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名人故居] 天津庆王府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7 21:47:56         人气:1981次

                         天津庆王府

                           2011.9.15

地  点:天津和平区重庆道55号

建筑面积:占地面积4385平方米,建筑面积5085平方米

建筑风格:府邸建筑为折衷主义风格, 带地下室三层砖木结构小楼。其立面二层外用类似爱奥尼克柱围成柱廊,栏杆用黄、绿、紫三色相间的六棱琉璃柱围成。平面为长方形,中央为方形大厅,设一座可拆卸的小戏台。一、二层大厅周围有列柱式回廊,四周为居室,各厅之间木雕隔段,顶棚有精美雕饰。第三层的八间房是供奉祖先的影堂。院内有大花园,设假山、石桥、亭子,景致宜人幽雅。

历史资料:该建筑原为太监张祥斋(即小德张)寓所。1925年清室庆亲王奕劻之子载振购得此寓,并在这里度过晚年,故世称“庆王府”。

现由天津市政府外事办公室 使用



                   




                         第四代庆亲王载振在天津的府邸

建筑是立体的音乐,是凝固的诗篇,它作为一种载体,将风云变幻的史实定格于瞬间,使我们能够直接思索文化、感悟历史。

多年来,“五大道”地区以其独有的景观,酣酽的意蕴,在千百次的日出日落中,上演了无数次的历史活剧。这里没有悬念的阻隔,而是充满了历史的烟霭。昨天的记忆,充满了深沉与永恒。

庆亲王的王府原在北京,第一代庆亲王是永璘,他得到清嘉庆帝赏赐的原乾隆时权臣和坤的旧居,地点在北京西城定府大街,方圆约半华里,房舍分为五个大院落,厅堂及大小房屋数百间,规模宏大,设备豪华。这就是老庆王府。

永璘的后裔传到奕劻,从道光十七年二月承袭“辅国将军”,咸丰二年封为“贝子”,十年晋封“贝勒”,同治十一年赏“郡王”衔,授御前大臣,光绪十年晋封为庆亲王,是第三代了。他在王府中新建了丁字楼和戏楼,益增光彩。

奕劻的长子载振,依靠父荫,曾任清廷的农工商部的尚书,光绪二十八年受任为英皇加冕典礼专使,出使英国,极一时之荣。但骄奢淫逸的载振,肆意妄为,光绪三十三年奉旨去吉林督办学务时,因接受直隶道员段芝贵为求得黑龙江巡抚之职而献上女伶杨翠喜的丑闻暴露,被御史参奏,被迫引退。

一九一七年,第三代庆亲王病逝,卒年八十岁。照例应由长子载振承袭庆亲王爵衔,但其时已是辛亥革命之后,清廷已垮台,没有皇帝颁发钦命了。可笑的是,当时是黎元洪继袁世凯之后做中华民国大总统,这位民国大总统竟发布一道命令:“清宗室庆亲王奕劻因病出缺,所遗之爵,本大总统依待遇清皇族条件第一项,以伊长子载振承袭罔替。”于是在中华民国时期又出现了第四代庆亲王。

天津没有皇宫,而在“五大道”地区,却有一座“庆王府”。一九二四年,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推翻了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把末代皇帝溥仪逐出了北京紫禁城,溥仪迁居天津的次年,第四代庆亲王载振偕全家也离开北京来到了天津。他以40万元买下了清末太监“小德张”在天津旧英租界剑桥道(今重庆道)55号的楼房作为住宅,这座楼房就改名为“庆王府”。

这是一座中西合璧的三层楼房,楼房及附属平房共94间,占地4385平方米,总建筑面积5085平方米。裁振买过来又加盖了一层。楼当中是天井式的方形大厅,四周为住楼,另有男女仆人的下房,楼东还有一座小花园,建有传统的六角凉亭。当年的大厅内,上悬御赐的“宝胄藩厘”、“徽猷翊赞”、“天赐纯嘏”等匾额,下设小型戏台和宝座,布置华丽,古色古香。还悬挂着康熙皇帝御书白居易诗句的大条幅,诗为:“地僻门深沙送迎,披衣闲座养幽情,秋庭不扫携藤杖,闲踏梧桐黄叶行。”载振就是在这楼内锦衣玉食,吸鸦片,玩花鸟,度过晚年生活,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日去世。

