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津门中医名家 陈微尘

作者:转载         发布时间:2020/1/5 9:46:31         人气:191次

                     医者仁心 以正痼疾——

                     津门中医名家 陈微尘



安乐邨原名为“新武官胡同”,是位于马场道与桂林路交口的一处三幢联排式公寓住宅,建于1933年,1953年改为“安乐邨”至今。陈微尘曾居住在安乐邨17号,为由分户单元联排组成的砖木混合结构楼房,前后设有独门小院。建筑外立面为清水砖墙,正立面部分为混水抹灰。顶部为坡屋顶,瓦屋面。入口的大门和建筑二层的窗均为以西班牙半圆拱花饰装饰的拱券式设计。


陈微尘(1896~1969),字振奇,湖北省浠水县人,出身书香门第。幼时即饱读诗书,少时主攻医学,终成一代名医,并著有《老中医书》。进入民国后,随着西医在中国的飞速发展,中医渐受冷落,加之他对文学、收藏的兴趣与日俱增,尤其是1934年来津后,他在结交了方地山、魏病侠、王伯龙等天津文人后,便弃医存药,改弦更张,过起了以鬻文为主、从医为辅的文人生活。1939年,陈微尘在渤海大楼自立诊所。1956年起在天津红十字会医院工作,任中医科主任。此外,他还为中医进修班上课,培养中医人才。陈微尘为医家兼学者,诗文书画俱佳。


《采菲录》中印证往事

在天津鞋文化博物馆中,当人们将视线投向“金莲”弓鞋时,当人们翻阅中国妇女缠足史料《采菲录》一书时,都不禁为旧时代妇女深受缠足之苦而感叹,并对那些在禁止妇女缠足运动中做出贡献的先驱们充满敬意。作为津城中医名家,陈微尘竭尽“微尘”的绵薄之力,置身劝禁缠足行列,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时过境迁,也许人们已经淡忘了《采菲录》中的细节,而陈微尘为其作序所言:“中国最贻笑世界,被人称为半开化民族,缠足一事实为厉阶。”这句话却深深地触动着人们的心。


从医学角度论证缠足危害

1935年的一天,《天风报》主编姚灵犀来到陈微尘的家。姚灵犀负责的《采菲录》专栏自1931年起刊登了大量关于放足倡议、禁缠宣传等进步言论。前不久,陈微尘一篇痛说妇女缠足弊病的文章刚刚在此刊登,即引起反响。此次姚主编慕名而来,更有一件要事相求。

1934年初,迫于旧政府歧视中医的强势压力,陈微尘放弃湖北浠水老家经营多年的中医诊所,到北平寻求生计。后辗转来津,精心治学,收集中医史料。他担心缠足妇女由于血脉长期不通,如果患上妇科疾病,一味疏通淤滞,唯恐有性命危险。为此,他结合以往医案,不时在报纸上刊出适合缠足女人半攻半补的处方。陈微尘对缠足妇女的关爱,让姚灵犀大为赏识。

两人一见如故,聊得相当投机,对于遏制缠足的观点更是不谋而合。交谈中,姚灵犀随手翻开了陈微尘桌上刚出版的中医药书《陈微尘五种》,这本书以辨证精细、立法严谨、处方轻灵、药味简练而著称,其中的舌苔新诀、脉诀提防、伤寒简要、温病抉微、洴澼良规等五个章节严谨细致,缜密精到,凝聚了陈微尘多年的心血。该书在各大书行公开发行后,被誉为20种望诊经典著作之一。

其时,国民政府出台了《禁止妇女缠足条例》。虽然经历了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的启蒙,但很多中国人依旧难改陋习,封建意识仍很顽固,只有讲通缠足对身体的严重伤害,才有希望劝诫人们从思想上摒除这一余毒。于是,姚灵犀筹划利用近年来专栏收集的资料,以《采菲录》为名编辑出书,并恳请陈微尘为书作序。他想,凭借陈微尘在医学界的名望与权威,若在序中阐明缠足的危害以警示世人,必然更加具有说服力。

陈微尘爽快地答应了作序的请求。在序言中,他写道:“余既习于医,对于妇女百病靡不深切研究,而后知缠足之害,往往为月经病致疾之因。”他从医学的角度,说明缠足与女性病的直接关系,使妇女认清缠足的危害。

不仅如此,该书出版后,陈微尘大力倡导、动员文艺界朋友关注依旧存在的缠足现象。不久,潘凫公、王伯龙、魏病侠、邹英、息庵、燕贤、宣永光等文化名人倡议放足的文章相继发表,在平津乃至全国掀起了一股抵制缠足的热潮。


坐堂问诊减轻缠足痛苦

思想还需付诸行动。1939年,陈微尘在渤海大楼自立诊所,挂牌行医。在坐堂问诊中,他尤为注重区分缠足妇女身体的强弱,审慎下药,每一钱药量的拿捏、每一种药材的选用,都融汇了他“审证求因,从因论治”的原则,救治了很多苦不堪言的妇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女性真正迎来了“解放”时代的到来,“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响彻大江南北,妇女彻底解除了缠足的痛苦,也改变了旧时女子足不出户、被视为传宗接代工具的悲惨命运。陈微尘喜悦万分,已近暮年的他,没有止步于之前的成就和荣誉,而是将视角转向中西医结合新疗法的开展。他汲取毕生中医所学,运用到医治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和肝硬化腹水等顽疾上,让患者重拾信心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