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图说抗日战争在天津

作者:方兆麟         发布时间:2015-8-26 12:08:32         人气:1198次

                      图说抗日战争在天津(组图)

  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是中国人民自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反对外敌侵略所取得的全面胜利,是中华民族重新走向振兴的重大转折。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以巨大的民族牺牲,抗击和牵制了占日本军力近三分之二的侵略者,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争取世界和平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抗日战争中为捍卫民族独立而英勇献身的爱国志士与在战争中惨遭侵略者杀害的无辜平民永垂不朽!历史和后人永远会记住你们。


                                            ①

①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后,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对外扩张野心开始膨胀,提出“开拓万里海疆,布国成于四方”的战略方针。在经过数十年的精心谋划后,于1894年发动了甲午战争。日本在这次战争获得了巨大利益后,开始参与到西方列强瓜分中国的行列,并进一步谋划实现独霸中国及亚洲的战略野心。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日本充当了攻打天津的急先锋,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后,日本即将海光寺夷为平地,修建了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并将其营造成侵略中国的桥头堡和大本营,开始了长达45年的军事驻扎,成为发动侵华战争的策源地。图为天津海光寺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外景(1935年后改为华北驻屯军司令部,七·七事变后改为天津驻屯军司令部),抗战胜利后被远东国际法庭定为甲级战犯的日本陆军大将南次郎、梅津美治郎以及冈村宁次等都曾先后在此担任司令官。


                                           ②

②日本自1875年开始在天津设立领事馆,1902年升格为总领事馆,管辖青岛、济南、太原、张家口等地日本领事馆,成为日本控制华北地区的中枢。战后出任日本首相的吉田茂曾于1922-1924年在天津担任过总领事。1898年日本在天津设立了租界,至1903年天津日本租界面积达2160亩;至1937年日本在天津占有租界以外的土地面积达10700余亩。日本租界内设有警察署、宪兵队、居留民团等机构,以及以各种面目为掩护的特务机关和情报机关。日本不但在天津及周边地区有常驻军队,还于1928年起在天津城南修建军用机场、军用仓库、扩建兵营,为发动侵华战争做准备。1931年日本在沈阳刚刚发动九·一八事变后不到两个月,在日本关东军的支持下,日军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就在天津策划并发动了天津便衣队暴乱(史称“天津事变”),其目的是为转移国际上对九·一八事变的关注视线,掩盖其侵略真相,同时趁乱将蛰居在天津的清逊帝溥仪挟持到东北当伪“满洲国”皇帝。11月8日夜间,以汉奸、土匪和地痞流氓两千余人组成的“便衣队”在日军枪炮的支援下,分为三路冲出日租界,向省政府、公安局及其他重要机关发起攻击。在东北军第二集团军军长、河北省政府主席王树常和天津市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张学铭的直接指挥下,天津保安队给予了坚决的反击与镇压。这场由日本人出钱、出武器并以日军为后盾制造的暴乱在遭到中国保安队的坚决镇压后,日本领事馆和驻屯军司令部反而以恶人先告状的方式,倒打一耙反诬中国方面制造事端、破坏治安,并以动用武力相威胁。南京国民政府为防止事态扩大,采取忍让妥协态度,最终将王树常调职,让张学铭辞职下野,日军阴谋得逞。在近一个月的暴乱中,天津人民每日处于惊恐不安之中,财产也遭受严重损失。图为天津事变时中国保安队在所筑街垒后警戒。


                                           ③

③东北三省沦陷后,日本帝国主义为实现进占华北、从而实现以武力吞并全中国的目的,不断在华北制造事端,并起战火。1933年日军占领热河后,开始在长城沿线发起全面攻击。中国守军被迫反击,在义院口、冷口、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顽强抗击、浴血奋战,长城抗战得到了全国爱国同胞的强烈声援和支持。但国民政府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对日本侵略者采取妥协退让方针,1933年5月与日本在天津塘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承认日本占领东三省和热河合法化,同时将冀东划为“非武装区”,使华北门户洞开,平津地区危在旦夕。1935年5月日军再次制造事端,以天津亲日分子被杀以及中国政府支持抗日义勇军为由,向中国政府提出取消河北省境内一切抗日团体和反日活动,并接管华北统治权等各种无理要求,同时向天津、山海关等地大量调集军队。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于6月与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梅津美治郎秘密签署了《何梅协定》,迫使驻天津周边地区的中国军队撤出河北省,省政府也从天津迁至保定,从而将河北和平津地区拱手送给了日本。8月1日中共中央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同胞书》,提出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共同抗日的主张。同年10月日本策划香河汉奸暴动,大搞“华北自治运动”,11月在通县又炮制了以汉奸殷汝耕为首的“华北防共自治政府”,煽动“华北独立”。1935年12月9日北平爱国学生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对华北自治”抗议示威游行,爱国学生的抗日救亡运动得到全国人民的响应,并很快在全国蔓延开来。在策划武装侵略的同时,自1932年起,日本在天津、青岛以及山海关至天津沿线疯狂走私棉布、棉纱、人造丝、砂糖、纸烟等商品,给天津和青岛的支柱产业——纺织业造成严重打击,扰乱了市场,并使华北白银大量外流。至七·七事变前,日本走私活动给华北经济造成严重损失。图为1935年日本所调集军队进入天津。


