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孝行天下

《郑氏规范》全文及译文-3

作者:转载网络         发布时间:2015-9-19 16:12:59         人气:3413次

                        《郑氏规范》全文及译文-3

 第八十一条 甥婿初归,除公堂依礼与之,不得别有私与.诸亲并同。

外甥和女婿第一次上门,除公堂依礼节给礼物外,他人不得私与,其余亲戚也一样。


 第八十二条 姻家初见,当以币帛为贽①,不用银斝②。他有馈者,此亦不受。

注:①贽:初次见长辈时所送的礼物。②斝(jia): 古代装酒的器具,圆口三足。银斝,借指酒席。

姻家第一次见面,应当以适量的钱币绸缎为见面礼,不必摆设宴席。如果另外还有礼物馈赠,亦不能接受。


 第八十三条 丧礼久废,多惑于释①老②之说,今皆绝之。其仪式遵《文公家礼》。

注:①释:释迦牟尼,佛教创始人,这里指佛教。②老:老子是道教创始人,这里指道教。

丧礼久已荒废,现在的做法很多是受到佛教和道家的学说的蛊惑,现在都将其予以废除。家族的丧礼仪式均遵照文公《家礼》中的规定。


 第八十四条 子孙临丧,当务尽礼,不得惑于阴阳非礼拘忌,以乖①大义。

注:①乖:违反情理

子孙在举办丧事,务须按照《文公家礼》的规定,不得蛊惑于阴阳、禁忌等等不合礼仪的迷信之说,以免违反情理。


 第八十五条 丧事不得用乐。服①未阕②者不得饮酒食肉,违者不孝。

注:①服:服丧,长辈或平辈亲属去世后,在三年或一定时期内戴孝。②阕:终了,结束。

举行丧事不得用鼓乐。服丧未结束,不得饮酒食肉,违者按不孝论。


 第八十六条 子孙器识可以出仕者,颇资勉之。既仕,须奉公勤政,毋踏贪黩①,以忝②家法。任满交代,不可过于留恋;亦不宜恃贵自尊,以骄宗族。仍用一遵家范,违者以不孝论。

注:①贪黩:贪污受贿。②忝:辱没。

对有才能可以出仕的子孙,公堂应给以相当的资助和勉励。子孙出仕为官后,应该奉公守法,努力政事,不要涉足贪污受贿之事,以辱没家庭、触犯家法。任满离职,不要过于留恋官位,亦不应该自认为尊贵,对族人趾高气扬。即使外出为官亦必须遵守《规范》。违者以不孝论。


 第八十七条 子孙倘有出仕者,当蚤①夜切切②以报国为务。怃恤下民,实如慈母之保赤子;有申理者,哀矜恳恻③,务得其情,毋行苛虐。又不可一毫妄取于民。若在任衣食不能给者,公堂资而勉之;其或廪禄④有余,亦当纳之公堂,不可私于妻孥⑤,竞为华丽之饰,以起不平之心。违者天实临之。

注:①蚤:同“早”。②切切:务必。③哀矜:哀悯。恳恻:诚恳恻隐。④廪禄:廪,官府发给的粮食;禄,奉禄。⑤孥:儿女。

出仕为官的子弟务必早晚都要记住如何报答国家,关怀体恤穷困的黎民百姓,对他们应该如慈母爱护自己的儿子一样。对鸣冤求助的百姓要有哀悯侧隐之心,务必访查真情,不要苛刻虐待。更不能妄取百姓的一丝一毫。子弟在任时若衣食不能自给,公堂则给予资金补贴;奉禄若除衣食费用之外还有节余的,节余部分必须交纳给公堂,决不可私与妻子儿女,让她们竞相置办华丽的服饰,而使其他人产生不平之心。违者上天会实实在在地将不幸降到他们的头上。


