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孝行天下

【家风】司马光 《训俭示康》

作者:司马光         发布时间:2015-4-17 11:26:37         人气:1249次

                     司马光 《训俭示康》

   作者简介

司马光(1019-1086),字君实,陕州夏县(今属山西)涑水乡人,世称涑水先生。宝元二年进士,官至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赠太师、温国公、谥文正。他是北宋著名的史学家,主持编撰了大型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本书从英宗朝开始主持编写,至元丰7年成书。著有《司马文正公集》、《稽古录》等。本文是司马光写给儿子司马康,训诫他崇尚节俭的一篇家训。


          原文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为病。应之曰:孔子称“与其不逊也宁固”﹔又曰“以约失之者鲜矣”﹔又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古人以俭为美德,今人乃以俭相诟病。嘻,异哉!

近岁风俗尤为侈靡,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吾记天圣中,先公为群牧判官,客至未尝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过七行。酒酤于市,果止于梨、栗、枣、柿之类﹔肴止于脯、醢、菜羹,器用瓷、漆。当时士大夫家皆然,人不相非也。会数而礼勤,物薄而情厚。近日士大夫家,酒非内法,果、肴非远方珍异,食非多品,器皿非满案,不敢会宾友,常量月营聚,然后敢发书。苟或不然,人争非之,以为鄙吝。故不随俗靡者,盖鲜矣。嗟乎!风俗颓弊如是,居位者虽不能禁,忍助之乎!

又闻昔李文靖公为相,治居第于封丘门内,厅事前仅容旋马,或言其太隘。公笑曰:“居第当传子孙,此为宰相厅事诚隘,为太祝奉礼厅事已宽矣。”参政鲁公为谏官,真宗遣使急召之,得于酒家,既入,问其所来,以实对。上曰:“卿为清望官,奈何饮于酒肆?”对曰:“臣家贫,客至无器皿、肴、果,故就酒家觞之。”上以无隐,益重之。张文节为相,自奉养如为河阳掌书记时,所亲或规之曰:“公今受俸不少,而自奉若此。公虽自信清约,外人颇有公孙布被之讥。公宜少从众。”公叹曰:“吾今日之俸,虽举家锦衣玉食,何患不能?顾人之常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吾今日之俸岂能常有?身岂能常存?一旦异于今日,家人习奢已久,不能顿俭,必致失所。岂若吾居位、去位、身存、身亡,常如一日乎?”呜呼!大贤之深谋远虑,岂庸人所及哉!

御孙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共,同也﹔言有德者皆由俭来也。夫俭则寡欲,君子寡欲,则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则能谨身节用,远罪丰家。故曰:“俭,德之共也。”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是以居官必贿,居乡必盗。故曰:“侈,恶之大也。”

昔正考父饘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后必有达人。季文子相三君,妾不衣帛,马不食粟,君子以为忠。管仲镂簋朱纮,山节藻棁 ,孔子鄙其小器。公叔文子享卫灵公,史鰌(qiu1)知其及祸﹔及戌(xū),果以富得罪出亡。何曾日食万钱,至孙以骄溢倾家。石崇以奢靡夸人,卒以此死东市。近世寇莱公豪侈冠一时,然以功业大,人莫之非,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其余以俭立名,以侈自败者多矣,不可遍数,聊举数人以训汝。汝非徒身当服行,当以训汝子孙,使知前辈之风俗云。


   注释

1、吾本寒家: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曾任州县官和天章阁待制,为人廉洁,家无余财。寒,清贫。

