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名人故居] 王占元旧居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13:00:00         人气:5385次

                              王占元旧居

                               2011.12.19

  湖北督军王占元旧居





位于天津大理道60号的小洋楼准确说来并不能算是王占元的旧居。因为这三幢西式楼房是王占元的三个儿子在1940年建的,而王占元在1934年时就已去世了。

特色:这三幢西式楼房,每幢楼的布局、格局均一致,设计皆为混合结构,局部三层,平顶。每幢楼的平面布局为非对称式,首层的前方突出部位为半圆形玻璃花厅,其上前部为阳台,二层屋顶上探出混凝土制大凉棚。阳台后半部也有居室,可视为第三层。其设计颇具匠心。现为天津市职业病医院。

王占元(1861—1934)字子春,山东馆陶人。初读私塾,成年后投身卒伍,后被选送北洋武备学堂第一期毕业。历任淮军哨官,新建陆军工程营队官,第七营管带,后升新军第三协协统。1913年率部调往湖北,因镇压“二次革命”有功,1915年晋级壮威将军。1916年授襄武将军督理湖北军务。袁世凯死后,任湖北督军,一度兼任省长。  1920年任两湖巡阅使。1921年直奉两系争权矛盾日趋紧张,国务总理靳云鹏召集曹锟、张作霖、王占元等三巡阅使商讨时局于天津,时称“四巨头”会议。同年因湖北境内多次兵变,再加湘鄂战起,鄂军败北,被迫辞职,匿居天津。

我们曾经讲述了江西总督陈光远寓居天津的故事,而今天这栋小洋楼的主人王占元与陈光远有着诸多相似。二人的关系很密切,在北洋军阀将领中,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陈光远、江苏督军李纯被合称为“长江三督”。三人虎踞南方,不可一世。陈光远和王占元均是因兵变被迫下台后逃来天津,当起了寓公。“长江三督”在天津,都广置地产和实业,都成为了租界里的大富翁。关于三人的财富,单是房产,他们就占据了半个天津。他们在天津的财富比拼,让我们看到了那时生活在天津租界中的政治人物的群像特征。在经历了政坛变幻和人生起伏后,来到天津的多数寓公,对政治前途似乎再无希冀,聚敛财富成为这些政界人物的唯一选择,也是他们心理上最后的依靠。

陈光远的孙子曾告诉记者,他从前曾听人说过,那时的天津房子最多的是李纯,有8000多间;其次就是陈光远,有6000多间;而王占元的律师赵世贤曾统计,王占元的房产累计达到3000余间。陈光远的房屋多聚集在南市一带,而王占元在天津的财富地图,则比较分散。

王占元在做军界政要时,自称“白虎精投胎”,因为他头脑精明,善于搜刮。在寓居天津后,他又有了个外号叫“各大马路巡阅使”。而王占元得此外号,还有一段典故。据说此公下野之后,在天津随即置办产业,一时间,天津租界各大马路上遍布王家的店铺和房产,王占元从此不问政事,专心经营,天天挂着一长串钥匙,巡行在各大马路之间,因此人送外号:各大马路巡阅使。

巡阅使本是北洋政府时期的一个军衔,王占元曾做过两湖(即湖南和湖北)的巡阅使。从两湖巡阅使到“各大马路巡阅使”,王占元的角色更换可见一斑。本报根据王占元后人的讲述,综合一些学者的记载,为读者描绘出了王占元在天津的财富地图。

事实上,位于大理道60号的小洋楼准确说来并不能算是王占元的旧居。因为这三幢西式楼房是王占元的三个儿子在1940年建的,而王占元在1934年时就已去世了。据他的律师赵世贤回忆,王占元有四个儿子,侄子侄女也在他的名下抚养。王占元死前将其巨额财产分给子侄。除山东老家的地产和房屋,及天津万德庄的房地产和烟台道的大住宅、保定面粉公司等仍属家庭成员的公产外,其余所有房产、银号、现款,均按照四子一侄五股平分。而大理道这三幢小洋楼,则是他其中的三个儿子在分得家产后建的。