 第八十八条 子孙出仕,有以赃墨①闻者,生则于《谱图》上削去其名,死则不许入祠堂。如被诬指者②则不拘此。

注:①赃墨:赃,贪污受贿盗窃所得财物及贪赃枉法;墨,贪污。②诬指:捏造事实冤枉人。

子孙在出任官员期间,有因为贪污受贿而臭名远扬让公堂知晓者,生前则在《谱图》上削去其名字,死后则不许入祠堂。如被诬告冤枉者,则不拘于此。


 第八十九条 宗人实共一气所生,彼病则吾病,彼辱则吾辱,理势然也。子孙当委曲①庇覆②,勿使失所,切不可恃势凌轹③以忝厥其祖。更于缺食之际,揆④其贫者,月给谷六斗,直至秋成住给。其不能婚嫁者,助之。

注:①委曲:殷勤周至。②庇覆:保护。③凌轹(li):凌,欺侮;轹,被车轮辗碎,这里指欺压。④揆:揣度。

同族之人,本来就是一脉所生的血缘兄弟。他们陷于困境就是我们陷于困境,他们遭受侮辱就是我们遭受侮辱,无论从道理上讲还是感情上讲都是这样。郑氏子弟应当对他们尽心保护,不要让他们因贫病而失去存身之地。切不可恃势欺压他们,以辱没上祖。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应了解身处困境的乡邻,每月给谷六斗,供应到秋季收割时为止。如果有因穷困而不能娶亲或嫁女者,也给以帮助。


 第九十条 为人之道,舍教其何以先?当营义方①一区,以教宗族之子弟,免其②束修。

注:①义方:行事应当遵守的道理和规范,这里指家庭教育。②束修:扎成一捆的干肉,指学费。

为人之道,离开教育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公堂将设立一所家塾,以仁爱忠孝教育和勉励子弟,并且免收他们的学费。