                                        ④

④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了卢沟桥事变,中共中央向全国爱国同胞发出通电:“平津危急!华北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中国全面抗战爆发。在此前一年,即1936年10月,日本华北驻屯军就曾举行了以北平为进攻目标的大规模军事演习。1937年3月日军数十艘军舰在青岛举行了大规模的登陆演习;之后,华北驻屯军又在天津、北平郊区及通县分别举行了数次军事演习。种种事实表明,日军发动的卢沟桥事变是早有预谋的,是精心策划的。七·七事变后日军一方面以谈判为掩护,另一方面源源不断大量向天津增兵。7月12日15列炮兵军车载4600名日军开抵天津,同日3500名日军从塘沽登陆;之后几乎每天有日军进入天津,至22日,到达天津日军战机总数达53架。26日日军向华北中国军队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军队立即南撤。在遭到中国军队拒绝后,日军10万人分数路对北平、天津实行包围和攻击。27日日军占领了天津各车站,切断了平津两地中国军队的联系,面对此种危局,驻华北第29军军长宋哲元于27日向全国发出通电:“决心尽力自卫,守土有责。”29军驻津守军第38师副师长李文田(师长张自忠时在北平市长任上)在接到通电后,于28日凌晨召集所部决定立即反击日军,并发出通电:“誓与天津市共存亡!”打响了天津主动抗战第一枪。38师对海光寺日军兵营、铁路东站和总站(即北站)、东局子日军机场等重要目标进行了突袭,夺回了两个车站,把海光寺日军打得无反击之力。袭击东局子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有的士兵用大刀砍砸敌机,有的怀揣手榴弹与敌机同归于尽,有的则被敌机带到空中后摔死,此役炸毁敌机十几架。中国军队打击日本侵略者的行动得到了天津市民的大力支持,很多市民冒着枪林弹雨给战士送食物、鸡蛋、水果,有人驾卡车抢救伤员……29日日军从外围调集军队分四路进入天津,同时调集飞机对中国军队和阵地进行扫射轰炸,中国军队伤亡很大。在没有兵力增援的情况下,中国军队不得不于当日下午3时撤出市区,向南撤退。图为坚守阵地、等待出击的38师官兵。


                                           ⑤


                                      ⑤

⑤1937年7月30日中国军队撤出后,日军以疯狂报复的方式,派飞机对天津东站、北站、省政府和市政府、警察局、南开大学、北宁铁路局及电台、造币厂、法院等重要目标进行狂轰滥炸;日军进入市区后在街头对手无寸铁的居民随意开枪开炮,很多地方炸为废墟,街道遍布死尸,到处是无家可归的难民。日军的暴行给天津和天津人民造成的损失与痛苦罄竹难书。7月31日天津沦陷,8月1日日军操纵下的汉奸临时政府——天津市治安维持会成立,天津在日伪政权统治下开始了长达8年的痛苦不堪的沦陷生活。图为被日军飞机炸毁的河北省政府(今金钢公园处)和天津沦陷后日军进入天津。


