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孝行天下

《郑氏规范》全文及译文-4

作者:转载网络         发布时间:2015-9-19 16:14:46         人气:5757次

                      《郑氏规范》全文及译文-4

 第一百二十一条 子孙年未二十五者,除棉衣用绢帛①外,余皆衣布。除寒冻用蜡履外,其余遇雨皆以麻履。从事三十里内并须徒步。初到亲姻家者不拘。

注:①绢帛:丝织物。

子孙年未满二十五岁的,除棉衣用丝织物制作外,其余皆用棉布。除寒冬腊月穿棉鞋外,其余遇雨皆穿麻鞋。外出办事三十里路内必须步行,如初到岳父家不拘于此。


 第一百二十二条 子孙年未三十者,酒不许入唇;壮者①虽许少饮,亦不宜沉酗杯酌,喧呶鼓舞②,不顾尊长,违者箠之。若奉延宾客,唯务诚悫③,不必强人以酒。

注:①壮者:三十岁谓壮。《礼记曲礼》:“三十曰壮,有室。”②喧呶鼓舞:喧哗兴奋振作。③悫:诚实。

子弟年纪未满三十岁的不许饮酒,壮年后虽可少饮,亦不宜没有节制的沉醉于酒中,以致喝醉后喧哗吵闹,不顾尊长,违者鞭打。如招待宴请宾客,就必须以诚对待,不必强人饮酒。


 第一百二十三条 子孙当以和待乡曲①,宁我容人,毋使人容我。切不可先操忿人之心;若累相凌逼,进退不已者,当理直之。

注:①乡曲:乡里。

子孙应当和睦对待乡邻,宁可以我容纳别人,不可让他人来迁就我。处理事情切不可先有对别人感到忿怒的心情;对方如果老是咄咄逼人,不肯罢休时,则应当理直气壮与之论理。


 第一百二十四条 秋成谷价廉平之际,籴①五百石,别为储蓄;遇时缺食,依原价粜②给乡邻之困乏者。

注:①籴(di):买进粮食。②粜(tiao):卖出粮食。

秋收时节谷价低廉之际,籴谷五百石,另行储藏。在青黄不接乡邻缺食时,依收购时的价格粜给生活困乏的乡邻。


 第一百二十五条 子孙不得惑于邪说,溺于淫祀①,以邀福于鬼神。

注:①溺于淫祀:溺,沉迷;淫祀,不合礼制的祭祀。

子孙不得蛊惑于迷信邪说,沉迷于乱七八糟不合礼制的祭祀,求福于鬼神。


 第一百二十六条 子孙不得修造异端①祠宇,妆塑土木形象。

注:①异端:不符合正统。

子孙不得修造不符正统的祠宇,妆饰和塑造泥塑木雕的鬼神形象。


 第一百二十七条 子孙处事接物,当务诚朴,不可置纤巧①之物,务以悦人,以长华丽之习。

注:①纤巧:细巧。

子孙处事及待人接物,应当诚恳朴实,不要设置细巧之物,取悦于人,以滋长华丽的习气。


 第一百二十八条 子孙不得与人眩奇斗胜①两不相下。彼以其奢,我以吾俭,吾何害哉!

注:①眩奇斗胜:炫耀新奇,比赛争胜。眩,通“炫”

子孙不得与人炫耀新奇比赛争胜,两不相让。他人有他人的奢侈,我们有我们的俭朴,这对我有什么妨害呢?


 第一百二十九条 既称义门,进退皆务尽礼。不得引进倡优①,讴词②献妓,娱宾狎客,上累祖宗之嘉训③,下教子孙以不善。甚非小失,违者家长箠之。

注:①倡优:*妓和歌舞艺人。②讴:歌唱。 ③嘉训:美好教训。

既然我家被别人誉为义门,那么举止行动都必须符合礼仪规范。子弟不得招引*妓和歌舞艺人,用靡靡之音和淫荡色相来供客人欢娱,因为这样做既辜负祖宗的良好教训,又等于教唆子孙行不善之事。此决非小过失,违者家长鞭之。