 第九十一条 宗族无所归者,量拨房屋以居之。更劝勿用火葬,无地者听埋义冢①之中。

注:①义冢:古时埋葬无主尸骨的坟地。

同族中有无家可归的,根据实际情况拨房屋给其居住。有人去世则劝家属不要采取火葬,没有土地埋葬的则由他们自己决定埋于义助的坟地之中。


 第九十二条 立义冢一所。乡邻死亡委①无子孙者,与给槥椟②埋之;其鳏寡孤独果无自存者,时赒给之。

注:①委:确实。②槥(hui)椟:小棺材。③赒:接济。

公堂设立埋葬无主尸骨的义冢一处。身后无子孙的邻里乡亲死亡,公堂提供棺材安葬。无法生存的鳏寡孤独族人,由公堂按时给予接济。


 第九十三条 宗人无子,实坠①厥祀,当择亲近者为继立之,更少资之。

注:①坠:断绝。

族人无子,有可能断绝祭祀香火的,应当选择近亲子侄立为继子,并给以资助。


 第九十四条 宗人若寒,深当悯恻。其果无衾①与絮②者,子孙当量力而资助之。

注:①衾:被子。②絮:粗丝棉,这里指棉衣。

族人如果非常贫困,应当对他们有怜悯侧隐之心。寒冬腊月他们如果确实没有被子和棉衣的,子弟应当量力给以资助。


 第九十五条 祖父所建义祠,奉宗族之无后者。立春祭先祖毕,当令子孙设馔①祭之,更为修理,毋致隳坏。

注:①馔:饭食。

祖辈所建的义祠,是用来供奉宗族中无子孙者牌位的。在立春日祭先祖仪式完毕后,应该派子弟设膳食给以祭奠,再为其修理,不致毁坏。


 第九十六条 立春当行会族之礼①,不问亲疏,户延一人,食品以三进②为节。

注:①会族之礼:合族祭祀祖先的仪式。②三进:进三次酒。

每年立春日,当举行合族祭祀祖先的仪式,所有族人不问亲疏,每户一人,会聚时以进三次酒为适宜。


 第九十七条 里党①或有缺食,裁量出谷借之,后催元谷归还,勿收其息。其产子之家,给助粥谷二斗五升。

注:①里党:街坊邻里。党:亲族,泛指邻居。

街坊邻里有缺食的,可根据我们自己的力量拨出稻谷借给他们。秋收后仍然以稻谷归还,勿收利息。如有生育孩子的家庭,则提供他们助粥谷二斗五升。


 第九十八条 展药市一区,收贮药材。邻族疾病,其症彰彰①可验,如疟痢痛疖②之类,施药与之。更须诊察寒热虚实,不可慢易③。此外不可妄与,恐致误人。

注:①彰:明显。②疟、痢、痈、疖:疟,疟疾;痢,痢疾;痈,皮肤和皮下组织化脓性痰症;疖,皮肤病。

公堂开设药市一区,收贮药材。邻居亲族如有疾病,其症明显可以查看的,如疟疾、炎症、皮肤病之类,及时与之施药。在诊断时,须仔细察看病人的寒热虚实,不可轻心忽视,更不可乱施药物,以误他人。


 第九十九条 桥圮①路淖②,子孙倘有余资,当助修治,以便行客。或遇隆暑,又当于通衢设汤茗一二处,以济渴者。自六月朔至八月朔止。

注:①圮:倒塌。②淖:烂泥。

塌梁桥和烂泥路,子孙若有余资,当助款加以修理,以方便行人。炎热夏季,自六月初一起至八月初一日,在通衢要道路口,摆设热茶一二处,以解行人之渴。


 第一百条 里党之痒疴①疾痛,吾子孙当深念之。彼不自给,况望其馈遗我乎?但有一毫相赠,亦不可受,违者必受天殃②。

注:①痒疴:泛指疾病。痒,疥疮;疴,口疮。宋濂《故仙居陈府君墓志铭》:“身且不敢有,则凡痒疴疾痛,举切于心,生养死藏,必诚必信,而无锱铢之不尽焉。”②殃:祸害。

邻里乡亲无论大小疾病,我子孙应当深深挂念。他们自己都不能自给,怎么能希望他馈送我们什么东西呢?遭受贫病困难的乡邻,即使他们有一毫赠送我们,亦绝不可接受,违者必遭天祸。


 第一百零一条 拯救宗族里党一应等务,令监视置《推仁簿》逐项书之,岁终于家长前会算。其或沽名①失实及执吝不肯支者,天必绝之。此吾拳拳②真切之言,不可不谨,不可不慎。

注:①沽名:故意做作或用某种手段谋取名誉。 ②拳拳:恳切。

拯救族亲以及乡邻的一切事务,令监视及时写入《推仁簿》上,并逐次写明,年终与家长汇总核算。如有为谋取名誉故意夸大失实的,以及执掌者因为吝惜而不肯支付有关资助款项的,苍天必定会绝其后路。这是我等真心之言,在这件事情上大家绝对不可不认真小心。


 第一百零二条 子孙须恂恂①孝友②,实有义家气象。见兄长,坐必起立,行必以序,应对必以名,毋以尔我,诸妇并同。

注:①恂恂:恭敬。②孝友:善父母为孝,善兄弟为友。

子孙必须奉父母以恭敬,待兄弟以和善,这样才确确实实有孝义之家的气象。子弟遇到兄长坐必起立,行走时大小有序,应对时要尊称对方,不要轻佻地用你我相称。家族妇女也应同样遵守这一条规定。


第一百零三条 子孙之于尊长,咸①以正称,不许假名易姓。

注:①咸:都。

郑氏子弟中的晚辈对于长辈都要以字号和辈分称呼,不许直呼姓名。


 第一百零四条 兄弟相呼,各以其字冠于兄弟之上;伯叔之命侄亦然,侄子称伯叔,则以行称,继之以父;夫妻亦当以字行,诸妇娣姒相呼并同。

兄弟互相称呼,应将对方名字冠于兄或弟前面,伯、叔称呼子侄也如此,子侄称呼伯、叔则在排行之后再加上伯父、叔父,夫妻相称亦应当根据排行,各妯娌互相称呼也相同。


第一百零五条 子侄虽年至六十者,亦不许与伯叔连①坐,违者家长罚之,会膳不拘。

注:①连:连接。

子侄即使到六十岁,也不许与伯父叔父平起平坐,违者家长议罚,但在会膳时不受本条规定限制。


 第一百零六条 卑①幼不得抵抗尊长,一日之长皆是。其有出言不逊、制行②悖戾③者,姑诲之。诲之不悛者,则重箠之。

注:①卑:下辈。②制行:规定道德和行为准则。《礼记·表记》:“圣人之制行也,不制以己。”亦指德行,宋濂《题汤处士墓铭后》:“予观老友陶先生所撰《汤处士墓铭》,叹其制行淳厚。”③悖戾:违背常理,行动暴戾。

