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溪撷芳

【微型党课】用生命撑起为民的晴空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8/9/1 8:50:30         人气:160次

                             用生命撑起为民的晴空

                                主讲人:高国彬

   姜仕坤,男,苗族,贵州册亨人,1969年12月出生,1990年8月参加工作,1992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贵州省晴隆县委原书记。2016年4月12日在出差期间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年仅46岁。姜仕坤同志长期在贫困偏远山区工作,始终把共产党人的党性,体现在脱贫攻坚的使命当中。在晴隆县工作的6年多时间里,他以坚忍不拔的劲头,探索出经济、生态、扶贫三效同步精准脱贫的“晴隆模式”。他把群众疾苦挂在心上,足迹遍布晴隆县所有乡镇、村居,共谋脱贫策,发动群众种草养羊,发展山地特色经济,被群众称为“农民书记”。他严于律己,生活简朴,从不利用权力为自己和亲属谋取私利,以自身勤政清廉之气感染着身边人。现将他的主要事迹介绍如下:

1、打破“愁城困局”

晴隆,贵州西南部因贫穷“出名”的小县。2015年,在全国向贫困发起决战冲刺之时,33万人口的晴隆,尚有近8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晴隆缺晴,有时候阴雨连绵一两个月难见阳光;晴隆缺水,这里石漠化严重,再大的豪雨,也会很快顺着喀斯特漏斗、暗河消失殆尽。

2009年12月,姜仕坤来到了晴隆,担任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副县长、代理县长;2010年3月,当选晴隆县县长。那一年,震惊一时的晴隆黄金案的处理刚近尾声,晴隆接下来该怎么走?不少干部坐困愁城。至今,晴隆的干部仍记得他那句掷地有声的话:“我们承认落后,但不能甘于落后!”

姜仕坤选择从城建入手破局。当时的晴隆县城已经十几年没变过样:建成区面积只有1.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才2万多;主干道只有6米多宽,白天条条路堵车,晚上四处黑灯瞎火,冷冷清清。如此的规模和建设管理水平,连有些地方稍大的乡镇都不如。县城不扩容改造,晴隆就伸不开发展的手脚!

如今,人们看到了一个新晴隆:白改黑后的沥青道路干净清爽,交通标线清晰,信号灯闪烁,车行畅通有序;县城面积扩大到6平方公里,人口增加到4万多;全县城镇化率从17.5%提升到33.55%,接近增加一倍。当地人把县城扩容改造,赞为晴隆发展史上“天翻地覆的壮举”。

2、升级“晴隆模式”

晴隆的水土不宜稼穑,却不排斥莺飞草长。因地制宜、种草养羊,实现经济、生态、扶贫“三效”同步的“晴隆模式”,是晴隆农业产业和扶贫开发的亮点。到晴隆任职后,姜仕坤以近乎痴迷的钻研态度,很快从门外汉变成了“羊专家”“羊书记”。

下乡调研,姜仕坤往往第一时间直奔羊圈。哪个乡镇有多少羊存栏,哪个养殖大户发展存在困难,哪个山头的饲草长势最好,哪个季节羊群最易发病,很快他便了如指掌。到外地出差,他会频繁出入各种肉类交易市场,去四处寻找“晴隆羊”的市场。过去的十年,晴隆一直以养殖黑山羊为主,但在国内肉羊市场上,绵羊占到百分之七八十。他提出,要扩大绵羊养殖占比。如今,晴隆山羊与绵羊已各占半壁河山,他还成功推进了“南羊北进”,“晴隆羊”打开了惯食绵羊的北方市场。

2011年前,“晴隆模式”主要依靠项目资金支持,县草地畜牧中心通过打造养殖小区和大户养殖示范,给群众分发基础母羊,繁育羔羊后与群众分成。基础母羊仍归县草地中心所有,群众没有完全产权,解决了发展种草养羊动力不足之困。

事实证明了姜仕坤的判断。鼓励农户散养,农户有了全部产权,也有了压力,压力迅速转化成了种草养羊的发展动力,使“晴隆模式”真正走上了社会化产业发展的“升级”之路。。

3、撑起为民晴空

在晴隆的6年,除了在外出差,姜仕坤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基层调研、发现问题,晚上则开会研究解决问题的路径。从县长任上到县委书记任上,几乎天天如此。

姜仕坤患有严重的痛风,喜欢穿宽松厚实的篮球鞋。在晴隆的坡坎沟渠、田间地头,经常能看到一个一瘸一拐的穿篮球鞋的高瘦身影,大家都认识他,这是县里的姜书记。

2011年秋天,姜仕坤来到兰蛇。当他看到绝大部分百姓住着茅草屋,没有任何产业支撑,人们种植的包谷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老品种时,心中相当不安。他立即召开群众会,和村民细算经济账,发动大家种植新品种苞谷、种烤烟、种草养羊。

   从2011年到2015年,姜仕坤四上兰蛇,通过协调资金建百口水窖和烟水工程,解决了兰蛇人的用水之困。他亲自指导兰蛇村科学种烟,使兰蛇烤烟的质量甚至超过一些老烟区,2015年实现产值100多万元。

县城通往北部乡镇的晴隆至雨洗公路,因各种原因修了9年都未能通过验收,加之在未经验收的情况下投入使用,多处严重破损,尤其是县城到马场段,坡陡路弯,落差达数百米,按声喇叭都可能引发山石掉落,伤亡事故不断。他曾多次跑到州公路局、州交通局等部门进行沟通。最终,以公路局资产抵押贷款,找到了解决的路径,使这条公路畅通无阻。

4、勤俭与慷慨

姜仕坤到晴隆后,干了很多当地干部想干没干成的事,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工作压力。下乡调研、外出开会、跑项目、筹资金,他的行车里程每年都在八九万公里以上,平均每天超过200公里。最辛苦的一次,在省内一天跑了近900公里。他白天调研、晚上开会的工作生活节奏,慢慢地,也成了晴隆不少干部的作息时间。

他的运动鞋,穿了五六年,早已褪色泛白,不肯扔;帆布的公文包,用了四五年,不肯换。在他的眼里,没有时髦不时髦,好看不好看,只有能用不能用。到贵阳出差,从省政府出来,附近有180元一个晚上的宾馆,他没有入住,而是到城南找了个100元的招待所住了一宿。

姜仕坤也有慷慨的地方。他到外地出差,只要有时间,必买一堆书回来。在他居住的宿舍里,这位爱书常坐在沙发上,都堆满了书。什么《习近平论治国理政》、抗战史料、供给经济学论著,大学畜牧专业教材等。他对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志,自掏腰包进行帮助帮扶,可以说来说是家常便饭。

晴山千峰翠,盘江万古流。姜仕坤,这位用生命向贫困宣战的共产党员,韶华之光虽如流星,却耀眼难忘!