 第一百三十条 家业之成,难如升天,当以俭素是绳①是准②。唯酒器用银外,子孙不得别造,以败我家。

注:①绳:约束。②准:标准。

成就一份家业,确实难于上青天,所以必须以勤俭朴素为准绳。除了祭祀用的酒器用银子制造外,不得用银子制造其他任何器具,以败我家。


 第一百三十一条 俗乐①之设,诲②淫长奢,切不可令子孙听,复习肆之③,违者家长箠之。

注:①俗乐:音乐和戏曲的泛称。②诲:诱导。③复习肆之:反复练习、任意去做。

民间各种音乐戏曲,往往诱导人们沾染淫秽奢侈的习气,切不可让子孙反复去听、任意去做,违者家长鞭之。


 第一百三十二条 棋枰、双陆、词曲、虫鸟之类,皆足以蛊心惑志①,废事败家,子孙当一切弃绝②之。

注:①盅心惑志:迷惑人心。②弃绝:抛弃。

棋枰、双陆、词曲、虫鸟一类是迷惑人心的,使人玩物丧志,荒废正事甚至败坏家业,子弟应当全面禁绝这类事情。


 第一百三十三条 子孙不得畜养飞鹰猎犬,专事佚游①,亦不行恣情取餍②,以败家事。违者以不孝论。

注:①佚游:安乐游玩。佚,通“逸”。②恣情取餍:恣意求取私欲。

子孙不得畜养飞鹰猎犬,专求安乐游玩,亦不得恣意求取私欲,从而败坏家业。违者以不孝论。


 第一百三十四条 吾家既以孝义表门,所习所行①,无非积善之事。子孙皆当体②此,不得妄肆威福③,图胁④人财,侵凌人产,以为祖宗积德之累,违者以不孝论。

注:①所习所行:家族的风气和所做的事情。②体:领会。③妄顾威福:任意妄为作威作福。④图胁:谋划胁迫。

我家既然旌表为孝义家门,家族的风气和追求的目标,无非是要行积善之事。子孙都应当深刻领会,不得任意妄为,对乡亲作威作福,不得谋划胁迫他人钱财,侵犯他人产业,不要成为祖宗积德的败类。违者以不孝论。


 第一百三十五条 子孙受人贽帛①,皆纳之公堂,后与回礼。

注:①贽帛:礼物。

子孙接受别人送来的礼物,都应交纳公堂,然后由公堂给其回礼。


 第一百三十六条 子孙不得无故设席,以致滥支①。唯酒食是议,君子②不取。

注:①滥支:过度的开支。②君子:人格高尚的人。

子孙不得无故摆设宴席,造成过度的开支。仅以酒食是否丰盛来衡量人品,品格高尚的人是不会采纳这种做法的。


 第一百三十七条 子孙不得私造饮馔①,以徇②口腹之欲,违者姑诲之;诲之不悛,则责之。产者、病者不拘。

注:①馔:饮食。②徇:满足。

子弟不得私自开伙,以满足口腹的欲望。对违反者先给以教育,教育后仍然不悔改的,则给以批评指责。产妇、病人不限制。


 第一百三十八条 凡遇生朝①,父母舅姑存者,酒果三行;亡者则致恭祠堂,终日追慕②。

注:①朝:生日。②追慕:追认思念。

凡是遇到父母公婆生日,健在的则敬以酒馔果品三行。亡者则到祠堂敬上供品,终日追认思念。


 第一百三十九条 寿辰既不设筵,所有袜履,亦不可受,徒蠹①女工,无益于事。

注:①徒蠹:白白浪费。

寿辰既然不设筵席,所有送来的鞋袜亦均不可接受。因为那样不过是白白浪费女工,对于益寿延年没有益处。


 第一百四十条 家中燕饷①,男女不得互相献酬②,庶几有别。若家长、舅姑礼宜馈食者非此。

注:①燕饷:设宴款待。燕,同“宴”。②献酬:敬酒回酒。

家中设宴款待,男女不得互相敬酒回酒,应该男女有别。如果是家长和公婆,根据礼节可以敬酒的则不在此列。


 第一百四十一条 各房用度杂物,公堂总买而均给之,不可私托邻族,越分竞买①鲜巧之物,以起乖争②。

注:①越分竞买:超越标准竞相购买。②乖争:不正常的争论。

各房所用各种杂物,由公堂一总购买后平均供给。不可私托邻居超越标准竞相购买鲜巧之物,而引起不正常的争论。


 第一百四十二条 家众有疾,当痛念之,延良医以救疗之。

家众有疾病,应当痛惜挂念,及时延请良医急救治疗。


 第一百四十三条 居室既多,守夜当轮用已娶子弟,终夜鸣磬以达旦,仍鸣小磬①,周行居室者四次。所过之处,随手启闭门扃②,务在谨严,以防偷窃。有故不在家者,次轮当者续之。

