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罪恶的“决胜瓦斯”---北疃惨案幸存者的讲述

作者: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5-7-24 10:25:13         人气:864次

                   罪恶的“决胜瓦斯”

                           ----北疃惨案幸存者的讲述

                    2015-6-22 来源:新华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正式装备了大量的毒剂武器,专门成立了指导化学战的机构。日军在许多关键时刻,如久攻不下阵地、突围、掩护撤退等,频频对我使用化学武器。故日军称其为“决胜瓦斯”。

罪恶的“决胜瓦斯”究竟残害了多少中国军民,我们不得而知。战后,侵华日军遗留在中国境内的化学武器,就已造成2000多中国人受到伤害。至今,我国已挖出了3.7万枚化学武器,但估计还有200万枚散落在曾被日军占领过的地区。

化学战杀伤力巨大,只有很少的战事才有幸存者而被记录下来。1942年5月27日发生在河北省的北疃惨案,是日军用化学武器制造的一次大规模集体屠杀我无辜老百姓的惨案。据北疃村烈士纪念馆资料记载:“5·27”惨案中,日军用毒气杀死我驻村干部、士兵和村民上千人。北疃村120户人家中有224人被杀,24户被杀绝。

记者赴河北定州采访了“北疃惨案”的幸存者李德祥、李庆祥、王俊杰三位老人。

鬼子向地道里放毒气,里面死者人摞人

84岁的李德祥老人为我们揭开了那段真实的历史:

1942年,汉奸金大牙将定县县委、县大队、后方机关所在地北疃村暴露给日军。5月27日拂晓,日军集中大量兵力对北疃村进行围剿,北疃村抗日军民进行了英勇的反击,但因敌强我弱,村民被迫钻入地道。

“鬼子从东南面进了村,并在村里水井、地道口旁架起机枪,放毒瓦斯。我进入地道时,毒瓦斯已经散开了,地道里人太多了,喊声一片,‘鬼子放毒气’‘快向前走啊’,哭爹喊娘的,乱极了,让本就狭窄的地道更拥挤。”

“于是我和爆炸部部长张健、乡武委会秘书刘西峰三人就从村长家地道里爬了出来,刚出洞口,鬼子正好进院。我守门,他俩各守一扇窗户和鬼子干上了,过了一会儿,实在守不住了,鬼子越来越多,心想就是死也不能死在鬼子手里,于是我们又钻进了地道。”

“第二次钻进去时,洞里几乎没声了,死人,半死不活的人,人摞人。我们就往前爬。刘西峰在头,我在中间,张健在后。张健岁数最大,他爬了一会就喘不过气了,说:‘你们走吧,别管我了。’刘西峰回应:‘张部长,爬呀。’过了一会儿,张健又重复:‘你们走吧。’说完这话,我听见背后响了一枪。我回头一看,张健嘴里鲜血直流,他是怕连累我们,往嘴里开了一枪。”说到这,李德祥掩面大哭,家人都劝不住。

“我和刘西峰继续爬,不久都昏了过去,我隐隐约约听见头顶有响声。鬼子在上面刨洞,他们要找洞里的枪及活着的人。鬼子刨开的洞口救了我一命。”李德祥说。

日本人叫狼狗把人的内脏都叼出来了

87岁的王俊杰对那一幕记忆犹新:“鬼子叫我进洞找武装人员的枪,我进去了,往北走,呛得出不来气。人晕晕乎乎的,口渴的厉害。洞里面还活着的男人女人也都大口喘气,个个敞胸露怀,胸前血里糊碴的,都是自己抓挠的。”

瓦斯过后便是赤裸裸的屠杀。

    李德祥曾随父亲闯关东,懂点日语。日本人抓住他后,就让他当伙夫,于是他亲眼目睹了那场惨绝人寰的杀戮:“鬼子烧了一堆火,命令一个孕妇光着身子围着火堆跑,她不动,鬼子把刺刀扎进她肚子,孩子都掉出来了。”

“日军把活着的上了岁数的人用刺刀挑死,把青壮年反绑在树上,脚也绑起来,牵一只大狼狗,他们指谁,狗爪子就搭谁肩上,从上往下咬,把人的内脏都叼出来。”

当年15岁的李庆祥,和母亲一起从地道里爬了出来,就躲到了解家庄的堂姨家。他说:“听说鬼子撤了,我们才回来,一路上到处都是尸体,张家坟、徐家坟井里的死尸把井都填满了。我家4间房子都烧光了,四周邻居死的死,绝的绝。我们暂住在东面邻居家,他家死绝了,西面6口人死了3口,南面就剩俩老人,北面5口人死了3口。”

“听人说,5月28日下午鬼子撤的时候,从地道里出来的人不是被机枪打死就是被渴死。”

“这是抗战的继续,我一定要为惨死的父老乡亲讨回公道”

惨案之后,李德祥加入了敌后武工队、锄奸队,把那个告密导致全村灾难的汉奸活埋了。

专家介绍,1937年以后,中国方面有确切记载的日军使用化学武器的战例有2000多次,造成中国军民伤亡达8万人。

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李德祥赴沈阳作证“北疃惨案”。惨案制造者上坂胜、大江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上坂胜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1998年,河北大学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陈俊英来北疃村调查,后在日本《朝日新闻》披露了惨案真相,引起日本“三光作战调查会”的关注,随后他们邀请李德祥为“侵华日军毒气展”作证言。同年5月,李德祥飞赴日本。在飞机上,他说:“这是抗战的继续,我一定要为惨死的父老乡亲讨回公道。”在日本东京、长野、大阪、广岛、福冈等8大城市,李德祥作证言十几次。他的证言被《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共同通讯》《中国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

自1998年后,“三光作战调查会”每年清明都会到北疃村祭奠。今年捐献100多万日元用于修整北疃烈士陵园。记者注意到,烈士陵园有棵小树,树上贴着一张纸条,上书:日本国三光作战调查会、日本国北疃村教育交流访华团,2001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