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工商贸易] 天津麦秆编帽辫 畅卖欧美赚汇多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20:05:44         人气:1301次

                     天津麦秆编帽辫 畅卖欧美赚汇多

                                  城市快报 2011.9.6

贸易,在1900年以后的天津显得格外重要,这时的天津已经由刚刚建卫筑城时的“一亩三分地”,扩大到周边几十倍的方圆土地。城市的发展带来了贸易的繁荣,作为当时少数几个出口口岸,成批的土特产由大沽口漂洋过海。除去丝绸、茶叶,天津还有一项大宗的出口物品———草帽辫。谁能想到,这一当年出口创汇的产品,竟然是用田地里废弃的麦秆编成的。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原本被视为废弃物的田间麦秆,经过巧手编织,制成长长的草帽辫,竟成为国外竞相抢购的物品。

田间废弃品 编成抢手货 天津草帽辫 出口到欧美

当年花样繁多、款式新潮的外国草帽,可多是由天津出口的草帽辫编织而成的。在1870年以后,天津出口到英、德、美等国的草帽辫为国人带来丰厚的利润。

草帽辫是什么东西呢?旧时山东、河北一带的农民,在小麦收割后,将收割后的麦秆晒干,经过处理后,手工编织成有一定长度规格、花样要求的“草绳”(即草帽辫)。草帽并不是真的由“草”制成的帽子,而是利用草帽辫编制而成。

关于草帽辫的起源,历史上没有明确的记载,直隶工业试验所第一次调查报告(1916),首次在中国以文字的形式记述了草帽辫出现的历程:“希腊有名历史家,曾巡游埃及之沿海,发现麦秆草帽辫之事。又于埃及古坟中,亦往往见之。麦秆草帽辫之手工,当时不过为各种之玩具提笼。”

尺寸有短缺 货样不相符 英商着了急 发函要制裁

夏收过后,直隶、山东一带农民把麦秆处理后加工成草帽辫,其中著名的产地为山东掖县与直隶兴济。天津当年许多洋行以及个人商号,派人到这些产地收购,然后从天津运往国外。直隶工业试验所第一次调查报告中记载,从天津销往英国的草帽辫每年就达200多万元(银元),销往其他欧美国家也不比这个数字少太多。草帽辫,成为天津商人对外谋利的重要商品。

1908年初,农工商部的一封公函送达天津商会,看罢之后,商董们不禁大吃一惊。农工商部透露:“从1909年1月1日起,中国出口的草帽辫如果再出现缺尺短寸,不够长度,欧美商人将一概不为销售。”公函中说明,中国驻英大使近日接到英国伦敦商会的抗议信,英国商人对于从中国出口的草帽辫尺寸不够规定长度极为不满。“中国近年出口草辫为数日少,本会调查有年,知其故皆由尺寸减短货样不符所致。从前由华出口之草辫,计各长30英码或60英码或120英码,现皆短5英码之多。”

5英码的差距有多少呢?按照“英码”与现在的长度计量单位“米”的换算,5英码约为4.5米。据本市一些老外贸者介绍,草帽辫出口按包或箱计算,120英码的草帽辫为一把,一箱或一包有240把。如果这样计算,一包(箱)草帽辫就有近1100米的差距,成批量出口差距要更大。一顶草帽大概要10码长草帽辫编织而成,1100米的差距相当于少了100顶帽子,英国商人能不着急吗。

一块标准板 长度有缩减 竞争太混乱 商人偷耍奸

麦秆帽子深受欧美国家的欢迎,难道欧美等国自己没有这项工艺吗?其实不然,麦秆帽子的发源地也是欧美,他们当然会编织草帽辫。但是,经过几次转变,英、美、德等国自己生产草帽辫的成本已经不能与中国、日本等国的成本相竞争,于是转向买半成品再加工,将购得的草帽辫编制成各种新型的草帽,然后行销国内外。所以,对于草帽辫的需求大部分依赖于中国与日本。

草帽辫不断增长的需求量让经营此项货物的天津商人乐不可支,从事手工编织的农民们也有了一个稳定的收入。但竞争激烈了,草帽辫出口价格并不看涨,没办法,国内的商人们想出一个变通的办法:草帽辫不是规定一把有多长吗,好,我们就在长度上做文章。当时草帽辫的加工点都准备一块长木板,一般为10码或20码长。草帽辫编好后,在这块木板上缠上几圈,长度自然就可以相应算出来。但是,“聪明”的商人们把当做标尺的木板长度相应缩减,使长度不到10码或20码,但依然按照规定的长度记数。

这样一来,规定为120码的缩减为105码至109码左右;规定长度为60码的只有53码左右。在没有传真、没有数码电子照片及时沟通的年代,商人购买草帽辫全凭货样,草帽辫未到,货已购订,等到发现实际交易的货物与样品不同,也只能接受吃亏的现实了。

这种投机取巧的伎俩显然没能瞒过进口商的眼睛,英、德两国商会不但向驻在两国的中国使馆提出抗议,而且还将目光转向了其他供货地区。农工商部同样发现草帽辫的出口额逐年减少,得知本国商人投机的手段后,立即向各地商会发出警告:“此事与商务极有关系,应请为中英商务利益,将此种弊端设法力为杜绝。查中国出口土货丝茶之外,草帽辫亦为大宗。近来丝茶两项较前皆日见减色,商业中人即不能将各种土货改良,推广销路,亦不宜取巧弊混,自蹙生机。”出口货物越来越少,大家(商人)就不要自毁长城了!

