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工商贸易] 天津历史上的金融业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19:54:46         人气:1607次

                       天津历史上的金融业

                         城市快报 2011.9.5

3处造币厂、21家外资银行、100余家华资银行、200余家钱庄……近代天津,称得上个大金库了。

天津卫开埠以来,漕运大兴,南北地产,吞吐集散。票号银庄云集,币制币种繁多,白银、宝钞、铜钱、银票同时流通,官办、私营相互通兑,形成货币文化的深厚积淀。白花花的银元、大把大把的钞票在天津制造、储备,在各个城市间进进出出;钱庄(亦称银号)、华资银行、外资银行并立,的确不愧于“近代北方的金融中心”这个名号。


造币厂

河北区中山路上,在中国金融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的造币总厂如今只剩下了一个牌楼,剩下的70余间房屋依稀还能让人看出此地是清朝末年一统“天下钱币”铸造权的户部造币总厂。据史料记载,光绪二十九年(1903),清廷在天津设立造币总厂,收回各地铸币权。这里,曾是清末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造币中心。

要是按照专家们严格的说法,天津历史上曾出现过三座“造币厂”,即“宝津局”铸币厂,“北洋银元局铸币厂”( 西厂)和随后建立的户部造币总厂(东厂)。尤其是“东厂”和“西厂”在津门百姓心目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后来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天津地理买卖杂字》中也有“李公祠,地面广,东西窑洼洋钱厂”的词语。

1887年,时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李鸿章为解决当时令百姓商贾头痛的币种“成色不一、互兑不便”以及直隶地方“流通不足,物价浮动”的问题,报请清政府批准率先在其属下的“天津机器制造局”(俗称东局子,现为解放军运输学院)内设“宝津局”鼓铸制币,生产“制钱”及试产铜元银币,先后引进国外先进制币设备、聘用外国技师,不出数年,竟形成国内的一流造币技术。

1901年,袁世凯奏请政府批准重新建立造币厂的建议,令周学熙着手筹办北洋银元局事宜,两个月后,周学熙出任北洋银元局总办,并在大经路(现中山路)宇纬路的交口设立了北洋银元局官衙(现为铁路第一子弟小学)。这第二个造币厂的厂址就选定在原李鸿章淮军护卫营的营房旧址(天纬路原大悲院东院)。

据史料记载,每逢乱世,造币厂便成为“兵家必争之地”。1912年被乱兵抢劫;1926年军阀褚玉璞占据造币厂,命令为其铸造“龙凤呈祥”辅币庆祝他娶了姨太太;1928年,北洋军阀崩溃,被他们搅得一团乱的造币厂也始告停顿。


官银号

天津有个“东北角”,天津刚有有轨电车的时候,在这就有一站。可是售票员报站名很少报“东北角”,都是大声吆喝,“官银号到了,抓紧下车了,您呐!”20世纪初年,作为区片老地名的“东北角”,已被“官银号”所掩盖。

官银号,顾名思义,是清政府官方设立的金融机构。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天津,眼见着各国争先恐后在天津设立银行,金融紊乱,导致国内原有的钱庄银号逐渐萎缩。为了恢复国内金融的元气,清政府于1902年在天津东北角成立了直隶官银号。该银号一面发行银元钞票,十足兑现,一面经营本省金库,融通行政经费。到了1913年,北洋政府就其遗址照银行条例组织成立了直隶省银行,成为筹集军费的机构。1928年直隶省银行关闭,国民党政府在该址建立了河北省银行,官银号的地名却一直沿传至今。

周学熙认为,金融为实业的先导和后盾,也是实业救国各种举措中举足轻重的关键一环,应把直隶官银号建成一个为发展实业服务的健全的现代金融机构。


钱庄

钱庄系由钱摊、钱铺、银号等发展而来。向钱庄投资的有盐业资本、商业资本、地主资本、银行界资本、高利贷资本等,钱庄经营存放款、外币和黄金买卖、异地间汇兑、货币兑换等业务。钱庄集中设在当时最繁华的商业区,按庄址所在地又分为东街、西街、租界三派。它们买卖金银、证券、外币、存放款、期票贴现或者面向租界内的外商和华商进出口贸易。天津的钱庄由1911年的52家猛增到1940年的200多家,业务兴旺,经营灵活,服务周到,被誉为“百行之主”。

20世纪以后,天津的银号在与腹地资金流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天津各银号归属于不同的地方帮,如天津帮、山西帮、山东帮、河北帮等,这些地方帮中较大的银号对外地帮银号和汇兑庄开设往来账户,接受其存款,为其代办解付汇票、收交申汇、买卖银洋等。天津帮银号虽然没有参与与外地客商的资金融通,但它控制了外地帮银号和汇兑庄,以其雄厚资本,在天津的银钱业中举足轻重。外地客帮银号是“由于各地客商谋金融周转之便利而生”,主要业务对象就是从事天津与腹地商品流通的外地客商。外地帮银号经营天津与腹地之间的汇兑业务,直接参与双方的资金流通,他们在外地设有联号,收交客商款项,代为存储邮汇,开展信贷业务,“自行求其平准”。外帮银号有比较固定的营业范围和对象,如冀中的南宫、河间帮银号、钱庄以棉花商和干杂货商为主要对象,山西、热河帮银号则与皮毛商有较多的金融往来。

