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工商贸易] 商贾一街走 掌柜七票收

作者:         发布时间:2013/4/28 20:03:52         人气:1137次

                          商贾一街走 掌柜七票收

                              城市快报 2011.9.5

清末民初的天津市面上,除了流通正规的钱币外,还有一种钱庄、银号自己发行的“货币”———私票,以至于———


辛亥革命一声枪响,推翻了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世界一片清新。新的政府成立,一切都要有个新开始,然而工作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这不,天津的市面上,因为“钱”的问题,着实让新政府头痛了。

1912年9月9日,直隶省的一纸公文发到了天津钱商公会:“准财政部歌电内开:发行纸币与金融机关有密切关系,现在民国肇基,亟须改良币制,欲改良币制,必先实地调查贵省官立银行、银号所发纸币及准备金数目,务请查明电复……”

虽然是因为国家需要改革币制而进行的一项调查,但在天津钱商的眼里,这也是一把利剑,将斩断他们已经获得的许多利益。因为当时在天津的市面上,百姓们除了使用正规的钱币外,还在使用着一种由七家钱庄、银号(即启泰银号、敦庆长银号、义恒号、溢源号、义聚永银号、庆隆号、德庆恒银号)各自发行的“货币”———私票。

流通钱币多 私票要带全

民间收藏家高伟告诉记者,民国初年,天津币制特别紊乱,民间流通的货币有银两、银元(大洋)、银角(小洋)、铜元、铜钱(制钱)、银行券以及银号钱庄的私票等,发行权既不归中央,各地币制也不一样,严重妨碍了国家统一与经济建设。

私票,泛指民国时期各地私营钱庄、票号、银楼乃至饭店娱乐场等处发行的信用代币券,多为汇兑凭据及找零、吸引储蓄等。由于私票的流通范围仅限于发行单位内,超出这一范围便如同废纸一般,用私票进行交易找零无异于把下一笔生意也给做成了,所以深受商家青睐,在旧天津发行这类“钞票”的单位极多。

“掌柜的,您给我量10尺洋布。”这不,一位老客来到了一家布庄,想在入冬前给家人买些布做新衣。在掌柜热情的招待中,伙计已经按客人要求的颜色和布种,把布量好送到了客人的面前。客人喝了一口茶说:“掌柜的,算账。”说着拿出一张私票递到了掌柜的面前,“多出的就不找了,算给伙计们的赏。”“谢谢二爷!”掌柜的笑盈盈地接过了私票,定睛瞧了一眼,突然眉头拧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正常。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也没有逃过客人的眼。“怎么,爷们儿给你的票子有假不成?”掌柜听完,马上就笑着说道:“不是,不是,二爷的票没问题,只是小号有些问题。”“怎么?”“二爷您看,现在不是民国了吗,咱什么事都有个新气象,小号也扩大了一些营业,可是苦于没有更多的资金,就找了敦庆长银号借了些贷,打那以后小号就不再收别的银号的票了,只专收敦庆长一家的。您这张是溢源号的,小号不能收啊。”

“这可真是的,还这么多规矩,好在爷们儿出门带的多,不然还买不了东西了。”客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了敦庆长银号的私票,交给了掌柜……从布号里出来,客人又去了几家店铺,采买一些生活用品。结果发现,几乎每家都要求收与自己有经济往来银号里的私票,要想买齐了东西,除了有统一货币外,几乎要把天津七家银号发行的私票都带上,要不还真不好办。

也有一些商号,没有找这些银号借款,所以在收款上也就无所谓了。好在这些私票的信誉都很好,收哪家的都一样,私票当货币使用也就被大家认可了。

公会耍滑头 币制难统一

话说两头,一边是商号收着私票,一边是国家要求统一币制,钱商们想着如果币制统一,这“买卖套买卖”的做法就会消失,影响了自己的利益,钱商公会作为钱商们的“头头”,也就要为“大家”说几句“公道”话了。

钱商公会在接到公函近一个月后,在1912年10月3日这天,给天津商务总会回了一封信,陈述了如果取消私票,将会影响天津商业的“利害关系”,想给钱商们找个理由,不能让政府很快地统一币制,废除私票:

“顷奉惠书,备聆种切。承嘱调查纸币列表一事,伏查天津钱业向来发行钱票、银元票,久经商民认可,不但便于携带,且可借资周转,通行街市,永久相安无虞……后又经官银行颁发纸币,与商家所出各票互相通融,毫无窒碍,且往来周流,双方收效非浅……但自上年武昌起义,天津大受影响,虽受旧历正月之变,所有商号前出纸币,尚无失信停付等弊,现已为数不多,似可无庸到表。现在市面金融凝滞,实由本国官商银钱各行号预保信用,不发纸币,以致商业久未恢复,利权逐渐旁落……敝会确知,如市面照此平靖,仍应因地制宜,恪遵向章,照旧发行各票,近可收回外国银行纸币之利权,再可为我民国统一币之先导……专此布复,敬请商务总会老爷公安,伏维钧鉴施行。”

说了半天,又是推出了要保持市面稳定的借口,抬出了“统一币之先导”,钱商们最后的目的还是私票“照旧发行”。对于百姓们在购物时的种种不便,钱商分会却给改成了“通行街市,永久相安无虞”。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私票在天津市面又“存活”了3年。直到1915年4月,政府再次把收回私票提上日程,私票风波又起。

私票扩“阵地”  回收已万难

这一年,政府再次把收回私票列进了工作计划,下达了3个月内全部收回私票的命令。但是这时已经不是1912年的时候了,3年的时间,私票已经完全占领了天津商业市场,甚至还向各个领域渗透,再次“收回”已经成了不可能的事了。

