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名人故居] 饮冰室及梁启超故居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27 15:45:57         人气:2030次

                       饮冰室及梁启超故居

                              2011.9.3

       

 梁启超简介

梁启超(1873——1929年)字卓如,号任公、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茶坑村人,是中国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学术大师,有中国近代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巨匠之称,他的一生,经历了晚清与民国两个时期,他的业绩,包括了政治和学术两个方面。

梁启超自幼聪颖好学,才思敏捷,四岁便在开始学习中国古代典籍,有“神童”之称,十二岁考中秀才,十七岁考中举人,1890年梁启超师从康有为,求学于万木草堂,接受维新变法思想。先后倡导、发动公车上书,通过强学会、《时务报》等积极宣传维新变法理论,参与和领导了“戊戌变法”运动,成为资产阶级维新派的杰出代表,推动中国历史前进。戊戌政变后,他东渡日本,并创办《清议报》、《新民丛报》,广泛宣传了西方资产阶级的政治思想和社会学说,影响和启迪了整整一代人。

辛亥革命后,梁启超回国,先后入阁任司法总长、币制局总裁和财政总长,特别是组织策划了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护国战争”,在战争中发挥了“一支笔强于十万雄兵”的巨大作用。

1918年,梁启超感愤于军阀的黑暗统治,离开政界,转而专注于学术和教育事业,组织共学社、讲学社,受聘南开大学,主持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与王国维、赵元任、陈寅恪等合称为清华四导师,担任京师图书馆、北京图书馆馆长,此外,还在全国各地进行巡回演讲。在学术研究方面获得较大成功,对中国历史文化研究非凡的成就,成为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学者。一生著述宏富,达一千四百万字,结集为《饮冰室合集》。


 天津故居

梁启超故居位于天津河北区民族路44号,饮冰室位于46号。这两所住宅是民国初年梁启超购买周国贤旧意租界西马路空地所建。民族路寓所为意式两层砖木结构楼房,建于1914年。主楼为水泥外墙,塑有花饰,异型红色瓦顶,石砌高台阶,建筑面积1121平方米;书斋"饮冰室"为浅灰色两层洋楼,建于1924年。首层为其书房,二楼做卧室和会客。梁启超后期著述均于此完成。"饮冰室"系意大利建筑师白罗尼欧专为其设计,造型别致典雅。建筑面积949.50平方米.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很有影响的人物,一生著作甚丰。他于民国初年在天津意租界西马路 ( 今河北区民族路 ) 购得一块地皮,面积约4 市亩,于 1914 年建成一所住宅,此后又建一所书斋 -- 饮冰室,住宅为二层西式楼房,前后共有两幢。前楼为主楼,带地下室。一、二层各有 9 间居室。整体建筑分为两部分,东半部为梁氏专用,有小书房、客厅、起居室等;西半部是家属住房。后楼为附属建筑,有厨房、锅炉房、贮藏室、佣人住房等。前楼与后楼有走廊、天桥连接。整所建筑面积 1100 余平方米,主楼为砖木结构,水泥罩面,塑有花纹,异形红色瓦顶,石砌高台阶,双槽门窗,整所建筑相当讲究,有花园、汽车房、传达室。


  饮冰室及梁启超故居

饮冰室在今河北区民族路46号,与住宅(民族路44号)相连,建于1924年,是一所浅灰色两层小洋楼。楼内正面有三个小拱厅,门前两侧是石台阶,当中有蓄水池,池中雕一座石兽,口中喷水常年不断。一楼正中为大厅,大厅周围5间房子除1间为杂房外,其余为书房和图书室。二楼靠西北角也是1间大厅,靠东南角有几间主要作卧室或图书资料室。梁氏后期就住在这里从事著述。

梁氏的饮冰定由意大利建筑师白罗尼欧设计,为天井外廊式带封闭罩棚。建筑造型别致,正中大厅实际是天井院的罩棚,罩棚高出屋顶,用花玻璃镶成。该所建筑共有房34间,建筑面积949.5平方米。

饮冰室指梁启超故居书斋。书斋 "饮冰室"为浅灰色两层洋楼,建于1924年。首层为其书房,二楼做卧室和会客。梁启超后期著述均于此完成。"饮冰室"系意大利建筑师白罗尼欧专为其设计,造型别致典雅。建筑面积949.50平方米。自1919年至1929年,梁启超晚年的政治活动和写作就是在这里进行的。这所楼与之前建成的梁启超寓所的设计大相径庭,虽同为意式建筑,但折中主义风格明显,设计也富有个性,这与当时欧洲的流行设计风格有关。这座书斋的建立,意味着梁启超曾经的虚拟“饮冰室”文化符号终于有了实体的依托。《饮冰室合集》就是在这里完成的。

