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津门励家惊朝野

作者:孙福海         发布时间:2020/1/6 8:01:29         人气:521次

                       津门励家惊朝野

                             孙福海


您是否知道,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到了天津为什么一定要下船?您是否知道,故宫的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牌匾是天津的哪位书法家写的?您是否知道,天津有一个家族四代为康、雍、乾三帝讲学六十年?您是否知道,书法家写两个字,就能惹得乾隆大笑失态?

这些故事,与我们天津静海北五里庄的励家祖孙有关。


 鼎立全国书坛第一人

清康熙二年(1663),皇上颁旨为缮写《世祖实录》选拔善书之士。《世祖实录》就是要记录清代皇上的祖训、实政纲领以及国家、宫廷所发生的大事。此事意义重大,必须要选择鼎立朝野的书法第一人完成大任。

在康熙亲自主持下,经过严格的层层选拔,静海北五里庄的励杜讷力压群雄,名列第一,入宫食六品俸。这是有史以来全国第一次选拔书法高手,励杜讷由此确立了自己的书法地位。

他生于1628年,幼年父母双亡,由一杜姓之家收养。坎坷是他的动力,勤奋好学是他不懈的追求。在其21岁时,便进入诸生,悉心治学,书法精到,尤善楷书,以典重工致的馆阁体见长,并能作擘窠大字,功力神奇,神奇在哪?他曾经剪方寸纸一百片,每片纸上写同一个字,再将一百片纸叠放在一起,字号大小、字体结构乃至笔画粗细,都精确到分毫不差。

他以书法步入仕途,负责缮写《世祖实录》。授职福建福宁州同知,分管该州盐、粮、捕盗、江防、水利,由于为官清正,康熙令其任“南书房行走”。什么叫“南书房行走?”即清代皇帝文学侍从值班的地方。士人视之为清要之地。这是陪伴皇帝赋诗撰文,秉承皇帝意旨起草诏令、撰述谕旨的地方,“非崇班贵檩、上所亲信者不得入”。康熙十九年(1680),特授励杜讷为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即侍从皇帝起居,记录皇上言行,凡朝廷命令、赦宥、礼乐法度、赏罚除授、群臣拜见、祭祀宴享,均陪伴左右。并兼任赞善侍讲,教授诸郡王经籍。

而励杜讷除了学问之外,流传至今、震撼书坛的是什么呢?


 题写三大殿匾额

励杜讷入宫之后的康熙三十四年(1695),朝廷重建太和殿,俗称“金銮殿”,并准备更换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匾额。重建的太和殿最为雄伟,是皇帝举行大典的场所,皇帝的登基、大婚、册立皇后以及公布进士黄榜、派将出征等大的庆典活动,都在这里举行。中和殿,是皇帝去太和殿大典之前休息,并接受执事官员朝拜的地方。凡遇皇帝祭天坛、地坛,便于前一日在此阅览祝文,祭先农坛还要在此查验种子等。保和殿,是举行重大宴会的地方,每年初一和十五在此宴请外族王公大臣。公主下嫁在这个殿里宴请驸马。每逢殿试,皇帝在此殿监考、主考。

这么重要的三大殿要重新更换匾额,康熙就让所有的翰林书写匾文,翰林们全都拿出看家本领,可写出来一看,皇上大都不满意,只有励杜讷所写之字被选中。他所写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用笔圆浑,气势恢宏,结体疏朗,气韵灵动,无人望其项背。

励杜讷题三大殿之后,迅即在全国掀起学励之风,当时还有不少文人墨客至静海北五里庄探寻励杜讷以书法取得功名之路。甚或还有人在励杜讷旧居的房前屋后捧上一把土,拿回家乡供在书房,激励自己,希望给自己带来好运。

励家书香之传统,也确实福荫了静海。2010年,笔者在主持天津市文联工作时,向中国书法家协会申报静海为“中国书法之乡”,书协领导和评委们闻知是“励家四杰”的故乡,即刻将之摆上日程。到静海后,他们说:“我们是怀着朝圣心情来静海的……”评选中国书法之乡的地区,历史上要有名人、有传承,“励家四杰”的名气极大,而静海的书法传承也不负众望。静海不仅是天津各区县中唯一获“中国书法之乡”殊荣的地区,而且在全国书坛也很有地位,近年来,他们始终在全国书法获奖和入展的数量颇为可观。