最后连天津县知事在给上级写的报告里也不得不承认,三个月收回私票,实在是“碍难从命”。他说,天津各银号发行钱票时间已经很久了,习惯已经很深,一些地区不但市井流通,而且还可以用私票给国家纳粮纳税。“此等商票所在多有,为数甚多,其准备诚不尽可知,而社会信用颇著,若迫令于三个月内尽数收回,部令虽专指官票,所到之处,而此风一播,难保不市面惊疑,猝然挤现。万一商家措办不及,必致牵动市面,惹起风潮……本年议增各税,方在计画(划),一切全赖民间财力源源流转,得以逐项进行。若商界一有惊惶,于税源即生阻力,凡兹种种,皆为事势所致,似宜并顾而兼筹……”

此时,政府已是骑虎难下,私票不取缔,就会妨碍正式货币的发行;如果取缔,也很难保证市场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变得混乱。

货币私人化 弊端如牛毛

王宗发对于天津钱币的历史和种类有较为深入的研究,他告诉记者:“咱天津人常讲一句话‘你别总是挤兑我’,在当时天津的银钱业就容易发生这种情况。因为当时这些私票都是私人银号发行的,信用度不是很高,如果百姓们听到了风吹草动,就会马上去银号把它换成现钱,这就叫‘挤兑’,往往使银号无法承受,造成倒闭,最终百姓吃亏。而且,由于当时国家货币、地方货币、私人货币同时存在,强化了银两作为货币的地位和作用,大大延缓了中国货币的近代化进程。这既与近代商品经济的发展水平不相适应,又严重阻碍了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各地各种类的货币画地为牢,必须经过复杂的兑换,才能完成交易。这种繁琐、缓慢的交易过程,大大增加了交易成本,减缓了商品流转速度,无疑既与近代商品经济的发展水平不相适应,又严重阻碍了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货币紊乱的弊端,一言以蔽之:病商害民。对币制进行根本性的整顿和改革,确立本位制度,理顺主辅币,统一铸币权和发行权,同时也是国民党政府垄断全国金融不可逾越的关键环节,国民党政府被迫在1933年和1935年先后推行废两改元和法币改革。但这两次改革却因为国民党政府无控制的发行纸币,反而造成了物价上涨,民不聊生,而私票的治理却不见成效。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国民党政权因连年内战,官员贪污腐败,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光靠币制改革、滥印钞票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法币、关金、金元券、银元券虽先后推出,但因通货膨胀面额直线上升,很快丧失信誉而迅速贬值,遭人唾弃拒绝使用。大宗交易以金条、美元、银元、港币结算;日常买卖中,港币、铜钱、铜元、镍币均参与市场流通。

有鉴于此,机灵的商家遂以钱庄、银号、公司、酒楼名义发行代价券,起初仅以找零方式投放,进而直接发行到市场当货币流通。因其在一定范围内可按面值十足流通、信誉较好,又可解决钱荒、方便交易而受到欢迎。国民政府财政部虽严令禁止取缔,但无人理会,代价券照常流通。

解放后,新中国进行了货币改革,各种代价券和“私人货币”自此销声匿迹。

私票“长”啥样?

虽然说私票当初严重影响了国家经济运行,但现在已经消失了很长时间,许多人都不能说出他的样子了。天津民间收藏专业委员会钱币分会的王宗发先生告诉记者,现在收藏界人士手中收藏的这种私票寥寥无几。

按理说,私票当初发行数量非常多,为什么现在收藏的却是凤毛麟角呢?其实这与其特殊性是密不可分的。银号对私票的管理十分严格,兑付勾销后的废票很难从钱庄流出,所以现在留下来的私票极为罕见。

据了解,私票数量多,只是从整体而言,分摊到单个品种上来,其数量要明显少于官票。由于使用范围的限制,使得其不可能大批量的发行。以民国私票为例,仅从其字冠数码均少于4位数便可推知,其单种印制数量不会超过1万张,可谓少之又少。

现存的私票当中,不少图案设计十分精美细致,无论是从制版雕工还是色彩运用上来说,均丝毫不逊于官票,而且有的还打破了正规货币图案式样千篇一律的积习,广泛运用颇具民族特色的各式图案,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故私票又有了“民间木刻画钞票”的美誉,欣赏价值的提高使私票又多了一种惹人喜爱之处。

因发行钱庄、银号不同,私票无论是在版式设计上,还是在印制上都有所不同。一些大钱庄,为了取信于民,展示其财力之雄厚,这些钱庄、银号在私票的制作上煞费苦心。边框内的铭文,一般取《治家格言》、《论语》、《孟子》等名言,铭文周围配有《三国演义》、《二十四孝图》、《三阳开泰》等精美版画,票据中间文字的书法一般使用行书、楷书及隶书,印上雕有蝇头小楷的朱砂印章,最后送至著名的石印局印刷。至于私票上印章的学问就更是不少,在大钱庄的私票上通常盖有抬头章、名章、启封章及一些修饰章,在美观的同时,也起到防伪的作用。

记者见到一张当年直隶省庆和春钱庄发行的私票,正反两面全部都有印刷,票的正面印有藏青色的浮雕式“五蝠捧寿”图案,票的正中用楷书写着“凭票即付大钱三吊”的字样,侧面则写明年月日。在票的抬头位置,还印有钱庄的名称以及省份,远看有些像一扇雕刻精美的大门,而钱庄字号就好像两块匾额,悬在了“大门”的正上方。票的反面同样也是藏青色花边,中间印有一盆已经盛开的鲜花,在边框的四个角写着“谨防假票”四个大字,颇是庄重典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