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名胜 古迹]北京庄王府 天津重再生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3/14 10:53:10         人气:1969次

                      沧桑庄王府 天津重再生

    督军搬来庄王府 花园暗藏金水桥

    南开区白堤路西侧,有一处天津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群,占地两万多平方米,这就是“李纯祠堂”。每天过往的行人也许不会想到,这一“祠堂”的“前身”竟是一座王府,它是当年由北京清庄王府原样不动“移居”天津的,操作者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李纯李督军……

      李纯祠堂的名字有些陌生,不过,提起天津的那个“旧书市场”,却是大名鼎鼎。每到周六、日,这里人来人往,前来淘宝寻书的人络绎不绝。前些天,旧书市场从这里消失了,里面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此时踏进这一深宅大院,不难体会王府建筑的宏伟气派。

      从白堤路边的高台阶走上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宽大的院落。南北相对的大殿居中而建,两侧较小的东西配房规模略小,曲折蜿蜒的回廊伸入后院深处。地面的方砖还是那么完整,有些地方由于经常被人踏过而有些发亮,四角墙边,绿油油的青苔不知何时爬上墙基。抬头观望,大殿上的绿琉璃瓦整齐地排列在屋脊之上,屋脊两端的大吻与垂兽、跑兽,安详地守卫在它们永久不变的位置上,它们忠于职守的“信念”似乎并没有随着年代的久远而略有改变。

      天津市文物专家魏克晶告诉记者,眼前的李纯祠堂是王府式的建筑,绝非祠堂家庙的格局。1914年,江苏督军李纯在北京西直门外以20万元购得前清庄亲王府(原为明朝大宦官刘瑾旧宅),拆建后改为居民住宅出租,拆下的建筑部件、材料(如琉璃瓦、雕梁画栋、墙砖、石雕等)则拆运抵津,并于1923年在此建成仿古建筑,其建筑结构与当年的王府建筑一模一样,故有天津“王府”之称。

布局颠倒建 花园在前面

      按照魏克晶的考察,这座李纯祠堂是按照坐北朝南意图设计的,所以正门应该从宅院南边的照壁开始。“很多人以为坐落在白堤路上东南角入口是正门,那是不对的。”

       “虽然说李纯祠堂的建筑都是王府的建筑,但当年重建时,把原先的王府建筑布局颠倒了过来。原来庄王府的布局与其他王府应该一样,先是住宅,后是花园。但李纯祠堂正好相反,把花园建在了大门口,而把其他四进院子(原为四进院落,现最后一道院已经被建为新式楼房)建在花园以后,这也是有人误以为前面的那个门是此宅正门的一个原因。”李纯祠堂历时10年建成,占地2.56万平方米,为矩形建筑布局,由花园、照壁、石牌坊、石拱桥、大门、前殿、中殿、后殿、配殿和回廊组成。整座建筑色彩绚丽,碧瓦朱栏,宏伟壮观。

      整座建筑的照壁虽然还在,但已经被一些后来兴建的平房遮挡住,看不清本来的面目,只有把守大门的两尊石狮依然蹲在那里。摸着光滑的石狮,魏克晶告诉记者:“这两个石狮是明朝留下的,想必是庄王府承袭刘瑾的住宅时一并收纳了。没想到几百年后又到了天津。”魏克晶先生说,第一代庄亲王是努尔哈赤的亲兄弟,清军入关后,庄亲王的王府就是明朝大太监刘瑾生前的住宅。

      过了一进门的牌坊,后面便是驮碑的赑屃,偌大的汉白玉石碑竟然没有一个字刻在上面,俨然一块无字碑。驮碑的动物叫“赑屃”,传说龙生九子,它是其中的一个,因其寿命长而且擅于负重,所以古人在建筑中大多用它来驮石碑。现在还流行着“摸摸头,什么也不愁;摸摸背,一辈子不受累;摸摸牙,想啥就来啥;摸摸尾,一辈子不后悔”的说法。

