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工商贸易] 陈亨成功试制35种活性染料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20:27:28         人气:1578次

                       陈亨成功试制35种活性染料

                               新华社 2012.1.19

编者按:据新华社1958年7月2日报导,天津染料厂的青年技术员陈亨和化验所的职工一起,先后试制成功了三十五种活性染料、新型硫化染料和萤光增白剂,使天津市活性染料的生产超过英国。属于国内首创,填补了染料行业的空白。为祖国的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由于成绩突出,曾被评为全国先进生产者。

以下是转载2009年2月5日 “台声杂志”2009年第一期,关于陈亨先生的报导。




                             陈亨:与祖国命运相联

                              ——记全国台联原副会长、天津市台联会长陈亨

陈亨,1931年出生于台湾省基隆,1947年迁往日本神户市。1956年日本近畿大学化学系毕业。曾任中国留日神户同学会主席。1957年3月回国,在天津市染料厂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副厂长。1959年至1963年连续被评为天津市劳动模范;1973年至1978年连续被评为天津市先进生产者、劳动模范;1979年、1980年荣获天津市特等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6年调任天津市台联会任会长,1988年起兼任全国台联副会长。是中共十二大台籍代表,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每次采访过定居祖国大陆的老台胞们,我都对台湾同胞深具爱国传统这句话的涵义有了更多的理解。每一位老阿公、老阿婆讲述的往事,都一次次感动着我,这感动中不仅包含着对他们过往人生经历的羡慕与触动,也包含着对他们把个人命运同祖国命运紧密相联的崇敬。

再次见到陈老是在全国台联举行的老台胞来京参访的活动上。眼前的他尽管骨股头数次手术行动不便,但精神依旧硬朗。


台湾我乡

陈老的故乡在台湾岛的最北端——基隆,一个临海、多雨、满是历史烙印的城市。在陈老的记忆中,少年时代的他同所有台湾乡亲一样,在日本帝国主义的统治下受尽屈辱,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生活十分艰辛。而当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他也同全岛乡亲欢欣鼓舞,憧憬着回归祖国后的美好生活。尽管当时的他少不更事,但心里却明白回归祖国后,再不会受尽欺压。然而国民党接管台湾后的贪腐无能、残暴统治也激起台湾乡亲的强烈不满。而这种不满终于在1947年,台湾光复后的第三年爆发了。

陈老的父亲当时是基隆市的参议员,曾经求学东瀛,后回乡在当地的煤炭行业工作。台湾光复后,国民党政府接管了日本殖民者在台湾的一切权利和财产。接管过程中,陈老的父亲因看不惯接收官员利用职权变卖资产据为己有,愤然向当局揭发。“二·二八”起义时,正担任煤矿工人管理职务并兼任“学生管理委员会”委员,起义被镇压后,成为了当局追责的人选。陈老说,那段时候,全岛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父亲不少同窗好友纷纷被害,父亲则另外一些因好友的帮助而幸免遇难。尽管躲过了两次国民党宪兵的搜查,但终究不是办法。为了家中妻小,最终父亲决定离开台湾。父亲离别时非常匆忙,尽管舍不得幼子、舍不等故土,却终究登上了离别的渔船,先到汕头,后经琉球辗转到了日本。然而令人未曾想到的是,父亲走后不久,国民党宪兵因找不到老子,则要抓儿子去顶替。正在台湾工业学校读书的陈亨,为了生存,不得不踏上了离别之路赴日求学。尽管离别是哀伤的,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别竟然过去了半个多世纪。

求学东瀛

来到东瀛后不久,陈亨的一家终于在神户团聚。他也进入了神户的一所工业学校,学习化学专业。身在异乡为异客。尽管一家团聚在日本,却缺少了一份台湾光复时的喜悦。当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消息传到华侨聚集的神户。陈老说,他同所有海外游子一样从心里感到鼓舞和振奋。从此,新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华侨在海外也越来越受到尊重。1952年正在大学学习的陈亨加入了中国留日神户同学会。陈老说那段紧张、认真、开心的时光是他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在同学会的那段日子里,他和其他同学一起阅读了大量来自新中国的刊物和书籍,这些读物也让他们这一代青年学子。看到了新中国的每一点进步和变化,也看到过贫穷落后、处处遭受歧视的祖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克服重重困难,建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新中国。

陈享(右)1980年在日本拜访老师桧山八郞教授

上世纪50年代初,《大公报》刊登了周恩来总理代表新中国政府号召海外知识分子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消息,引起旅日华侨的积极响应。陈老回忆说,祖国的信任与重视,让他们这些年轻的海外学子从内心感到热乎乎的。那时大家经常聚集在一起,议论的话题总离不开是否回国和什么时候回国。

从1953年到1958年的5年时间中,先后有8批旅日华侨集体回国。尽管看着一批批华侨回国,陈亨尽管还未完成学业,但心早已回到了祖国。在家人与恩师桧山八郎教授的劝说下,他安心完成了学业。毕业时,陈亨放弃了在大阪一家染料厂的邀请,决心将所学奉献祖国而踏上归国之路。

