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近代海军耆宿 刘冠雄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9/11/18 11:28:54         人气:293次

                       胸有大海 戍边卫国——

                        近代海军耆宿 刘冠雄


刘冠雄故居始建于1922年,建筑面积3325平方米,为一处西式砖木结构的带地下室的欧式建筑,原有中楼、西楼、北楼共三幢楼。其中,由于主人的海军将领身份,中楼是仿造航空母舰的三层建筑,正面设有立放的望远镜造型。西楼为巡洋舰式,北楼为望远镜造型。北楼为三层带地下室建筑,外立面为红机砖清水墙与混水线条装饰相搭配,部分点缀砂石罩面,整体呈立面对称状。建筑背面为阳面,设有80余平方米的凉台。凉台下设有牛腿支撑和花瓶状的栏杆,建筑内设房81间。

刘冠雄(1861~1927),字敦诚,号资颖,福建闽县人。幼时家境贫寒,但勤奋好学,1875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毕业后成为北洋海军军官。后赴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留学,学成归国后历任北洋水师靖远舰帮带、大副以及海天舰管带等职。1912年出任南京临时政府海军部顾问。北洋政府时期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历任海军总长、福建省都督、福建镇抚使、闽粤海疆防御使等要职,并曾在袁世凯称帝期间被封为二等公爵位。1923年11月辞去闽粤海疆防御使职务,定居天津,1927年病逝。

作为中华民国第一位海军上将、北京政府首任海军总长,刘冠雄一生经历了北洋水师、清末新建海军、民国海军三个历史时期。他参加过甲午海战,主持了民国海军的构建,他的生平是中国近代海军史的一幕缩影。

   留学海外专攻海军学科

刘冠雄少年时考入马尾港的福州船政学堂。这是专门培养海军军官的学校,刘冠雄在该校后学堂驾驶班第四期毕业。中法战争后,1886年4月,刘冠雄被选入海军留英学生第三期赴英国留学。同期,清当局从福州船政学堂、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共挑选出33人,赴英留学。这是清政府“大治水军”战略的一部分。刘冠雄到英国后,学习操放大炮、枪队阵图、驾驶铁甲兵船,还被派到英国军舰“额格士塞兰德”号上学习炮术、在武力士炮厂学习制造枪炮和火药等。1887年,清政府从英国、德国购买了四艘新式巡洋舰,分别命名为“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号。邓世昌、叶祖圭、林永升、邱宝仁被分别任命为四舰的管驾官。正在留学的刘冠雄也被特招,参加四舰的接舰回国任务。

   “靖远舰”表现十分英勇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9月16日,北洋水师主力战舰全数出动,包括两艘亚洲最大的铁甲舰、十艘巡洋舰、两艘炮舰和四艘鱼雷艇,护送四千名陆军增援驻守朝鲜的清军。完成护航任务后,9月17日,在中朝边境大东沟口外十里,北洋水师与来袭的日本舰队遭遇。十艘北洋战舰立即列队迎敌。北洋水师的旗舰“定远”号率先开炮,黄海海战爆发。由于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负伤,“定远”号上的信号装置也被日舰炮火摧毁,北洋水师失去指挥,各舰陷入被日舰分割包围的危险境地。北洋水师的“超勇”“扬威”“致远”和“经远”四艘巡洋舰先后被击沉;“济远”“广甲”两艘受伤逃跑;“靖远”等舰继续坚持战斗。但由于没有统一的指挥,各自为战,舰队一时陷入混乱的局面。“靖远”舰上协助指挥的刘冠雄,见势立即向管带叶祖圭建议说:“定远舰受伤无法指挥了,现在情况紧急,应该立即由我舰代替指挥,集合各舰。否则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叶祖圭大胆接受了刘冠雄的建议,毅然下令在“靖远”舰上升起令旗,向星散的各舰发出集合的信号,担负起指挥舰队行动的重任。附近的“来远”“平远”“广远”三艘巡洋舰和两艘炮舰及四艘鱼雷艇,见“靖远”舰升旗集队,都纷纷赶来会合,重新列队迎敌。此时,已是强弩之末的日本舰队见北洋水师声势复振,感到形势对己不利,加之天色渐黑,害怕遭到北洋水师鱼雷艇的攻击,于是全速撤离。“靖远”舰指挥各舰尾追数里,因速力不敌日舰,无法追及,只好返航回旅顺。

黄海海战中,“靖远”舰表现英勇,虽然中弹一百余发,船舱进水,官兵伤亡数十人,但仍然坚持战斗到海战结束,并重创日军“比叡”号巡洋舰,迫使其退出战斗。刘冠雄也表现出了非凡胆识。

黄海海战后,刘冠雄又随舰参加了威海海战。此战中,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靖远”舰也被日军炮火击沉。到甲午战争结束后,北洋水师已损失殆尽,整个北洋只有五艘军舰。清政府从德国又购买一艘“飞鹰”舰,刘冠雄被派赴德接舰,并出任“飞鹰”舰管带。这已经是当时北洋水师中的最大战舰了。

   为自己建造晚年安居之所

刘冠雄辞职退隐后,在天津当起寓公,整日以种花植树自遣。但是,大海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永远的蔚蓝色;海军梦一直萦绕于他的心怀。1922年,他从天津旧德租界的推广界六号地购买了9.19亩土地为自己建造晚年安居之所。他亲自主持设计了三栋造型独特的西式洋楼,南面一栋为航空母舰楼,中间一栋为巡洋舰楼,北面一栋为双筒望远镜楼,前后围合成一个大院落。

在刘冠雄的晚年时光里,很多时候,他就坐在阳台上,喝着茶,望着东面朝向大海的方向。桌上,一张海图;胸中,波涛翻卷。那曾经的一场场大海战、那一艘艘炮火硝烟中的战舰,如在眼前。他依然喜欢排兵布阵,冀望着中国海军崛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