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名人故居] 张勋天津故居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8 9:39:10         人气:3762次

                                张勋天津故居

                                   2011.9.18


                                      张勋府邸西楼


                                     张勋府邸东楼

张勋故居在原德租界6号路(今河西区浦口道6号),东起台儿庄路,西至江苏路,南抵浦口道,北达蚌埠道,系购自清王室所建的一所西式洋楼,建于1899年,为德式建筑。主要建筑分东 、西两楼 ,有楼房56间,平房54间,占地16585平方米,建筑面积10737平方米平方米。东楼为起居楼,建筑整体呈狮子状 。西楼是会客楼,由高台阶进入圆形门厅,设廊子相连,底层设戏楼,有二层看台。二楼前部有大平台。院中有假山、凉亭、荷花池、石桥、游船,并养鸟兽、花卉等,整所建筑布局合理,环境幽静。现为天津市商品检验局使用。


“辫帅”张勋介绍

张勋(1854-1923.9.12),原名张和,字少轩、绍轩,号松寿老人,谥号忠武,江西省奉新县人。1884年在长沙参加军队,参与镇压义和团运动,得到皇家的恩宠,逐步升官,在军中的声望也上升。

为人忠义,讲义气。其深受清朝厚恩,一直以“大清复辟”为己任,因所部定武军均留发辫,人称“辫帅”,北洋军阀,中国近代军事家。

晚清时期,初隶清·广西提督苏元春部,为参将。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随四川提督宋庆调驻奉天。后随袁到山东镇压义和团,升总兵。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投靠袁世凯,任新建陆军工程营管带(营长),行营中军(督练处总务长)。1899年升至总兵。

1901年调北京,宿卫端门御前护卫,多次担任慈禧太后、光绪的扈从。1909年(宣统一年)溥仪即位后,历任江南提督,率巡防营驻南京。

民主革命时期,武昌起义后,奉令镇守南京,戒备第9镇新军,顽抗革命军。仍被清政府授为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南洋大臣。为表示忠于清廷,本人及所部均留发辫,人称“辫帅”,所部定武军人称“辫子军”。

1913年袁世凯任大总统后,所部改称武卫前军,驻兖州,表示仍效忠清室,禁其部卒剪去发辫。二次革命中奉袁世凯命,率部往南京镇压讨袁军,纵兵抢掠,屠杀民众数千人。旋被袁世凯授为定武上将军,任江苏督军,调往徐州,转任长江巡阅使,移驻徐州。袁世凯称帝后授为一等公,但内心仍一意维护清廷。

1916年袁死后,在徐州成立北洋七省同盟,不久任安徽督军,扩充至十三省同盟,阴谋策划清室复辟。1917年6月形势不稳,大总统黎元洪和国务总理段祺瑞之间发生“府院之争”,争相拉拢其进京调停,于是趁机联合康有为等保皇党人以调解府院之争为名,率兵入京,解散国会,赶走黎元洪。7月1日与康有为拥立溥仪复辟,重新建立皇政,被溥仪任为议政大臣兼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史称“张勋复辟”。但12日为皖系军阀段棋瑞的“讨逆军”所击败,逃入荷兰使馆,溥仪退位,被通缉,继逃到天津租界地区。

1918年3月,北京国民政府以“时事多艰,人才难得”为由,对洪宪衲首和辫帅复辟案犯均一律实行特赦。获自由后一直蛰居津门德租界6号(今河西区浦口道6号)寓所。

1923年9月12日因病在天津逝世,终年69岁,溥仪赐谥“忠武”。




                         辫帅津门导闹剧 废帝登基十二天

当年张勋等人就是在这座洋楼内导演了复辟闹剧。图为张勋在天津的寓所,即今位于天津市浦口道东端路北的天津市商检局。

1917年6月8日早晨6点,天已大亮,天津西站,一列列飞驰而过的军用列车引起了车站工作人员的注意。中华民国已经成立6年了,列车里的士兵每人脑袋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能不让人感到奇怪吗?然而人们也许更想不到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这支辫子军的统帅在天津策划了前清末代皇帝溥仪的复辟活动……