  饮冰一词的由来

「饮冰」一词源於《庄子·人世间》:「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原意就是比喻自己内心之忧虑。当年,梁启超受光绪皇帝之命,变法维新,临危受命,面对国家内忧外患的交煎,梁启超内心之焦灼可想而知,如何解其「内热」?唯有「饮冰」方能得解。所以,他正是借「饮冰」一词,来表达自己内心之忧虑焦灼呀。

饮冰室的前世今生

1914年,梁启超在意租界西马路(今民族路)购买了周氏一块空地,计3.895亩,准备修建寓所和书斋。有趣的是,在设计图纸出来后,意工部局工程处的审核非常严格,其标准在今天看来依然有值得借鉴的意义:新建楼房有个性,不可雷同;与周围景观谐调;兼顾艺术性和实用性。

“饮冰室”书斋于1924年建成,为砖木结构带地下室的二层楼房,由意大利建筑师白罗尼殴设计,楼的正面有三连拱门洞,两侧为石台阶,当中一个蓄水池。整幢楼线条流畅,典雅浪漫,一楼设有大厅、书房、资料室、会客厅,二楼为居室、客房、餐厅等,梁启超晚年的政治活动和写作就是在这里进行的。这所楼与之前建成的梁启超寓所的设计大相径庭,虽同为意式建筑,但折中主义风格明显,设计也富有个性,这与当时欧洲的流行设计风格有关。

这座书斋的建立,意味着梁启超曾经的虚拟“饮冰室”文化符号终于有了实体的依托。自1919年至1929年,晚年的梁启超告别了官场,远离了政治,除了在南开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讲学和开展一些有限的文化活动外,大部分时间在天津的饮冰室著书立说,潜心思考中国社会的走向,探讨中外文化的融合。和此前以引进西方文化为主的思路不同,他在此一时期提出了“拿西洋的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助西洋的文明,叫他化合起来成一种新文明”的主张。梁启超在天津居住多年,“待客谦恭热情,每逢寒暑假‘饮冰室’又变成补习学馆,有很多清华、南开的学生到这儿寻求知识”。 梁启超纪念馆饮冰室是梁启超晚年著书立说之所,因此其间来往的学界名人数不胜数,胡适便是其中一位。胡适曾经说过,梁先生的文章有极强的感染力,能够引起人们的好奇心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自己也是“受了梁先生无穷的恩惠”,成名之作《中国哲学史大纲》便是在看了《新民说》和《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后萌生的想法。

1918年11月,胡适借来南开大学演讲之际,与梁启超在饮冰室有了第一次正式会面,自那以后,二人间学术上的往来便日渐频繁。

1929年,梁启超不幸逝世,一家人的生活状况也迅速恶化,梁夫人王桂荃将旧楼卖给了天津富商郝莲舫,梁家则全部搬进了新楼(饮冰室),两座建筑之间砌起了高墙,门牌号也分成了两个。郝家入住时看到楼内散落着很多书,还有一摞一摞的信件,便知原主人搬家时很仓促,随手抽出一封信,原来是梁启超与宫廷人士的往来函件。但当时没有人认为这些是有价值的东西,就全部被打包后丢进了地下室。

新中国成立后,新楼和旧楼全归公产,先是有军属入住,后居民越来越多,院内也陆续搭建了许多临时建筑,在筹办纪念馆前的腾迁过程中,这里一共迁走了91户居民。

饮冰室:一个人和一座城

今天的饮冰室,虽然没有了硕儒秉烛夜读的场景,也见不到梁氏子女们的欢笑与嬉闹,但宁静的空间中却充满了历史的味道:走进客厅,你似乎就可以看见当年梁启超在这里秘密策划护国战争(反袁),反对张勋复辟;会见过胡适、严复、张伯苓、严范孙、梁漱溟……这里似乎就是当年天津最负盛名的文化沙龙。1912年11月16日,流亡日本的梁启超终于回到自己的祖国,抵达天津。天津方面的热情出乎他的意料,直隶都督冯国璋听说梁启超抵达天津,马上派人远迎。梁启超后来在给女儿的信中写道:“赴共和、民主两党欢迎宴会及演说会,又地方官纷纷请宴,应酬极苦……无一刻断宾客。”

城市的魅力在于文化,城市文化是历史文化的积淀,风貌建筑则是城市文化最好的载体。一座城市的特色,常常能够恰如其分地体现于建筑之上。天津的风貌建筑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也是城市历史演变和文化积淀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