说起这座极尽奢华的“庆王府”,还要从它的主人—-清朝最后一位太监总管“小德张”谈起……

“小德张”原名叫张祥斋,字云庭,天津静海县人,幼年家境贫寒。为了出人投地,他12岁的时候就当了太监,改名叫张兰德。入宫后,从最底层干起:先是在茶坊呆了一年,受尽了大太监的折磨;后来,又被送进最苦最累的“南府戏班”,专为皇上、太后、嫔妃们唱戏。俗话说得好,“有心栽树树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一次给慈禧太后演京剧,有个演员动作过大,眼看就要把枪踢落在台上了,说时迟、那时快,跑龙套的张兰德一个跟头翻过去,趁枪忽忽悠悠快要落地时,抬起双脚猛地把枪挑了起来,及时救了场。慈禧看后大为欢喜,对这个小龙套赞不绝口。为了讨得老佛爷的欢心,他又苦练了三年基本功,每次演戏都使出浑身解数,慈禧乐得合不上嘴。于是,亲自赐名他“小德张”。

经过几年磨练,“小德张”凭着他的聪明伶俐和善于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把宫中的权力斗争摸得一清二楚。从此,“小德张”平步青云,一帆风顺,先后成为慈禧太后和隆裕太后的心腹,其地位仅次于李莲英。1909年,终于升任当上了清宫大总管,官至二品顶戴,就连王公大臣也得对他避让三分。可是,“小德张”那把大总管的交椅还没坐热,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2月12日,宣统皇帝溥仪正式下诏退位,统治中国260多年的清王朝最终宣告结束。“小德张”便带着从宫里搜刮来的大量金银财宝,跑到天津租界,做起了寓公,并亲自设计修建了这座后来被称为“庆王府”的豪华建筑。

“庆王府”建筑平面为矩形,南北向。中间是中空到顶、面积350平方米的长方形大厅,大罩棚式厅顶。一、二层房间沿大厅周围环绕设置。东、西、南、北四面开间,均为“明三暗五”对称排列。墙体由青砖砌筑。外檐以青水墙为主,部分墙面和立柱采用仿花岗岩水刷石,大块分格。一、二楼的列柱式外回廊,采用中西合璧的柱式,黄、绿、紫三种色彩的六棱柱体琉璃栏杆。从东、西、北三面穿堂过厅,厅堂相通,给人一种空间叠进幻化的感觉。一楼大厅地面及内外回廊的地面,均为铜条镶嵌的磨石。回廊内外檐的门窗多以高级硬木制作,带筒子板。窗上镶嵌着绘有山水花草磨花彩色玻璃,过厅和客厅的木隔断上刻有精美的木雕。房间顶棚为鹤形、蝙蝠形等石膏雕饰。大厅和客厅还陈设着紫檀雕花条案,镶嵌着贝螺的八仙桌椅及围屏,布置得古香古色,富丽堂皇。其余房间采用白色釉面砖铺地。中厅两边木隔断上是大面积的木雕,令人赏心悦目。

走近宽敞幽深的院落,我们感受到它像似一部尘封久远的古籍,凝结着一种历史精神。

看啊,迎面就是通往大楼正中门厅、用青条石垒就的17蹬半“宝塔”式台阶。我们沿石阶而上,穿越柱式回廊,一间具有浓郁欧洲古典风格的开敞天井式大厅展露无遗。在导游的引领下,抬头望去,只见西洋葡萄造型的大吊灯正中高悬,周围曾经是御赐匾额、紫檀条案、雕花围屏、嵌有贝螺的八仙桌椅和日本七宝烧大瓶,彰显着当年富丽堂皇的气势。

一位年轻的游客好奇地问导游,为什么当年“小德张”偏偏把台阶设计成17级半呢?

原来,皇家的建筑是18级台阶,“小德张”既想攀龙附凤,又怕僭越皇权,所以故意少建半个台阶。他心里头一边儿做着皇帝梦,但又怕引火烧身!在施工打地基的时候,为刺激工人们好好干活,“小德张”说:“你们要把这地基打得坚固、打得牢靠,打一寸厚我就赏一寸厚的洋钱。”他果然说话算活,每天一到下午两点,“小德张”就带着现洋来工地巡视,然后将大把的现洋抛到基坑里,工人们都纷纷捡钱,“小德张”也以此为乐。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银子确实没白花,而80多年后的今天,这座楼依然坚固如初。

庆亲王载振入住这座豪华的别墅后,他除了加盖一层专做祭祀和供奉先祖的“祖先堂”之外,其余部分仍维持了原貌。载振在“庆王府”里深居简出,过着不劳而食的寄生生活。病故后,曾经风云一时的末代庆亲王与太监总管“小德张”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这座矗立在“五大道”上的“庆王府”却仍然风采依旧,仿佛在默默地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如今,“庆王府”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天津分会和天津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的所在地。每逢双休日,“庆王府”的部分厅堂对外开放。它以典型的人文景观和独特的建筑艺术风格,成为“近代中国看天津”旅游板块中的“五大道”地区最有活力、最具魅力、最有品位的文化旅游品牌之一,以崭新的风貌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