“鸠占鹊巢啊!哪能得人心,看来皇上重登大宝的日子不远了。”天津租界里,一位前清遗老在袁世凯复辟失败后说了这么一句话。那阵子,天津的租界里着实热闹了一会儿,清朝遗老遗少们幻想着能够重新恢复帝制,尽管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已经为人所唾弃,却被这些人理解为“鸠占鹊巢”。

据民国史专家、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导师江沛教授介绍,在1911年帝制被推翻后,天津的租界成了许多清朝王公贵族避难的地方,他们在这里等待复辟时机。终于,袁世凯死后,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给负责进京调停的张勋以可乘之机,并于1917年7月1日,前清末代皇帝溥仪在张勋和康有为的“拥戴”下重披龙袍。然而,仅仅过了12天,遗老遗少们的迷梦就烟消云散了。

记者日前在走访有关专家时发现,张勋复辟前,他在天津寓所的活动就露出复辟的影子。可以这样说,就是在天津,张勋敲定了复辟的各种方案。


黎元洪引狼入室 张辫帅率军进津

1917年6月8日早晨6点,天色已经大亮,天津西站,一列列飞驰而过的军用列车引起了车站工作人员的注意,中华民国已经成立6年了,列车里的士兵每人脑袋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能不让人感到奇怪吗?这支军队就是张勋统帅的定武军。6点30分,拉着大炮和机关枪的辫子军再次路过天津地界;7点30分,拉着马匹的列车通过西站;8点30分,还是从徐州方向赶来的军用列车缓缓地驶入西站。列车停下后,从列车上下来三百多名辫子军,一位年过六旬的高级军官在八十多人的簇拥下走下列车。此人就是辫帅张勋。他此次率军北上,是受民国总统黎元洪的邀请,进京调停北方政局的。

在列车即将靠站的时候,张勋想起了几天前收到的那份电报。那是1917年5月31日,民国大总统黎元洪被各省宣布独立闹得实在没有办法,就采纳了张镇芳等人的建议,给张勋发了一封邀请电,希望张勋能够到天津,与躲在天津租界里的内阁总理李经羲商量。在邀请电中,黎元洪言辞恳切,认为张勋如果能够北上天津,则是“民国之福”。

在收到这封邀请电之前,张勋在徐州召集各路北洋军阀,一连开了四次会议。会上张勋就叫嚷着要复辟,得到了与会军阀的随声附和。过了没几天,张勋就收到了那份进京调停的邀请电,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机会来了。于是,在1917年6月7日这天,张勋率领辫子军从徐州沿着津浦线北上,朝北京进发,当张勋乘坐的列车到达天津西站后,辫子军的大部队没有停下来,一直开往北京,而张勋本人则留在了天津。在这里他不但要与多位北洋政府的要员协商复辟的问题,还要再探探日本驻华人员的口风。一场闹剧开始在天津租界里酝酿。


出站急访朱省长 半天拜会三要员

张勋一出火车站,就一头钻入等候多时的小轿车内。他第一个拜访的就是直隶省长朱家宝,俩人会谈了不到20分钟,虽然没有会谈的记录,但这次会谈应该不只是礼节性的会晤。因为满怀复辟希望的张勋,此时不可能浪费时间和这位朱省长闲话家常,所能商谈的必是与复辟有关的问题。

从直隶省长朱家宝公署出来后,张勋第二个拜访的就是住在天纬路的李经羲。李经羲是李鸿章的侄子,当黎元洪和段祺瑞发生“府院之争”后,他被黎元洪任命为内阁总理。但还没等到上任,北洋八省宣布独立,吓得他躲在天津租界里不敢出门,黎元洪多次催他进京赴职,他都不敢答应。最后,李经羲提出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有张勋的保驾,他才能就职。正是他的一再坚持,黎元洪下定决心电邀张勋进京。张勋到了天津后,当然要访问他。

1917年6月8日9点30分,张勋离开李经羲家,前往东营门外徐世昌的府上拜访。在徐世昌府上,张勋逗留的时间比较长,俩人商谈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叙旧外,张勋在这次会谈上抛出了要复辟的想法,希望能够得到北洋元老徐世昌的支持。然而他得到的却是一盆冷水,徐世昌虽与张勋有北洋之谊,但不主张复辟,他所希望能够帮助李经羲出任内阁总理。一直到11点30分,张勋才从徐府中走出来,径直回到自己在天津的寓所。