                                        ⑥

⑥天津沦陷后,日伪政权为强化其殖民统治,一方面利用其警察署和宪兵队以各种法西斯手段残酷镇压爱国抗日民众,另一方面在天津周边地区实施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制造了60余起灭绝人性的暴行惨案,妄图以此消灭所有抗日反日活动。1941年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为维持其对中国及东南亚国家发动的侵略战争,在中国推行“以经济战为主体”,一方面疯狂地从中国掠夺各种战略物资和资源,另一方面在其统治地区成立“圣战献金动员总会”,强迫机关团体、企业、商号和全体市民“献铜、献铁、献金、献锡”,以此弥补其军需资源匮乏。自1941年12月至1944年2月,日伪当局从天津商会、工厂联合会掠得“献机金”125万元,从钱业、五金业公会掠得130万元,从银行业同业公会掠得100万元;搜刮铜60多万公斤,铁41万多公斤,锡纸1.5万张。与此同时,日伪统治当局成立了各种“统制会”,将所有重要工业原料和生活必需品全部管制起来,一方面对抗日实行经济封锁,另一方面对市民实行“配给制”,没有日军的特别许可证谁也休想得到,一旦发现“走私”行为,性命难保。有些重要企业还被日军以军管方式强行霸占。此外,日伪当局还以高压方式大肆推行“治安强化运动”,通过强化“保甲制”“自肃自励”“勤劳俸仕”等各种名目以及强力推行殖民奴化教育,严格控制市民的思想和行为,对违反者,轻者关押刑罚,重者秘密枪决。为大肆掠夺中国的资源,日本在中国滥发纸币和战争债券,导致通货膨胀,据统计,1943年中国物价是抗战前的35倍。在日伪殖民统治下,中国人民饥寒交迫,苦不堪言。图为1943年天津日伪当局所搞“献纳活动”现场。


                                           ⑦


                                          ⑦

⑦1937年全面抗战开始后,国共两党面对民族危亡大局,不计前嫌,携手抗战,为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天津是座具有爱国反帝光荣传统的城市,近代以来,天津始终处于反帝斗争的前沿。抗战爆发后,具有反帝爱国斗争传统的天津人民在中共天津地方党组织的秘密领导下,以各种方式与日本法西斯统治者进行了长达8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并为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坚持武装斗争做出了积极贡献。国民党天津地方组织也在爱国学生、工商业者和知识分子中寻求热血志士,为打击汉奸败类和支援抗战做出贡献。抗战期间天津出现的烧毁敌军仓库、抢劫敌军物资、暗杀汉奸日特、袭扰重要目标等行动,既有共产党地下组织领导的,也有国民党地下组织领导的。天津沦陷后坚持了长达一年的天津电话局三分局“抗交”斗争中,中共地下党和电话局中的国民党员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电话局总工程师朱彭寿是位爱国知识分子,日军将其逮捕后对他实施了各种非人道的刑法,但他宁死不屈,最后惨死在日军宪兵队中。类似这种可歌可泣的抗战事迹在天津还有很多。1938年中共领导的冀东抗日大暴动后,为坚持长期抗战,在蓟县盘山建立了抗日根据地,积极开展武装斗争,赫赫有名的八路军十三团在团长包森领导下,打击日本侵略者,使日敌闻风丧胆。活跃在天津南部的津南支队,也是中共领导下赫赫有名的八路军武工队,他们利用青纱帐和水网纵横的有利地形,神出鬼没地开展武装斗争,打得日敌魂飞魄散。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正面战场对于歼灭敌军有生力量有重要作用,但敌后战场对敌军持久有效的牵制和打击,对缓解正面战场压力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因此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都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图为蓟县盘山抗日根据地在坚壁清野和津南支队在水网地带开展游击战。


                                             ⑧

⑧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照会美、英、苏、中四国政府,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军投降。15日日本裕仁天皇发布诏书,向全世界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代表在美国密苏里战舰上正式签署了停战投降书。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日本战败投降而宣告结束,中国人民英勇顽强、不屈不挠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也宣告取得胜利。中国人民在这场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也赢得全世界爱好和平人们的尊重。天津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城市,作为日本盘踞经营长达45年的军事基地,由谁来接受日军投降是一件重大且慎重的事。为对日军起到威慑作用,蒋介石与美国政府商议,决定授权由美军驻冲绳的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团前往天津接受日军投降。1945年10月6日上午9时,天津日军受降仪式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团司令部(今承德道市文化局)门前广场举行。国民政府受降代表施奎龄、天津市市长张廷谔、副市长杜建时参加了受降仪式。受降仪式开始后,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官内田银之助及另外6名日本军官依次将各自佩刀放到签字桌上,然后美军骆基中将和日军内田银之助分别在投降备忘录上签了字。之后,内田等人被美军押往关押地点。图为天津日军受降仪式现场,左一为美军骆基中将,右一为日军内田银之助。这个历史性镜头真实地记录了日军战败投降的事实,任何日本右翼分子想篡改这个历史事实都是徒劳的。

               作者:方兆麟   来源:天津日报   2015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