从此,赵桂华就没睡过几宿安稳觉,只要电话一响,就立刻披上衣服跑过去救急。

 6次病危不放弃治疗

面对外人的不解,赵桂华总是十分坦然,“我知道人家都是心疼我。可媳妇嫁过来,就是我们赵家的人了,我不能不管我们自家人啊!”赵桂华说,为了帮助她家,乡里为陈志茹母女办理了农村低保,又为他们老两口申请了五保户。可眼下,赵桂华也有些犯愁,因为她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力不从心了,她愁的是自己有一天干不动了怎么办。

赵桂华住的房间与陈志茹住的房间有一屋之隔,可她屋内的温度却明显比儿媳妇那屋低好多。“这屋烧的是我拾来的柴草,她那屋烧的是煤。”赵桂华说,为了省煤,她侄子前年给她安的土暖气几乎没有用过。为了省电,她这屋的电视很多年都没看了。这十年来她从未穿过新衣服,她的衣服都是妹妹或别人给的,有几件还是她卖葡萄时,素不相识的买主看她可怜送她的。

但每个月,赵桂华都要到北京那家为儿媳治病的医院去一次,从未间断过,除了买药,就是询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治疗儿媳的病。赵桂华说,这几年儿媳的医药费每个月都要上千元,用的都是儿子的身故赔偿金,如今已所剩不多。“她身体不好,就先救她吧,毕竟她才34岁,本该是人一辈子最好的时候。”赵桂华经常这样为儿媳惋惜。看着小孙女如今已陪伴自己的母亲走过了12年,赵桂华说她不盼别的,就盼着孩子能多叫几年“妈”,盼着医疗技术进步能带来奇迹。

听陈志茹说,算起来婆婆救她已救回6次了。从2008年起,她因为癫痫入院,或因脑血栓再犯,或因红斑狼疮并发症,已先后6次被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但每一次,都是在婆婆请求医生“继续抢救”、“不放弃治疗”的坚持下奇迹生还。“我的命是我婆婆给的,没有她,我活不到今天。看着她一天天变老,我却有心无力,只有来生报答她了。”说此话时,陈志茹的眼里又一次噙满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