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天津狼牙山故事”面世始末

作者:杨银华         发布时间:2015-8-29 21:38:51         人气:962次

                       “天津狼牙山故事”面世始末

                                       杨银华

                   《天津工人报》(2015年08月23日)

   1941年秋,在河北省易县的狼牙山上,有5名八路军战士为掩护部队阻击日寇,最后战到弹尽粮绝跳崖殉国。通过当时的媒体宣传和解放后拍成电影,成为家喻户晓的“狼牙山五壮士”。而在比这一英雄壮举还早一年多的1940年夏天,在天津蓟县盘山抗日革命根据地犬牙交错、险峻峭拔的莲花峰上,同样发生过类似“狼牙山五壮士”的“盘山七壮士”的悲壮故事。

2002年3月29日,《今晚报》头版首次独家披露了笔者采写的《抗日七壮士盘山跳崖鲜为人知天津也有“狼牙山”故事》的消息。事隔两年后的2004年4月3日,该报再次以独家新闻报道了“唯一生还者马占东身世摸清”的消息。这一引起社会广为关注、此前在蓟县革命史上并无记载、因此也就被“埋没”于世的珍贵革命史实,60多年后是怎样被发现并被公诸于世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2002年春天,笔者偶读一本由蓟县文化馆主办、1989年三、四期合刊的内部刊物——《山里红》文学杂志时,其中有一篇署名王雪松、题为《莲花峰七壮士》的革命回忆录引人注目。文章详述了1940年夏季的一天,刚刚组建的八路军十三团在盘山莲花峰后的梁庄子(现梁后庄)进行休整时,突然遭到来自蓟县和平谷的日寇南北夹击。时任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十三团团长的包森,立即意识到要抢占莲花峰制高点,以牵制敌人掩护部队转移。此时,警卫班长马振东(后为马占东之误)主动请缨,带领6名战士顽强迎敌,直到部队安全转移。全班陷入敌军重围后,他们摔坏枪支,高呼口号,集体跳下百丈悬崖。后来,班长马占东虽挂在树枝上幸免于死,但最终不知下落……

莲花峰为盘山五峰之一的东峰,其险峻的山势确有“天津狼牙山”之称。笔者1992年曾携友艰难登上莲花峰,却不知脚下有过这样的悲壮故事;笔者也在山下的联合村下乡包过村,也未曾听说过此事。《山里红》为地方内部小刊,影响不大,因此,强烈的责任心,促使笔者要将此事公诸于世。作者王雪松同志系蓟县离休干部,抗战期间曾在盘山办报,解放后为蓟县档案馆馆长。王老生前曾与笔者数次谋面,王老的文章应引以为信。为慎重起见,笔者又遍访了莲花峰下当地的老人,被证实确有其事。于是,就有了《今晚报》2002年3月29日笔者的首篇报道。但是,唯一生还者马占东结果如何、后在何处呢?于是,当年笔者走上了寻访马占东的艰难之路。

笔者托人打听到王老现在盘山烈士陵园工作的女婿,翻阅其生前遗物资料时,并无马占东的其他佐证。其实,这也是王老生前想知道的。又经县党史办的高卓越主任查阅有关冀东的各种党史资料,也难见片文只字的“盘山七壮士故事”或马占东的踪影。后来,笔者通过热心人的推荐,或电话或实地采访了多名曾在盘山战斗过、现居北京的部队老首长,也曾采访了河北省遵化市和本县的军地老同志,但都未能提供有关马占东去向的有价值线索。笔者曾了解了一个类似马占东的原型人物,但没有权威人士的认可,不敢也就不能见诸报端公诸于世。后来,抗战时曾任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十三团宣传队长、当时居住在北京、现已去世的著名军旅老作家刘大为老先生,也在报刊撰文详述了“盘山七壮士”的故事。文中并写到了当年包司令曾让他寻访马占东,但由于当时环境残酷,部队随时转移没有正规医院,且伤员都隐蔽在群众家中,使得此事未有结果。找不到马占东,其他烈士也无从说起。这也是后来此事没能宣传出去的原因之一,从而也就成为刘老60多年来的一块“心病”。当年马占东就已无音信,何况如今年代更久远。于是,“天津狼牙山故事”的续篇被搁置起来,笔者甚至对此失去了信心。

两年后的2004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在去蓟县城西公乐亭村采访另一篇报道——“少林武术蓟县有传人”的故事时,偶遇家住该村的蓟县文化局干部李国明先生。他说他的同事李祯来看过笔者在报纸发表的首篇消息后,说过马占东就是他的家乡——瓦岔庄村人。这一重要线索令笔者十分振奋,遂与李祯来取得联系。经其推荐,前去采访了马占东的家侄——年已古稀的张永文先生。原来,马占东原名张正顺,1919年农历五月初一生于蓟县城东瓦岔庄村,后该村1959年因修建于桥水库迁至城西。张正顺参加革命后化名“马占东”用其一生。可惜的是,马老当年随军南下到四川定居,两年前已经去世。遵照终生不事张扬的马老遗嘱,“叶落归根”默默地埋在了瓦岔庄村北,享年83岁。在张永文引领下,笔者来到了马老墓前。墓碑上根据四川省军区挽联内容镌刻的字迹,成为马老的真实写照:“戎马一生南北征战功千秋,为官一世两袖清风名万代”。

通过张永文老人了解到,马老在四川现有一男四女,其原配夫人杨老太太也是蓟县人,现仍健在。得知马家的电话后,经与其家人再次了解,得知了马老的详情。马老当年伤愈重返部队后,仍是英勇作战出生入死。抗战胜利后,参加过解放战争中辽沈、平津等重大战役。后又赴朝作战,回国后南下四川西昌剿匪,一只眼睛失明,身上多处受伤。马老先后历任班长、连长、营长、团长、四川省金堂县人武部部长。后离职休养,定居在四川省军区温江干休所,享受副师级待遇……

2004年清明节前夕,马老的长子张志明前来蓟县为其父扫墓,提前预约了与笔者相见。笔者在充实马老生平资料、再写续篇于当年4月3日见诸《今晚报》的同时,将这一新的情况及时告诉了蓟县党史办的高卓越主任。高主任以组织上的身份,安排张志明参加了由蓟县县委组织的盘山烈士陵园清明节扫墓活动,并受到了县领导们的热情接见。高主任还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北京的刘大为老人。79岁高龄的刘老得知后,远道驱车亲赴马老墓地。他抚摸着墓碑动情地说:60多年前包司令交给我寻找你的任务,今天总算有了个交待。说罢,他在马老的墓前深深地鞠了三躬。

至此,始终受到社会关注、并在笔者长达两年寻访求证的执著努力下,“天津狼牙山故事”及其唯一生还者总算有了“着落”,从而也为天津的革命传统教育,增添了重要的乡土教材。如今,盘山烈士陵园纪念馆新增一组“盘山莲花峰七壮士”雕塑,以为后人观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