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天津爱国教育家 卢木斋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20/1/13 8:33:02         人气:130次

                    兴教办学 嘉惠世人——

                    天津爱国教育家 卢木斋


在天津卢木斋名下的房产其实不少,像重庆道民园西里这样著名的民居就是他出资兴建的,但他自己真正住过的房子如今却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模样,因为在津六十几年间,卢木斋先后把自己的私人住宅变成了幼儿园、学校。如今,他所居住的房子——河北区民权路1号已变成了现代化的校舍。

卢木斋(1856~1948)又名靖,字勉之,沔阳(今仙桃市)仙桃镇人。著名教育家、藏书家、刻书家。清末中举后被推荐到直隶做官,曾任知县、督学、提学使。他31岁来到天津,李鸿章任命他为天津武备学堂算学总教习。1905年他率领代表团到日本考察教育,回国后更坚定了开办新学的思想。辛亥革命后退职定居天津,兴建木斋中学(天津市第二十四中学)、木斋图书馆(今南开大学图书馆)等,为天津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

卢木斋一生将近百年,他做过官、办过实业,但三分之二的时间依然是在办教育、兴建图书馆,这份对读书与教育的热衷,除了来自于他作为一名学者的见识与责任感外,还有少年时的那段苦读岁月给了他一生的信念和理想。


    书香子弟:曾去酒店当伙计

在湖北沔阳县,卢家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卢木斋的父亲是有名的教书先生,对他的教育很严格,别的学生犯了规,卢父却唯他是问,他常代别的同学挨父亲的板子。这期间,他还一度因家贫无以为生,去酒店当了伙计。

卢木斋对八股文章十分厌恶,他喜欢研究一些讲求实际学问的有用之学。为了读一些好书,有时在书肆中一站几个时辰看一本他买不起的书,有时又不得不小心翼翼低声下气地向藏书主人求借一本难得到手的书,彻夜不眠,通宵抄录。经历了读书难,他曾立下宏愿:“有朝一日我有力量的话,一定要尽我的力量大办图书馆,让想读书又买不起书的穷读书人,都能从图书馆借到书刊。”果然,几十年后,卢木斋在京津两地相继建立图书馆。其中包括1908年正式开馆的直隶图书馆,这是天津第一座近代图书馆。


    一生兴教:办学建馆启民智

卢木斋出资在津兴学始于1909年。他认为“救国之危,化民之愚,惟普及教育之一策”。那年,他在河北区元纬路自己的府内办起了蒙养园(即今幼儿园),把家产、房屋、用具均拨归蒙养园使用,称为卢氏蒙养园。卢木斋请留日回国的天津近代著名教育家、诗人吕碧城姊妹主持蒙养园。1910年,卢木斋的次女卢云卿自美回国,接办卢氏蒙养园。

从1916年起,卢木斋开始办卢氏小学,有30多名学生。由卢木斋的三女儿、美国留学生卢定生主持校务。其后,正式改名为木斋学校。后因军阀混战学校一度停课。1924年,卢木斋迁居意租界小马路(今河北区民权路),又在住宅中辟出一部分开办幼稚园及小学,元纬路全部移为校舍。该校于1932年增设中学部,1938年扩大为木斋中学。到1948年卢木斋去世前,该校有14个班,597名学生,37名教职员,19间教室,学校已成为天津一所颇有影响的历史名校。创办木斋学校的全部经费,都是由卢木斋独立承担的,那时他很想再办一所木斋大学,为此特别成立了“木斋教育基金”。

在兴办学校之外,卢木斋在天津办起了影响同样深远的图书馆,除此前建立的直隶图书馆外,还有后来的南开大学木斋图书馆。

作为教育家,卢木斋曾多次对南开学校进行资助。南开大学创办后,卢木斋也大力支援。1927年3月,卢木斋捐资10万银元兴建南开大学图书馆。为保证工程质量,当时已是74岁的卢木斋亲往现场督工。历时一年,图书馆及书库终于建成。为尽快开馆,卢木斋将个人“知止楼”藏书捐出60000卷。1928年10月17日为南开大学9周年校庆,新图书馆落成庆典同时将南开大学新图书馆命名为“木斋图书馆”。

可惜南开大学的木斋图书馆在1937年日本侵略军的炮弹下化为废墟。


    财产公用:不留钱财给子孙

卢木斋罢官归隐天津后,之所以能有庞大的财力办学建馆,源于他居津期间所经营的实业。他先是置办了大量的地产,但与一般的官僚地主不同,卢木斋买地产不是买那些良田,而是买下城中的盐碱荒地,而后建房盖屋,经营房地产。此外,他还投资先农公司、启新洋灰、济安自来水、耀华玻璃厂等。卢木斋经营的这些实业项目,为他积累了财富,也为他的兴办教育提供了保证。

虽有庞大实业,但卢木斋生活俭朴,无不良嗜好。据卢家后人介绍,卢木斋生前曾反复声明,他购置的房地产,他所经营的股票红息,要全部作为木斋教育基金使用。

1935年,卢木斋患病动了手术,因行动不便,就长期住在北京,足不出户。为此,他曾立下遗嘱,遗嘱的主要内容为所遗家财全部要用以办教育,遗产不传于子孙。卢木斋说,留下钱财给子孙,只能徒供挥霍,儿女如能受到教育,有一技之长,就可以自食其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