 皇帝赐“励”姓

励杜讷原姓厉,而非励,幼年失去父母后,随养父姓杜,名杜讷。当其步入朝廷准备恢复厉姓时,因其才华深得皇帝赏识,康熙钦赐其励姓。

为什么康熙帝要给“厉”字旁边加一个“力”呢?因为励杜讷办事得力,对朝政提出许多有益建议。尤其是康熙帝亲政以后,朝廷的权力受议政王大臣会议的限制,国家大事需经过议政王大臣会议。而这些王公贵族地位较高,特别是鳌拜,在晚年表现得有些飞扬跋扈,欺康熙年少,当时鳌拜的势力不断壮大。

有一次,鳌拜要杀苏克萨哈,康熙不同意,遂与鳌拜争辩,但是鳌拜却以康熙年幼、不懂官场之道为由,对康熙意图置之不理,竟然自作主张杀了苏克萨哈。这更加深了康熙与鳌拜的矛盾。再有,内阁在名义上仍是国家最高政务机构,控制着外朝的权力。如果这种状况达到一定程度,康熙就更加没有可能控制局面。但鳌拜他们不知道康熙和普通的少年完全不同。年幼的康熙,为了把国家大权控制在自己手中,决定以“南书房”为核心,逐步形成权力中心,当得知班布尔善一直鼓动鳌拜造反时,一举将鳌拜擒获。而励杜讷就是“南书房”这个权力核心中的重臣,尤其是在康熙平定三藩、弹劾权臣明珠等重大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励杜讷在任刑部右侍郎,主管刑狱期间,不徇私情,朝野推为正人。康熙帝曾夸赞励杜讷:“刑部右侍郎励杜讷,效力二十余年,为人敬慎,积有勤劳……”

康熙四十四年(1705)康熙帝驻跸静海,御书“文恪”二字赐其家。雍正元年(1723)追赠礼部尚书,后入祀贤良祠。贤良祠是清朝为祭祀王公大臣以及有功国家者而建的。今日坐落在北京地安门西大街的103号旁门,—进大厅,便可见大殿内供奉的雍正御制的贤良祠碑。祠内总共祀99人,励杜讷是清代唯一进入贤良祠的天津人。其条目是“尚书谥文恪励杜讷”。


 乾隆途经静海下船

乾隆六次下江南,途经静海必下船,而且还要顶礼膜拜。为什么下船?要拜谁?因为他老师的家乡在静海。励家四代励杜讷、励廷仪、励宗万、励守谦,为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讲学六十年。故去后回乡安葬,墓地就在静海北五里庄东北部。可惜墓碑在十年浩劫中砸毁。纵观清代历史不过二百余年,而励家四代竟能为皇室讲学六十年,这是很不容易的。励家也是《清史稿》记载的清代唯一的四世翰林世家。他们祖孙四代,被世人尊称为“励氏四杰”。在清代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还有刘家的刘棨、刘统勋、刘墉、刘环之等人。励家为四代翰林,刘家为三代翰林。刘墉即民间俗称的“刘罗锅”,其父刘统勋也与咱天津有关,当年他曾在天津北仓一学堂教书。

那么,励家祖孙四代有多大能耐呢?励杜讷的独生儿子,叫励廷仪。字令式,号南湖,康熙六年(1667)生,康熙三十九年(1700)中进士,入翰林,康熙四十一年(1702)入值“南书房”,他和父亲一样都进入康熙的决策核心层,而使人更为惊奇的是,励廷仪先后为康熙、雍正两位皇帝讲学二十余年,可见其才华惊人。雍正帝为了尊重他,在等级礼仪森严的情况下,竟令他上朝时,走在比自己职级高的官员前面。

