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说不尽的天津“官银号”(之三)

作者:高伟         发布时间:2015-5-17 9:03:06         人气:1546次

                    说不尽的“官银号”(之三)

                             作者:高伟

     在天津提起官银号,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一百多年前诞生的官办金融机构,在历史演变的进程中,已由一座建筑拓展到泛指一个地区,成为天津的地理标志之一和繁华、喧嚣的代名词。

一百多年来,围绕着官银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从1902年4月1日在老城东北角北马路东头开门纳客,到1910年改组直隶省银行,到1927年底倒闭。再到1928年在原址旁成立河北省银行,直至天津解放后,原址改为中国人民银行东北角分理处,那座大楼和东北角地区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终在老城大规模平房改造中夷为平地。2003年,有关方面考虑到官银号在天津百姓心中的感情,决定在东北角地区复制一座官银号的景观建筑,重又燃起天津百姓对官银号的议论和关注,对于官银号,你能知道些什么呢?

    三.关于正兴德大楼

    说起正兴德大楼,咱们得先说说正兴德大楼的主人、正兴德大股东穆逢熙。  穆逢熙,字竹荪,号祝荀。回族,1880年(清光绪六年、戊辰)农历五月初八日生于天津,1957年1月11日(农历丙申年腊月十一日)因患膀胱癌医治无效,于北京南池子家中归真,享年七十六岁。穆逢熙因父早亡,幼年即继承正兴德茶庄三分之一股份,成为该店最大股东。自青年时代起,即致力于房产业出租经营,先后购得今估衣街、东马路、北马路、太平街、河北路大片产业,或以铺面或以住户出租。穆逢熙一生虔奉伊斯兰教,没有烟酒嗜好,唯遵母命致力经商。但颇喜好书法、绘画。与当时沽上名士和书画家陆辛农、书画鉴赏家陈郁文,回族书画家曹鸿年等,交往甚密。自上世纪20年代起,即成为津门回民首富。

     穆逢熙作为正兴德茶庄大股东,深知营业网点与效益的关系。原茶庄老号在北门外竹竿巷,因御河淤积而经营日下。后在法租界梨栈大街买下一间店面,创立正兴德第一支店,使正兴德经营渐渐起色。遗憾的是经营面积不大,难于发展,急于寻找更大的经营场所,重振正兴德的辉煌。一个天赐良机突然出现,让穆逢熙喜出望外。他听说原政府的常关大楼即将拆除,这一块官地即将拍卖,地点正是客流密集、商业繁华的东北角,那是一块风水宝地,不亚于当年的“银子窝”。穆逢熙暗自下定决心,参加拍卖会,多少钱也要拿下。

     东北角这座“常关大楼“,正处在东马路和北马路交口,一座转角带钟塔的西式大楼,本是八国联军都统衙门为自己盖的办公大厦,没成想“天时不济”,没等大厦竣工,就宣布解散,把天津的管辖权交回袁世凯手中。据说,袁世凯的北洋政府把常关局等机构安置在这座大楼的东马路一侧,把北洋天津银号安置在北马路一侧。百姓缴各种税捐都得去这所大楼,储蓄取款也去这座大楼,使官银号的名字家喻户晓。1906年开通的白牌电车把东北角一站就叫做官银号站,更是进一步提高了官银号的知名度。这座转角大楼就成为东北角的标志性建筑,老百姓也顺理成章的把这座大楼叫做官银号大楼。不要说本埠的百姓,就是周边府县的百姓来天津卫,不去官银号东北角逛一逛,都不算来过天津卫。

      北马路一侧的官银号和博济储蓄银行在1928年前后被河北省银行重新盖起新的银行大楼。东马路一侧的常关局于1931年被政府裁撤,其主要业务被转移到海关,两年以后,这座大楼由于疏于管理成为危楼,被政府拆除拍卖。结果被志在必得的穆逢熙以八万一千元大洋拍得头筹。穆逢熙中标后,延请著名建筑师葛洪文在原址设计一幢“主四裙三”带钟楼的正兴德大楼,主楼设计在转角处,东马路一侧裙楼全部设计为经营店面。因北马路一侧的河北省银行已盖起了新楼,所以新设计的正兴德大楼呈大写的L型。

                                   呈L型的正兴德大楼

       为建设这栋大楼,穆逢熙倾尽全部家财,甚至把家人的首饰细软也都典当变卖,没从银行贷一分钱,充分体现了一位民族实业家的抱负和气节。大楼于1935年竣工,转角处的主楼做为“正兴德茶庄第二支店”的营业大厅,东马路一侧的裙楼店面分别出租给交通鲜货店、同升和鞋帽店、凯记银盾店等商家。从此,正兴德大楼取代了常关局大楼,屹立在老城的东北角,继续演绎着东北角地区的繁华和昌盛。