2、世以清白相承:一代一代都继承廉洁、朴素的家风。

3、华靡:豪华奢侈。

4、乳儿:吃奶的婴儿。

5、金银:饰有金银(的衣服)。

6、赧(nǎn):因害羞而脸红。

7、二十忝科名:20岁考中进士。忝,谦语,意思是自己名列在内,使同人有辱。忝,辱。

8、同年:同榜登科的人,彼此称“同年”。

9、乃簪一花:于是勉为插戴一枝花。簪,这里作动词用。

10、蔽寒:御寒。

11、服垢弊以矫俗干名:穿肮脏破烂的衣服,以有意违背世俗常情来求得名誉。服,穿。垢,脏。弊,破。矫俗,违背世俗的常情。干名,追求名誉。干,求。

12、俭素:节俭朴素。

13、嗤吾固陋:讥笑我固执而不通达。

14、不以为病:不以此为缺陷。病,缺点,缺陷。

15、与其不逊也宁固:语出《论语·述而》:子曰:“奢则不逊,俭则固。与其不逊也,宁固。”意思是说,奢侈就显得骄傲,节俭就显得固陋。与其骄傲,无宁固陋。

16、以约失之者鲜矣:语出《论语·里仁》。意思是说,因为俭约而犯过失的,那是很少的。约,俭约。鲜,少。

17、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语出《论语·里仁》。意思是说,读书人有志于真理,却以吃得不好穿得不好(生活不如人)为羞耻,这种人是不值得跟他谈论的。

18、相诟病:相讥议,认为是缺点。

19、嘻:叹词。

20、异哉:真奇怪呀!

21、近岁:近年。指宋神宗元丰年间(1078-1085)。

22、走卒类士服:当差的大多穿士人的衣服。类,大都。

23、农夫蹑丝履:农夫穿丝质的鞋子。蹑,踩,这里作“足穿”解释。

24、天圣中先公为群牧判官:天圣,宋仁宗的年号(公元1023年至1032年)。

25、先公:司马光称他死去的父亲。

26、群牧判官:群牧司的判官(群牧司制置使之下的官员)。群牧司,主管国家公用马匹的机构,属太仆寺。

27、置酒:摆设酒席。

28、或三行五行:有时斟三次,有时斟五次。行,行酒。主人斟酒给客人一次为一行。

29、酒酤于市:酒是在市上买的。酤,同“沽”,买。

30、肴止于脯、醢(hǎi)、菜羹:肴,下酒的菜。脯,干肉。醢,肉酱。羹,汤。

31、瓷、漆:瓷器和漆器。

32、非:讥评,认为不对;责难。

33、会数而礼勤:聚会的次数多而礼意殷勤。数,屡次。

34、酒非内法:酒如果不是照宫内酿酒的秘法酿造的。内,指宫内。

35、珍异:珍贵奇异之品。

36、器皿:盘、盂一类盛饮食的器具。

37、常数月营聚,然后敢发书:往往先用几个月的时间准备珍贵的食品,然后才敢发请柬。营聚,准备,张罗。发书,发出请柬。

38、苟或不然:如果不这样做。

39、人争非之,以为鄙吝:人们都认为他不对,说他鄙吝。鄙,鄙陋,没见过世面。吝,舍不得花钱。

40、随俗靡:跟着习俗顺风倒。靡,倾倒;倒下。

41、颓弊:败坏。

42、居位者:指职位高位有权势的人。

43、虽:即使。

44、忍助之乎:忍心助长这种恶风气吗?

45、李文靖公:即李沆(hàng),字太初,洛州肥乡(今河北省肥乡县)人。宋真宗时官至宰相,死后谥号文靖。

46、.治居第于封丘门内:在封丘门内建造住宅。治,修筑。居第,住宅。封丘门,北宋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的一城门。

47、厅事前仅容旋马:厅事,处理公事或接待宾客的厅堂。仅容旋马,仅仅能够让一匹马转个身。

48、隘:狭窄。

49、太祝、奉礼:即太祝和奉礼郎,这是太常寺的两种官,主管祭祀,往往用功臣的子孙担任。

50、参政鲁公为谏官:鲁宗道,字贯之,亳(音博)州谯(今安徽省亳州)人。宋仁宗时拜参知政事(副宰相)。为谏官,作谏官的时候。下面所讲的得于酒家这件事,是在他作谕德(负责教育太子的官)时,而司马光误记为他作右正言(谏官)时了。谏官,右正言是谏官。

