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天津觉悟社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21/2/20 16:47:43         人气:118次

                       天津觉悟社

    觉悟社是中国五四运动时期青年学生进步团体。1919 9 月成立。社址在天津。 成员有周恩来、邓颖超、郭隆真、郑季清等 21 人。宗旨:“本着反省、实行、持久、奋斗、活泼、愉快、牺牲、创造、批评、互助的精神, 求适应于‘人’的生活——做学生方面的‘思想改造’事业。” 组织较严密。发展新社员须 3 名社员以上介绍,由全体会员讨论决定。采取委员制,社务大家分担,重大问题须经全体讨论。

    社团简介

他们学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团结爱国力量开展反对封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改造社会挽救祖国的革命斗争活动。馆址就是当年觉悟社经常集会活动的地方。1982年修复,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84年建立觉悟社纪念馆。

    在五四运动之初,天津男女学生组织是分开的。随着斗争的深入,学生运动中的骨干力量迫切感到需要打破男女界限,建立统一的组织。1919916日,天津学生联合会和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的20名男女进步青年组成了革命团体觉悟社。

    他们对外废除姓名,用抓阄的办法决定各自的代号,如周恩来为5号邓颖超为1号;再以代号的谐音作为化名,如赵光宸为“奈因”(为九即英文nine的谐音),马骏为“念久”(为29即廿和九的谐音)。因为20人在50个号码(从150)中任意抓取代号,故20人的代号是不连续的。

    男成员

    男成员10名,他们分别是:5号周恩来,后化名“伍豪”;9号赵光宸,后化名“奈因”;11号薛撼岳,后化名“石逸”;18号关锡斌,后化名“石霸”;19号潘世纶,后化名“石久”;20号胡维宪,后化名“念豪”;28号李振瀛,后化名“念八”;29号马骏,后化名“念久”;41号谌小岑,后化名“施以”;50号谌志笃,后化名“武陵”。

    女成员

    女成员10名,她们分别是:1号邓颖超,后化名“逸豪”;3号周之廉,后化名“珊”;13号郭隆真,后化名“石珊”;25号刘清扬,后化名“念吾”;26号吴瑞燕,后化名“念六”;31号李锡锦,后化名“衫逸”;34号郑季清,后化名“衫峙”;36号张若名,后化名“衫陆”;37号张嗣婧,后化名“衫弃”;43号李毅韬,后化名“峙山”。 觉悟社团结进步青年,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成为“引导社会的先锋”和“作战的大本营”,也因此成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前的重要革命组织之一。

觉悟社有正式社员20人,所知社友9人。对觉悟社中部分成员如周恩来、邓颖超、马骏等人的研究比较多,但是对于其他成员的经历很多人并不清楚。对觉悟社全体成员的经历作一系统介绍,进而勾勒出20世纪初中国最早的一批先进知识分子的迥异人生。

    创办过程

    如火如荼的爱国学生运动,使人们的思想发生着急遽的变化,一批先进青年由于共同的觉悟,共同的使命走到了一起,他们志同道合为着拯救处于危难之中的祖国而奋力拚博,历史忠实地记下了他们的光荣业绩。191992日,周恩来和郭隆真、张若茗、谌小岑等七人一起坐火车从北京返津。

    这些凯旋的战士们,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经受了患难考验的战斗友谊和沸腾在他们心里的爱国热情,使他们兴奋不已,热烈地交谈着。以前,由于封建习俗的束缚,男女学生不能在同一个团体中活动,天津的爱国学生运动分成了以南开学校、高等工业学校等男校为主的“天津学生联合会”和以第一女子师范学校为主的“女界爱国同志会”两大团体。他们虽然也在斗争中彼此支持,但是由于封建观念的束缚,没有在一起联合行动过,更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核心。形势的发展,使他们感到两大团体的联合已是势在必行。

    在急驰的列车上,几位学生代表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认真的酝酿和讨论。郭隆真提出,天津学生联合会和女界爱国同志会应当紧密合作,成为天津爱国学生运动的核心。张若茗提出将两个团体合并起来。周恩来进一步主张:学习北京的经验,从两个团体中选出一些骨干分子,组成一个比学联等更严密的团体,从事科学和新思潮的研究,并出版一种刊物,成为引导社会的先锋。