注:①磬:古代乐器。这里指铜制的圆形器具,其声如磬。②扃:门扇。

居室既多,应该派已娶亲的子弟轮流守夜,自始至终敲击响器警戒直到天明,然后敲击小磬绕着居室循环四次。在经过的地方,随手关好未关闭的门扇,重要的是认真严格,以防偷窃事故发生。有事外出不在家者下一个轮流时接上。


 第一百四十四条 防虞①之事,除守夜及就外傅者,别设一人,谨察风烛,扫拂灶尘。凡可以救灾之工具,常须增置,若篮油系索之属。更列水缸于房闼之外,冬月用草结盖,以护寒冻。复于空地造屋,安置薪炭。所有辟蚊蒿烬②亦弃绝之。

注:①防虞:虞,戒备。②蒿烬:蒿,驱蚊之植物;烬,余灰。

夜晚安全防备之事,除守夜及出外就读的,另设一人,职责是严格仔细地察看火烛,扫拂灶上柴灰。凡是可以扑灭火灾的器具必须经常准备妥当,例如油篮绳索一类。另外在房门外要安放一排水缸以备火灾,冬日用草结盖,以防寒冬冻裂。还要在空地上建造专用的房屋储存柴炭,所有驱蚊蒿所烧的余灰必须处理清楚。


 第一百四十五条 旱暵①之时,子弟不得吝惜陂塘②之水,以妨灌注。

注:①旱暵(han):大旱干枯。②陂塘:池塘。

在旱年大地干枯时,子弟不得吝惜池塘之水,以妨碍灌溉。


 第一百四十六条 诸妇必须安祥①恭敬,奉舅姑以孝,事丈夫以礼,待娣姒以和。然无故不出中门,夜行以烛,无烛则止。如其淫狎,即宜屏放②。若有妒忌长舌者,姑诲之;诲之不悛,则责之;责之不悛,则出之。

注:①安祥:稳重。②屏放:驱逐,除去。

诸妇必须稳重、恭敬、严肃,供养公婆以孝顺,侍奉丈夫以礼节,对待妯娌以和顺。没有事情则不出内院门,夜里行走必须用烛光照明,没有烛光则不准外出。如果有妇人淫荡轻佻,就应该与她隔离。若有妒忌别人、拨弄是非、挑拨离间的,则先进行教育训导,经过教育仍不悔改的,则当众给以责斥,斥责后还是不改的,则赶出家门。


 第一百四十七条 诸妇媟言①无耻及干预阃外②事者,当罚拜以愧之。

注:①媟言:罗唆、语言轻慢。②阃外:门坎之外。这里指家族。

诸妇言语罗唆、轻浮无耻,以及干预家族事务者,应当罚其跪拜,使其感到羞愧。


 第一百四十八条 诸妇初来,何可便责以吾家之礼?限半年,皆要通晓家规大意。或有不教者,罚其夫。初来之妇,一月之外,许用便服。

新媳妇初来乍到,怎么能责怪她不懂我家的礼节呢?但是限她们在半年内必须通晓家规的大意。到期限仍不知晓的,则处罚其丈夫。刚刚入门的媳妇一个月后允许穿着便服。


 第一百四十九条 诸妇服饰,毋事华靡①,但务雅洁。违则罚之。更不许其饮酒,年过五十者勿拘。

注:①华靡:华丽、奢华。

媳妇的服饰不得追求华丽,但必须大方整洁,违者要受到处罚。更不允许媳妇饮酒,但年过五十岁的则不加限制。


 第一百五十条 诸妇之家,贫富不同,所用器物,或有或无。家长量度给之,庶不致缺用。

各位媳妇因娘家贫富不同而陪嫁有多寡,故各家所用器物或有或无,家长了解情况后要给以适当供给,不使缺用。


 第一百五十一条 诸妇主馈①,十日一轮,年至六十者免之。新娶之妇,与假三月;三月之外,即当主馈。主馈之时,外则告于祠堂,内则会茶②以闻于众。托故不至者,罚其夫。膳堂所有锁匙及器皿之类,主馈者次第交之。