陈光远的房产多位于南市,而王占元在南市、老城里、估衣街等繁华之区均建有许多房产。其中南门外万德庄为其在津面积最大的一片房产,有上千间。另外,他在天津市区还有三处房基空地,约110多亩,他买到手后未及开发。

王占元在天津的住宅中,最早的一处坐落在旧奥租界金汤二马路(今河北区华安街)。不久之后,他又移居旧奥、意租界交界处新盖的另一处楼房中(位于今河北区进步道、平安街交口东侧),该房为二层,形似城堡。被王占元弃用后,由天津市长南桂馨、崔廷献借用,还曾由天津面粉交易所使用,后长期被一家纺织公司占用。

1926年左右,王占元又在英租界博罗斯道(今和平区烟台道小光明影院附近)建起一处规模更大的宅子,迁居于此直至1934年9月14日去世。王占元在旧意、奥、俄租界还拥有许多用于出租牟利的房产。1917年他在平安街一带洼地建房成巷,以其堂号“三槐堂”命名为槐荫里。1920年又将项家胡同、建国道、三经路之间的无名简易平房拆旧建新成巷,也成为槐荫里一部分,后称大槐荫里。

在旧法、英租界,王占元的房地产有以下几处:1920年后在法租界坡城路(今和平区河南路)一带的仁和里(今河南里)购地兴建楼房出租;在法租界七月十四日路(今和平区长春道)兴建中和里楼房出租;在黄家花园建有义生里楼房出租;在英租界敦桥道(今和平区西安道)忠义里建房百余间出租;在英租界摩西路(今和平区南海路)谦益里有200余间房屋出租。

拥有如此庞大的房产,看来,王占元的“各大马路巡阅使”之名,并不只是戏谑。王占元的后人告诉记者,王占元在做湖北督军时就采取了多种手段聚敛财富,如开设银号贩卖黄金、设立信诚公司售皮件、采购军需等。解甲归田后,他还投资实业,涉及金融、矿产、纺织、粮食、电力等,对于他到底有多少家产,王占元曾自曝“只有四千万”。

无赖酒徒 变身湖北督军

对于王占元的性格,很多资料记载他是贪鄙之徒、专横武夫。而他的后人则认为,王占元其实个性鲜明,很有魄力和传奇色彩。他的后人还给记者讲述了一个小故事,这故事虽也是道听途说,但从此间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个更为饱满的王占元。

据说,王占元幼年丧父,后来母亲也去世了。王占元只好远走他乡,一路向西,却并不知道前方的目的地在哪里。一天,他到了京汉铁路旁边的一个小饭馆,便走进去向掌柜的要了二斤肉,一壶酒,一阵狼吞虎咽,吃完便拍屁股就走人了。掌柜的便截住他向他要钱,可王占元却斜着眼说:“老子身上从来不带钱,要拳头嘛,倒有一双!”掌柜一听,仔细打量了这个蛮横的人,就对他说:“我看你耳垂面方,是个有福之相,不会久居人下。不如这样,现在南方正在打仗,国家用人之际,你不如去投军,也好混个一官半职。车票盘缠我负责,怎么样?”王占元双拳一抱:“多谢了,等俺发了,定来报答!”谁想到,王占元参军后在军队连连升职,官运亨通,十几年后,竟然当上了湖北督军。饭馆老板听说后,就去了武昌,拜会王占元。但他没有料到,王占元根本不接见他,只是让卫兵把他送进宾馆好吃好喝好招待。一直等了两个多月,老板始终没见到王占元,气呼呼地回家。

回到邯郸一下火车,老板目瞪口呆:自己的饭馆怎么不见了?原地竖起一座两层豪华大楼,大红油漆门上一块匾额,上书“邯郸饭店”四个金光大字,老板惊出了一身冷汗。突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从饭店走出一队士兵,一个个挺胸收腹,昂首正步,来到老板面前,立正敬礼。原来,这些都是王占元安排送给饭馆老板的,老板从心里暗暗佩服自己有眼光,没有看错人。