51、得于酒家:在酒馆里找到他。

52、上:皇上,指宋真宗。

53、清望官:清高有名望的宫。唐、宋时的中央高级官员,常备顾问。因此等官职多由进士出身有文学成就的人担任,故名。

54、酒肆:酒馆。

55、故就酒家觞之:所以就着酒馆招待他。觞,酒杯,这里作动词用,是请人喝酒的意思。

56、上以无隐,益重之:真宗因为(他)没有隐瞒实情,越发器重他。

57、张文节:即张知白,字用晦,沧州清池(在今河北省沧州市东南)人。宋真宗时为河阳(今河南省洛阳市)节度判官。宋仁宗初年为宰相。死后谥号文节。

58、自奉养如为河阳掌书记时:自己的生活享受跟在河阳作节度判官时一样。掌书记,唐朝官名,相当宋朝的判官,都是主管批公文的官。古人作文,常用前代的官名称当代的官。

59、所亲:亲近的人。

60、规:劝告。

61、清约:清廉节俭。

62、外人颇有公孙布被之讥:外面却有些人讥评你,说你如同公孙弘盖布被那样矫情作伪。公孙弘,汉武帝时为丞相,封平津侯。《汉书·公孙弘传》:汲黯曰:“弘位在三公,奉(同“俸”)禄甚多,然为布被,此诈也。”

63、少从众:稍微照一般人那样。《论语(子罕)》有“吾从众”的话。

64、举家:全家。

65、玉食:珍贵的饮食。

66、顾:只是。

67、一旦异于今日:(如果)有一天(我被罢官或者病死了),情况和现在不一样。一旦,有一天。

68、顿:立刻。

69、必致失所:一定会(因为挥霍净尽而至于)饥寒无依。

70、岂若吾居位去位身在身亡常如一日乎:何如我这样不论做不做官、在不在世,家中生活情况都照常一样呢?

71、庸人:常人,凡人。

72、御孙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见《左传》庄公二十四年。御孙,鲁国的大夫。

73、君子:指有地位的人。

74、不役于物:不为外物所役使,不受外物的牵制。

75、直道而行:行正直之道。语出《论语·卫灵公》。意思是说,一个人既然无所贪慕,那么任何事情都敢于诚实不欺地去作。

76、小人:指没有地位的人,百姓。

77、谨身节用:约束自己,节约用途。语出《孝经·庶人章》:谨身节用,以养父母。

78、远罪丰家:避免犯罪,丰裕家室。

79、枉道速祸:不循正道而行,招致祸患。枉,屈。速,招。

80、多求妄用:多方搜求,任意挥霍。

81、是以居官必贿,居乡必盗:所以作官必然贪赃受贿,在乡间必然盗窃他人财物。这两句话,上句承接君子,下旬承接小人。贿,(做官就)贪赃受贿。居乡,指平民。

82、正考父饘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后必有达人:正考父用饘粥维持生活,孟僖子因此推知他的后代必出显达的人。见《左传》昭公七年。正考父,宋国的大夫,孔子的元祖。饘,稠粥。粥,稀粥。孟僖子,鲁国大夫孙貜。

83、季文子相三君:见《左传(襄公五年)》。季文子,鲁国大夫季孙行父。三君,指鲁文公、宣公、襄公。

84、衣(yì):穿。

85、君子以为忠:《左传(襄公五年)》“君子是以知季文子之忠于公室也。”君子,当时有名望的人。

86、管仲:齐桓公的国相。

87、镂:(lòu)簋:(guǐ):刻有花纹的簋。文中指使用刻有花纹的簋。下文“朱紘”、“山节藻棁”用法同。镂,刻。簋,盛食物的器具。

88、朱紘(hóng):红色的帽带。

89、山节:可有山岳的斗栱(gǒng)。节,柱子上的斗栱,是顶住横梁的方木。

90、藻棁:上边画着水藻的梁上短柱。

91、孔子鄙其小器:孔子看不起他,批评他器量狭小。鄙,鄙视。《论语(八佾)》“子曰:'管仲之器小哉!'”