注:①主馈:主持膳食之事的职务。馈,膳食。②会茶:会聚饮茶。

家族膳食由各家主妇轮流主持,每十日轮到一次,年满六十岁者除外。新婚媳妇给婚假三个月,三月之后即应当参与主馈轮流值日。在担任主馈时,外出采买等事应禀告祠堂,膳食标准等事则在晚饭后会聚饮茶时听取家众意见。故意找借口推托不参与主馈工作的,处罚其丈夫。膳厅所有锁匙以及器皿,主馈应依次清点交接。


 第一百五十二条 诸妇工作,当聚一处,机杼①纺织,各尽所长,非但别其勤惰,且革其私。

注:①机杼:织布机、织布梭子。②革:革除。

所有妇女务工劳作应当集中在一处,织布纺纱,各尽所长。这样既可以分出妇女何人勤快,何人懒惰,而且还可以革除一部分人的自私之心。


 第一百五十三条 主母之尊,欲使家众悦服,不可使侧室①为之,以乱尊卑。

注:①侧室:小妾。

主母是家众所敬重的尊长,设立主母是要让家众心服诚悦,决不可以小妾为主母,以乱尊卑。


 第一百五十四条 每岁畜蚕,主母分给蚕种与诸妇,使之在房畜饲。待成熟时,却就蚕屋上箔①,须令子弟直宿,以防风烛。所得之茧,当聚一处抽缫②。更预先抄写各房所畜多寡之数,照什一③之法赏之。

注:①箔:蚕箔,禾草编成。②缫丝:把蚕茧浸在热水中抽出蚕丝。③什一,十分之一。什,同“十”。

每年养蚕,主母负责将蚕种分发给各家主妇,让她们各自在房中饲养。到成熟时,拿到蚕屋放在蚕箔上。这时应当安排一名子弟值更,宿于蚕屋,以防火烛。所得之茧应当集中缫丝。另外要事先记下各房养蚕数字,以什一之法给以奖励。


 第一百五十五条 诸妇每岁所治丝棉之类,羞服长同主母称量付诸妇,共成段匹。羞服长复著其铢两①于簿,主母则催督而成之。诸妇能自织造者,羞服长先用什一之法赏之,然后给散于众。

注:①铢两:古代重量单位。

各家主妇每年生产的蚕丝、木棉之类,由羞服长和主母过秤之后,交付给各家织成绸缎和布匹。羞服长将分发原料的数量记于薄册,主母则催督此事。各家主妇中有自己能够织造的,羞服长先以什一之法奖励,然后再将丝、棉分发给大家。


 第一百五十六条 诸妇每岁公堂于九月俵散①木棉,使成布匹。限以次年八月交收,通卖货物②,以给一岁衣资之用。公堂不许侵使。或有故意制造不佳及不登数者,则准给本房。甚者住其衣资不给;病者不拘。有能依期而登数者,照什一之法赏之,其事并系羞服长主之。

注:①俵散:分发。②货物:购买物品。货,龟贝,货币。

公堂每年在九月份给各家主妇分发棉花,织成布匹。限期在第二年八月份交收,全部出卖后购买物品,用于下一年的服装费用。这笔款项公堂不许挪用。如有人故意织成次品以及不按时完成的,则按照标准抵作本房的衣资,情节严重的将停发下一年衣资,但身体有病者不受本条规定约束。能够按时按数完成规定任务的,按照什一之法奖励,此事由羞服长主管。


 第一百五十七条 诸妇育子,不得接受邻族鸡子彘①胃之类,旧管日周给之。

注:①彘:猪。

各家妇女生育子女时,不得接受邻居赠送的鸡蛋、猪胃等食品。旧管应每日给予周到的供给。


 第一百五十八条 诸妇育子,苟①无大故②,必亲乳之,不可置乳母,以饥人之子。

注:①苟:如果。②大故:死亡。《楚辞·九章·怀沙》:“舒忧娱哀兮,限之以大故。”

