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轶闻趣事] 孙传芳被刺纪实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21:09:33         人气:1219次

                               孙传芳被刺纪实

                                     2011.9.8

孙传芳下野后,隐居天津英租界,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刺杀于天津佛教居士林。

天津先后有两个佛教居士林,一个为洋行买办陈锡舟所创办,地点在英租界广东路(现唐山道);一九三二年陈病故,居土林亦停办。另一个为靳云鹏及孙传芳所创办,地点在东南城角草厂庵。

一九三三年,靳云鹏联合孙传芳出头,向无津市富绅李颂臣说妥,将座落在东南城角草厂庵的清修禅院(原为李氏宗祠),改名为天津佛教居士林,由靳任林长,孙任副林长。新居土林成立之后,规定每星期日居土们来林念经,由富明法师主讲。靳云鹏、孙传芳这两个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物亲自领拜,在佛教居士中发生了很大的号召力,展转相告,佞佛之徒纷纷而来,陆续参加活动的多达三千多人。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正是讲经日,靳云鹏与孙传芳皆应到林领拜。这一天下雨,孙传芳的妻子不愿孙冒雨外出,曾一再劝阻,但孙事前与靳云鹏约好在林会面,所以冒雨赶来,靳却反而因雨爽约未到。居土林的男女居土们在礼佛听讲时,是男东女西分坐的,男居十行列之首座是靳云鹏,女居土行列之首座是孙传芳。主讲人富明法师坐在正中座上,面对男女居士讲经说法。我大姐张坤厚是日也在座,与刺客施剑翘坐在一排跪墩上,是女居士行列的第二排。施的座位正紧对着孙传芳的背后。据我大姐说:当时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听讲,施剑翘突然从衣袋里掏出手枪照准孙传芳脑后打了一枪,孙即负痛站起,而施又续射一枪,孙即倒地毙命。正在群情惶骇之际,施又取出早已拟就的“告国人书”,散发给左右居土,宣布其替父报仇,历述其父当年被孙杀害经过以及孙的其他罪状等。最后还向大家念了一首诗 “父仇未敢片时忘,更痛萱堂两鬓霜,纵怕重伤慈母意,时间不可再延长。”由此可见,这一仇杀意图在施剑翘是筹之已久了。

当时知客僧东海见林中发生杀人事件,立即通知当地公安机关。这时孙的随从人等也跑了进来,见施手持手枪也未敢贸然举动。警察来后即将施带走。然后,富明法师披上法衣,向着孙传芳的遗体作了一个“送往生”的仪式,孙的随从向居土林借了两床棉被,将尸体裹好,用汽车送回家中。

施剑翘是辛亥革命在滦州起义的施从云的女儿,过继给乃弟施从滨。施从云在滦州起义时被通永镇总兵王怀庆所杀害,而施从滨在张宗昌手下当师长时,被孙传芳所俘杀。据说,施剑翘自幼就矢志为其生父及嗣父报仇,当她打听到孙于每星期日必到居土林诵经拜佛后,就往见富明法师,询问入林手续,遂参加居土林活动。

孙传芳被刺事件发生后,立即轰动三津,过去在军政界有地位的居士们,对居士林从此视为畏途,裹足不前,靳云鹏偶尔来林,亦必戒备森严。一般居士也认为居士林是个凶杀之地,不敢问津,真实佛法失灵。昔日车水马龙的胜地,一变而为门可罗雀的僻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