小辈和年幼者不得顶撞长辈,包括年长一日者也是这样。如有出言不谦虚恭敬的,且行为违反道德准则的,先给以教育。教育之后仍不悔改的,则用鞭子重重惩罚。


 第一百零七条 子孙受长上诃责①,不论是非,但当俯首默受,毋得分理。

注:①诃责:大声斥责。

子弟受到尊长或上辈的训斥和批评,不论是非与否,都应低头默受,不得分辩顶撞。


 第一百零八条 子孙固①当竭力以奉尊长,为尊长者亦不可挟此自尊。攘拳奋袂②,忿言秽语,使人无所容身,甚非教养之道。若其有过,反复喻戒③之;甚不得已者,会众箠之,以示耻辱。

注:①固:本来。②攘拳奋袂:攘,卷起;袂,袖子。 ③喻戒:开导警告。

子孙固然应当竭力待奉尊长,为尊长的也不可以自恃尊长身份而挟制子孙。捋起袖子举起拳头,气势汹汹语言肮脏,使人没有退步,这种方法根本不符合教养之道。如果子弟有过失,应该讲道理警告其改正;实在屡教不改的,才可以当众用鞭子惩罚他,以示耻辱。


 第一百零九条 子孙黎明闻钟即起。监视置《夙兴簿》,令各人亲书其名,然后就所业。或有托故不书者,议罚。

子孙在黎明时听到钟声应立即起床。监视设立《夙兴簿》,令各人亲自签字具名,然后作各人应做的工作。如有借故未签名的议罚。


 第一百十条 子孙饮食,幼者必后于长者。言语亦必有序伦①,应对宾客,不得杂以俚谷方言②。

注①序伦:次序。②俚俗:粗俗,不高雅。方言:地方话。

子孙在饮食时,年幼者必须后于年长者。讲话亦必须得体,应对宾客时,不能杂入粗俗的地方话。


 第一百一十一条 子孙不得谑浪败度①、免巾徒跣②。凡诸举动,不宜掉臂跳足③以陷轻儇④。见宾客亦当肃行⑤祗揖,不可参差错乱。

注:①谑浪:爱开玩笑,行为放荡。败度:败坏法度。②免巾徒跣:去掉头巾,光着两脚。③掉臂跳足:手舞足蹈,动作轻佻。掉臂,甩动胳膊。④轻儇(xuan):轻佻,不庄重。⑤祗:恭敬。