建宅颇大胆 门前金水桥

      走过花园,横在眼前是一座不太起眼的小桥,略呈拱形的石桥下还保留着窄窄的护庄河。走过小桥,就是李纯祠堂的正门了。本想随意地从桥上跨过,没想到魏克晶却止住了脚步。“你觉得这小桥有什么特殊吗?”魏克晶先生问道。“没有呀!”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小桥还是很简单。“北京天安门前的金水桥大家都看到过吧,李纯祠堂前的这座桥就是那样的设计,实际上就是一个缩小了的‘金水桥’。过去只有皇宫的门前才能有这样的小桥,其他住宅要有这样的建筑都是违禁的。”

      幸亏李纯祠堂是在民国以后建的,不然就要被杀头了。当年李纯在此处建宅,张扬的场面恐怕政府的高官有所耳闻,据说袁世凯还过问过此事。也可能是因为袁世凯的压力,李纯才把它对外称为是李家的祠堂,没敢说是自己居住的住宅。

落魄王爷家

缺钱卖王府

当年魏克晶在考察李纯祠堂时,李家后人曾依稀记得这座宅院是1914年开始兴建的。这一年,刚好是清皇室退位三年以后。虽然八旗子弟、王公大臣的日子大不如以前,但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沦落到卖住宅的窘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王爷家呢?

天津社科院罗澍伟教授揭开了王爷府落败之谜。“第十代庄亲王载勋,约出生于1856年前后,1879年袭庄亲王爵。义和团运动兴起后,他力主借助义和团排外,慈禧太后对外宣战,经载漪奏请,命载勋与刚毅为统率京津义和团的团练王大臣。载勋借机在府中建坛。各地义和团到北京后,先在庄亲王府挂号编伍,载勋自己也是头裹红巾,身着短衣。团首有自称关羽的,载勋竟然跪迎,不敢仰视;不久又被任命为京师步军统领,就是九门提督,悬赏捕杀洋人。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对抗洋人的指挥所———庄王府遭到破坏,大半部分被毁,只有后院得以保存,所以李纯购得的庄王府也并非全部。”

载勋更倒霉的日子在后面,及至“和议”开始,载勋被各国指为“祸首”。先是被革去官职,就近在山西蒲州(今永济)府派员管束,拟随后交宗人府发往盛京圈禁。但各国对这一处理方案并不满意,慈禧太后不得不于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五日(1901年2月13日)发布上谕:“已革庄亲王载勋,纵容拳匪,围攻教堂,擅出违约告示,又轻信匪言,枉杀多命,实属愚暴冥顽。着赐令自尽……”翌年正月初三(1901年2月21日)葛宝华蒲州,先悬白帛于载勋所居行台后的古庙内,然后宣旨。载勋告别亲眷,缠帛于颈而死。

因为庄王载勋是有罪之人,其家属的各项待遇也变得十分有限,民国以后,日子更加举步维艰,李纯兄弟出20万元购买这个王府,当然能够成交了。罗澍伟教授告诉记者,此前有说法认为,1916年,李氏兄弟听说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购买北京东单三条的清豫亲王府,在修建协和医学院和附属医院时,从地下挖出了大批的银子,兄弟二人怦然心动,于是开价20万元现大洋买下了庄王府,并用庄王府的材料筹建住宅。

显贵李督军

夸富建私宅

李纯,字秀山,天津河东人,1874年出生在水梯子大街东兴里,一家数口以卖鱼糊口。为生计所迫,李纯15岁即入营当差,17岁被保送天津武备学堂。因其为人精明干练,毕业时以精于德国操法而留堂任教。中日甲午战争后,袁世凯在小站操练新军,李纯任教练处提调,备受青睐。不久即出任北洋陆军第六镇第十一协协统(旅长)和随营学堂监督,从此成为袁世凯的亲信。辛亥革命后,李纯在江西助袁世凯平“二次革命”,遂被委任为江西都督兼民政长。袁世凯称帝失败,李纯又被任命为江苏都督兼浦口商务督办。

李纯一生两任南方省都督,生财有道,据说他的财产有1000万元之多。李纯有生之年拿这些钱干了两件有据可查的事。

一件是资助学校。他所以热心教育,曾在天津的河北、河东捐建了三所“秀山小学”,日常开销也全部由他负担;同时应教育家严修、张伯苓之请,捐助南开学校基金50万元,在八里台南开大学建了“秀山堂”。

