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爱国将军市长萧振瀛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9/11/3 8:31:50         人气:473次

                     其性慷慨 其才雄浑——

                      爱国将军市长萧振瀛

萧振瀛旧居协兴里11号位于成都道与桂林路交口东南侧,是一条狭窄幽长的里巷。这里1925年填土垫地,同年由协兴公司建房成巷,并以公司名字命名。巷子两侧为砖木二层联排楼房,和周围风格各异的数百座小洋楼相比,显得异常简朴。


萧振瀛(1890~1947)字仙阁,生于吉林省扶余县(今扶余市)四马架村。1924年投奔西北军,任绥远都统府咨议兼临河县知事。1927年11月,萧振瀛任西安市市长兼国民革命军第四方面军军法处处长。1932年该军改编为第二十九军,萧振瀛仍任总参议。1935年11月,他任察哈尔省政府主席,旋调任天津市市长;1936年8月离市长任,居北京香山,不久以特使身份赴欧美考察实业。1937年抗战爆发后,萧振瀛紧急归国,任第一战区长官部上将总参议。1940年辞职,携眷移居重庆。

萧振瀛在渝创办了大明公司、大同银行等,并捐设松花江中学。抗战胜利后,主持大同银行,并在西安、兰州、北平、天津设立分行。


立场鲜明 爱国忠诚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仅西安一地就有3000余名进步青年被捕,白色恐怖笼罩全城。

当时萧振瀛在冯玉祥手下任西安市市长和军法处处长。冯玉祥下令让他杀掉所有政治犯。他一连几天寝食难安。临刑前的黎明时分,他喊来卫队长苏占元,命令即刻去监狱放人。苏不解地问:“放哪些人?”萧说:“16岁以下的都放。”苏刚要离开,他又改口说:“18岁以下的都放。”苏接到命令,走出门后,萧振瀛又急忙追出去,命令道:“20岁以下的……不,把他们全都无罪释放!快快,赶紧去办!”这些侥幸活下来的青年,有很多人后来都参加了革命。

青年们活命了,萧振瀛准备赴死,坦然接受军法的制裁。暴怒之下,冯玉祥要杀他。他争辩道:“青年人爱国,何罪之有?我们每天都喊救国救民,今天却这样滥杀无辜,这不是军阀又是什么!”多亏宋哲元联络张自忠等多位名将全力保他,又请来西北军元老出面为他说情,此事方告平息。

国难当头,萧振瀛亲自参与缔造了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二十九军,然后推举宋哲元为军长,自己担任中将总参议兼驻陆海空军副司令行营代表和军法处长。1932年3月,热河陷落,日本侵略军大举进犯长城各口。二十九军以长城般的血肉之躯守卫江山。著名的喜峰口大捷,二十九军抗敌三个月,共歼敌5000余人,击碎了日寇“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喜峰口大捷是“九·一八”以来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的首次胜利。身为二十九军指挥部重要核心成员之一,萧振瀛将军参与制定了作战部署,大捷的战报中凝结着他的智慧、忠诚和英勇。

司职津门 秉节治市

任职天津市长的职务时,正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夕,华北危急日重。作为北方重要商埠的天津,其兴衰与整个华北息息相关。萧振瀛在华北险象环生的时候主政天津,支撑危局,在千头万绪中推行着他的治市方略。

半年多的时间,萧振瀛在机构改革、打击走私、扩建市政建设、减免税费等方面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一二·九”运动爆发,全国各地纷纷响应。爱国救亡运动,青年学子挺立潮头。萧振瀛的堂弟和嗣子等亲属都成为运动的积极分子,他的家里也成了活动的场所。有同僚劝他说:“这些孩子闹得太不像话了,会影响你前程的。赶紧把他们撵出家门吧!”他听后拍案大怒:“我看谁敢撵?青年人爱国无罪,热情可嘉,我们不能责难他们!”

不仅如此,他还严令天津市警察局长孙维栋,不准对学生动用武力。他对警察们说:“谁敢向学生开枪,我就毙了谁!”为此,在那些街头天天有游行群众的日子里,孙局长整日守在电话机前,随时与手下联系,生怕出现意外,无法向市长交差。“一二·九”运动期间,天津始终未发生任何武力镇压学生的流血事件。1936年5月28日,天津学生举行了反日示威大游行。据《救国日报》透露,这次游行也得到萧市长的默许和暗中支持。为此,日本人将他视为眼中钉,恨不得要除之而后快。

辞去要职 从事实业

1940年,萧振瀛辞去军政职务从事实业。随后创办了大同银行,担任董事长,下设的十余家分行干得风生水起。他与阎宝航等人创建了胜利建国会,又创办东北松花江中学,接纳东北流亡学生500余人免费就学。后又创办东北儿童教养院,免费收养东北籍儿童数百人。此外,他还创办了大文书局等等。原来,将军市长还是位精明干练的爱国实业家。

萧振瀛的一生尽管短暂,但却经历了乱世风云和人生起伏。但无论是做官还是办实业,萧振瀛的志向都不在此。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萧振瀛所做之事皆为爱国。在重庆时,每天萧家早起时都要在萧振瀛的带领下唱那首“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1947年他因病去世后,国民党军政要人李宗仁、孔祥熙、于右任、程潜、傅作义等都亲撰挽诗、挽联以示悼念。李宗仁赞誉道:“其性慷慨,其才雄浑,故都树绩,遗爱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