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99岁叶嘉莹获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21/2/22 16:28:31         人气:65次

                 99岁叶嘉莹获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

桃李天下,传承一家。你发掘诗歌的秘密,人们感发于你的传奇。转蓬万里,情牵华夏,续易安灯火,得唐宋薪传,继静安绝学,贯中西文脉。你是诗词的女儿,你是风雅的先生。

——叶嘉莹先生 颁奖词


217日晚,央视《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颁奖盛典》播出,一心致力于传播传统文化的中华古典文化大家叶嘉莹先生荣获2020年度人物。叶嘉莹用一生的时间,只做了一件事:将中国古诗词的美带给世人。218日早上,#一生只做一件事的叶嘉莹先生#的话题登上了热搜榜单。

在《感动中国》现场连线,叶嘉莹分享了自己的心愿,“我教了一辈子书,除了作为一名教师,一无所长。我现在正在计划完成的,就是把我们中国古代的诗、文、词、曲等文学创作的吟诵的声音传下去,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要开始做这种录音了。我希望最后我能够完成这个,把我们民族美好的文化能够传承下去。”

叶嘉莹1924年生于北京传统书香世家,从小被关在悬着“进士第”匾额的大门里长大,家里保留着满族的“花盆底”和“阿玛”的称呼。

女孩儿玩的荡秋千、溜冰、踢键子、抓子儿,她都不会,有的根本没见过。她不识字的时候就开始背诗,“所有的精力都用来读书了”。11岁时,她跟着伯父学作诗。庭院中的竹子、石榴花、枣花、落日、月影是她写诗的主要题材。“迦陵”的别号也是她从与伯父聊天中得来——清朝的陈维崧,是中国词人里写得最多的,号迦陵。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北平陷落,打碎了她平静的生活。当时叶嘉莹的父亲在上海航空公司工作,上海沦陷后父亲失去联系。17岁那年,一向康健的母亲因腹部生瘤去天津做手术,却因为败血症在回京的火车上去世。

1941年至1945年,她就读于辅仁大学国文系,受业于诗词大师顾随,攻读古典文学,这段求学经历激起她一生致力于古典文学的决心。

顾随讲课,她埋头一字不落地记笔记。听了6年课,她记下8大本笔记,此后的50余年,她在台湾、美国、加拿大漂泊,只有这些笔记她随身携带。顾随当年评改的习作旧稿、信件、赠诗,都被叶嘉莹作为书法装裱起来,带在身边。

叶嘉莹受老师顾随的影响,她一改善感的诗风,写下“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禅不借隐为名”。70多年后,迦陵学舍在南开大学落成,这两句分挂在月亮门两侧。

1948年结婚之后她随丈夫迁居台湾,又遭遇了白色恐怖。刚生下第一个女儿才四个月,丈夫就被怀疑“通共”而入狱。第二年在中学教书的她,连同不满周岁的女儿,跟校长和几位同事一道也被抓进了监狱。出来后寄居别人家中,只能打地铺。1976年,她的女儿女婿因车祸永远离开了她。

经历过种种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但叶嘉莹始终酷爱古典诗词,正是古诗词的力量帮她度过一次次难关。

叶嘉莹为幼儿讲古诗

叶嘉莹一生坎坷,很多经历都不是她自己的选择,唯独诗词是她心之所向,是她从始至终都坚守的心灵依傍。

一个小男孩曾问叶嘉莹:什么是诗?叶先生反问:你的心会走路么?小男孩疑惑地摇了摇头。叶先生笑了笑,问男孩的故乡在哪里、是否想念那里的亲人?男孩回答得干脆:远在河南开封,常想爷爷奶奶。先生点头说:对了,想念就是心在走路,而用美好的语言将这种想念表达出来,就是诗。

20世纪60年代之后,叶嘉莹先后担任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客座教授,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她将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播到了国外。

1978年暮春,叶嘉莹在报纸上看到内地的学校需要教师,便即刻给国家教委写了一封申请信,她希望不要任何报酬回国教书。叶嘉莹刚回国的时候分配到北京大学教书,后来又应李霁野先生之邀到南开大学教书。

由于那时候叶嘉莹看起来比较年轻,教的又是中国古典诗词,所以有些人很不以为然。范曾就曾说:南开大学真是崇洋媚外,从国外请一个女的来教中国古典诗歌!那个时候,叶嘉莹在加拿大还没退休,UBC每隔五年可以有一年的休假,如果没到五年要休假就要扣一半的薪水。但是从1979年开始,她就几乎每年都回国教书。

南开大学的主楼有个阶梯教室。叶嘉莹就在那儿教书,大家都闻风而来,几百人的教室,不但座位上、阶梯上坐满了人,窗台上、窗外边也都是人。叶嘉莹去上课的时候,有时候教室的门都走不进去。南开中文系为了保障自己的学生能听课,就刻了章做了听课证,规定有证的人才能进来。结果外面想进来的人就自己刻印做证,照样把教室挤得水泄不通。