另一件便是在京津两地广置房地产,天津有东兴里经租处,北京有平安里经租处,均由其弟李馨负责。现在的这座李纯祠堂,就是当年开价20万现大洋,买下了坐落在北京西城的庄亲王府,然后将保存完好的后半部分全部拆除,梁柱砖瓦运到天津南开区,施工数年建成,为掩人耳目,称为李家祠堂;同时庄王府原址另建为平安里、志兴里等处房产700余间,由平安里经租处负责出租。

专家考证 李纯祠堂是家宅

罗澍伟教授认为,李纯祠堂的建筑格局,基本保持了庄王府的原貌,如戏台上的蟠龙藻井等等,均系王府旧物。由北京拆迁到津,虽是李纯兄弟的个人行为,却涉及了那个时代的两段历史。北京的王府能够完好保存至今的已不多,而能够比较完整地保存在外地的,在全国来说也是仅此一座。

能够证明李纯祠堂的建筑取自王府的,还有许多证据。魏克晶指着二道院大殿屋脊上绿琉璃瓦说,过去皇帝居住的房屋可以用黄色的琉璃瓦,王爷的住宅只能用绿色琉璃瓦,低于王爷级别的大臣住宅用其他的颜色。这一点足可说明李纯祠堂取自过去王府的建筑。另外,大殿的台阶上有一块御路石通到大门口,如果不是王府,谁敢有这样的台阶?

李纯祠堂院内,尽管各个建筑的威武气势还在,但漆皮剥落的建筑外观让人感到一丝惆怅。经过多年的风雨侵蚀,许多木质结构已经开裂,露出深深的木纹。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殿外部彩绘已经风化严重,很多地方都已经痕迹全无。建筑在主要木质结构上都采用榫卯结构,不用钉子。也正是这样,才有了组装重建的可能。

魏克晶告诉记者,庄王府如果从第一代甚至更早几十年算起,恐怕至少有300年以上的历史,即使当年李纯迁建庄王府时,肯定也花费了不少工夫。由于所有的建筑为木结构,当年迁建的难度肯定不小。只不过,过去的工匠都掌握这些木结构建筑的拆装技巧,将大件、整件的木料经过编号运到天津,然后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组装,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当年他在考察李纯祠堂时发现,所有的斗拱、立柱以及其他小木料的材质均为同一年代,所以当时肯定是原拆原建,与原来的王府房屋一致。

李纯为了避人耳目,对外称修建祠堂,那么这里的布局是否真的是祠堂的布局呢?魏克晶认为,从各道院两边的回廊来看,这里应该是住人的住宅,因为家庭住宅才有建回廊的必要,而祠堂却不必要。另外,从考察发现来看,现在李纯祠堂旁边的一片土地,当年也是被李纯所购买,那片地在如今“李纯祠堂”的西面,按照中国传统建筑的讲究,祠堂要建在住宅的西边。所以说,现在称为“李纯祠堂”的建筑,应该是李纯的住宅。

1920年10月12日夜,李纯突然在江西都督府里暴卒,引起了社会广泛猜测。据他的参谋长齐燮元说,李纯是因“忧国忧民”而自杀的。另一说法则是,其妾与李纯的马弁有染,为李发现,李被该马弁枪杀。只是由于李纯莫名其妙地早亡,“李纯祠堂”的功用才没有被证实。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即使在李纯死后,也没有证据表明李家曾经将列祖列宗的牌位摆放到“祠堂”中。


      天津“庄王府”是1914年,江苏督军李纯在北京西直门外以20万元购得前清庄亲王府(原为明朝大宦官刘瑾旧宅)。当时拆下的建筑部件、材料(如琉璃瓦、雕梁画栋、墙砖、石雕等)全部运抵津城,并于1923年在此建成仿古建筑,其建筑结构与当年的王府建筑一模一样,故有天津“庄王府”之称。

2010年由南开区投资3000万元修缮的天津庄王府,于5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成为天津又一处极具特色和标志性的文化旅游新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