    周恩来的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赞同。

    回到天津,周恩来就和两个组织的骨干分子进行筹备工作,他奔走于两个组织之间,和持有各种观点的同学交换意见,求同存异,统一思想。经过十多天的准备,建立一个新的团体的计划终于确定了。这个团体是一个最初由二十人组成的严密组织,定名为“觉悟社”,为了表示男女平等,男女会员各十人。他们中有周恩来、邓颖超、马骏、郭隆真、刘清扬、张若茗、李毅韬、谌志笃、谌小岑、潘世纶、李锡锦、关锡斌、李震瀛等,“觉悟社”成员中有在天安门前指挥请愿学生和反动当局进行斗争的学生领袖,有在爱国运动中涌现出来的理论家、宣传家,有在与反动军警搏斗中流血负伤的巾帼豪杰,实际上,觉悟社已经成为天津爱国学生运动的总指挥部。

    916日,在草厂庵天津学联办公室召开了觉悟社成立大会,周恩来被推举为会议的主持人,并负责起草觉悟社宣言。会议决定出版一本不定期的小册子——《觉悟》,由周恩来担任主编。觉悟社作为一个崭新的团体,没有设置会长、秘书之类的职衔,组织上实行委员制,本着分工负责的精神,将内部工作分为数类,由全体社员分担。为了斗争的需要,社员的姓名对外不公开,而用抽签的办法,以号取名,用以作为通信的代号或发表文章的笔名。这便是周恩来“伍豪”(五号)、邓颖超“逸豪”(一号)笔名的由来。

    主要活动

    除李大钊外,觉悟社还请了许多专家学者来社演讲,其中有徐谦讲《救国问题》,包世杰讲《对于新潮流的感想》,周作人讲《日本新村的精神》,钱玄同讲《研究白话文学》,刘半农讲《白话诗》等。

    觉悟社还召开各种问题的讨论会,题目先后有:学生的根本觉悟,家庭改造,共同生活,工读主义等。讨论的方法有全体会,分组会;有报告,有批评,也有“忏悔”(就是自我批评)。当时,马克思、列宁的著作在中国还没有出版,只有《新青年》等刊物登载过一些介绍文章。觉悟社的社员虽然有改造社会的强烈愿望和奋发向上的进取精神,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处于比较幼稚的启蒙时期,很少有人像周恩来那样在日本已接触到马克思主义。邓颖超后来生动地描述到这种情况,她说:“五四运动是思想解放运动。

觉悟社的一系列活动,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北京、上海等地的进步报刊称觉悟社是“天津的小明星”,“会员是天津学生界最优秀、纯洁、奋斗、觉悟的青年。……他们抱定了时时觉悟、刻刻觉悟的决心,所以取名叫觉悟社。”1920129日,天津各校学生数千人在“觉悟社”的领导下,为抗议军阀政府镇压抗日爱国学生运动、逮捕爱国学生举行了大规模游行示威和请愿活动,开展反对中日直接交涉和抵制日货的斗争,结果遭到残暴镇压。作为请愿代表,周恩来与于方舟、郭隆真、张若名等人遭反动当局逮捕,随后遭到长达半年之久的监禁。他们开始被拘于天津警察厅,后转移到天津地方检察厅。周恩来与于方舟、郭隆真、张若名等四人与其他同时被捕的二十多名各界代表,在狱中坚持斗争,并以绝食抗议。周恩来根据狱中被拘代表的回忆和个人日记等,于19205月开始编写《警厅拘留记》,65日编完。文章共分为“魁发成事件”、“警厅花园内学生被殴”、“各团体代表被捕”、“被捕后的安置”、“学生陆续的被捕”等18个部分,全文共约3.5万字,详细记录了自己与同伴在狱中的实况。由于社会各界的鼎力营救,周恩来等与被捕的二十多名各界代表于1920717日获释出狱。在李大钊的指导和支持下,觉悟社一部分成员于8月间赴法国勤工俭学。《警厅拘留记》于192012月在天津《新民意报》上连载,后该报社出版了单行本。该书卷首有周恩来在天津南开中学的校友、天津《新民意报》的创办人之一马千里所作的序言,书前有天津各界被拘代表出狱时的合影。觉悟社的主要成员以后大部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