各家妇女生育孩子时,除非产妇去世,都必须亲自哺乳孩子,不可雇请乳母,而使他人的孩子陷于饥饿。


 第一百五十九条 诸妇之于母家,二亲存者,礼得归宁①。无者不许。其有庆吊势不可已者,但令人往。

注:①归宁:回娘家看望父母。

各家妇女如果要回娘家,双亲健在则按照礼节可以回娘家看望父母;如父母已去世,则不准许。如娘家有喜庆或丧事之类不能不去的大事,只能委托他人前往。


 第一百六十条 诸妇亲姻颇多,除本房至亲①与相见外,余并不许。可相见者亦须子弟引导,方入中门,见灯不许。违者会众罚其夫。主母不拘。

注:①至亲:最亲近的亲戚,如父母、兄弟、姐妹等等。[宋]李上交《近事会元》卷九:“唐明皇开元十年九月,禁诸王、公主、驸马外戚家,除非至亲以外,不得出入门庭,妄说言语。”

各房女家亲戚众多,除了本房最亲近的亲属允许相见外,其余一律不许相见。如父母、兄弟等允许相见的亲属亦必须由子弟引导,方可进入中门,但一到天黑掌灯即不许相见。违者家长会集家众罚其丈夫。但主母不受本条规定限制。


 第一百六十一条 妇人亲族有为僧道者,不许往来。

各房妇女有做和尚、道士的亲族,则不许与他们往来。


 第一百六十二条 朔望后一日,令诸孙聚揖之时,直说①古《列女传》,使诸妇听之。

注:①直说:如实说。《梦溪笔谈·杂志二》:“今后武臣上殿奏事,并须直说,不得过为文饰。”

每月初一、十五次日,在诸孙聚集会揖之时,要如实讲说古代《列女传》上记载的妇女事迹,让全家妇女接受教育。


 第一百六十三条 世人生女,往往多致淹没①。纵曰女子难嫁,荆钗布裙②有何不可?诸妇违者议罚。

注:①没:同“殁”,死亡。②荆钗布裙:荆枝制作的髻钗,粗布制作的衣裙,指妇女简陋寒素的服饰。

世人生育女孩,往往有将其溺毙的现象。即使说女子没有高额陪嫁就难以出嫁,难道用普通首饰、粗布衣裙做嫁妆有什么不可以?有妇女违反本条规定者议罚。


 第一百六十四条 女子年及八岁者,不许随母到外家。余虽至亲之家,亦不许往,违者重罚其母。

女孩年满八岁,不许随母亲到外祖家去,其他的亲戚家即使是至亲亦不许前往,违者重罚其母。


 第一百六十五条 少母①但可受自己子妇跪拜,其余子弟不过长揖。诸妇亦同。有违之者,监视议罚。死后忌日亦同。

注:①少母:庶母,父亲的妾。

少母只可以接受自己的亲生子女和儿媳跪拜,其余子弟长揖即可。各妇亦相同,有违反规定者由监视议罚。少母去世后忌日祭祀亦同。


 第一百六十六条 男女不共圊溷①,不共湢浴②,以谨其嫌。春冬则十日一浴,夏秋不拘。

注:①圊(qing)溷(hun):厕所。②湢(bi)浴:浴室。

男女不得共用厕所,不得同浴室洗澡,以避其嫌疑。春冬两季十日一浴,秋夏不限制。


 第一百六十七条 男女不亲授受,礼之常也。诸妇不得用刀镊①工剃面。

注:①刀镊:刀和镊子,除毛发的工具,用于理发整容。

男女必须避免直接接触,这是礼仪的基本要求。因此,家族妇女不得让整容匠人剃面,以免直接接触。


 第一百六十八条 庄妇类多无识之人,最能翻斗是非。若非高明,鲜有不遭其聋瞽①,切不可纵其来往。岁时展贺,亦不可令入房闼。

注:①聋瞽:耳聋眼瞎。

乡村妇女一般都是无识见之人,最会拨弄是非。不是很高明的人,很少有人不会被她们愚弄欺骗,切不可允许她们与家中妇女互相往来。在每年元宵中秋等节日举行庆贺之时,亦不可让她们进入房门。


(摘自江南第一家文史研究会编篡《郑氏规范》)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