                          东北角地区的正兴德大楼

     正兴德第二支店在东北角开业后,买卖兴隆,财源广进,总经理穆雅田又请下野总统徐世昌(署名水竹邨人)和书法家华世奎为正兴德题写匾额,更加提高了第二支店的知名度,其营业额很快就跃升为各店之首。为此,穆雅田每年付给穆逢熙大洋5000元,作为给穆逢熙的投资回报。

     不久,同升和鞋帽店的总经理李溪涛听说隔壁的交通鲜货店打算关张退租,又风闻凤祥鞋帽店要承租这家店面,急忙找到房东穆雅田定抢先把这家店面盘下。当时的李溪涛还没有打算好盘下这家店面干什么,只是感觉东北角这个位置是块风水宝地,做什么生意都能赚钱。通过与同升和几位股东多次协商,大家一致同意开一家百货商店,聘请赵子久和徐靖东两位商界高手担任正负经理,在1938年9月1日择吉开张。因由同升和五家股东各投入一万元做股金,店名就叫“五和百货商场”。


                          正兴德大楼在东马路一侧的店铺


                            只有一间门面的五和商场

      五和百货开业第二年,天津就遭遇了特大水灾,天津大部分地区都遭大水浸泡,东北角地势较高,租界地和河北的百姓都到东马路、北马路一带购买百货日用品,五和百货门市终日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五和因此大赚一把,奠定了它在天津百货零售业中的地位。1956年公私合营以后,穆逢熙把正兴德大楼作为股份交给了政府。1958年,商业局决定扩大五和百货的营业规模,把同升和鞋帽店、乐仁堂药店、凯记玻璃店、四远香糕点店等同时撤销,东马路一侧的楼房全部打通,交由五和百货经营。此后五和百货才跻身于天津大中型零售商店的行列。5、60岁的天津人对正兴德大楼和五和百货商场都有深深的记忆和亲切的感情。

         四. 后记

     随着天津老城大规模平房改造的开展,东北角地区被拆为平地,但官银号在天津人尤其是老城人心中,是永远也抹不掉的,对官银号的的思念,早已成为老城人心中一个难以忘怀的情结。2003年,有关方面准备在东北角地区恢复重建官银号并在媒体上发表了官银号的效果图照片。当时,不少老先生对照片上的建筑提出质疑,认为那不是官银号的行屋,是常关局大楼。而且,官银号是民间百姓的俗称,银号的全称应该是“天津北洋银号”。怎么把民间的俗称嵌到墙上去了呢。那一年,我搀着腿脚不便的钱币专家王宗发先生几次出入“官银号建筑工地指挥部”,试图向施工方表达我们的意见,然而,最终的结果,我们被告之“建筑已经规划完毕,我们无权更改”,被人家客客气气的送出门外。现在,每当经过那座灰色的建筑,看见屋顶处嵌刻的“官银号”三个大字时,心中总有一种被嘲笑的感觉。

                          2003年修建的官银号景观楼

            一百多年来,围绕着这座大楼演绎出多少惊心动魄的商战和风云轶事,还有多少不被人知的事情和未解之谜被隐藏在岁月的空间,我们不得而知。历史总喜欢会在字里行间隐藏点什么,留待后来人去挖掘。东北角的这座大楼也不例外,从常关局到官银号再到正兴德,为什么天津北洋银号仅仅占用这座大楼不到三分之一的面积,可是风头却盖过常关一百多年。九序老人董铁生先生在《天津史志》2001年第一期上曾撰文说:“直隶银行宣布倒闭以后,因欠银行员工工资和遣散费,员工和家属占据了官银号行屋大楼。”这种说法推翻了“在官银号原址开办河北省银行”记载。当时我曾采访过这位老人,董铁生老先生透漏:“官银号行屋善后被有司作价八万银元,”希望新组建的河北省银行盘过去。河北省银行自然不会替直隶银行当这个冤大头,所以在博济储蓄银行的位置盖起了一座带四合院的三层楼。但不排除后来银行效益好了,又把官银号行屋买下的可能。不过,董老认为官银号行屋后来有可能卖给了北洋商场,这显然不能成立,不但没有文献支持,也和拆除前的建筑格局不符。现在,东北角地区连最后一点参照物都消失了,要想回答,就更困难了,人们只能在泛黄的故纸堆中去搜索,去探寻。真是说不尽的”官银号“呀。(感谢张诚先生和显明老的无私帮助,本文观点乃笔者一孔之见,还望各位老师不吝赐教。)

                                                                2015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