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轶闻趣事] 黎元洪晚年居津生活琐记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21:00:34         人气:1322次

                       黎元洪晚年居津生活琐记

                                      2011.9.7

作为曾任黎元洪10余年的英文秘书,我对黎元洪的政事、家事都有所了解。由于写黎元洪政治活动方面的史料已有不少,这里我只想对黎元洪退出政坛后,晚年居住天津的生活情况略作叙述,供人们参考。

黎元洪的生活方式趋向西式,无论是他在职或不在职时都是这样。他向来喜欢穿西服和制服,很少见他穿中式服装。在吃的方面,自辛亥革命以后的数十年中,他每日三顿都是西餐。他家里有一个中餐厨房和一个西餐厨房,他和他的女儿吃西餐,夫人及办事人员吃中餐。不过若遇他伤风咳嗽,就暂时改用中餐。他认为吃西餐比较卫生,而中餐用筷子反复在盘子里夹菜,易传播疾病。黎元洪有午睡的习惯,但他不是在床正午睡,而是在沙发上。黎注意健身,每日早餐前,必做一次体操,此外还喜爱骑马,有时也喜欢拄着文明棍外出散步。他常和夫人一起步行到剧场去看戏或电影。他不象其他的总统出门时要前呼后拥,他不要人跟随,喜欢自由自在地出入,因此很多人认为他是很平民化的。黎元洪的另一个嗜好是书法,他经常练习书法,遇有人索要,提笔就写。若有人备好空白的对联或横幅宣纸请黎元洪为自己题词的话,他总是很高兴地按客人的意思写好交给人家。很多人家里当时都挂有黎元洪的墨迹。

黎元洪退出政坛后,不再过问政治,而专心致力于发展小国的实业,他对很多企业都有投资,例如我国北方有名的大企业中兴煤矿公司,启新洋灰公司,久大精盐公司,永利碱厂等都有他的投资。后来他又为华侨首次创办的中国远洋轮船公司投资万余元的美金,以鼓励该公司在远洋运输方面能够得到发展,为国家挽回一部分利益。该公司当时购买了一条近万吨的远洋轮,命名为“中国号”,从香港经上海驶往美国旧金山,然后再顺此航线返回。可惜由于该公司经营管理不善,不到一年因赔累不堪而倒闭。

黎元洪很注重教育,他一方面给南开及其他一些学校捐赠款项,另一方面对子女教育尤为重视。他曾聘请天津的著名学者赵元礼教其子女们汉语和书法,使他们有很大进步,我也曾教黎的子女们学英语。后来黎命其长子黎重光赴日本留学,几年后归国复进南开大学学习,他曾命他的长女黎绍芬赴美国留学,黎绍芬在美国麻省著名的威斯列女子学校学习四年,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归国。

黎元洪非常好客,他对来访的客人总是要留他们便餐的,每次都由我们几个主要办事人员作陪。由于他在天津的寓所客厅、饭厅都不够大,而在天津的中外朋友们又多,因此他不得不有计划地,分期分国籍宴请一些客人。被请的客人包括外国总领事,副领事,驻军的各级军官,租界工部局的一些负责人,以及外国公司和银行的经理等。举行宴会前,他总是按照西方的习惯发出印妥的英文正式请帖,并请答复,对日本客人则用中文的正式请帖。按照礼节,赴宴的必须穿礼服出席,每逢此时黎本人也身穿礼服迎接客人。客人来到前,黎元洪总要亲自检视餐桌上每位客座前已摆好的外文莱单。他宴请外国人不完全是西餐,如每次都有鸽蛋汤或鱼翅汤等。如时逢节日,他还要在他私人的戏院(今烟台道儿童影院址)里举行舞会,并放焰火,以示庆祝。戏院楼上备有西式冷餐,果汁饮料等,供客人食用。

除外国人外,黎也经常设宴招待在津的本国军政要员及社会各界名流,在春节时还邀请京剧名角和杂耍艺人前来演出,以此招待宾客。黎下野后虽不过问政事,但对国庆节却非常重视,他常说,我作为民国的一个平民也应该庆祝。每逢国庆他都要准备焰火和露天电影,让群众在他寓所与他共庆国庆。

黎元洪的生活开支主要来源于他投资实业的股息和红利,偶遇钱不凑手时,就拿股票或房契暂向中外银行透支。他的开支主要刚寸:交际和向学校捐款,而对他个人及家庭的开支却一向是俭朴的,他日常生活比较简单,过生日也从不铺张,也不请客,只邀请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共进午餐而已。

黎元洪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症,10余年来一直由日本人在天津开的东亚医院院长田村给他诊治。正当时这两种病也没有很有效的治疗方法,只是经常检查预防而已.民国L7年(1928>初夏黎元洪同夫人去英租界赛马场看赛马,突然昏倒,当时有在场的观众将他抬人车内,已不能言语。送至二夫人的寓所经过一星期治疗无效,又转送至大夫人寓所继续治疗,仍刁;见效,不久便与吐永别,享年6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