                            人物介绍

王占元(1861—1934)原名德贤,字子春。山东省馆陶县(今属河北省邯郸市)南馆陶镇人。北洋时期的陆军上将,湖北督军,以贪鄙闻名。王占元十八岁时,因生活所迫投入淮军刘铭传部当兵,掌管大旗。1885年8月,王占元被保送入北洋武备学堂第一期学习。1890年2月毕业,投入宋庆的毅军。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王占元与张怀芝、曹锟等人参加了鸭绿江战役。

1861年2月20日(清咸丰十一年正月十一日)生于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王占元排行第七,兄洪元。王占元父亲死得早,和母亲相依为命,由于缺乏父教,养成好吃懒做坏习气,经常和一帮痞子混在一起,对生病的母亲不闻不问,母亲气饿身亡,王占元趁夜将母亲背出去悄悄掩埋,自己流落邯郸当店员。

清军高官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12月,王占元随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被委任为新建陆军工程营队官、第二营后队领官。

1902年1月,袁世凯在保定编练北洋常备军,王占元任新建陆军左翼(翼长王士珍)步兵第七营管带。  1903年6月任清北洋陆军第一镇(统制官铁良)第一协(统领曹锟)步兵第一标统带,官衔为尽先游击。  1904年秋改任陆军第二镇第三协第五标统带。1905年9月任北洋陆军第二镇(统制官王应楷)步兵第三协统领。

1906年,王占元由副将衔补用游击,准“以参将留直补用”。1910年升为记名总兵,官位从二品,成为清军中高级将领之一。

1911年(宣统三年)4月7日,王占元被赏陆军协都统衔。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王占元率军随荫昌的第一军南下,17日开抵滠口附近与民军作战,23日王占元率第三协步兵进攻造纸厂,革命军迎击,清军推进至二道标布设施位,同时以步兵两标迂回至造纸厂附近,民军在刘家庙江岸车站一线挖战壕打退清军进攻。10月26日清海军开炮掩护陆军过三道桥,占领造纸厂和刘家庙,革命军在大智门谋反攻,在枪林弹雨中节节猛进,夺回刘家庙,冯国璋、王占元令所部死守三道桥,27日在第一军新总统官冯国璋指挥下攻占刘家庙,王占元部纵兵烧杀抢掠,极为残忍。11月28日,王占元和李纯等部队联合攻陷汉阳,清政府晋升王占元为陆军第二镇统制官,并赏陆军副都统衔,正二品。

荣任师长

1912年1月1日民国成立,2月5日段祺瑞、王占元、何丰林、李纯、鲍贵卿等九将领自信阳电奏,斥责王公,阻挠共和,败坏大局,即率全军将士入京,与之“剖陈利害”。2月12日清帝退位,3月15日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8月北洋第二镇改为中央陆军第二师,王占元任师长,驻保定,兼保定留守军司令。9月19日被北京政府授为陆军中将。11月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学生闹学潮,反对校长赵理泰,陆军部调集驻扎保定的北洋军第二师王占元部鲍贵卿混成旅包围了军校,强行解散学生,王占元以保定警备司令官名义指责军校学生闹风潮,扰乱地方,进行了弹压,后来由于国会议员的质问和各省军事代表的调停干预,陆军部才宣布再行开学。

第一军右司令

1913年2月12日特授以勋三位。4月宋教仁案发,5月第二师移驻河南信阳,准备镇压国民党。7月16日王占元被任命为第一军(军长段芝贵)右司令。7月20日,北洋政府令王占元加陆军上将衔,带兵参与镇压“二次革命”,8月1日给予二等嘉禾章,25日攻占湖口,革命军败退,二次革命在北洋军队的镇压下失败。1914年1月8日,白朗起义军在新安店与北洋军队激战,陆军总长兼湖北都督段祺瑞令王占元向固始进军,兼任“豫南剿匪总司令”,2月23日在信阳以东地区围歼白朗起义军,结果被围困于商城,幸驻麻城的第六旅张敬尧部援救才突围。4月24日北洋政府令王占元帮办湖北军务,7月18日加将军衔。12月1日袁世凯令王占元代理湖北军务。