到津假意发布告 京城来客空手归

张勋到了天津后,就发布了一条文告。在文告中,张勋掩盖了自己此次北上的真正用意,假惺惺地告诉津城商民,由于这一阶段政见纷争长期未得到解决,为了国内的和平,他不得不北上调停,肯定不会发生战争。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则表明,在一个月后,讨逆军就与辫子军展开了战斗。

1917年6月8日午后,张勋的寓所来了数位北洋政客和社会名流,由徐世昌带队,朱经田、雷震春、段芝贵、梁启超等人共同前来。直到深夜11点,前来密谈的人们才渐渐离去。

这天晚上正当来访的政客、社会名流与张勋会谈之时,北京方面黎元洪派夏寿康到天津接张勋进京。张勋与夏寿康单独进行商谈,提出了自己到北京进行调停的六项条件:实行责任内阁、解散国会、解散省议会、改定宪法、惩办总统府军事幕僚处的有关人员和特赦政治犯,只要黎元洪做到这六点,张勋就肯进京。当天夜里,张勋的这六项条件就传到黎元洪那里。黎元洪接到张勋的答复后,马上就解散了总统府军事幕僚处,并准备在第二天就解散国会,遭到了内阁代理总理伍廷芳的拒绝。后伍被免职,黎元洪于1917年6月13日解散国会;6月14日,张勋和李经羲进京。


天津遗老一封信 张勋铁心要复辟

张勋和内阁总理李经羲到达北京后,李虽然就任总理职务,但遭到了来自北洋内部和外国势力的反对,而清朝的遗老们更是不愿意看到张勋扶植李内阁,各方力量都反对李内阁继续存在,反对李内阁的电文也雪片般地飞向北京,张勋感到再支持李内阁非常困难。就在此时,天津遗老们的一封信,让张勋下定决心要复辟了。

陈曾寿代表清朝的遗老们给张勋写了封信。在信中,陈曾寿告诉张勋,既然统一的局面已经破裂(当时不少北洋军阀控制的省份宣布独立),各地都乱了起来,此时摆在张勋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复辟,成功了,张勋有“不世之功”;一条后退,如果张勋后退则有“不测之祸”,希望张勋能够权衡得失,早下决断。在北京的张勋看到天津遗老的信件后,认为写得很有道理,于是下定决心,发动复辟。

于是,1917年7月1日凌晨3点,张勋穿上蓝纱袍、黄马褂,戴上红顶花翎与康有为等人进入紫禁城,废帝溥仪在养心殿召见张勋,并“勉为其难”地接受复位的请求,连下早已拟好的八道“上谕”,开始了短短12天的复辟之路。最终在全国的一片讨逆声中,复辟丑剧彻底失败,而以“再造共和自居”的段祺瑞则再次掌权,张勋只有躲进荷兰驻华使馆以避祸。


复辟前张勋在津干了什么

1917年6月8日上午8点30分,张勋抵达天津西站;

1917年6月8日上午8点40分左右,到省公署拜会朱家宝;

1917年6月8日上午9点05分左右,到李经羲住处会谈;

1917年6月8日上午9点45分左右,拜会徐世昌,谈及复辟事情;

1917年6月8日中午11点15分左右,回到自己的寓所休息;

1917年6月8日下午,徐世昌、梁启超等人到张勋寓所拜访;

1917年6月8日夜,黎元洪派人到张勋家中邀请他进京,张勋提出六项进京条件;

1917年6月9日上午8点,张勋到段祺瑞寓所拜访,商谈复辟一事;

1917年6月9日上午10点45分,张勋回到自己的寓所;

1917年6月9日上午11点,张勋接待各国来宾;

1917年6月9日上午,拜访铁良、那桐;

1917年6月9日夜,徐世昌、段祺瑞访张勋,随后李经羲、杨度等人来访;

1917年6月10日,威胁在京的伍廷芳;

1917年6月13日,张勋通电全国,准备进京;

1917年6月14日上午11点,乘专车同李经羲共赴北京

                              记者 张博/城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