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工商贸易] 天津人造出了中国第一块手表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20:14:04         人气:1540次

                       天津人造出了中国第一块手表

                                   2011.12.27

            

1955年1月的一天,天津公私合营华威钟表厂的工作间里,4名工人师傅拆解了一块瑞士“sindaco”15钻粗机手表。在随后的两个多月里,他们用小车床、小铣床、台钻和砂轮机鼓捣出上百个零件,硬是装出了一只全新的手表。因为表盘上镶嵌了1大4小5颗星星,这只表被命名为“五星”牌,颇有革命成功的意味。这只手表正式试制成功的时间是1955年3月24日下午5时45分,江正银、孙文俊、王慈民、张书文4位创业者的名字,也和这个时间一起写进了中国轻工业发展史。25日,华威钟表厂开始第二批小型生产,向“五一”劳动节献礼,“五星”牌改成了“五一”牌。

1957年,和平区湖南路10号的一座民宅挂上了天津手表厂筹备处的牌子。那年夏天,对高中毕业的那秦生来说,能分配到天津手表厂筹备处工作绝对是一件幸运的事。他还记得筹备处的书记张子良的欢迎词:“我们天津工人制造出了中国第一块手表,现在国家正式批准在天津筹建手表厂,你们都是开拓者!”筹备处下设3个车间,总共不到200人,却被分散在3个地点——手表车间在湖南路,土城有个民宅是秒表车间,工具车间在吴家窑。

手表行业太需要经验,培养一名高级工人需要10年,甚至20年。“像摆轮的调整,机芯内机构的调整,都需要很高的技巧。”那秦生说。1999年他年满60岁退休,而后又被手表厂返聘,直到现在仍没有离开工作岗位。


从4层楼扔下来仍能正常运行

建厂初期,因为是纯手工操作,产量是最大的难题,200多名工人一个月只能装出几十只手表,一年也只能生产300多只。“刚刚生产出来就被各种关系买走了,根本进不了市场。”到天津五一手表厂正式成立,厂址集中搬到丁字沽(现中环线上一轻工业学校所在地),这种短缺状况也没能得到解决。“虽说那段时间年产达到1500到2000只,但仍需要凭表票购买,因为表票实在是太难找了。”

复康路上水上公园附近的天津手表厂早已成为天津人的公共地标,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址是前苏联的专家帮助选定的。50年代末,前苏联专家到天津手表厂援建,他们认为,丁字沽一带风沙较大,不适合手表生产,于是开始在其他地方选址,并最终确定了复康路上绿树环绕的地带。

“买块手表要花上普通工人半年到一年的工资,还得烦人托窍才能‘踅’到一块。”那秦生记得有一年春节,厂长下了决心,“豁出去犯错误,也一定要卖给职工每人一块手表。”在今天看来轻而易举的事,当时的确要顶着犯错误的危险。

这种紧俏却从另一个侧面提升了天津手表的品牌价值。“五一”表问世11年后,手表厂的工程师靠手摇计算机测算数据,手绘图纸,开发出中国第一只自行设计制造的新型机械手表,命名为“东风”牌。当时曾做过这样一个试验,将一只成品表从4层楼扔下来,落地后表依然正常运行。1973年,“东风”表以“海鸥”商标出口国际市场,“海鸥”表名声鹊起。也正因为这个原因,1987年,“东风”表退出了历史舞台。


世界展台上的天津品牌

陀飞轮、万年历、问表,这三种极端复杂的微型机械装置,代表了手表行业的最高水平。陀飞轮表最重要的结构是机芯中的旋转支架,它可以带动整个调速结构旋转,来克服地心引力对计时精度的影响。问表是通过表壳上的按钮启动一系列装置发出声响报时,三问表具有3种不同的打簧响声,可分辨出时、刻、分。万年历表里面有一个微型齿轮,每4年自转一周,可自动显示日历、星期、月份,也不会因闰年而有误差。

在海鸥表的故事里,这三个系列手表的研制成功,让海鸥表有资格登上了国际高端手表舞台,也让天津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机芯制造基地。

2001年,海鸥集团总经理王德明在一次国际钟表展上看到陀飞轮表,觉得天津完全有能力研制生产。回国后,他立即要求技术部门马上设计。果然,不到一年的时候,海鸥表便生产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陀飞轮。2005年3月,瑞士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海鸥陀飞轮表大卖120只,一举震惊世界表坛。随后,两问表、三问表,万年历表的研制成功,更让海鸥表的品牌效益得以大幅提升。

不过,这里面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就在今年4月的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上,瑞士一家公司投诉海鸥双陀飞轮表,认为其关键部件抄袭了他们的专利设计,限时海鸥表提供证据,否则将面临“当即清场、来年不允参展”的惩罚,并被要求索赔。海鸥表则胸有成竹,经过严格鉴定,结果表明在海鸥表的“差动结构”中具有瑞士公司专利中没有涉及的“行星轮”,根本不存在侵权。这一官司反而让海鸥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为站在世界顶端的国货品牌赢得了声誉。


海鸥品牌有50年的历史积淀

回忆起14年前从天津钟表时钟公司调任天津手表厂总经理,王德明引用了诸葛亮《出师表》中的一段名句: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在当时,曾经生产出中国第一块手表的天津手表厂正面临困境。“刚来的时候形势特别艰难,后来一年内日本电子表降价,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国内的手表厂饱受夹击,没有一家逃脱。”

内外压力之下,王德明根据海鸥表自身的特点研究市场,做出了停产电子表,自主研发机械表的改革方案。在他看来,手表作为单一记时工具的概念越来越弱化,而机械表的特质是制造工艺复杂,能够展现佩戴者的品位,是融技术装饰珠宝于一身的奢侈品,有极好的发展前景。

90年代末,天津手表厂仍处在低谷,因为打造一个品牌需要时间和金钱的积累,当时一年要多花费三五百万,于是便有人提出是否还保留“海鸥”品牌。而王德明的态度非常坚决,“我作为总经理这一任,‘海鸥’这个品牌不能丢掉。我们今天不行,明天不行,后天也要行,我们一定要发展。‘海鸥’品牌里蕴藏着天津制造业的深厚积淀,这个优势我们不能丢。”

多年以后,在一次中国钟表行业的交流会上,王德明说,现在中国名牌里没有“上海”牌手表,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我们坚持了海鸥表的品牌,也是做了件比较负责任的事。中国的企业不能总给人做加工,也不能总做一般的满足人们生活必需的东西,而要有自己的品牌含量,要敢于跻身国际竞争。

在瑞士的一次钟表展上,王德明看到过一只卖到300万瑞士法郎的手表,折合2000多万人民币。“这种手表如果让我们来做,100只,每只20万我就可以做出来,换句话说,这种手表如果没有品牌,价值是20万,贴上‘海鸥’的牌子能卖到80万,而同样的手表换成瑞士制造可以卖到2000万。技术上我们能攻克,但瑞士手表有百年历史,品牌含量太高了。”

而现在,50年的历史文化积淀和高技术含量、自主知识产权,也让海鸥表从低端走向高端。“没有一个品牌是一年发展起来的,一个好的品牌要经受历史的检验。我们也在努力把海鸥表作为一个中国进入世界的品牌来做,这是我们几十年的想法和愿望,也是我们正在实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