授封将军

1915年8月袁世凯开始阴谋称帝,王占元积极拥护,列名劝进电。10月3日被袁世凯封为将军府“庄威将军”。12月21日被封为“一等侯”,22日署理湖北军务,25日云南护国军开始讨袁,王占元向袁世凯表示“忠诚”,但要主持湖北军务,因湖北是出兵西南的孔道,袁世凯不得已,只好答应。1916年1月5日,王占元等北洋将领通电讨唐继尧,8日被袁世凯改封“襄武将军”督理湖北军务,并于汉口设军事运输局,以王占元为督办,免兼第二师师长。1月10日,王占元、汤芗铭、靳云鹏等电请袁世凯早登大宝,他借湖北宜昌附近山洞发现龙骨化石之机编造离奇神话,向袁献媚说“天眷民佑,感应昭然”,15日袁世凯命妥为保护,并付史馆纪录,成为人们笑料。2月18日,王占元以血腥手段镇压了武昌南湖陆军第一师炮队的反袁士兵。6月6日袁世凯在绝望中死去,7日黎元洪继任大总统,7月6日任命王占元为湖北督军,24日特任王占元暂兼署湖北省长。10月9日特授以勋二位。1917年1月11日重新兼任第二师师长。

湖北督军

1917年3月16日,王占元通电反对对德国宣战,当时北京“府院之争”激烈,王占元与段琪瑞意见相左。4月25日,段祺瑞在北京召开督军团会议,王占元参加会议,转而支持对德宣战。6月2日,王占元与吉林督军孟恩远等一起通电,要求解散国会以息政潮,向黎元洪施加压力。7月1日黎元洪因张勋复辟下台,8月1日冯国璋进京任代理大总统,王占元和李纯、陈光远一起作为冯国璋直系的势力,“长江三督”联合曹锟与皖系对抗。9月孙中山在广州发起“护法运动”,冯国璋依靠王占元等“长江三督”的势力高唱“和平统一”政策,反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10月20日,李纯、王占元、陈光远(长江三督)联名提出解决南北问题意见,要求内阁停止湖南战争、撤回傅良佐、改善内阁、整理倪嗣冲部。11月14日,湖南前线北洋军两师长王汝贤、范国璋在冯国璋的授意下通电撤兵,18日王占元连同李纯、陈光远、曹锟连衔通电主和(注1),段祺瑞“武力统一”政策受挫,不得已辞国务总理职,王占元和李纯以调解人身份展开活动,南北对峙的局面暂时稳定,12月26日北京政府发布停战令。12月1日,驻荆鄂军第一师师长石星川以“靖国军”第一军总司令名义,在荆州宣布独立,6日王占元派军法处长程汉卿为宣抚使,携银八万元赴荆州调停,未成功,襄阳镇守使黎天才的第九师也宣布独立,王占元惊恐之下赶紧调兵遣将。

南北和议

1918年1月4日,李纯、王占元、陈光远通电主解散临时参议院。1月14日,王占元所部第十八师王懋赏、第三混成旅卢金山,配合吴光新部进攻荆州的自主军,靖国军石星川及团长容景芳、营长夏斗寅走湘西,27日湘桂联军以“护法”为名攻占岳州。1月30日冯国璋下达对西南的讨伐令,2月2日王占元将苏赣鄂联合条件密告徐树铮,声明决不阻北军通过汉口。2月11日冯国璋免去被联军击败的第二师师长王金镜职务,以王占元兼代北洋第二师师长。3月19日,曹锟、张作霖、王占元等十五省督军各派军阀电请北京政府再用段祺瑞组阁,23日冯国璋复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4月23日段祺瑞偕王占元赴汉阳,查看兵工厂,24日在汉口参加军事会议。8月20日,王占元与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10月15日再与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价值一百七十九万日元;11月15日在北京出席北洋各派军阀联席会议,讨论停战撤兵、应付外交、被兵各省善后、收束军队、整顿财政等问题。12月3日,大总统徐世昌召段祺瑞、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倪嗣冲、张怀芝、孟恩远及全体阁员会议,商南北和议问题。

