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轶闻趣事] 我当黎元洪警卫时的见闻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21:04:54         人气:1604次

                        我当黎元洪警卫时的见闻

                                    2011.9.7

1922年6月黎元洪第二次复出任民国大总统时,我正在天津警察厅当警察。当时黎元洪家住英租界,身边没有警卫,天津警察厅长杨以德看出这是巴结大总统的机会,便马上去黎公馆表示,愿意为大总统效劳,提供总统警卫人员,而且警卫薪水可由天津警察厅支付。黎元洪对此当然乐意笑纳,杨以德回警察厅后即刻任命纪进元为大总统警卫队队长。

纪进元是天津警察厅的警察,其母为黎公馆专门侍奉黎夫人的佣人,纪进元因此成了天津警察厅派驻黎公馆的门卫巡官。由于其对黎元洪忠心耿耿,因此颇受黎元洪的赏识。纪进元当了黎元洪的卫队长后,更是得意,不久便带着卫队随黎元洪赴北京复职去了。黎的卫队共有40名警察,是从警察厅所属的第一、二、五、六、七、八保安队挑选出来的,他们个个身材魁梧,相貌端正。我也忝列于其中。

我们40人刚到北京时,职务、级别都没有变,仍着天津警察制服,并每月派人回天津警察厅领饷。大概是考虑到总统的卫队应该穿着体面些,因此到北京不久,就给每人赶制了一套制服,是红呢子上衣,上缀双排铜扣,蓝呢子长裤上镶着白色条纹;帽子是前后出尖,象日本仁丹广告上画的那样。另外还有金色带穗的肩章和乌黑发亮的皮靴,这身装束蛮神气。不过这身制服只有在大总统接见外宾或遇大典时卫队的警察,警官们才能穿。到时每人手里还须持—杆6尺多长的黑缨长矛,列队在总统身后或两边,那场面很象在戏剧里看到的样子。

以往历任大总统的卫队,是由两三个营的陆军来充任,委以亲信为队长,驻扎在总统府内外,担任保护总统个人及其家属的安全任务。但黎元洪第二次上台时,即将以前旧制裁撤,不再用军队担任警卫,只用从天津带去的警察作随从卫士,兼管府内勤务,接送公文函电及迎送谒见人员等工作。在总统府内外站岗值勤的警察,由北京内务警察担任。府内外总共不过百十来名警察值勤服务,这与以前历任大总统的作风完全不同。黎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他的财力拮据,不能铺张;二是他一向反对摆官僚架子,反对拿丘八吓唬老百姓。不过也谈不到他要为老百姓办事。

黎元洪第二次出任大总统之前,曾提出各省要“废督裁兵”的条件。当时虽各省督军回电响应,但黎上台后,各省根本未付诸实施,反而屡向黎元洪索粮索饷;加之当时北京政府政令多受曹锟、吴佩孚左右,国会议员大多随声附和,黎元洪形同傀儡。对此黎完全没有料到,常感到郁闷憋气,有时闲得无聊,便找几个熟识的从天津带来的卫士聊天,谈话中常流露出牢骚,搀说后悔不该二次出山,还不如在天津公馆里舒服。他说自己是骑虎难下。

由于曹锟想驱逐黎元洪,达到自己当总统的目的,遂唆使部下用各种手段排挤黎元洪,煽动军队和警察罢岗索饷,也是其中手段之一。有一次冯五祥率领他手下的高级军官数十人列队,(其中电包括鹿钟麟),请黎元洪阅操。检阅完毕,冯上前敬礼报告,并询问操练如何?黎答:“很好!”冯说:“报告大总统,没有饷,他们干不下去了,请大总统发饷。”

不久曹锟又收买了一些地痞流氓,组织了所谓的“公民团”,前往东厂胡同包围了黎元洪的住宅,搞得黎坐卧不宁,只好向曹、吴打电报求援,曹、吴却置之不理。后来索性切断黎元洪住所的水电,搞得黎四面楚歌、焦头烂额,不住地唉声叹气。我们当时也很为黎的处境感到担心。后来纪进元对黎说:“报告总统,咱们回天津吧!”黎听后低头不语。

l923年6月13日凌晨天尚未亮,我们警察卫队还正在睡觉,黎元洪忽然亲自来到我们宿舍,将我们逐个推醒,说:“起来,起来,收拾东西,咱们马上回天津!”我们40名警察收拾好行装,在纪进元的带领下匆匆忙忙地跟着黎元洪来到前门车站,乘上专车向天津急驶。

没想到火车在杨村被曹锟部下,第23师师长王承斌带人拦住。王气势汹汹地冲上车来,要见总统,我们拦挡不住,王进了总统专车。至于他与黎大总统交涉什么,当时不准我们进去,因此也无从知道。专车开到天津北站时,黎要下车,王承斌却命早巳等侯在北站的他的部下拦住车门,不准黎元洪下车。黎怒目而视,与王承斌争得面红耳赤,硬是从车上下来。这时我们才知道王承斌是来逼黎元洪交出大总统印信的。黎认为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师长,竟敢如此无礼,十分气愤。而王却蛮横地说:“不交出总统印信,休想离开车站!”黎边走边大声叱骂王承斌无权阻挡一国大总统的行止。王命令其部下将黎包围。这些大兵一个个手执枪械,横眉立目地将黎围了起来。黎孤立无援,知道实在走脱不了,乃退回专车中,并命纪进元马上给黎公馆挂电话,让他子女前来接他。经过一夜的折腾,黎元洪在王承斌的威逼下,只得交出总统印信。但王承斌还不放他走,拿出一封事先写好的电报,让黎在上面签字。电报是给国务院的,大意是“本大总统辞职,职权暂由国务院摄行”。黎元洪看完后怒气冲冲地在上面签了字,之后把笔往地下一扔,转身带着儿子离开火车,乘汽车回公馆了。

这时天津警察厅长杨以德见黎元洪大势已去,连印都交出来了,知道自己用不着再巴结黎元洪了,便命令纪进元:“你把咱们的人都带上,马上回警察厅!”就这样,我们40名总统卫队从跟黎元洪进京复职,到把他又护送回天津,整整在大总统身边经历了一年零三天。这期间我们既随黎元洪经历了第二次出任总统的风风雨雨,也亲眼目睹他被逼交印信的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对黎元洪来说大概是非常辛酸的一年了。我们来去乘的是同一列总统专车,但这一去一来是多么截然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