励杜讷的孙子励宗万,十六岁中举人,十七岁中进士。在雍正年间以书画入值“南书房”,他工山水、花鸟,笔意恬雅,设色古淡。书法兼容褚遂良、颜真卿、苏轼、米芾各家之长,形成圆浑、峭拔的书风,与江南书法家张照齐名,时称“南张北励”。励宗万的才华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一次乾隆皇帝挑选了一批书法写得好的人,当时他也是心血来潮,给书法家出了一个难题。他要求每位书法家都要站在用绳子悬吊在空中的簸箩中,在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写“众志成城”四个大字。很多大臣因簸箩在空中晃动,站不稳,字写得不理想。而励宗万却功力非凡,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将字写得很漂亮。当写到最后一个字的最后一笔时,体力有些透支,遂急中生智,用脚踢动手腕,把那一“点”稳稳地写上,如同画龙点睛。乾隆看了,大声喊了一声“好”。

励宗万的长子是励守谦。字自牧,号双清老人。乾隆十年(1745)中进士。任翰林院编修,主管编修国史,记载皇帝言行起居,草拟有关典礼的文件等;后任职司经局,主管皇宫内的四库全书及刊辑。

励氏家族是书画世家,在这方面,他们还有什么绝艺呢?


 两个字使乾隆“失态”

从励杜讷至励守谦,诗文书画代有传人,在清朝显赫百余年。“励氏四杰”由于出生、成长在天津,豪爽、仗义、风趣。其中最能体现天津人幽默性格的是励宗万,他喜喝酒,仅有资料可查的,以酒为题的诗赋就达数十篇之多;他爱开玩笑,有一次,他竟靠书写的两个字就把矜持的乾隆逗得失态大笑。怎么回事呢?

励宗万在静海有许多感人的故事。有一年,励宗万回乡祭祖,轻车俭从。尤其是在入村时,不骑马、不坐轿,身边只带一书童。当他们二人步行走到村口时,看到一老太太乞讨,甚是可怜。赶忙走过去,问为什么乞讨?老人讲:家乡闹灾,颗粒未收,老伴冻饿而死,膝下无儿无女……励宗万倍感心痛,搀扶老太太回家,并令书童将随身携带的银两全部给了老太太,然后展开笔墨,为老太太写了十余幅书法,说:“只要缺钱,就拿一幅到城里去卖。”随后他在祠堂为家乡穷苦人家写字,嘱咐他们卖了周济生活。此消息一经传出,天津卫的一批收藏家和书画贩子争先恐后到静海北五里庄购买励宗万作品。他们在找到励宗万时,励宗万将他们拒之门外,说:“你们只能从老百姓家收购。”有的穷苦百姓不懂得计算作品的尺幅,励宗万怕百姓们吃亏,便规定“我的作品不按平尺论价,按字论价”。虽然一些乡亲没上过学没文化,但都识数,便数字收钱,这也在书画界留下了一个趣闻。

励宗万义赠书法作品,周济的全是家乡穷人。凡是有钱的人家花钱求购其作品,他也不卖。但有一户财主,他却例外地给写了一幅字,就是这幅字惊动了乾隆,怎么回事呢?这户姓胡的大财主,为富不仁,欺压乡邻,百姓们敢怒不敢言。但他也想附庸风雅,知同乡励宗万的祖父励杜讷书法超群,而励宗万书法也相当了得,于是三番五次差人写信求励宗万为自己府上题写匾额。励宗万知其恶名,始终置之不理。就在励宗万这次回静海祭祖,并以书法济贫时,这个财主又登门求字,乞求励宗万为其新盖的宅院书写匾额。怎么办呢?他那天也是喝了点儿酒,一见推辞不过,便随手给胡财主家题写了“竹苞”两个大字。这个财主马上派人将其做成巨大的金字牌匾,挂到自家府上,并四处吹嘘:“我府上的匾额是励宗万亲撰亲书!”

不久,乾隆爷到了静海,听说这里有一幅励宗万书写的匾,就提出去看看。一行人来到励宗万题写“竹苞”的宅院时,乾隆抬头一看,哈哈大笑起来。刘墉也看明白了,但忍住没笑,故意问皇帝:“奴才斗胆请圣上明示,所笑何为?”乾隆便将这草书“竹苞”二字拆开来讲——“个个草包”。众人皆笑,并纷纷猜测励宗万为何写了这样一幅匾。

  可见,天津人的风趣幽默都这样有学问。这件事也彰显了励宗万的机智和才华,为我们留下一段回味无穷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