联合讨段

1919年3月30日陕西战事停止,4月1日李纯、王占元、陈光远、吴佩孚联名电请重开南北和议。12月冯国璋病死,曹锟成为直系军阀新首领,王占元等附和曹锟、吴佩孚共同对抗皖系军阀。1920年1月1日,北京政府奖叙对决策参加一战“厥功甚伟”者,王占元被特授勋一位。3月31日,鲁籍军人王占元、卢永祥、吴佩孚及镇守使师旅团长四十八人通电反对与日本直接交涉山东问题,主交国际联盟解决(注2)。4月8日,王占元出席在保定召开的直奉两系联合会议,部署反皖系。5月31日吴佩孚从湖南撤兵北返到达汉口,王占元慷慨资助军械及军饷六十万元,6月5日吴佩孚离汉口继续北上。6月13日,北京大总统徐世昌在曹锟示意下任命王占元为两湖巡阅使兼湖北督军。7月12日,曹锟、张作霖、王占元、李纯、陈光远、赵倜等联合通电讨段,言辞谴责段祺瑞为“全国之公敌,惟有秣马厉兵,扫荡妖氛,以靖国难”。

陆军上将

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皖系的长江上游总司令吴光新拟自河南进攻直军,并谋夺湖北,16日王占元扣留了吴光新并收编了吴的军队,组成两个旅,扩大了自己的实力,皖军迅速失败,8月11日王占元又逮捕了皖系张敬尧的弟弟旅长张敬汤,9月10日将其枪毙。8月30日,大总统徐世昌根据直奉天津会议惩办安福祸首的决定,下令免除何佩瑢湖北省长职务,王占元推荐自己的亲家孙振家接任,湖北各界认为这是王占元广置党羽安插亲信,掀起“拒孙运动”,孙未能到任。9月10日,曹锟、张作霖、李纯、吴佩孚、王占元、倪嗣冲、陈光远、卢永祥、阎锡山、赵倜、李厚基、田中玉、陈树藩、张广建等复唐继尧、刘显世电,希望迅速进行和议,依法改选新国会,外交诉诸舆论。10月10日,北京政府授王占元陆军上将。10月18日,徐世昌任命夏寿康为湖北省长,王占元大为不满,27日向北京发电称病请假,暗中发动倒夏,夏久不敢移入武昌。12月11日,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卢永祥、陈光远、齐燮元等联名电唐继尧、刘显世,商议统一,谓“议和不必拘于形式”。12月24日湖北省长夏寿康自汉口移往武昌。

残暴统治

1921年1月3日,蓝天蔚、黎天才等因川军压迫,自夔巫退驻鄂西,与王占元军相战,到2月14日,蓝天蔚、黎天才、吴醒汉军均为王占元部孙传芳等所消灭。2月16日晋授“壮威上将军”名号。3月1日,湖北督军王占元召川滇黔桂湘赣等省代表会议,订立“联防条约”,时传为七省联盟,他在任时横征暴敛,克扣军饷,湖北连续发生兵变,湖北“倒王运动”迅猛高涨。4月23日应邀北上参加“四巨头会议”,25日国务总理靳云鹏在天津召开会议,曹锟、张作霖均在会,4月27日参与通电反对广州选举孙中山为非常大总统。5月4日会议结束,商改组内阁、分配地盘及财政等事,确定长江流域及川滇黔湘归王占元,王占元在会上吹嘘“湘川黔滇不日北附”。5月6日应徐世昌之邀,自天津至北京,10日徐世昌授王占元以勋一位,旋回鄂。6月1日,王占元派大批军警,镇压了武汉学联领袖恽代英、汪洋等领导的学生反帝爱国运动,制造了“六一”惨案。

联防会议

1921年6月4日,时传王占元自天津会议回鄂后,携有二百万大宗款项,不肯发放,湖北宜昌第二十一混成旅王都庆部一团哗变,大肆抢掠烧杀,人民死亡千余,并波及日英美洋行住宅。6月7日,王占元直辖部队武昌第二师第七团因欠饷未发,受宜昌兵变影响哗变,王占元避入军舰,死人民二百余,8日变兵回营,被诱缴械押至孝感,以机关枪扫杀,10日湖北沙市第八师王汝勤部一部哗变。6月11日,汉口领事团向王占元抗议宜昌、武昌兵变,质问有无保卫能力,否则各国将调军舰来汉口自卫,19日湖北富池也发生兵变。6月21日汉口领事团以宜昌、武昌兵变外侨损失,向王占元提出三点要求(注3),在北京的鄂人向国务院请愿撤免王占元职,28日再度请愿。7月18日,王占元又在武昌招集鄂、赣、桂、湘、黔、蜀、滇七省联防会议。