1957年,陈亨只身一人从神户港搭乘挪威货轮“海兴号”回国,那一年他26岁。


爱国归国

1957年3月23日,对陈老来说是一个颇具纪念意义的日子。这一天,历经了三天两夜的行程,终于回到了祖国,也翻开了他人生的新一页。

陈老说,“1957年4月下旬,经过调整我到北京国务院接待归国留学生招待所报到。与20多位从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家归来的知识分子等候分配工作。招待所食宿条件很好,还经常为我们安排观光游览、观看杂技和京剧,组织丰富多彩的活动,饭食丰富多样,享受到贵客待遇,使我深深感受到祖国母亲怀抱的温暖。”而最让陈老难忘的是先后见过8次周总理,总理平易近人、关心群众、严于律已、克勤克俭、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的模范作风和崇高精神,成为他一生努力工作的动力。

同年6月,陈亨被分配到天津市染料厂作技术工作,这一干就是30年。

作为奉献了大半辈子的工厂,他在工作中刻苦钻研,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通过翻译日文资料,了解到大量国外有关染料的最新技术和生产情况,并及时把这些技术想办法应用到工厂的生产领域当中。如当时在国内还没有应用的荧光增白剂,陈老说,“当年在日本求学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到这一新生科研成果,一回到国内就想把这种技术应用到日常生产中”。然而当时荧光增白剂还不为人知,工厂、消费者也都仅仅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然而随着大家对产品的了解,最终新技术被逐步推广,不仅为国家创造了财富,填补了印染行业的空白。陈老也因此,从1959年至1981年,先后荣获天津市劳动模范、市级五好职工和先进生产者、获天津市特等劳模和全国劳模等光荣称号;职务也从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做到了副厂长。

陈享曾担任天津市染料厂事总工程师,并于1979年当选全国劳动模范。

我问陈老干了30年的染料工作,是不是很辛苦?陈老说,“在日本的时候,天天想着回到祖国,建设新中国。当我终于回来了,更应把所学贡献给祖国。生产染料的目的就是丰富人民的生活创造出一个充满色彩,鲜艳夺目的祖国。”

1986年10月,在天津市台胞第二次代表会议上,陈老当选天津市台联会长,因工作需要离开了染料行业。开始了他服务台胞的工作。

情牵故乡

2004年12月陈老和夫人,终于回到了离别了58年的故乡台湾。

基隆位于台湾岛的北部,面临东海,外窄内宽,形状好像鸡笼,故台湾人仍称其为“Ke-Lan”。公元1872年(清同治11年)设海防于此地,并依谐音取名基隆,以表示“基地昌隆”之意。这也是陈亨出生成长的地方。

回到故乡,看着眼前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曾经上小学时念书的校园,曾经与妹妹一起玩耍过的公园,还有那头顶日光钓鱼的渔港码头,学会游泳的海水浴场,在那些魂牵梦绕的地方,童年、少年时代的美好时光,全部一股脑儿涌现在眼前,历历在目。陈老说,“回到故乡,看着眼前的一切,好象就象发生在昨天令人感慨。”

离别故乡半个多世纪,眼前的一切尽管熟识,却也少不了变化。陈老说,“当年离开基隆时,曾经居住过的信义区东明路震东巷,如今已是大变模样,满眼都是密密麻麻的住宅小区。当年,基隆人口只有20万左右,如今已有50多万。”在陈老的记忆中,少年时家人就告诉他,我们是从大陆移民来台的。而为了祈求平安,每年都会由11个从章州、泉州移民到台湾的家族,张廖简、吴、刘唐杜、陈胡姚、谢、林、江、郑、何蓝、韩赖、许等,流举行祭典仪式,杀鸡、杀猪、摆酒宴接待客人。在陈老的记忆中,还记得当年离别故乡前,轮到陈姓家族主办祭典时那红火热闹的宴席场面。

陈老说,“每当想起那段既有儿时的欢乐,又满含辛酸、苦涩的往事,无法割舍的思乡之情一再萦绕心头。”陈老的小儿子,因当年赴日求学认识了一位台湾姑娘,如今已在台湾定居。陈老说,“儿子和儿媳在台湾的生活很美好,岛内乡亲们对他们也很照顾。”从陈老的眼睛中,看得出后辈在他曾经魂牵梦绕的故乡,生活得幸福,也算是延续他离别故乡半个多世纪后,最好的一种慰籍。

如今每一年,陈老都会回到故乡,一来是探望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儿,二来能看一看,故乡每一年的变化。陈老说,“只要身体条件允许,以后每年都要回故乡去看一看,不为别的,只为弥补这个半个世纪来对故乡的思念。”

从基隆到神户,再到天津;从日据时代到海外求学,再到新中国。从一名普通技术员到一厂之长;从曾经因“海外关系”身陷极左浪潮到担任中共十二大台籍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陈老说,“走过人生的77年,有过欢乐与喜悦,也有着悲哀和痛苦。但从未后悔选择今天这样的人生,因为自己的命运与祖国命运相连。(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