外贸有危机 内外找原因 调查提新议 原料改成品

草帽辫的贸易如果被其他国家抢走,恐怕不单单是商人的损失,中国的税收以及农民从业者的收入也会大大减少。不然,为什么驻德商务随员水钧韶会奉命调查改良方法呢。

细致调查后的水钧韶心情异常沉重,世界商战愈演愈烈,中国商人此时更应该注重信誉,草帽辫自应改良,力求进步。但商人自损名誉,同行业均受影响,这不能不让人痛心。尽管其中有物价昂贵,成本较重,洋商不能提高进口价格的原因,但这不能成为信用缺失的借口。比照国内外同业的现状后,水钧韶发现,中国的草帽辫商人有三个致命缺陷,不但在竞争中无法与国外商人抗衡,而且也在内部产生不和谐音调。

水钧韶向农工商部以及天津商会建议,应当尽快建立草帽辫商人的商会,形成一个统一对外的团体。草帽辫为中国出口大宗产品,运销外洋,若不联络同业,严格货品质量,恐怕会让洋商垄断进出口价格。到那时,价格操纵在外人手里,中国商人只能任人宰割。商会成立后,各地所出的货物,可由商会出面与洋商商谈价格,货品等级、价值高低,均由该会统一规定,华商不能私自让利,洋商也不能随意压价了。

中国草帽辫出口除了价格低廉,而且质地最佳,各国制草帽厂都喜欢采用。但水钧韶发现,近年的出口锐减与编织手法的陈旧也有一定的关系:“惟制造草帽辫者,固守成法,不能随时改良,以致销路不能大畅,利益反为日本所夺。”水钧韶建议天津商会,设立“草帽辫调查局”,专门研究考察“何处土产精美,合某国之用,何处手工较为合宜,何处手工尚需求精,何种草帽辫出口最多,何项手工在何处制造”。所有生产草帽辫的商人,由调查局发给最新式样,货品既精,尺寸有准,中国的优势不又回来了吗。

不过,水钧韶最重要的一条建议,在今天看来仍然为先进的思路。国外不生产草帽辫,只生产草帽,不但赚钱多,而且反过来还能将草帽又卖给中国人,价格从三四马克至三四十马克不等,更有巴拿马草帽,最贵的竟然卖到五六百马克。中国既产草帽辫,何不自造草帽?草帽为人人必用之物,花样随时翻新,有钱人一年要换数顶。如果中国草帽辫产地设立制造草帽公司,按照国际要求制造新式草帽,对于增加出口又是一项贡献,比单纯只卖原料赚钱多了。

天津工业试验所 改良帽辫新花样

水钧韶的建议不知是否被采纳,但在宣统三年(1911),天津公园内挂出一块醒目的大木牌———直隶工业试验所,在旧有教育品制造所内,直隶化分矿质局同时对外运行,除矿物、窑业等内容外,还包括一项特殊内容———染织。根据第一期直隶工业试验所调查报告说明,草帽辫的改良以及对策研究成为染织业中的惟一内容。

改良技术在中国草帽辫业喊了许多年,但如何开展技术改良普通中国农民又何从知晓?试验所在创办之初,参考日本的技术为中国草帽辫编织者提供了直接的技术来源。当时日本的技术分为菱物、平物、助类、四角物、细工等五项菱物,又分为四本菱、六本菱、八本菱、十本菱、十三菱、丸菱、裂菱等,丸菱以不割开之麦秆编成,裂菱将麦秆割开而编制。单数花样用一片麦秆,双数用两片麦秆编制。在调查报告中,试验所所长杨育平等人用翔实的手绘图完成了教授编制花样的任务。据本市一些老外贸人员回忆,这些编制花样在20世纪40年代依然出口草帽辫中盛行。

调查报告中,杨育平向有关方面提出,按照中国草帽辫业情形,惟有通过政府奖励及地方官厅的提倡才能恢复中国草帽辫霸主的地位。相比较而言,日本草帽辫业生产地约二十余县,每县均有同业组合会,政府支出专门奖励补助费,每县每年约5万余元。但是,这5万多元的奖金却能够带来200万余元的外汇收入。我国草帽辫业仅直隶、山东两地所产数量在欧洲商场上可稍得一些利润,虽不及日本数量多且质量好,但总算有一定份额。但是国内草帽辫业拘泥守古、制造不良,又无统一的管理机关,使其革新。从业商人又缺乏商业头脑,不懂得检查编织质量的技术,所以编织制造者以省事省工为能事,往往以粗制品蒙混一时,一旦输出外滩,不但不能受人欢迎,而销售前途以及销路也将受阻碍。

杨育平提出,按目前现状,如果草帽辫必须要重整旗鼓,恢复往日出口大国的景象,必须由政府在总输出商埠设立检查所,规定取缔章程,并派专门技术员临场检查,如有不合格者,禁止输出。草帽辫从业者,必须设立同业组合,由地方官在实业开办费项下支出补助,按照各县大小及产额多寡,确定补给金额。另外,要设立制造草帽辫模范工厂,置备机器,招集学徒,形成原料与成品出口两条腿走路。如果某家企业设立独占制造法,发明新式草帽辫,政府应当在一定时间内保护这家企业的专营权利,以资鼓励编制业者的创新。

试验所的努力没有白费,此后由天津出口的草帽辫花样翻新,大大促进了中国草帽辫在欧美市场的销售。记者 黄卫/城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