求救吴佩孚

7月20日,在“倒王运动”主持人李书城等联络下,湖南督军赵恒惕任援鄂总司令,以湘军第一师宋鹤庚为援鄂总指挥,21日湘军两个师由岳州进攻湖北,王占元急令第十八师师长孙传芳为中路前敌司令、刘跃龙为左路司令、王都庆为右路司令,25日王占元调鄂西军往蒲圻布防组织防御,情况危急,乃向吴佩孚求救,第八混成旅靳云鹗部亦自豫往援。7月29日湘鄂战事开始,湘军第二师鲁涤平部败鄂军朱大霈旅于羊楼峒,吴佩孚令第二十五师师长萧耀南为援鄂总司令率兵入湘,30日萧耀南率军抵汉口,再不前进,坐山观斗,准备鹊巢鸠占,联合湘军赶王占元下台,31日湘军第二师鲁涤平攻占赵李桥,败第十八师孙传芳部。8月3日孙传芳督第二师夺回赵李桥,败湘军,4日王占元杀湖北国会议员国民党人刘英,5日湘军右翼败蒲通镇守使刘跃龙,占领通城,6日湘军再占赵李桥,孙传芳部退蒲圻。8月7日,王占元被迫通电辞职(注4),第二十五师萧耀南部立即入驻武昌,9日被北京政府免职,11日王占元离武昌东去,携带他在湖北搜刮的大批财物逃往天津,与张作霖过从甚密。

直奉大战

1922年4月21日,浙督卢永祥及张锡銮、赵尔巽、王士珍、王占元、孟恩远、张绍曾等电曹锟、张作霖劝告息争,请“同莅天津,清除隔阂”(注5),22日又联名电吴佩孚,请“持坚忍态度,以待调人之进行”,未能起到效果。4月28日第一次直奉大战爆发,5月直系胜利,王占元再次靠拢曹锟、吴佩孚。6月19日,北京政府派王占元、宋小濂赴榆关监视奉直撤兵。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开始,王占元被任命为“讨逆军检察使”,10月直军大败,11月张作霖到北京,对王占元极为冷淡。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吴佩孚在两湖迅速失败,9月13日靳云鹏、王占元运动张作霖、孙传芳合作,援吴佩孚“讨赤”,王占元应孙传芳的邀请,到南京出任“五省联军训练总监”,抗击北伐军。11月北伐军击败孙传芳,王占元只好逃入天津租界。

下野退隐

1928年4月17日任陆军检阅使,24日与内阁总理潘复一起到济南与张宗昌、孙传芳等商议军事。6月北伐军攻克平津后,王占元隐居在天津英租界新加坡道(今和平区大理道)64号,经营实业,悭刻之风不减,每月亲收房租,天天挂着一串钥匙,巡行在各大马路之间,人送外号“各大马路巡阅使”以戏谑。1931年,王占元以王子春名义任天津救济水灾委员会干事、天津市慈善事业委员会委员,他还是河北省各省水灾筹赈分会的会员。1933年夏,鲁西水灾损失惨重,王占元等16名在津鲁籍名人准备救灾。1934年5月,王占元等联名以山东旅津同乡水灾急赈会的名义向天津商会发函催捐,为家乡赈灾出了力。1934年9月15日,王占元在天津寓所病死,终年七十四岁。

王占元是个贪鄙之徒、专横武夫,他自称“白虎精投胎”,才干平庸,善于搜刮,手段有掉运铜元、垄断军装生产、开设银号贩卖黄金、设立信诚公司售皮件、采购军需,解甲归田后在北京、天津、大连、保定等地广置房地产,仅在天津出租房屋就达三千间,此外还投资实业,涉及金融、矿产、纺织、粮食、电力等,他到底占有多少财富,实难细数,时人估计达三千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