92、近世寇莱公豪侈冠一时:寇准,字平仲,宋真宗初年为宰相,后封莱国公。

93、以功业大,人莫之非:这是婉转的说法,并不是认为寇准可以因此奢侈。

94、习:习染。

95、遍数:列举。

96、聊:暂且,姑且。

97、非徙:不只。

98、身:本身,自己。

99、服行:实行。服,从事。

100、云:语末助词,无实义。


   评析

一个人对待物质生活的态度,直接关系到他事业的成功与失败。宋朝著名的政治家、史学家司马光以他深邃的政治眼光,敏感地洞察到了这个真理。司马光在《训俭示康》一文中,紧紧围绕着“成由俭,败由奢”这个古训,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切身体验,旁征博引许多典型事例,对儿子进行了耐心细致、深入浅出的教诲。司马光认为俭朴是一种美德,并大力提倡,反对奢侈腐化,这种思想在当时封建官僚阶级造成的奢靡的流俗中,无疑是具有巨大进步意义的。在今天看来,司马光的见解和主张,也是很有现实的积极意义的。

   作者简介

司马光(1019-1086),字君实,陕州夏县(今属山西)涑水乡人,世称涑水先生。宝元二年进士,官至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赠太师、温国公、谥文正。他是北宋著名的史学家,主持编撰了大型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本书从英宗朝开始主持编写,至元丰7年成书。著有《司马文正公集》、《稽古录》等。本文是司马光写给儿子司马康,训诫他崇尚节俭的一篇家训。


   翻译

我本来(出身在)贫寒的家庭,一代一代都凭借清白(的家风)相继承。我生性不喜欢豪华奢侈,从做婴儿(时起),长辈把饰有金银的华美的衣服加(在我身上),(我)总是因害羞而脸红并扔掉它。二十(岁那年)忝列在(进士的)科名(之中),(参加)闻喜宴(时),只有(我)不戴花,同年说:“(花是)君王赐戴的,不能违反(不戴)。”(我)才(在帽檐上)插上一枝花。(我)一向衣服(只)求抵御寒冷,食物(只)求饱肚子,也不敢(故意)穿肮脏破烂(的衣服)以违背世俗常情,(表示与一般人不同)求得名誉。只是顺着我的本性(行事)罢了。 许多人都把奢侈浪费看作光荣,我心里独自把节俭朴素看作美德。别人都讥笑我固执,不大方,我不把这作为缺陷,回答他们说:“孔子说:‘与其不谦虚,宁愿固陋。’又说:‘因为俭约而犯过失的,(那是很)少的。’又说:‘有志于探求真理但却以吃得不好,穿得不好,(生活不如别人)为羞耻的读书人,(这种人是)不值得跟(他)谈论的。’古人把节俭作为美德,现在的人却因节俭而相讥议,(认为是)缺陷,嘻,(真)奇怪呀!”

近年风气尤其奢侈浪费,当差的大都(穿)士人的衣服,农夫穿丝织品作的鞋。我记得天圣年间(我的)父亲作群牧司判官(时),客人来了未尝不摆设酒席,(但)有时斟(酒)三次,(有时)斟五次,最多不超过七次(就不斟了)。酒(是)向市上买的,水果限于梨、栗子、枣、柿子之类,下酒菜限于干肉、肉酱、菜汤,食具用瓷器和漆器。当时士大夫人家都这样,人家(并)不讥笑非议。(那时)聚会次数多而礼意殷勤,食物少而感情深厚。近来士大夫家庭,酒(如果)不是(照)宫内酿酒的方法(酿造的),水果、下酒菜(如果)不是远方的珍贵奇异之品,食物(如果)不是(很)多品种,食具(如果)不是(摆)满桌子,(就)不敢约会招待客人朋友。(为了约会招待)往往(先要用)几个月(的时间)准备,然后(才)敢发请柬。如果有人不这样做,人们(都)争着非议他,认为(他)没有见过世面、舍不得花钱。因此不跟着习俗顺风倒的(人),(就)少了。唉,风气败坏得像这样,即使是居高位有权势的人不能禁止,(难道)忍心助长这种恶劣风气吗?