即使到了90多岁高龄,腰腿有疾,她依然站着讲课。她说,这不仅是对诗词的尊重,更是对学生的尊重。白发微卷,行动不便,她神采飞扬的活力依然令人着迷。

1981年出席杜甫学会会议时与缪钺教授、金启华教授在成都杜甫草堂

叶嘉莹在上课的时候,写竖排繁体的板书,一边说一边写,速度很快。因为经常写板书,粉笔灰使她的手指总是皴裂。她的右手拇指和食指上总贴有胶布。

一些听过她的课的朋友,常常告诫她,讲得不要太大声,要节省点精力,注意身体。但她一讲起课来,就什么都忘了。

因自小接受“声闻过情,君子之耻”的古训,叶嘉莹不喜欢过分热闹的铺排。但只要邀请方以弘扬古典诗词传统的重要性劝说,她都答应了。

叶嘉莹在家中客厅讲诗词

回国后,叶嘉莹在南开大学创办“比较文学研究所”,后更名为“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她还捐献出一半退休金——约十万美元设立“驼庵奖学金”和“永言学术基金”奖掖后学。20186月,叶嘉莹捐赠了1857万元给南开大学,设立“迦陵基金”。20195月,叶嘉莹再次向南开大学捐赠1711万元。

多年来,不管她的学生们取得了怎样的成就,叶嘉莹始终是他们心目中那个优雅美丽又令人高山仰止的“叶先生”。

席慕蓉在一次演讲中说:“叶先生讲课的时候,那个感发的力量,当她介绍李白的时候,李白就很骄傲地出来了;当她介绍杜甫老年的诗歌的时候,杜甫就真的老了。我记得那天叶先生穿着非常素淡的衣服,别了一朵蝴蝶兰,秀雅、端庄,就是老师平常的样子。可是很奇怪,老师一开始讲辛弃疾,我们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一种雄浑的气势逼人而来。好像就是辛弃疾的本尊来了,跟我们说他的蹉跎的一生。”

然而,钱并不是叶嘉莹先生最在意的。2018年叶嘉莹向南开大学捐款后,接受央视新闻频道《面对面》记者采访的时候:

记者问:您当时捐这笔钱,想到大家伙会这么关注吗?

叶嘉莹:我本来也没有要他们公布,捐了就是捐了。

记者问:周围舆论对这事儿这么关注,您怎么看?

叶嘉莹:我觉得这些人很无聊,这些人眼睛里只有钱。

接着,她看向自己右手边,为了接受采访专门准备的学术资料。然后叶嘉莹对记者说:我本来要跟你讲学问。看样子,你对学问是没有兴趣的。

在很多人只关心巨额捐款,但是她只关心学问。在叶嘉莹看来,“人的精神品格在提升之后,他就有他自己内心的一份快乐,他不会每天总是为追求现实的那一点金钱什么东西,而丢掉了人生的最宝贵的价值。”

叶嘉莹有一个心愿,是把濒临消亡的吟诵传下去。为什么要学习吟诵?叶先生说,中国的好诗都是带着吟诵写出来的,吟诵中蕴含着诗词兴发感动的力量,如果我们不会吟诵,用理智来写诗,诗歌中兴发感动的力量难以找到,诗歌的生命就会被减损。“我想在我离开世界以前,把即将失传的吟诵留给世界,留给那些真正的诗歌爱好者。”

叶嘉莹说,我之所以九十多岁了还在讲授诗词,就因为我觉得我既然认识了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里边有这么多美好的、有价值的东西,我就应该让下一代人也能领会和接受它们。如果我不能传给下一代,在下对不起年轻人,在上对不起我的师长和那些伟大的诗人。我虽然平生经历了离乱和苦难,但个人的遭遇是微不足道的,而古代伟大的诗人,他们表现在作品中的人格品行和理想志意,是黑暗尘世中的一点光明。我希望能把这一点光明代代不绝地传下去。

后记:

文章最后马晓泽想分享给小伙伴们一首叶嘉莹先生的词《鹧鸪天·广乐钧天世莫知》

广乐钧天世莫知,伶伦吹竹自成痴郢中白雪无人和,域外蓝鲸有梦思。明月下,夜潮迟,微波迢递送微辞。遗音沧海如能会,便是千秋共此时。

这首词的简单意思是:

美妙的钧天广乐无人知晓,唯有伶伦自顾自地演奏着竹乐,沉浸在自己的音乐当中。在郢中演奏《白雪》,觅不得欣赏、唱和的人。但这妙音说不定能传过遥远的大洋、在彼岸引起鲸鱼的共鸣,勾起它梦中的思绪。

明月清晖下,趁着夜色海潮徐徐兴起。美妙的音波仿佛便随着海,曲折逶迤地跨越无垠的大海,传递曲中含蓄隽永的内涵。如果有人能懂得这在茫茫大海中留下来的遗音,纵然天涯阻断千秋万世、我们内心中也已经有了共鸣期待和笃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