汇钱先从天津过

20世纪20年代后,天津聚集着众多的商人筹划资金,从事汇兑,进行金融结算。如直隶省定县商人多经营皮毛和猪鬃,“定县银号因与天津银号有密切关系,所以西北、定县间来往汇款,常常先汇天津,再由天津转汇定县”。高阳县盛产手织布,高阳商人用定购或赊购方式从天津采购棉纱和白布,运回高阳织染后,转销山西、宁夏、甘肃等西北地区,在西北地区的高阳银号分号和商店外庄将货款汇至天津,以便支付天津购买原料款项,如此循环往复,“天津成了高阳金融活动的中心 ”,每年流动资金达2000—3000万元。包头是西北地区皮毛集散市场,产品以运天津出口为主,与天津的汇兑十分频繁,在包头全部汇兑额中占有绝大比重。1935年由天津汇到包头的资金为1152.6万元,占当年包头汇入总额的51 %;由包头汇到天津的资金为623.8万元,占包头汇出总额的62%。


银行

走过海河解放桥,便进入被称为天津“华尔街”的解放路金融一条街。那是一条不算宽阔的马路,沿路的法国梧桐树枝叶茂密,绿阴遮盖着路面。路旁一幢幢建筑物造型独特,哥特式、罗马式、罗曼式、日耳曼式、俄罗斯古典式……这些整体风格采用西洋古典文艺复兴手法的西洋建筑,表现出庄严、稳定的氛围。

自1882年,英国汇丰银行在这里开业以来,英、美、日、法、德、俄、意、比8国外商银行便蜂拥而至,在昔日的“中街”上占领先机。至1935年天津已有外资银行共计21家。

20世纪以前,天津的金融往来依靠票号,连外国银行也得靠他们。20世纪以后,天津的票号失去了官方支持,经营方式陈旧,而逐渐衰落,外资银行、华资银行和银号各自采用不同的经营范围和方式,加强了天津与腹地之间的金融往来,使天津成为华北、西北地区的金融中心。

外资银行贷款给外国洋行,从资金支持洋行到外地摊销和收购商品。在未通铁路前,天津外资银行把贷款给洋行并汇到张家口或呼和浩特,再兑现由陆路运到包头及西北各地。京包线通车后,外资银行直接将款项汇到包头兑现,以这些汇款凭证作为支付手段。

天津的各大华资银行都开办押汇业务,即依据商人的货物或货物提单、保险单、汇票等单据为抵押品,为本地和外地商人提供贷款,使这些商人有能力到腹地推销商品和采购土特产品。各银行还在腹地城镇设分支机构,增强其控制力,吸收当地存款,方便两地的汇兑业务。金城银行的分支机构,东北到哈尔滨,西北到张家口、呼和浩特和包头。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在包头设立了支行、办事处,均隶属于天津分行,交通银行在包头发行的钞票也印有天津字样,可见天津银行业的辐射能力日见扩大。

吸引外地银行

天津作为金融中心还表现在对外地银行的吸引力。山东、河南、山西、甘肃、热河、察哈尔等省立银行,都在天津设立分行。1925年天津有外地银行的分支机构30余家,加强了彼此之间的资金融通。

华资银行是19世纪末在天津诞生的。最早两家是1898年和1905年出现的通商银行天津分行和户部银行。以后相继开办的有官商合办的大清银行和交通银行、商办的北洋保商银行和殖业银行。当时,旧中国的主要商业银行中国实业银行、中国盐业银行、边业银行等行的总行都曾设在天津;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上海银行、浙江兴业银行等重要银行均在天津设有分行;中国银行还把天津分行作为华北、西北地区的管辖行。至1932年下半年,本国银行在天津设总行的有10家,设分行的有93家,实收资本总额2548万元,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国民党政府的“四行、两局、一库”(即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和中央信托局、邮政储金汇业局、中央合作金库)也伸向天津。

在华资银行中,盐业、金城、大陆和中南银行是旧中国一个重要金融集团。中南银行总行虽在上海,但早期业务重心却在京津,这四家银行与南方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新华信托储蓄银行、浙江兴业、浙江实业四家银行遥相对峙,社会称之为 “北四行”。

1921年“北四行”开始联合经营,主要联合行动有合作创立四行准备库,联合发行中南银行钞票,振兴了本国货币的信誉,抵制了外商滥发钞票的特权。此外,还合署成立了四行储蓄会。原来,外国银行对储蓄存款不付利息,倒收保管费。四行储蓄会成立后,以优息、保息、年终分红办法吸揽了储户,挤垮了外商储蓄会,夺回了国内存款业务;在挽回利权方面做出了贡献。盐业、金城、大陆三家银行都是北洋军阀与官僚投资兴建的。在北洋军阀政府的支持下,“北四行”曾在一定程度上操纵了华北的金融业务,成为当时仅次于中央、交通两行的重要金融机构。国民党政府在南京建立后,“北四行”先后将总行由北方迁至上海。

在天津与腹地的金融流通中,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已初步形成了以天津和各地的银行、银号和钱庄组成的近代金融流通系统,由于天津面对世界市场,对外贸易繁荣,工商业发达,金融市场比较完备,又有迅捷的近代化交通和通讯,因此在这个金融流通系统中占据主导作用,成为了华北和西北地区的金融中心。

外资银行知多少

自1882年以来,英国在我市筹建汇丰银行起,至1935年,各国在我市先后开设的银行共有21家,其中:英商二家(汇丰、麦加利);美商七家(花旗、大通、运通、美丰、敦华、合通、天津商业放款);日商四家(横滨正金、朝鲜、正隆、天津);俄商两家(华俄道胜、远东);法商一家(东方汇里);德商一家(华比);中、法合营一家(中法工商) ;法、比合营一家(仪品放款)。

                              原载“城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