子弟不得开玩笑,行事不可违反规矩。平时不准光着头和双脚。凡各举动不宜手舞足蹈、连蹦带跳,以免使人感到轻浮。会见宾客当严肃恭敬,进退作揖不可参差错乱。


 第一百一十二条 子孙不得目观非礼之书,其涉戏谑淫亵之语者,即焚毁之,妖幻符咒之属并同。

子孙不得看不正当的书籍,凡涉及到玩笑嘲弄、有淫亵下流话语的书本,立即烧毁。妖幻符咒之类书籍也一样必须处理掉。


 第一百一十三条 子孙不得从事交结①,以保助闾里②为名而恣行已意,遂致轻冒刑宪③,隳圮④家业。故吾再三言之,切宜刻骨。

注:①交结:往来交际,勾结。②闾里:乡里。③刑宪:刑法、法令。④隳圮:毁坏。

子孙不得在乡里拉帮结派、互相勾结,以保护或协助乡里为名任意妄为,以致触犯国家刑律和法令,导致家业毁坏。所以我再三言之,一定要刻骨铭心牢记。


 第一百一十四条 子孙毋习吏胥①,毋为僧道,毋狎②屠竖③,以坏乱心术。当时以“仁义”二字铭心镂骨,庶或有成。

注:①吏胥:官府中的下级公务人员。②狎:亲近而不庄重 ③屠竖:屠夫,年轻仆人。

子弟不准去学作下等的小吏,不准充当和尚、道士,不准亲近屠夫、仆人,以坏乱心术。而应当时时将仁义二字铭心刻骨,这样才可能会有所成就。


 第一百一十五条 广储书籍,以惠①子孙,不许假②人,以至散逸。仍识卷首云:“义门书籍,子孙是教③;鬻④及借人,兹为不孝。”

注:①惠:惠及。②假:借用。③子孙是教:教育子孙。④鬻(yu):出卖。

公堂设立“书种堂”多多储藏书籍,以造福子孙。不许借人,以免散失。而且在每部书的卷首都要做上标记,文字为“义门书籍,子孙是教;鬻及借人,兹为不孝。”


 第一百一十六条 延迎礼法之士,庶几有所观感①,有所兴起。其于问学,资益非小。若哤词②幼学之流,当稍款③之,复逊辞④以谢绝之。

注:①观感:看到事物后产生感想,引起感动。②哤(mang)词:杂乱的言语。幼学:《礼记·曲礼》:“人生十年曰幼,学。”引申为幼时的学业。③稍款:略微款待。④逊辞:谦虚文辞。

聘请通晓礼仪法度的儒生为师,就有可能让学子通过学习有所启发,学业上有所进步。那样的老师对于解答疑问、讲授学业,帮助是不小的。那种只会言语杂乱之词、教授幼童习字描红的先生,可以先略微款待,然后婉言辞退他们。


 第一百一十七条 小儿五岁者,每朔望参祠讲书,及忌日奉祭,可令学礼。入小学者当预四时祭祀。每日早膳后,亦随众到书斋祗揖。须值祠堂者及斋长举明①,否则罚之;其母不督②,亦罚之。

注:①举明:提出说明。②督:督促。

子弟满五岁者,每月初一、十五日参与祠堂听书讲学,到了忌日奉祭之时也要前去学习礼仪。入小学者,应当参预四时祭祀。每日早饭后随众到书斋恭敬行揖。必须在祠堂值日而不能去书斋者要到书斋长处说明理由,否则给予责罚;如其母不督促亦议罚。


 第一百一十八条 子孙自八岁入小学,十二岁出就外傅①,十六岁入大学②,聘致明师训饬③。必以孝悌忠信为主,期抵④于道。若年至二十一岁,其业无所就者,令习治家理财。向学有进者弗拘。

注:①外傅:子弟到一定年龄,出外就学所从之师。②大学:以教化为主要内容的学业。《汉书·礼乐志》:“古之王者莫不以教化为大务,立大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③训饬:教导整顿。④期抵:期望达到。

子孙自八岁入学学习文字、音韵,十二岁外出就学,十六岁开始学习关于道德教化学说。必须聘请名师教导,学习内容以孝悌忠信为主,以期望掌握为人处世的道理。若年至二十一岁,还未能在学业上有所成就的,令其学习治家理财。学业一向有上进的不拘于此。


 第一百一十九条 子孙年十二,于正月朔则出就外傅。见灯不许入中门①,入者箠之。

注:①中门:住宅的第二进门户,连接前院与后院或者客厅与内室。

子孙至十二岁,在正月初一就必须外出就学。回家时如已经上灯,则不许入中门,入则鞭打。


 第一百二十条 子孙为学,须以孝义切切①为务。若一向偏滞②词章,深③所不取。此实守家第一事,不可不慎。

注:①切切:千万。②偏滞:偏重停留。③深:十分。

子孙读书学习,千万要以孝义为必须学习的重要内容,若一向偏重和滞留于词章,是十分不可取的。这确实是守家第一大事,不可不慎。


                               全文共四页   请看下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