又听说从前李文靖公作宰相(时),在封丘门内修筑住宅,厅堂前面仅仅(能够)让(一匹)马转个身。有人说它太狭窄,(李文靖)公笑笑说:“住宅(是)要传给子孙(的),这里作为(我当)宰相的厅堂,确实(是)狭窄,(但是将来)用作(当)太祝、奉礼(的我的子孙)的厅堂(却)已经宽敞了。”参政鲁公当谏官(时),真宗派人紧急召见他,(后来)在酒馆里找到他,(鲁公)入宫以后,真宗问他从哪里来,(他)如实地回答(真宗)。皇上说:“你(担任的官职)属于清望官,为什么在酒馆里喝酒?”(他)回答说:“小臣家里贫寒,客人来了没有食具、下酒菜、水果,所以就到酒馆请客人喝酒。”皇上因为(鲁公)没有隐瞒,越发尊重他。张文节当宰相(时),自己生活享受如同(以前)当河阳节度判官时(一样),亲近的人有的劝他说:“您现在领取的俸禄不少,可是自己生活享受(却)像这样(节俭),您虽然自己知道(自己)确实(是)清廉节俭,(但是)外人(对您)很有讥评,说您如同公孙弘盖布被子那样矫情作伪,您应该稍稍随从众人(的习惯做法才好)。”(张文节)公叹息说:“我今天的俸禄(这样多),即使全家(穿)绸缎的衣服,(吃)珍贵的饮食,还怕不能做到(吗)?但是人们的常情,由节俭进入奢侈(是)容易(的),由奢侈进入节俭(却)困难(了)。我今天的(高)俸禄哪能长期享有(呢)?(我)自己(的健康)哪能长期保持(呢)?(如果)有一天(我罢官或病死了,情况)与现在不一样,家里的人习惯于奢侈生活已经很久,不能立刻节俭,(那时候)一定会(因为挥霍净尽而)弄到饥寒无依,哪里比得上我作(大)官或不作(大)官,活着或死亡,(家中的生活标准都)固定像(同)一天(一样)呢?”唉,大体有道德才能的人的深谋远虑,哪里(是)凡庸的人所(能)比得上的呢!

御孙说:“节俭(是各种好)品德的共(有特点);奢侈(是各种)罪恶中的大(罪)。”“共”(就是)“同”,(是)说有(好)品德的人都是由节俭而来的。(因为如果)节俭就少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贪欲,就不为外物所役使,不受外物的牵制,可以走正直的道路。没有地位的人(如果)少贪欲,就能约束自己,节约用度,避免犯罪,丰裕家室。所以说:“节俭(是各种好)品德的共(有特点)。”(如果)奢侈就会多贪欲。有地位的人(如果)多贪欲,就会贪图富贵,不走正路,(最后)招致祸患;没有地位的人(如果)多贪欲,就会多方营求,随意浪费,(最后)败家丧身:因此,作官的(如果奢侈,就)必然贪赃受贿,在乡间(当老百姓的,如果奢侈就)必然盗窃他人财物。所以说:“奢侈(是各种)罪恶(中)的大(罪)。”

古时候正考父用稀粥维持生活,孟僖子(因而)推知他的后代必定有显达的人。季文子(前后)辅佐三位国君,(他的)小妻不穿丝绸,马不喂小米,有名望的人认为(他)忠(于公室)。管仲(使用)刻有花纹的食具、红色的帽带,(住宅有)上边刻着山岳的斗栱,上边画着水藻的梁上的短柱(生活奢华),孔子看不起他,(批评他)见识不高。公叔文子(在家里)宴请卫灵公,史鰌知道他(一定将要)遭到灾祸,(果然)到了(文子去世,文子的儿子)公孙戌(时),(公孙戌就)因为富裕招罪,出国逃亡。何曾一天吃喝(要花)一万(个)铜钱,到了孙子(这一代就)因为傲慢奢侈而家产荡尽。石崇以奢侈浪费来向人夸耀,终于因此而死在刑场上。近年寇莱公的豪华奢侈,在当代人中堪称第一,但是因为(他的)功业大,所以人们不批评他。(可是他的)子孙习染他的家风(也豪华奢侈),现在多数穷困。其他因为节俭而立下(好)名声,因为奢侈而自招失败的事例(还很)多,不能统统列举。(上面)姑且举几个人用来教诲你。你不但本身应当履行(节俭),(还)应当以(节俭)教诲你的子孙,使他们了解前辈的(生活)作风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